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夫妻父子 ...

  •   路上皇帝听小黄门把太上皇和贾赦的交谈过程复述了一遍,越发觉得荣国府这个一品夫人奇葩得很!
      
      他爹太上皇说得对啊,他这个皇帝还不是兽神之子呢,都没去给自己搞个什么天命之子的身份,这老太太倒是好狗胆!
      
      陛下越想越气,气哼哼地进了皇后寝宫,也不坐,来回地在厅中踱步,心里琢磨着荣国府,以及相关的四王八公等勋贵们这一群不是东西的王八蛋。
      
      皇后处理完宫务正带人给黛玉选料子呢,听宫人禀报,说陛下来了,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便从室内迎了出来,见皇上都快把地毯趟出火星子来了,便迎上来,伸手拉住陛下衣袖,柔声道,“陛下这是怎的了,天气怪热的,坐下喝点茶。”
      
      陛下叫皇后牵着,乖乖地坐下来,饮了两杯温茶,稍微清了清心中火气,便巴拉巴拉地把听来的话又给皇后讲了一遍,重点阐述这个贾母多可恶,多给凡人抹黑,前前后后又加了不少自己数落勋贵们的话。
      
      着实是个话痨。
      
      皇后安静地听着,慢慢给皇上添茶,不叫他滔滔不绝的时候口渴着,见陛下告一段落,才开口道,“我前儿听陛下说,朝堂上,也是他们这些人在暗地里搅事?”
      
      陛下重重地把杯子一放,气愤地道,“可不是!”自己儿子里,老二老三那两个蠢货,也被他们忽悠着,以为佑儿不在京中,是糟了自己这个父皇嫉恨,蠢头蠢脑地、正打算夺嫡呢!
      
      以为自己是贾母那个无知蠢妇吗!
      
      皇后微微一笑,小声儿道,“陛下,我瞧着,您也别气,许是这贾恩侯,便是您办他们的一个突破口呢!”
      
      陛下捋捋胡子,叹口气,“怕是父皇舍不得呢。”他何尝不想把贾赦拉过来做一把刀用用,只是这贾恩侯比他大着个几岁,据说三四岁起,就进宫跟大哥养在一处了,一起读书一起吃住,父皇也把他当自家子侄一般,当年贾恩侯幼时,都称父皇为“皇爸爸”的。
      
      比他小时候都要受宠!
      
      皇后笑道,“又不是要舍了他,舍不得更有舍不得的妙用呢。”爵位、官职、子孙萌荫,这些,总要有功才能得吧?
      
      当初不过空口白牙赐一个“恩候”的字,玩笑般称呼一声小侯爷,当年袭爵的时候,还不是要按例降等?
      
      倒是不如叫这贾恩侯做些个实际的事儿,真得了个爵位更体面些。
      
      皇后凑到陛下耳畔,如此这般地低语了几句,陛下眼睛瞬时便亮了,兴奋地拉着皇后的手,“梓童真乃贤内助也!”
      
      皇后脸上一红,只道,“陛下莫怪我掺和国事才好。”
      
      陛下笑呵呵地道,“梓童过后唔”
      
      话没说完,便被皇后捂住了嘴,娘娘嗔怪地道,“就知陛下又要作怪!”花厅里这么些人呢,乱说什么!
      
      想要撸猫的皇帝再次申请失败。
      
      夫妻二人正在唧唧私语,外面来人通传,太上皇有请。
      
      皇上坐着没动,问了两句,“贾恩侯走了没?”走了他就不急着去了。
      
      来回话的小黄门机灵的很,“还没呢,老圣人说,要跟陛下谈谈欠银的事儿。”太上皇原话是,“若又罗里吧嗦的问来问去,就说欠银二字!”
      
      帝后听了,相视一笑,皇后笑道,“到底陛下与老圣人是亲父子,知己知彼的,陛下且去吧。”
      
      皇后起身,给陛下整理了一下袍袖,便开始撵人:她那一屋子布料没看呢,陪着这粘人精许多时候,实在是耽误事儿。
      
      快滚蛋吧!娘娘微笑着,心里催促道。
      
      陛下却拉着皇后不放,“梓童随我一起去吧,你下午不是要带黛玉去见母后,正好在父皇宫中吃了午饭,倒时母后也该回来了。”
      
      皇太后兽身乃是一匹高头红枣骏马,最喜奔跑的,当年做皇后时没法子,如今做了太后,宫务一股脑的都丢给儿媳去打理,自己则每日清晨起来,无论刮风下雨,都要去皇宫后面的马场溜达,太阳烈了才会回宫,故此黛玉来了两日,今天下午才要见上皇太后的面。
      
      皇后一想倒也是,一上午不见,她满心都是那个小黑白团子,这会儿去,还能跟黛玉多待一会儿,便欣然应允了。
      
      皇上,皇上略心酸:哼~
      
      帝后两个便起驾去了慈安宫,因着皇上是腿儿着来的,这回倒蹭了皇后的凤辇一坐,陛下左蹭右蹭的,只道,“梓童这个比朕的软和。”
      
      皇后捂嘴一笑,“多放几个垫子便是了,这也好叫陛下酸。”
      
      浑身咕嘟嘟冒着小泡的陛下此刻就是个柠檬精,什么都要酸一下。
      
      不多时到了慈安宫,还没进门,便听着里面热热闹闹的,黛玉一把嫩嫩的小嗓子,“舅舅舅舅快呀!”
      
      小老虎得意洋洋的,“我又赢啦!”
      
      帝后两个绕过影壁一看,却原来宽阔的庭院里,太上皇常躺着的大毛毯子已经被收拾起来了,空出来的场地里,画出两条简陋的跑道来。
      
      跑道尽头,一头梅花鹿驮着一只小黑白团子,正喘得气喘吁吁的,先到一步的小老虎趾高气昂地站在一把椅子上,高昂着头,“妹妹,下回我来背着你跑!”
      
      小花熊垂头丧气地出溜下来,来到梅花鹿前头,伸出胖嘟嘟的小黑爪子去摸鹿脸,语气里满是担心,“大舅舅,你没事吧?”
      
      若是梅花鹿变成人,此时贾赦的脸早羞得通红通红的了:挺大个人,跑步没跑过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说出去都怪丢人的。
      
      黛玉也不沉,轻飘飘一个小毛团。
      
      这几年的颓废日子,真是销魂蚀骨,他的体力完全不行了。
      
      梅花鹿伸出舌头,安抚地舔舔小花熊的头毛,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舅舅好着呢!黛玉莫担心。”
      
      溜溜达达假装路过的金毛大狮子用鼻子冷哼一声,踩着矫健有力的步伐走远了。
      
      贾赦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五殿下眼睛尖,一眼看见帝后二人了,赶紧小老虎下山一般扑下椅子,奔着夫妻二人便跑了过来,“父皇母后!我们比赛赛跑,我赢啦!”
      
      两个小毛团小睡了一会儿,起来就活力四射地拉着梅花鹿赛跑来了~
      
      皇帝要去接儿子,谁知小混球一个打滚,变成个小男孩儿,陛下赶紧闪身,叫浑身上下脏乎乎,一脑门子汗,脸上满是黑道子的儿子径直扑进了皇后怀里。
      
      娘娘掏出手绢儿给儿子擦擦汗,夸奖道,“敕儿真厉害!”
      
      然后就把崽子塞在了姑姑怀里:太脏了,她忍不下去了,赶紧拉下去洗干净再送回来!
      
      那头贾赦也赶紧化为人身,抱着黛玉快步走过来给帝后见礼。
      
      皇帝赶紧扶了,笑得跟大尾巴狼一般,口中亲热地很,“恩候哥哥不必多礼,咱们不是在前朝,父皇宫中,叙些家礼也就罢了!”
      
      贾赦心中惶恐,只道,“岂敢岂敢!”
      
      福公公过来把贾赦搀起来,把黛玉接过来递到虎视眈眈的娘娘怀中,才道,“陛下,老圣人在屋中候着呢,您移步吧。”
      
      陛下点点头,挽着贾赦臂膀,“恩候哥哥,走吧,一起去见父皇。”
      
      贾赦哆里哆嗦的,心说我虽比你年长几岁,可幼时却只听你牙牙学语地喊过“贾鹿鹿”,哪里叫过什么“恩候哥哥”,看来今天这关,不好过啊。
      
      男人们谈事去了,皇后抱着黛玉不撒手,小黑白团子今天跟着小老虎在慈安宫后殿一顿淘气,爬上爬下跑来跑去的,祸害了不少花枝嫩草小树干,黑毛倒也罢了,白毛毛上染的红的紫的绿的,花花溜溜着实好看。
      
      黛玉软哒哒往皇后肩颈上一靠,小嘴儿倍儿甜,“娘娘,黛玉都想你啦!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皇后娘娘笑得心花怒放的,眼角的细纹都乐出来了,“哎呦我的小乖乖,娘娘也想你呢!”又问上午都做了什么,可饿?可困?喝水了没?如厕了嘛?
      
      黛玉羞羞地捂着脸,一一答了,又拍拍小肚肚,“又饿啦,想吃肉肉!”
      
      皇后在小胖脸上毛嘟嘟地亲了一口,笑意盈盈地道,“好,既我们黛玉饿了,那就用膳!不过呀,你得先去洗洗脸,洗洗手手,要不把脏东西吃到肚肚里,可是会生病的哦!”
      
      小花熊拍拍小胖爪,“洗!”
      
      噗地一下变成个面色红润的小姑娘,头发也乱了,脸上也灰了,早上才穿的小裙子也皱吧了,可见着是没少淘气,姑姑赶紧过来抱去洗漱。
      
      娘娘怪舍不得的,很想自己动手,只是这是太上皇宫中,她不好去,也不好弄脏衣裳,便罢了,转身去了摆膳的花厅瞧着去。
      
      没多时,一大家子呼呼啦啦地都来了,小老虎跟小花熊前后脚跑了进来,太上皇父子俩一前一后,低声商量着什么,也一同走了进来。
      
      皇后心中纳罕,倒是很少见父子俩这么融洽呢。
      
      父子关系紧张,不为别的,主要怨陛下,从小又粘人又话多,实在是个热情的孩子,一旦被他扒住了,这一天耳朵都嗡嗡响,而且不管天热不热,都要搂着你粘着你,你冷着他他尚且要扑过来,但凡给个好脸儿,那完了......
      
      用太上皇的话来说,“着实烦人!”都二三十岁了,见着皇父变成大狮子,还要扑过来摸两把,腻歪地很!
      
      往日里太上皇这时候应该在睡觉,因着今日有事,才磨蹭到这时候,老头儿跟贾赦又生了一肚子气,不大能吃得下,饭桌上守着小花熊和孙儿,见孩子们吃得香甜,才勉强跟着喝了点粥。
      
      黛玉没见着大舅舅,问了一句,得知大舅舅回家了,也没哭,食欲跟昨日一样地好,又吃了个滚瓜肚圆,被皇后千疼万爱地抱走了。
      
      见皇太后去~!
      
      

  • 作者有话要说:  皇帝:谁说天家无真情呢
    太上皇:虚情罢了
    皇后:假意而已
    皇太后:听说你们又欺负我那傻儿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