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青梅长大后 ...

  •   “人呢,跑这么快,眨个眼的功夫就没了,这去哪儿了?”白晗紧跟着跑出去,人影都没抓住,扒在栏杆上抻着脖子眺望。
      
      按理说林叶的打扮在一众校服中应该还算突出,但就是找不到。
      
      白晗对这里不熟,怕下去人没找到自己还回不来,只得作罢,一步三回头地垂头丧气回了座位。
      
      早读结束后是四十分钟的早饭时间,她出去这十几分钟,大部分同学都已经买了早点,正坐在位子上,一边大嚼着食物一边高谈阔论。
      
      也有一些人一直偷偷摸摸瞄着白晗,一脸探究地和周围人低声议论着什么。
      
      白晗摸出书包里被捂得温热的饭盒,又不甘心地往外看了一眼,还是没看到熟悉的身影。
      
      白晗问:“她会不会去吃饭了?”
      
      系统:“你觉得她有钱买饭?”
      
      白晗沉默三十秒:“……那她能去哪儿呢?”
      
      系统说:“不知道。”
      
      白晗:“你不是有定位任务对象的功能吗。”上次就是靠着系统在紧要关头找到林叶的。
      
      系统说:“工作也是要讲究个人隐私的,只有世界觉察到可能会对反派造成巨大心理阴影,极有可能扭曲她心态的重大事故时才会给开绿灯。”
      
      白晗抱着饭盒,丧气地趴在桌子上。
      
      直到上课预备铃打响的时候,林叶才回来。
      
      她和出去的时候没两样,鬼魅一样地飘进来,如果不是那淡淡的臭味,可能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和消失。
      
      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同学们各归其位,纷纷拿出课本端坐着等待老师。
      
      白晗侧着脑袋看了林叶好几眼,对方依旧低垂着眉眼,好像将自己完全封闭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内。
      
      相互能看到,却听不见,接触不到。
      
      老师还没来,白晗没忍住,抻着脖子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我叫你了。”
      
      林叶依旧没反应。
      
      白晗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能说下去:“你吃饭了吗?我带了早饭,带的很多,一个人吃不完,你……”
      
      话还没说完,林叶肚子传来一阵不轻不重的咕噜声,白晗楞了一下:“你还没吃吧,我……”
      
      余光瞄到拿着书已经走到楼梯拐角的老师,白晗手都已经快打开饭盒了,又给扣了回去。
      
      老师们对林叶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再加上目无纪律上课吃东西这一条,非得给她扣上罪大恶极的帽子。
      
      白晗可不能好心办回事,她急忙将饭盒塞了回去,在身上上上下下摸了个遍,最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大块巧克力。
      
      是白母从瑞士带回来的当地有名特产,出门时李婶特意塞给她的,让她甜甜嘴。
      
      “你先吃点这个补充能量。”白晗说,“你脸都白了,肯定是低血糖了。”
      
      纤长白皙的手指捏着卡其色包装纸的长条巧克力送到林叶的面前,对方无动于衷。
      
      白晗往前怼了怼,巧克力戳着林叶的手:“你拿着呀。”
      
      老师就快进来了,白晗有些着急。
      
      “啪——”的一声,手背一阵刺疼,白晗手上一松,巧克力掉在地上。
      
      手背赫然五根清晰的指印,她一脸震惊又委屈地看着林叶。
      
      “怎么回事?”老师一进来,发现教室里乱的跟菜市场似的,同学们窃窃私语,说个不停,当即就板了脸。
      
      书往讲桌上一扔,发出咚地一声闷响,眯着眼睛看向大家的目光聚焦之处,微微蹙眉,眼底满是不耐和厌恶:“又是你,林……”
      
      白晗蹭的站起来,凳子被带的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她大声打断:“对不起老师,是我不小心把东西掉在地上了。”
      
      “你……”老师一脸疑惑地看向白晗,不确定地问道,“你就是李老师说的那个新来的同学?”
      
      白晗说:“我是今天才转到这里,我叫白晗。”
      
      李老师跟所有的代课老师都打过招呼,说班上回来一位新同学。甭管成绩好不好,家庭背景很不错,让各位老师都多担待,多照顾些。
      
      “下次注意点。”镜框后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着痕迹上下将白晗打量个遍,发觉这学生的气质确实有些不太一样,态度软化了下来。
      
      “坐下吧。”跟她说完,老师扫了一眼还在吵吵的其他同学,猛地一拍桌子,粉笔灰洋洋洒洒,“吵什么吵什么,上课铃声没听见吗?还想不想上课了,不想上了都给我站出去!”
      
      屁.股刚挨上凳子的白晗被吓得一个激灵,双.腿一软差点出溜到地上去,扶着桌子勉强坐稳了。
      
      别说被老师看不顺眼、处处针对、胡乱找茬的林叶,就是白晗,都觉得这些老师太恐怖了,简直就是恶魔,童年阴影。
      
      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白晗侧脸悄悄看了看垂着脑袋,不管教室里发生什么都自成一个空间封闭自我的林叶,动了动嘴唇,还是忌惮老师没敢开口,直到上课都十分钟了,紧绷的身子才慢慢放松下来,小心翼翼蹲下.身默默捡起一直可怜巴巴躺在地上的巧克力。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结束,白晗连忙将饭盒掏出来,献宝似的奉上去:“你、你还没吃饭吧,我早上带的多,吃、吃不完,你吃、吃吧。”
      
      因为紧张,白晗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林叶根本不抬头。
      
      白晗着急了,大冷的天,她都看到林叶额头上的虚汗了。
      
      再不吃点东西,真的会出事的。
      
      她手忙脚乱想要打开饭盒,但因为有粥,李婶扣得很紧,越着急越打不开,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汗。
      
      好不容易找到了着力点,突然面前影子一晃,白晗下意识抱住了饭盒,生怕和巧克力一样残遭毒手。
      
      这要是被打翻在地上,一片狼藉可就不好收拾了。
      
      林叶这次没打她,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开了教室。
      
      刚才那一眼,犹如毒蛇的三.角竖瞳,冰冷又毒辣,警惕地盯着自己。
      
      人不犯它,它不犯人,但人若有半点异动,它必第一时间张开巨口,狠狠咬上来。
      
      白晗甚至能想象得到锋利的牙齿刺入皮肤的剧痛,感受得到冰冷毒液注入体内的无助和绝望。
      
      后背凉飕飕的,白晗不自觉打了个哆嗦,看着她瘦弱,孤独,显得十分凄凉的背影,站起来了,但到底没敢追上去。
      
      ……
      
      这段时间,林叶对白晗的示好无动于衷,甚至非常抗拒。
      
      别说交朋友,就是一句话,一个字,林叶都没对她说过。
      
      如果追的紧了,那天令人毛骨悚然,心悸后怕的眼神就会出现,吓得白晗晚上回去都在做被毒蛇狠狠绞缠住,活活勒死的可怕噩梦。
      
      醒来之后一身汗,睡衣都冰冷地黏在身上。
      
      白晗愁的不行,再加上晚上睡不好,白天吃不下,身体每况日下,眼看着整个人都虚了。
      
      一到下课,她就颓丧地趴在桌上,找林叶搭讪的动力和力气,全都没有。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挣扎了好半天才抬起脸。
      
      “你是叫白晗吧。”一个扎着马尾,青春靓丽的女同学站在她座位前,挂着爽朗的笑容,“你好,我叫何晓晓,很高兴认识你。”
      
      白晗心力交瘁,实在没心情外交,疲惫地回应:“你好。”
      
      “我看你都趴了一早上了,脸色也很不好,是不是生病了。”何晓晓关切地问道,“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啊。”
      
      “谢谢,我没事。”白晗撑了一会,又没力气说话了,作势又要趴回去。
      
      但何晓晓本就不是来关心她的,正事还没说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赶忙拉扯关系:“我爸妈说认识你爸妈的,听说你跟我一个班,还说有空带我去你家玩,好好认识一下。”
      
      听出她话外之意的白晗敷衍地点了点头:“嗯,我爸妈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这方面和我说的不多。”
      
      何晓晓犹豫着说道:“白晗,我、我们见过的。”
      
      白晗:“?”没什么印象。
      
      何晓晓抿了抿唇,略显尴尬地说:“那天在小巷子里……”
      
      “!”白晗定睛仔细看,眼睛突然就瞪圆了。
      
      这不是那天把林叶堵在巷子里群殴的带头女生嘛,来找自己干嘛?
      
      她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何晓晓赶忙解释道:“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你先别生气。”她扫了一眼她身侧乱糟糟的座位,眼底闪过浓浓的嫌弃和厌恶。
      
      “你刚转过来,可能还没弄清楚情况,那个林叶啊,不是什么正经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白晗微微眯眼。
      
      何晓晓还以为她没听明白,又说道:“她就住在城中村那条警察都不敢管的街道上,每天接触的都是社会上的渣滓,毒瘤。”
      
      “是呀是呀。”周围很快就有不少人围过来,跟着起哄道,“我听说她爸赌钱可厉害了,被赌场追杀还差点被砍死,她妈是做那个的,脏的不行,好像……还有病呢。”
      
      “我上次还看见她跟校外的几个混混拉拉扯扯,不清不楚的,说不定跟她妈一样,也是做那个的,白晗,你别跟她做同桌了,还是让她坐回老地方吧,离得这么近,这个病要是传染上了怎么办?”
      
      “就是,不然怎么大家都孤立她,不孤立其他人呢?还不就是因为怕她有病。”
      
      这些同学多多少少都受了父母的影响,千方百计想要和白晗做朋友,帮着自己的家庭结交白家。
      
      先前总找不到合适的契机和白晗说话,此时搭上话,一个个都想尽可能地表现自己,夸张地贬低着林叶,一方面想要吸引白晗的注意,另一方面也是想凸显林叶的不堪,对比出自己的劝慰和谏言有多重要,想让白晗把注意力从林叶身上转移过来。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争先恐后说着林叶坏话的时候,没一个人注意到白晗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阿宅az*5营养液,谢谢。
    白晗:现在送你巧克力你不吃,以后别求着我送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