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青梅长大后 ...

  •   就在她害怕犹豫想退后的时候,林叶突然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白晗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却发现对方虽然瘦弱,但力气是真的大。
      
      那五根手指就像是冰冷的铁钳,一根一根紧紧抓着她,几乎抠进她的肉里。
      
      手腕传来阵阵刺疼,白晗略微皱了皱眉。
      
      眨眼的瞬间,林叶突然张嘴就在白晗手腕上咬了一口,非常用力。
      
      “啊!”白晗惊叫一声,急忙就要甩开林叶,身边的保镖闻声赶忙过来。
      
      不等保镖出手,林叶就已经率先松开了口,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白晗身上的时候,一瘸一拐钻进了小巷子里,溜不见了。
      
      “喂——”白晗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连背影都看不到了。
      
      “小姐,您得立刻去医院!”林叶是真的没留力气,一圈圆形的牙印又大又深,还隐隐有血丝渗出来。
      
      不说还好,这么一提起来,白晗疼的直吸气。
      
      她不甘心地看着林叶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不用去医院了,回去上点药就好了。”
      
      “不,伤口已经见血了,必须去医院消毒,这是夫人吩咐的。”黑衣人非常固执,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去医院,并且当场就给白晗的母亲打了电话。
      
      “小晗,听说你受伤了?怎么了?严不严重呀?”听了白母的灵魂三连问之后,白晗才想起来——这个身体有先天性心脏病,磕不得的碰不得,情绪稍有不对就能气死过去。
      
      再加上白父白母是非常有名望的企业家,工作很忙,所以两人自觉对白晗亏欠很大,便让保姆、保镖和司机把白晗当成玻璃娃娃一样伺候。
      
      被白母念得脑袋都大了,白晗再也不敢说自己没事四个字,乖乖被带去了医院。
      
      白晗看着手腕上已经凝固的血痕:“她是真的咬人啊!辛亏她手上没枪,不然我怀疑我现在脑浆已经四溅在那条巷子了。”
      
      系统:“……”
      
      系统幽幽道:“女主这不是压抑得狠了吗。”
      
      白晗委屈:“那也不是我欺负她呀,我还帮她赶走了坏人呢,她怎么就咬我,不咬其他人呀。”
      
      系统:“……”谁让你看上去好欺负一些,别人她也不敢咬啊。
      
      白晗义愤填膺:“那些孩子也太坏了,难怪人家都说小孩恶毒起来那才叫真的可怕。”无知无畏,无所忌惮。
      
      今天她要是晚一点出现,林叶就要被好几个同学……。
      
      对任何一个女生来说,那得是多大的心理阴影。
      
      别说林叶,就是她遭遇这种变故,也想报复社会。
      
      系统:“就你?”
      
      白晗:“……我就是想想。”她可没林叶的本事和魄力。
      
      ……
      
      白晗去了医院,这边林叶也回了家。
      
      和白晗手上一点点伤都被人当成是致命伤口般重视不一样,林叶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家,不仅不会收到任何关心,甚至还要被责骂。
      
      她妈烦她,看见她就来气,不想她在家碍眼,但一旦林叶回来晚了,没给她做饭,耽搁了她的事,她就会更生气。
      
      就像今天。
      
      “干什么去了?死外面了?”女人穿着廉价的的大红裙子,头发是新做的,辣眼睛的香波味还没消散,身上散发着比头发更浓烈刺鼻的劣质香水味,涂成了血红色的指甲都快戳进林叶的肉里了。
      
      林叶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本该是林叶最亲密的人,此刻却用最厌恶的眼神瞪着林叶:“你成心的吧,明知道我今天有事,还回来这么晚,故意不想让我吃饭是不是?”
      
      林叶低着头,唯唯诺诺往里走:“学校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做饭。”
      
      “做什么做!”女人一脚踹在她的后背上,“这都几点了,我都迟到了,就说不要去那什么学校,非要去,怎么,还指望着以后上大学呢?也没见你学成什么样!”
      
      时间是真的来不及了,女人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厉声喝斥道:“没看到家里都脏成什么样了?晚上回来要还这么脏乱差,看我不打死你!”
      
      她扬起手,做了一个抽鞭子的威胁动作,又是警告的一眼,这才故作优雅地转身,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鞋,昂首挺胸出去了。
      
      瘦弱的林叶被一脚踹在了腰上,正面扑倒在地上,眼前发黑,半晌都爬不起来。
      
      她十四岁了,但还是打不过那个女人,经常被那个女人拿着扫把揍得到处乱窜,甚至连那个女人的拳脚都抵挡不过。
      
      她不止一次盯着那女人看,想知道那女人是不是肉做的。
      
      如果是的话,拳头打不过,刀总能刺进去吧。
      
      只要一想到锐利的刀尖噗嗤一声捅进女人的身体,温热的鲜血顺着刀口滴滴答答落下来,女人露出震惊又惶恐的神情,林叶就觉得浑身血液沸腾,亢奋得想要自杀的念头都被挤了下去。
      
      就算是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女人走了,林叶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是安全的,索性趴在地上不动了。
      
      刺骨的冰冷透过单薄的衣物渗透进骨头缝里,林叶被冻得手脚僵硬,都快没知觉了这才勉强手撑着地面勉强站起来。
      
      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在疼,说不出哪里具体难受,反倒显得没那么难忍了。
      
      只是林叶看着地上到处都是的瓜子皮和各种垃圾,闻着常年经久不散的潮湿发霉味道,实在没有力气再干活了。
      
      但如果不做的话,晚上女人回来一定会打死她的。
      
      尤其女人每次出去,都是因为接到了稍微有钱但有特殊癖好的客人,回来身上总会带着一些伤痕,而这些伤又会千百倍地出现在林叶身上。
      
      不能让她找借口雪上加霜了,否则自己真的会死的。
      
      林叶拖着沉重的身体,拿了一块黑的像煤炭的抹布,随便弄湿之后,直接跪在地上,死命地擦着地上永远都清理不掉的陈年污垢。
      
      她眼圈有些红,但眼眶干涩,没掉眼泪。
      
      哭不仅不会被同情,甚至还会激起施暴者的凌虐欲,换来更残忍的打骂,这是林叶三岁就明白的道理了。
      
      她只是觉得累,很累,眼皮沉重,仿佛闭上就再也不会睁开似的。
      
      她随手一摸,手上黏黏乎乎的,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个用过的避孕套,脸色不变地扔进垃圾桶,起身去洗手了。
      
      家里经常会出现这种东西,她都已经习惯了。
      
      林叶收拾完房间之后,又困又累又冷,肚子饿的已经麻木了,好像整个胃都已经被消化了似的,索性不吃了,找了几件破旧的衣服铺在阳台的角落里,狗一样地蜷缩着睡下了。
      
      这个屋子只有一个房间,是女人专用的,她只有打扫卫生的时候才有资格进入。
      
      从小到大,林叶哪都睡过,甚至还因为打扫卫生被困在女人和男人乱搞的床下过。
      
      那种恶心的味道和声音,林叶最开始以为自己会吐出来,但后来她才发现,或许她身体里就流着她妈妈那肮脏的血,竟然一点不适都没有,面无表情,脸不红心不跳地听完了全程。
      
      不过,她也要时时刻刻防备着。
      
      她年龄越来越大,那女人的客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甚至有几次,要不是她跑的快,那油腻腻的手都要摸进她的衣服里了。
      
      林叶看了一眼抵着阳台的板凳,确保如果有人进来自己一定会被惊醒,这才闭上了眼。
      
      ……
      
      第二天,白晗早早起了床,李婶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早饭——原身最喜欢吃的鸡蛋汉堡,加了微炸过的煎香的火腿肠。
      
      又鲜还不腻,能把这么简单的食材做的如此好吃,白晗简直要对李婶竖起大拇指了。
      
      她吃完之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李婶,还有吗?”
      
      正在收拾空盘子的李婶楞了一下:“小姐,您没吃饱吗?”她担忧地望着白晗的肚子,“早上不宜吃的过多,如果喜欢吃的话,明天再做就是了。”
      
      “不、不是。”白晗揉着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我现在不吃,下课饿的时候再吃。”
      
      李婶本来不给她做的,奈何实在受不了她抱着胳膊使劲撒娇的模样,无奈地笑着说道:“好啦好啦,再做一个,可是小姐,若是不饿的话,别勉强撑下去,再给撑坏了。”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白晗噘着嘴.巴,“您快点哈,我要迟到了,今天可是我第一天去新学校,迟到不好。”
      
      “好好好,不会让小姐迟到的!”还说不是小孩子,换新环境认识新同学,就这么兴奋吗?
      
      初秋的天已经有些冷了,尤其是身体不好的白晗,校服外还套上了厚厚的夹克衫,捂得两只脸蛋红彤彤的。
      
      她抱着饭盒,艰难地爬上了车。
      
      司机笑着说道:“小姐,先把饭盒放下吧。”
      
      “会冷的。”白晗拒绝之后,也觉得抱在怀里不方便,在车后座翻出自己睡觉时盖的小毯子,仔细将饭盒包好,放在书包里。
      
      到了学校之后,她先被司机叔叔带着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碍着她父母的面子,态度非常恭敬,满脸陪着笑欢迎她转入自己的班级,好像白晗能来这,对她来说是偌大的荣誉似的。
      
      她谄媚讨好的样子让白晗立刻想到了原剧情中对她的描述。
      
      这个女老师姓李,叫李楠,为人师表,却一点师德没有。嫌贫爱富,为了讨好班上家境好的学生,带头做一些排挤其他同学的事。
      
      林叶穿的脏差,学习成绩也不怎么好,李楠最讨厌这种学生了,好几次学校会议时提议直接开除林叶,但林叶一直没犯重大错误,学校不答应。
      
      她对林叶在班级上遭受的孤立和暴力视若无睹,偶尔也暗搓搓故意弄出些事情折腾林叶,看着林叶倒霉心里就开心,完全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林叶的痛苦之上。
      
      按照原轨迹的发展,林叶的人生会在初三的时候有一个大的震荡。
      
      她被她妈名义上的丈夫强.奸了,又被她妈下.药卖给了会所,做了坐台小姐。
      
      初中生很少有人会去那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原本这件事学校是不知道的,但不知怎么的,李楠听说了。
      
      于是,这件事不仅被直接捅到了校长那,还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再后来,林叶浓妆艳抹,衣衫不整被人摸大.腿的照片都被贴在学校公示栏上了。
      
      走在校园里,所有学生都对她指指点点,还有起哄的跑上来问她多少钱一个晚上,但不等林叶说话,又嫌弃地说林叶脏,倒贴钱都不要,最后嘻嘻哈哈地跑开。
      
      起初,林叶还坚持上学。
      
      因为她知道,如果想逃离这种地狱般的噩梦生活,除了学习,她别无他法。
      
      虽然异想天开,但她依旧抓紧机会拼了命地学习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即便只是一点点可能,只要能让她尽快脱离糟糕的家庭,哪怕是捡破烂她也愿意自己养活自己。
      
      只可惜——这点小小的愿望也犹如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火柴一般,只亮了短暂的一瞬间,便彻底熄灭了。
      
      黑暗和冰冷兜头席卷过来,将她拉入了无间地狱。
      
      林叶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学校开除了。
      
      李楠察觉到白晗对自己的不悦,以为她不耐烦自己多话,讪讪说道:“白同学品学兼优,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以后不管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遇到的问题,都可以来问老师,老师一定会尽力为你解决。”
      
      白晗低着头,不说话。
      
      没得到回应的李楠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白晗不喜欢她了,心里不满但也不敢表现出来,眼底划过一抹厌恶又尴尬的神色,假笑道:“时间不早了,老师带你去班上吧。”
      
      刚才还蔫头耷脑的白晗立刻精神一振,两只眼睛都冒精光。
      
      正是早读的时间,教室里打打闹闹,乱糟糟的。
      
      李楠刚一出现在教室门口,教室突然静了一秒钟,立刻响起嘹亮的读书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狐姬扔了1个地雷,笔芯。
    固定早九点更新哈~日更,记得来看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