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貔貅?花熊? ...

  •   “想不到林家女公子真身竟然是貔貅!!这可是上古异兽啊!”小宫女们还在惊叹于林家女公子的可爱软萌,姑姑却见多识广,已经在心里叫出了黛玉兽身的名字。
      
      大熊猫,此间世界上古之时又称貔貅、花熊、花猫等,在传说之中,被视为战神蚩尤的伴生兽。
      
      是世上很少见的很珍贵的兽神之子呢!
      
      姑姑帮着黛玉的奶嬷嬷服侍着女公子在车上小隔间里更衣,再用温热的毛巾给黛玉擦脸擦手,宫女们又从车中的箱笼里端出各色乳品、瓜果、糕点,还有一些肉脯,把车中小桌案摆的满满当当,只等女公子挑选。
      
      黛玉其父林海对这个女儿爱若掌上明珠,时常带在身边教导,因此黛玉只初时羞了下,之后便落落大方,举止自然,在家里如何,这儿便也如何。
      
      一车人便屏住了呼吸,瞧着小毛团子窝在奶嬷嬷怀里,四脚朝天,捧着奶瓶用力喝奶。
      
      吸吸吸,滋滋滋,小耳朵抖一抖,可爱到不行~
      
      喝了好大一瓶掺了蜂蜜的牛乳,小毛团子舔舔嘴巴,摸摸自己的胖肚肚,鼓溜溜的,“黛玉喝饱啦~”
      
      一股子奶味儿,香喷喷的,小宫女们在心里尖叫着,眼红心热得恨不得自己也能上手揉两把。
      
      姑姑仗着自己年长脸皮厚,把女公子从人家奶嬷嬷怀里捞过来抱在怀里,拿过一碟子苹果,各个儿圆润极了,又大又红,散发着一股子清甜之气,瞧着就又甜又多汁,轻声道,“姑娘要不要吃个苹果?”
      
      往日里喝过奶之后,奶嬷嬷会拿些嫩笋给小毛团子吃,但苹果显见着比竹笋更有吸引力呀!
      
      小毛团子的黑眼睛盯着苹果,嗅了嗅,抿了抿口水,拍了下小胖爪,嫩声嫩气的很耿直,“要~”
      
      给给给!什么都给!
      
      小宫女手脚麻利地给苹果削皮切块儿,好叫小毛团子吃着方便些,黛玉便规规矩矩地做了个揖,乖巧地道,“谢谢姐姐~”
      
      小嗓子比苹果都脆甜。
      
      真是太可人疼了~
      
      吃吃喝喝的间隙,路边的声音热热闹闹地传了进来,黛玉眼神懵懂地问,“我们这是下船了?是去外祖母家?”
      
      姑姑把小姑娘抱在膝头,摸了摸她的小黑耳朵,逗她道,“不是哦~是带了姑娘别处去呢~”
      
      童音不慌不忙地,“那是去哪里呢?”半点没在怕的。
      
      姑姑软语温言,“带姑娘去这世上最大的房子里,见世间顶顶尊贵的人,姑娘怕不怕?”
      
      小毛团子脑袋歪歪,黑豆豆眼灵气十足,“是去见圣人和娘娘?老圣人和皇太后?”
      
      哎呦,怎么就这么聪明伶俐呢~
      
      姑姑握着软乎乎热嘟嘟的小爪爪,揉啊揉的爱不完,“姑娘什么都懂,真聪明!”
      
      小毛团子拍拍胸脯,腆胸迭肚地很是骄傲,“爹爹教的~”
      
      真乖,真可爱!好想搂住了亲亲呀!
      
      小毛团子小胖爪伸出去,努努力抓抓自己的耳朵,黑眼圈儿变得有点儿忧愁,“黛玉这个样子见娘娘,会不会很失礼?”
      
      胖团子抬起自己的小脚看了看,很不开心,“我的小裙子和鞋子......”变成毛毛的样子,早晨嬷嬷给穿上的好看的衣服就不见了,临行前娘给新制的呢~
      
      姑姑挺好奇的,“姑娘毛发润泽,闪闪发光,纤尘不染,怎么会失礼呀?”
      
      奶嬷嬷“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们姑娘觉得兽身没法穿小裙子,跟旁人不一样,很失礼呢~”实则她们姑娘正是爱美的年纪呢,巴不得时时穿着色彩鲜艳好看的小裙子,好在姑姑夸奖时没说一句“黑白分明”,要不怕不是要哭呢。
      
      黛玉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就是这个理~”
      
      一车人都畅快地笑了。
      
      姑姑揉揉小胖脸儿,亲昵地道,“娘娘就爱姑娘这个模样呢,很是不必穿什么,天儿正热呢,呼呼啦啦的裹那么多,再把姑娘热着。”
      
      小毛团子很失望,叹口气,耳朵都耷拉下来了,“那好吧~”
      
      惹得众人又笑。
      
      这么说说笑笑了一路,到了宫中也没叫下车,只是在进到后宫时,换了软轿,一路抬着,慢慢地稳稳地到了皇后宫中。
      
      皇后昨日就得了信儿,今儿等了一上午了,见着一团团的黛玉,一眼就喜欢上了,心里琢磨,因着太上皇退位后改了作息,昼伏夜出的,这会儿青天白日他老人家指定在睡觉,想见黛玉也得是傍晚之后了,皇后便直接吩咐,在自己宫室的偏殿收拾了一间屋子,叫住下来,又哄着黛玉休息。
      
      小毛团在船上行了月余,舟车劳顿,确实疲惫不堪,见皇后娘娘慈和温柔,心中也不怕,刚才在车上吃得饱饱的,这会儿只轻哄两下,就在娘娘的大床上睡得呼呼的,小肚子盖着一方锦被,起起伏伏,着实可爱。
      
      等黛玉睡了,皇后才抽出身来,听了自己姑姑的回报,又见了林家几个下人,打听了下黛玉平日里起居饮食习惯,就叫姑姑带她们下去安置了。
      
      这宫里,很是不缺人照顾黛玉,暂时不叫林家人跟着的好,免得她们不识规矩,冲撞了谁。
      
      再者这些人初入宫廷,免不了战战兢兢的,皇后也怕她们影响了黛玉,误了黛玉心性,若是背后再说些什么不该说的,招了小姑娘不得开心,就更不美了。
      
      打发了各色人等,皇后回到寝宫,在床上一歪,搂着黛玉,瞧着小团子睡得安稳,忍不住心中涌出许多爱怜之意,也有一点点觉得林海贾敏不会养孩子,瞧瞧,好好一个兽神之子,竟只给吃没什么营养的笋子,喂养得这么瘦弱,天可怜见儿的~
      
      不过也不奇怪,林家据说几代之内都未曾有兽神之子诞生了,林家老夫人也没得早,小夫妻身边连个能教导一二的老人也没有,不会养孩子,也是正常。
      
      黛玉这一觉睡得安稳,直到皇上办完公事,来后宫探望娘娘时也没醒。
      
      皇帝有个癖好,来去后宫不爱通传,就爱搞个偷袭,这会儿到了娘娘处,也摆摆手不叫人出声,自己径直往里走。
      
      只是帘子一掀,没见着人,却见一头毛色鲜艳油亮、姿态优美的金钱豹盘窝于床上,懒散地甩着尾巴尖儿,听见响动,机警地抬起头,一双橙色的眼睛威严地望了过来。
      
      皇帝不惊反喜,向前走了几步,语气里满是喜悦,“梓童今日如何就......”
      
      却见那金钱豹四肢用力、一跃而起,姿态轻盈地落在地上,转眼化为一宫装丽人,满脸无奈地迎了过来,纤纤玉指竖于红唇之上,轻嘘了一声,低声道,“陛下怎么来了,又不叫人通秉。”
      
      陛下以为是皇后怕门外的侍从们听见了,便也小声儿下来,催促着,“梓童快变回去,叫朕摸唔~”皇后自持身份,总不肯变成大猫叫他撸一下,今天真是来巧了!
      
      皇后羞得满脸通红,捂住他的嘴,“陛下说得什么话!”她稍微闪身,叫这满脑子只想着撸猫的绒毛控往床上看,“林家女公子在睡呢!”
      
      皇帝这才看清锦被中的那个小黑白团子,“呦”了一声,走过来惊奇地道,“竟是食铁兽!?这可到是少见。”
      
      皇后抿着嘴儿笑,“可说呢,臣妾初见着,心里也这么想得,只是食铁兽听着太粗鲁了,陛下还是叫貔貅吧,免得小姑娘听着了不开心。”
      
      皇帝是个听劝的,也知道小女娃都爱娇,再说叫什么不是叫呢,他走到床边,弯下腰细细打量,见小毛团子睡得沉,就放心大胆地伸手摸了人家脑袋两把,只觉得又柔又软,没忍住又揉了揉两个小黑耳朵,见胖娃娃不安稳地“嘤”了一声,才恋恋不舍地把手缩回来,转头对着眼露嗔怪的皇后谄媚一笑,“没有梓童的毛发好摸。”
      
      不好摸你还摸那么多下!皇后瞪了皇上一眼,歪在床上,轻柔地拢拢小毛团子被揉的乱七八糟的毛发,柔声轻唤,“黛玉,黛玉醒醒~”
      
      皇帝既然过来了,就快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了,也该叫孩子起来活动活动,免得等会儿吃不下饭,夜里又走了困。
      
      黛玉朦胧入睡时仿佛落入一个又暖又软的怀抱,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着,这一觉异常安心和舒适,即便这时候被唤醒,也只觉得身心愉快,小胳膊小腿儿的绷直了伸了个颤巍巍的懒腰,又揉揉眼睛,这才拥着被子坐了起来。
      
      帝后二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小黑白团子不见了,坐在凌乱锦被里的,竟是个粉妆玉琢,又漂亮又可爱的小女娃了。
      
      只是小娃娃这会儿发髻蓬乱,身上的小裙子也滚得皱皱巴巴,见着皇帝这个生人,脑子还不清醒,只“呀”了一声,用一丁点儿大的小巴掌把脸一捂,转身就藏到了皇后的怀里。
      
      就是这一瞬,黛玉的长相,竟也叫帝后两个人看得一呆。
      
      皇帝妒忌地啧啧两声,只说,“咱们家的公主都被比下去了!林卿好让人嫉妒~”不仅有个兽神之子,竟然还长得这么一副仙人之姿,神人之貌。
      
      皇后自生了两个皇子后,十多年没开怀,原本见到兽态的黛玉就喜爱非常,如今见到这么一个玲珑玉人儿,更是爱到了心里,把黛玉揽在怀里,理理她头发和衣衫,撵人道,“陛下先去花厅稍坐,我带着玉儿各自收拾一下。”方才还叫黛玉,这会儿便成了“玉儿”了~
      
      皇帝陛下带着满肚子酸水儿到花厅喝茶去了,黛玉从娘娘怀里探出头,小声地道,“娘娘,我是不是,”小姑娘努力地想了想,“御前失仪啦?”
      
      皇后噗嗤一声笑了,轻轻点了她额头一下,“小小的人儿,知道的还怪多的~莫怕,我们陛下呀,心胸宽大着呢,不会和黛玉计较的。”
      
      宫女们安静地走进来,娘娘轻声吩咐几句,便有人去取来了黛玉的衣衫,皇后叫展开了瞧了瞧,摇摇头,只道,“淮扬的料子是好,样式却没京里的新鲜,罢了,今日就先叫黛玉穿这些旧衣服将就一下,等晚间见过太上皇了,再叫人给黛玉量体吧,京里天儿也一日比一日的热,正好挑些凉快的布料来制些新衣。”
      
      宫女低声称是,皇后好歹指了一件,其他人便安静地退了下去。
      
      皇后亲自过来抱黛玉去梳头,黛玉乖巧地坐在床榻上,展开双手等抱,趴在皇后耳边说悄悄话,“娘娘,这些衣服都是新的,不是旧衣服,黛玉不想叫娘娘破费。”
      
      小姑娘娇滴滴软绵绵的,只叫皇后爱得不行,“不怕,娘娘别的没有,就是好料子多!”
      
      两人正亲亲密密地说着悄悄话,一只小老虎呼哧带喘地掀帘子跑了进来,口吐人言,“母后!我听说宫中来了只黑白花儿的小花熊!?在那儿呢!?我瞅瞅!!!”
      
      黑白花儿?小花熊?黛玉眨眨眼睛,看看毛色鲜艳的小老虎,又看看镜子里,噗地一声变回原形的黑白两色的自己,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眼睛里迅速蓄起了两泡眼泪。
      
      “哇”地一声,小毛团子哭得伤心欲绝!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没有盆盆奶,但是我们有小奶瓶!
    通常情况下,大熊猫总是性情温顺,初次见人,常用前掌蒙面,或把头低下,不露真容。
    本文设定,兽形并不是遗传的,每个家族每个人的兽形都只是在一个大致范围,但并不固定是一个品种,一切全靠兽神(也就是我)眷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