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傅以砚 ...

  •   不跟傅以砚结婚,那钱就还得自己出。
      
      程沂心中有了盘算,便也不着急,准备先在自己的狗窝里好好睡一晚,养好精神去赚钱。
      
      他窝在电视前看了一堆对他来说已经是过去了快五十年的搞笑老电影,呵呵笑个不停。到了快五点的时候,又开始霍霍起自己的厨房,一通折腾,辣子鸡丁、剁椒鱼头和雪梨百合羹被他从厨房里端了出来。
      
      他没有在餐厅吃,而是把这些放到客厅的茶几上,自己坐在沙发上继续一边干饭一边看电影。
      
      程沂斯哈斯哈地吃着辣子鸡丁,辣度对他来说稍微有点过,但天晓得他多久没碰过这种有辣味的东西了,吃起来简直是满满的幸福感!
      
      辣度有些过,刺激得他眼里都起了些许泪意,程沂正准备起身拿纸巾擦擦,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快递?
      
      时间太久远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买过快递了。
      
      他没多想,就随便抹了一把眼睛,然后去开门了。
      
      程沂开了门,看清门外站着的人后,有些意外。
      
      是傅以砚。
      
      程沂看着门口的傅以砚有些感慨。
      
      原来傅以砚年轻的时候长这样,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了。
      
      傅以砚这人格外受时光的眷顾,他比程沂大六岁,程沂快死的时候傅以砚也已经七十多了,但是看起来却不见多少老态,脸上都不见多少皱纹,只有间杂着银白的头发让人相信这人已经步入了老年。
      
      这人自律了一辈子,就算老了也从不疏于打理,衣服上都不允许有一丝褶皱,腰背总挺得笔直,活像个军人。脾气也没随着年龄而趋于平缓,像只年老却越发成熟锋锐的鹰隼,哪个小辈跟他对视上一眼,就是肉眼可见的吓破胆。
      
      虽然是这样,岁月还是给他酝酿出了不同的魅力,这人晚年后,在商界隐退幕后,各个大学也热衷于请他去演讲,每次去一趟都能收获一堆迷妹。
      
      在程沂看来,就是个老了还固执刁钻的臭屁老头。
      
      想到这,他思绪又有些飘远,想着,上辈子他死的时候,这老头看上去还硬朗得很,起码还能活个二十年。
      
      “程沂。”对面的人唤了他一声,拉回了程沂的思绪。
      
      这人声音也冷,冷泉击石般好听又冰冷。
      
      程沂抬起头,看着此时二十七岁的傅以砚。
      
      二十七岁的傅以砚,好像和那个顽固老头没太多区别,腰背依旧直挺挺的,薄唇微抿,中德混血的墨发绿眸,让他像是从油画里走出的冷峻精灵。
      
      一米九几的身高也依旧要程沂艰难地抬头才能对视。
      
      程沂眼尾漾起笑意,说:“你怎么来了?”
      
      这倒不是笑里藏刀,他对傅以砚是真的挺和善的。
      
      上辈子的婚姻,虽然一开始不愉快,但是后面走着走着,他俩也算是风雨同舟共济了。就算这辈子程沂不打算再和傅以砚结婚,但毕竟相处了一辈子,很难再找到跟他关系比傅以砚更加亲密的人了,他还是把傅以砚当做感情很好的老友的,虽然傅以砚并不记得了。
      
      “进去谈谈吧。”傅以砚说。
      
      不知道为什么,程沂觉得傅以砚此时看他的神色有些复杂。
      
      他不知道是他刚刚吃辣吃太多,此时眼睛旁边红了一圈还带着泪意,让傅以砚误以为他是躲在房子里哭。
      
      程沂点头,给傅以砚找了双拖鞋,就让他进来了。
      
      他让傅以砚先坐沙发上,又去给他倒了杯白开水。
      
      倒不是他小气舍不得酒水饮料,而是傅以砚这家伙就喜欢喝白开水,从不碰饮料,就连酒也是为了应酬或者发泄才碰。
      
      倒完水后,程沂顺势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突然注意到傅以砚的眼神放在了他的茶几上。
      
      程沂转头看见自己茶几上摆着的菜,突然眼皮一跳,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上辈子没得胃癌前,程沂的胃就很不好,慢性胃炎,傅以砚在吃的这方面管他管得厉害,平时冰的辣的碰都不给程沂碰。后来程沂确诊了胃癌就更不用说了,一日三餐都是这家伙说了算。
      
      弄得现在程沂给自己做了两盘辣的被傅以砚看到,都下意识心里发毛。
      
      不过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了,态度自然地拿过一个空碗,给傅以砚盛了些雪梨百合羹,问他:“要吃点吗?”
      
      另外两盘辣子鸡丁和剁椒鱼头他就不拿到傅以砚面前凑合了,傅以砚很少吃辣……反正这货就方方面面自律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地步。
      
      好在雪梨百合羹这人挺喜欢的,程沂上辈子也常做给他吃。
      
      傅以砚接过碗,但并没有吃,而是看着程沂,说:“今天上午的事情,我很抱歉。”
      
      “淮礼那边事发突然,我也没想到。造成的负面影响都由傅家负责,我们的订婚宴另行安排,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的话,也尽管提。”
      
      他看着程沂,目光带着歉意,程沂估计这是傅以砚难得跟人低姿态的时候了。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有点抱歉。
      
      上辈子也是因为这样,他们最后还是结了婚。
      
      但是这辈子到底是不一样了。
      
      “没事。”程沂笑着摇头说,“其实我觉得既然我们双方都没有这个意思,您和程淮礼也算是两情相悦,那就没必要勉强了,婚姻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
      
      “如果您迫于家族那边的压力,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反正我最近几年都不会打算结婚,您可以继续以我的名义拖着,拖到时机成熟,我这边也会尽力配合。”
      
      程沂这番话说的特别有诚意,他觉得他要是傅以砚,绝对不会错过这样难得的好机会。
      
      但是傅以砚的眉却蹙了起来,神色也有些沉下去。
      
      “你是生气了?”他问。
      
      程沂:“……”
      
      没啊。
      
      我表现得还不够友好吗?
      
      程沂发愣地看着傅以砚,感觉有点跟不上自己这前老伴的脑回路。
      
      他刚想说话,却见傅以砚抽了张纸巾递给了自己,程沂下意识接过纸巾,却拿在手里不知道拿来干什么。
      
      见程沂没有动作,傅以砚干脆又抽了张纸巾,倾身给程沂擦去了眼角的眼泪。
      
      到这时程沂才知道,傅以砚这货是误会了啥。
      
      都干得差不多了,不知道傅以砚忙活什么劲儿。
      
      其实在这个时间段,他跟傅以砚关系很一般,甚至傅以砚对他可以说是不屑又敌意的,可能现在是真的理亏又被程沂这波眼泪怔到了吧。
      
      程沂心想这还真是天大的误会,正准备说什么,就见傅以砚突然起身,说:“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完这人就直接走了。
      
      程沂看着傅以砚那高大颀长的背影有点欲言又止。
      
      随着门被关上的响动,程沂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咋还说不清楚了呢。
      
      不过他也没再继续纠结,反正傅以砚到时候也能明白。
      
      程沂继续在沙发上把自己做的菜都吃完,靠在沙发上惬意着看着电视,然后给自己的经纪人发消息。
      
      【Y:魏哥,最近把能接的通告都给我接了吧。】
      
      几乎是在程沂发出第二条消息的瞬间,甚至更早,经纪人那边就已经发了一条消息。程沂估计对方没看到自己发的第二条消息。
      
      【魏旻:先别管通稿了,你快去看看热搜!】
      
      程沂依言去看了热搜。
      
      热一:程沂订婚现场
      
      程沂盯着这标题看了两秒,又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些记忆太遥远了,久远到压根想不起来,只有等事情发生后才一拍脑袋:对哦,是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
      
      他点进热搜看。
      
      热搜是一段视频,视频上是安静又有些窃窃私语的大厅,以及站在最中间孤立无援的自己,看起来颇有一些尴尬凄凉。
      
      显然放的是自己订婚被傅以砚放了鸽子的事情。
      
      下面都是幸灾乐祸、冷嘲热讽的评论。
      
      【破坏别人感情的下场。】
      
      【好家伙,大快人心!】
      
      【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绝了。】
      
      程沂:……
      
      全网嘲的感觉,也是久违了。
      
      其实说来简单,原本程家和傅家有娃娃亲,在凌静华怀着程沂的时候就和傅家约定好了傅以砚和这个孩子的婚姻。以前没人知道孩子被抱错了,傅以砚和程淮礼相处得很不错,感情也深。
      
      谁知道被程淮礼是被抱错了。这下子难以收场,其实程家想着是将错就错,他们对程淮礼还是像孩子一样疼爱,想着毕竟这俩孩子感情都这么深了也不好拆散,但是这事儿他们也不好跟傅家明说。
      
      但是傅家那边却不肯。
      
      傅以砚的爷爷是个思想固执的老头,觉得程淮礼就是个狸猫,怎么能真的代替太子?程家肯认这个狸猫不代表他们傅家就得娶。因此就不愿意让傅以砚和程淮礼结婚,非要压着他和程沂订婚。
      
      这些年傅家发展的势头太好了,程家又有所没落,现在在生意上没少仰赖傅家。让程家和傅家抗议到底就行不通了,想着这婚事原本也就是给程沂和傅以砚的,他们也没再反对。
      
      程沂为了妹妹的医药费,傅以砚迫于家族的压力,也都同意了。
      
      但是错就错在,程淮礼还是个当红流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06 16:48:30~2021-04-07 17:11: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屁蛊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荔枝君、chuji、26588717、小甲鱼、钨丝、。、吴雩、千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这不关鹤鹤的事 20瓶;eleant 19瓶;41850270 16瓶;华韵斐、酒将凉、阁下可有药、风舞空灵 10瓶;临池写情 7瓶;明朝携酒 6瓶;明灯三千,花开满城、pxyf冯虚御风、捉鳖、壹梦卿彦 5瓶;叶子猫咪、suai哥陋巷 3瓶;喵蒂雪 2瓶;山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