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梦 ...

  •   
      程沂一觉醒来,看见魏旻给自己发了一大堆消息,最新的消息又是让他去看热搜。
      
      程沂打开某浪看,发现热一热二都是他。
      
      #傅氏律师团为程沂状告31人#
      
      #数位博主集体给程沂道歉#
      
      程沂点进这条热搜,内容基本上就是标题上的那些,傅氏给31人发了律师函,其中包括私自发布视频的人、带节奏的营销号,以及一些言论极其恶劣的人。
      
      那些情节比较恶劣的营销号都齐齐艾特程沂,隔空给他道歉。
      
      【好家伙,这我还敢说什么?】
      
      【没想到“太子”还挺有手段,这么快就插足成功,要上位了。】
      
      【快别说了,律师函警告!】
      
      【怕啥,我又没骂他,还能堵我的嘴?傅氏真牛逼,小三也这么卖力维护。】
      
      【??我一直就觉得你们很奇怪,你们管这个叫小三?】
      
      【网络疯魔,跟他们怎么说得通,他们哪儿在乎常理,只认自己那点想法,花三分钟确定立场再花三个月去骂战可不是开玩笑的。】
      
      【哟,理中客虽迟但到。】
      
      …………
      
      总体来说,这些言论比昨天是要好多了,这些人至少不敢辱骂和人身攻击了,程沂搜了下,昨天那个视频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傅以砚的行动力还是一如既往。
      
      关掉微博,程沂没再理会这些,从今天开始他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来用,行程被他见缝插针地安排得满满当当。
      
      他出门到处跑通告忙了一整天,临到快傍晚,才终于有时间去医院见自己苏宿。
      
      这是他特地空出的时间,他先回家给苏宿做了些菜,把这些都装进保温盒里,再开车去医院。
      
      他过来时,苏宿正靠在病床上看书,程沂请的护工在一旁坐着,方便时刻照料她。
      
      十九岁的女孩安静的靠在窗前,纤瘦的身躯陷在被褥和枕头里,越发显得娇小纤细。乌发散落在她的肩膀上,还有几缕落在胸前和书籍上,只漏出半个沉静柔美的侧脸。
      
      程淮礼的颜值很高,他那众多的粉丝里颜粉占了大半,其实这也显然说明苏家的基因很好。程沂的养父母外貌条件都十分出众,苏宿全按照他们优点长的,程淮礼在她面前都要逊色一等。
      
      程沂以前还觉得他和苏宿不愧是兄妹,男帅女靓,现在想来,还真的都是巧合。
      
      “宿宿。”程沂进门时唤了一声。
      
      女孩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眼睛一亮,快速地把书合拢随手放到一边,脆生生地叫着:“哥哥!”
      
      程沂露出重生以来最愉悦最温柔的笑意,快步走到苏宿面前,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都挺好,就是有点想哥哥了。”苏宿眼睛一直盯着程沂,舍不得移开。
      
      “傻丫头。”程沂捏了捏她的脸,随后把自己的保温盒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说,“哥哥给你带吃的了。”
      
      说着他就把菜一样样地取出来,摆在苏宿面前,但是苏宿却许久没有动筷,只是一直盯着程沂看。
      
      “发什么呆,快趁热吃吧。”程沂说。
      
      苏宿握住了筷子,却依旧没有动筷,许久之后,她突然说:“哥哥,我能不能不治了。”
      
      程沂笑意顿时凝住,他曲指在苏宿额上谈了下:“说什么傻话,能治为什么不治?咱这又不是花钱受罪的病,治了就能好,就能活蹦乱跳,这哪里不好?”
      
      有些病,治了也只是活受罪,痛苦地多活几年,比如程沂的癌症,如果是那样,他尊重妹妹的选择,就像当时他的亲友也尊重他的选择一样。
      
      但有些病却是花钱真的能买命的病,比如白血病,再比如苏宿的心脏病。
      
      苏宿听了程沂的话却红了眼睛:“……但我不想你花这个钱。”
      
      这傻丫头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哭腔。
      
      这一下把程沂哭得慌神了,他连忙把苏宿抱在怀里:“怎么了?你是看到了什么吗?”
      
      是的,这时候他想起了那两个热搜。
      
      或许被苏宿看到了。
      
      “为了我这个病,你要牺牲自己的婚姻……这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被网上那些人骂,他们凭什么?”
      
      程沂低头,刚好看见被苏宿放在一边的书,封面上是四个大字《乌合之众》。
      
      程沂:“……”
      
      他好笑地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脑袋:“你都看了乌合之众了,总该知道和群体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他们一到群体中,暴力就会在其中隐形,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残忍和低智,和他们又计较什么?”
      
      他抽了纸巾给苏宿擦掉眼泪:“好了,不哭了,哥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哥心上只有你,你高高兴兴的,哥才能放心。”
      
      “你真的不难过吗?”苏宿抬头看他。
      
      “真不难过。”程沂说着,拿起桌上的蛋羹,用勺子舀起一勺,递到了苏宿嘴边,“吃一口?可好吃了。”
      
      苏宿依言,张嘴把蛋羹吃进嘴里。
      
      在医院里陪苏宿陪到十点,程沂才告别依依不舍的苏宿,回到家。
      
      东跑西跑了一整天,饶是这具身体年轻力壮,也有些负荷,因此他洗漱完沾上枕头就睡了。
      
      他心中踏实,没有惦念和忧愁,一夜无梦。
      
      但另一边,傅以砚的情况却和他截然相反。
      
      傅以砚这一夜睡得却是不安稳极了。
      
      他梦见自己好像坐在餐桌旁,桌上摆着几样样式简单、却透着温馨的早餐,而他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多岁了,披着灰蓝的厚绒风衣,戴着样式简单的金边眼镜,看起来却自有一番温润雅致。
      
      哪怕这男人看起来不再如二十多岁的年轻,也称得上是美人,皮相是美的,骨子里更是透着岁月沉淀的醇香。
      
      而这个人的样貌却给傅以砚极强烈的熟悉感。
      
      几乎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傅以砚就想到了程沂,可程沂才二十一岁,和这个男人像极了,又截然不同。
      
      可傅以砚却有种他就是程沂的感觉。
      
      他内心正兀自忖度,却见对面的人把自己碗里的一只白白胖胖的花卷递到了他的碗里。
      
      然后他见那人神态自然地说:“吃不完了。”
      
      傅以砚有轻度洁癖,哪怕对面这人理所当然的自然态度让他不知为何有些心软,他也没有想要把这花卷吃下去。
      
      但是梦里的身体却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他就看着自己夹起花卷,三两口吃完了。
      
      见他吃完了,男人才像是满意了似的站起来,说:“那你去把碗刷了,对了……昨天让你买的春联你放哪儿了?”
      
      “放你书房里了。”傅以砚听到他自己这样说。
      
      面对这样听这个男人话的自己,他都怀疑他是不是梦见自己成了别人,因为他绝不可能和人堪称是这样言听计从的纵容。
      
      男人点头,说:“那我上去写春联了,你去洗碗吧。”
      
      男人正打算走,却被“自己”拉住了,他听见自己说:“不行,等我一起。”
      
      “你是小学生嘛,怎么还得等来等去。”男人似乎有些无奈,但是也没再说什么,跟着他一起进了厨房。
      
      傅以砚看着“自己”走到水池前,带着手套认认真真地刷起了碗,能看出梦里的这个自己也并不常洗碗,洗起来一板一眼,又带着傅以砚本身的龟毛,总是要洗很多遍,把每个碗都刷得干干净净。
      
      突然,他听到自己背后传来了轻微的响动。
      
      他回头,看见那人打开冰箱,从上层取出了一盒酸奶,正打算吃。
      
      他顿时皱起了眉,走上前把那酸奶拿到自己手里,说:“早上不能吃。”
      
      “你说一星期可以吃两盒。”男人据理力争。
      
      “但你现在是早上,你刚吃完早餐,又想胃疼了?”傅以砚听到自己的声音沉了下去。
      
      “好吧好吧,说不过你。”男人举手,一副投降的模样。
      
      傅以砚重新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了一瓶鲜牛奶,然后放在小锅里温了下,倒在杯子里递给男人。
      
      “喝这个。”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男人有些不乐意地接过温牛奶,忽而又想到什么,好似幸灾乐祸地挑眉道:“那你又得多刷一个锅和一个杯子。”
      
      “自己”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继续洗碗,让男人留在吧台上把牛奶喝完。
      
      等他洗完后,两人又一起上了二楼,走进了他们先前说的书房。
      
      上楼的过程中,傅以砚也打量了一下这间住所,是一栋二层楼小别墅,对普通人来说是算得上奢侈高档,但是还远远比不上现实里傅以砚自己的住所。
      
      但是他透过走廊的瓷砖,又隐约能看见,自己的样貌也确实就是他自己。
      
      只不过看起来似乎四十多岁了。
      
      难道他梦到的是自己和程沂的十几年后?
      
      他来不及多想,两人就到了书房。
      
      这间书房挺大,但是空间却并不空旷,因为里面摆满了很多书,那些书都有被翻阅过的痕迹,而且不浅。有些已经明显陈旧泛黄了,看得出来是绝版的老书,但依旧被小心地放在柜子里。空气中似乎还散逸着似有似无的墨香。
      
      也确实如梦里的自己所说,春联就放在书房最显眼的位置——那张书桌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07 17:11:09~2021-04-09 16:3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嗯?、会飞的小鱼 2个;呦呦鹿鸣、十言、我想当个小绿茶、屁蛊、惊澈、妮妮、心心阅读日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liverwing、格雷亚 30瓶;xyjcexs 25瓶;壹梦卿彦 22瓶;心心阅读日记、离安钟远、会飞的小鱼 20瓶;奈莫 11瓶;风舞空灵、何不开心、咸鱼翻身中、妮妮、猪扒饭真的很好吃 10瓶;suai哥陋巷 6瓶;Tiga、孤馋 5瓶;39698205 3瓶;喵蒂雪 2瓶;轻萝、我想当个小绿茶、书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