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祖母 ...

  •   小老虎正打算扑到妹妹和小花熊中间,给她们捣个乱,不巧皇后娘娘这时来后殿寻他们来了,见儿子鬼头鬼脑的,就知他没打好主意,一把揪住后脖颈,这才温柔地出声招呼女孩子们。
      
      皇太后已经回来并洗漱过了,现在正在前殿等着她们。
      
      黛玉可喜欢娘娘了,一招呼就撒着欢儿要扑过来,还不忘拉着小伙伴!
      
      娘娘身上有股子温柔又强大的气息,可可靠,又香香的,说起话来声音温柔好听,还给肉肉吃,不过才两天,小毛团子就特别依赖她了!
      
      三公主倒有些扭捏,她见过皇后娘娘的真身,是可大可大的一只金钱豹,简直能装下七八个她,而且娘娘特别威严有气势,那次只一声低吼,就把对面作怪的波斯猫贵太妃吓得瑟瑟发抖哩!
      
      那么有威严的母后,虽然一向待他们这些孩子很温和,但,她就是会有点怕怕的嘛。
      
      她觉得母后一口下去,自己都不够塞娘娘牙缝的~
      
      黛玉心细,在见过礼、跟着皇后往前面走的路上就慢了下来,悄悄地问半躲在自己身后、揪着自己一点毛毛的小伙伴,“你怎么啦?”
      
      三公主就偷偷跟黛玉咬耳朵,“你见过母后的兽身吗?”
      
      小黑白团子布棱布棱耳朵,摇摇头,有点儿小向往地问,“娘娘是什么呀?”
      
      小熊猫抬起头左右望了下,娘娘走在最前面几步开外,小老虎因为刚才被母后拎了后脖颈,自觉在小伙伴面前丢了面子,早就叽里咕噜地跑掉了,现在两个小毛团身边没什么人,宫女们也都远远地坠在后面呢,便用一种(自认为的)非常可怕的语气,慢悠悠地说,“是金钱豹哦!特别高大威猛!”
      
      超凶!
      
      黛玉是不知道金钱豹长什么样子的,小花熊自己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个浑身缀满了金灿灿铜钱、梦幻且虚幻的高大形象,也许走起路,还会叮叮咚咚的响?
      
      小毛团咬着手指,有点呆地道,“那好好看哦......”
      
      小熊猫被小伙伴的思路带歪了一下,回想了一阵,颇觉赞同地点点头,“母后是可漂亮了!”
      
      皇后远远听着两个小嫩嗓子叽叽咕咕的在谈论她,也没回头,脸上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来:小闺女们变的小毛团,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珍宝啊。
      
      慈宁宫里,五殿下已经在自己皇祖母的怀里撒泼打滚地告状了,“妹妹不要我了!黛玉妹妹也不跟我玩儿了!明明是我给她们两个介绍认识的!我娘还揪我!可凶~奶奶,孙儿委屈,嗷呜呜呜~”
      
      小老虎一点不害臊地假哭起来,逗得皇太后哈哈大笑,“你个男孩子,跟女孩儿凑一块儿干什么,哎呦,这一身小胖肉,这小鼓溜肚子,明天奶奶带你去马场跑步吧!这要在古时候,你这样的小老虎,都逮不着猎物,就得饿肚肚!”
      
      唉,所有的老人都特别爱讲古,可真没法子。
      五殿下赶紧变成一个小男孩儿的模样,虎头虎脑的挺起小肚子,“奶奶,我这是刚吃饱,其实我长得可壮实!武课师父说,我是同龄孩子里,最强壮的!”
      
      一边说,五殿下一边做出一个弯弓射箭的姿势来!
      
      皇太后看着孙儿耍宝,眼角皱纹都笑出来了。
      
      正热闹着,皇后带着三公主和黛玉来了,又给两边见礼,五皇子瞧着他娘眼神不善,赶紧规规矩矩地在一旁站好,不敢在他祖母身上腻着了。
      
      行过了礼,三公主便高高兴兴拉着小花熊凑过来,跟祖母说,“奶奶!黛玉是我妹妹了!”
      
      皇太后常年运动,瞧着瘦,胳膊上都是肌肉,轻轻松松地就把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抱起来,一起放在了软塌上,笑呵呵地道,“哦呦,我们猫猫也做姐姐了?真好,都是好孩子!”
      
      她小孙女是个实心眼儿的小姑娘,说话也慢,京中小娘子各个儿眼高于顶,能有身份进宫的,都暗地里瞧不上她这个庶出“无宠”的“笨蛋”公主,有些小姑娘家里养的娇些,见了猫猫,连面子情儿都维持不住,白眼儿能翻到后脑勺去,便是按捺着性子跟猫猫相处的,心思也不纯正得很。
      
      她的猫猫瞧着笨笨的,其实内心很敏感,真情假意的,猫猫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因此长到七岁上,还没什么要好的闺中小姐妹。
      
      如今来了个小花熊,难得能跟孙女玩儿到一起,可见也是个值得人疼的好孩子。
      
      皇太后一手拉着一个,仔细瞧瞧黛玉,怎么看怎么喜欢!
      
      小花熊:捂脸,害羞!
      
      ------------------------------
      
      宫中和煦畅美,再说荣国府。
      
      贾赦坐着车回来,左思右想琢磨了一路,等到家了,便一瘸一拐地下了车,直奔贾母正房。
      
      大老爷瘸了,倒不是被太上皇给踢的,他久不曾运动,今儿猛地一跑,伤着肌肉了,还挺疼。
      
      府中下人不知道,见大老爷从宫里回来,下了车便一拐一拐地,额头还又红又肿,都吓坏了。
      
      有个机灵的小厮便往老太太院儿里跑去,见着几个大丫鬟正站在廊下,赶紧凑过去低声说了,“姐姐,大老爷被宫中罚了,许是打了板子!头上也破了,这会儿正往这边儿走呢!”
      
      大小丫鬟心中齐齐一凛,俱是一个想法:府中祸事来了!
      
      鸳鸯还稳重些,琥珀胆子小,唬得竟跌了手中的茶壶,哗啦一声脆响,惊了挂着的画眉鹦鹉,没一会儿,珍珠一掀帘子走了出来,道,“怎么了,老太太问呢,又是谁淘气打碎了东西,叫不让骂人呢。”
      
      见院子里原本嬉闹的丫鬟们都束手束脚地站着,脸上变颜变色的,珍珠便推了鸳鸯一下,“都在这儿装什么泥人儿呢?”又见琥珀脚前一地碎瓷,便笑道,“呦,今儿可稀奇,竟是你这稳重人打了东西。”
      
      她低头仔细看了下,见是贾母常用的那个茶壶,哎呦一声,“怎么把这个打了!这可是老太太的爱物!我说你们怎么吓成这样!”
      
      鸳鸯听她叽叽喳喳的,不免头疼,小声儿道,“快闭嘴吧,原不是为了这个!”她趴在珍珠耳边,把大老爷被宫中打了板子的事儿说了。
      
      珍珠也唬得脸上煞白,倒吸冷气,“这可如何是好!”
      
      丫鬟们正惶恐,贾赦一瘸一拐地自己走了进来,本来门子是要给他弄个软轿抬着进来的,只是贾赦不让,觉得自己从今日起,也该练练了,要不等见了徵续,还是那烂泥的样子,可怎么有脸。
      
      上房因大老爷的到来,闹了一会儿,贾赦坐在椅子上,八风不动,任凭贾母怎么羞辱责骂他,也不开口,只说人齐了再说。
      
      好半天,人都到了,并无旁的什么人,只大老爷夫妇并贾琏小夫妻两个,二老爷夫妇。
      
      家里姑娘和庶子们都免了,守寡的李纨也未曾到场,就连宝玉,大老爷也没让叫,只说跟他们不立事的小孩子不相干,该上学上学去。
      
      贾母坐在正位上,面沉似水,“老大,你进了宫到底闯了什么祸!叫圣人又罚了你,你素日里不争气也便罢了,但凡如何也不该连累家中,这会子又叫你弟弟来干什么,老二身上尚且有官职,不像你镇日里那么闲,你有话就快说罢!”
      
      众人面上都不太好,哪怕贾赦说了自己没挨罚,只是却没人信,丫鬟们也都屏气凝神的,贾母开口前,厅中鸦雀无声有好半刻了,便是先到的王熙凤,都不敢随便开口调笑,老老实实地跟贾琏一起站在了贾赦夫妻身后,头低垂着,面上带着一点遮不住的羞愤。
      
      贾赦捋着胡子,此时他一心只想着把家里这点子事儿摆布明白了,然后好得到圣人和老圣人的允许,叫他去北地找前太子,所以任凭贾母怎么说他,心中也半点儿不起波澜了。
      
      只慢慢地道,“这回去宫中,不为别的,乃是太上皇在宫中修养,这两日想起昔年的老臣子了,想起爷爷和父亲时,跟身边的人打听了一下咱们家,觉得荣国公后人太落魄,想给咱家点儿体面,这才叫了我进宫。”
      
      此话一出,厅中气氛猛地一松,众人的肩膀也显见着松弛了下来,丫鬟婆子眼见着喜气洋洋起来:如此说来,不是祸事,倒是好事了!?
      
      贾母面色也放松了一些,难得地露出一点笑意,“老圣人仁慈,他老人家......具体是怎么个章程?”
      
      难道是要提提爵位......?
      
      虽是好事,但落在老大身上,却怎么想都叫人心里不太舒爽,若是宫里的大孙女......
      
      也罢了,左右都是宝玉的!
      
      贾母在心里瞬间滚过几个想法,脸上的笑却没什么变化。
      
      贾政虽没开口,脸上也带出一点期待的神色,王夫人还是那副木讷的样子,只是手中的帕子,都搅得不能看了。
      
      贾赦将众人神色看在眼中,虽不在乎,心中却也一哂,按照之前盘算好的继续往下说,“只是到了御前,老圣人先将我骂了一顿,他老人家心中也犯难,咱们家,长子嫡孙没一个有出息有能为的,便是想把爵位提一提,也没什么借口。”
      
      贾母听了,便冷哼一声,谁料贾赦就道,“只是老圣人明察秋毫,知道这却也怨不得我,当年宫中宫变之后,父亲母亲便将我圈在家中,不叫出门任职,便是父亲临终遗折,都甘愿自降爵位承袭,也要给二弟弄一个恩典,我便是想要强,碍于孝道,也是起不来身。老圣人只说我老实,这一点却也没怪我。”
      
      贾赦不看他母亲难看憋屈的脸色,继续道,“再说说提携家中其他子弟吧,更是别提了,做官的,连个升迁的理由他老人家都找不出来,读书的,四书还不会背,自然不能给当今圣人添难题。”
      
      这话说得,着实噎人。
      
      

  • 作者有话要说:  皇太后也疼孙儿,但是不溺爱
    ----------
    今天依旧是存稿箱哦~晚安,啾咪!
    依旧是求评论呀,夸奖呀,意见呀,营养液呀,收藏的一天~
    小毛团子鞠躬:拜托姐姐们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