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只爪爪 ...

  •   第四只爪爪
      
      “那么,手续已经全部办完了……602号箱,啊,就是这里。薛先生你看看,这个环境有没有问题?自助喂食器和自助小水池都在这儿,那边是猫砂,最里面还有一块小型的猫抓板。如果您还有什么要求……”
      
      “没有。”
      
      沈凌依旧在低等鸟类温暖的爪子里颠簸,她没再努力去够袋子里的小黄鱼,而是抬起头,困惑地和面前黑洞洞的大洞互相对视。
      
      黑洞洞的方盒子。
      没有熊熊和兔兔,没有小空调,也没有她喜欢的那种彩色小灯泡。
      ……所以,这就是低等鸟类要带她来的地方?
      
      哼,不愧是低等鸟类,窝真丑。
      
      所位于的小船般的手掌动了动,往上举了举,让沈凌安静缩在他掌纹上的爪垫与托管箱的箱面平齐。
      
      薛谨没有推她进去,只是很平静地说:“进去吧,里面有食物。”
      
      一旁的经理看了看,略有些皱眉,刚打算告诉薛谨,没有哪只警惕心高的幼猫会离开自己信赖的气息踏入陌生地方,它更可能在惊慌下向后退缩,翻下他的手掌——说起来,能一直乖乖坐在薛先生这个陌生人的手掌中央就够奇怪的——
      
      沈凌满意地挺挺胸脯,觉得他此举是为女王殿下的落脚送上脚垫。
      于是她迈开爪子,稳稳踩进了这个简陋的方盒子。
      
      右前爪,左前爪,右后腿,左后腿。
      最后,是转过来瞅他的小脑袋,与微微上翘的尾巴。
      
      “喵!”
      进来吧,低等鸟类连自己的窝都不敢进嘛?不就是黑了点而已,本喵是不会嫌弃你的领地哒!
      
      薛谨看了她一眼——沈凌葱绿色的瞳孔微微放大,这是猫科生物在黑暗中的本能反应,倒显得她此时格外天真、惹人怜爱。
      
      但他很快收回了视线。
      一路端平的手掌握起,轻轻撤回口袋里。
      
      经理急忙关上了笼门,金属锁发出清脆的响声。
      
      沈凌抖抖耳朵。
      
      “那么,这只小猫就放在这个笼子里托管了。我们会所也会在网上挂出它的相关信息,一旦找到领养人,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的。我这边也会尽力在网上找,请记住一个必要的领养要求——”
      “向您支付2000元的领养费,我们记住了。这个要求您已经用黄色荧光记号笔、红色签字笔、蓝色标签纸分别在合同上重点标记了一遍……”
      “——但我决定再口头向你强调一遍。准备万全才是最好的。”
      “呵呵呵,薛先生,这边走……”
      
      两只两脚兽轻轻的脚步声远去,其中送她来的那只低等鸟类并没有回头。
      小小的笼门在猫咪的眼中是非常巨大的,尤其针对于野外的流浪猫咪。
      它往往如同一道天堑,一颗从天而降的奇怪陨石,一种上古的、充满威慑力、能第一时间诱发恐慌感的遗迹——
      
      屁咧!
      
      沈凌呆愣片刻,爪爪便愤怒地扬起,挠上这道小破门。
      低等的鸟类!
      竟然敢欺骗她!
      向她献上摊开的爪爪后,本以为你是要把本喵带到你窝里去享用炸小黄鱼——毕竟你好歹是本喵巡视世界(指流浪)时遇到的第一个主动摊开爪爪的生物——结果,还是挑衅本喵!
      用的还是低劣的、无耻的欺瞒战术!
      把本喵诱骗到黑箱子里锁起来嘛?然后关起来的本喵找不到垃圾桶盖,就无法向你发起决斗,从而让你侥幸赢得胜利,踩在本喵的头上——哼!这是小人之道!卑鄙小人!呸,是卑鄙小鸟!
      
      本喵,从今天开始不叫你低等鸟类!你是卑鄙鸟类!卑鄙!卑卑!鄙鄙!tui!
      
      沈凌气得对着笼门大骂了五分钟之久,唾骂的内涵从“卑卑”“鄙鄙”到“秃毛鸟”“钵钵鸡”——这可怕的五分钟内,笼中响彻着“喵喵喵”与“嗷嗷嗷”等语,场面异常粗鲁恶劣。
      
      走远的经理:“哎,那只小猫好像在娇滴滴地哭呢……她是不是害怕了?”
      走远的薛谨:“不,它一定在用它自己的方式气宇轩昂骂我傻逼。来,我们继续谈领养费的问题。”
      
      五分钟后,沈凌的嗓子骂渴了。
      她不得不注意到这个方盒子里其他的东西:自动饮水机,就在离爪爪不到几厘米的地方,白白的,小小的,里面似乎盛着清亮而干净的方形镜子。
      
      沈凌慢慢踱过去,试探性地低头,伸出舌头……
      
      “啪嗒。”
      “啪嗒嗒。”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咕,很好,水还是很好喝的,勉勉强强算钵钵鸡(指薛谨)走运好了。
      
      自上一个城市流浪到娃娃机内部的过程中,沈凌根本没有摄入过任何水源,全靠先天体质才活蹦乱跳……如今,花了好大的功夫,她才把自己从这个小水盆里拔|出|来。
      
      接着,她维持着高傲的姿态,扬起湿漉漉的鼻子,抿紧毛毛全被打湿的猫嘴,走到了另一个散发着迷之香味的地方。
      
      一小堆的褐色小颗粒。
      闻上去虽然没有垃圾桶里那些裹在奇怪图案的纸片片里的东西香……也没有似乎很诱人的黄色酱料和肉汁……外表平平无奇,有点像她在另一个垃圾桶里翻到的小饼干。
      
      哦,对了,在沈凌的心中,垃圾桶不叫垃圾桶,叫“本喵御用之宝库”。
      以下用“宝库”简称。
      
      不过,这堆小颗粒的外表很干净,没有讨厌的黑色虫子……
      沈凌以前在宝库周围觅食时,最烦的就是“嗡嗡嗡”的黑色虫子。一旦让她看到了这些虫子,多诱人美味的食物她都不愿意靠近——毕竟,这些破虫子盘旋占据的地方都是她的宝库,所以她身为宝库的捍卫者,一旦接近这些虫子,就忍不住要去扑杀它们——
      
      然后,沈凌好不容易发现的新宝库又会毁于自己尖尖的指甲。就连宝库旁边的墙都会倒塌,有时还会引来低等两脚兽的察看。
      
      那些两脚兽脚步又重,讲话隆隆得响,全都戴着气味熏天的手套,根本没有可摊开的温暖手掌。
      
      ……低等的虫子,低等的两脚兽,低等的世界,还挨不过本喵的一根小指甲。
      哼,就连那只钵钵鸡也能好歹忍耐本喵的挠……呸,钵钵鸡是把本喵关在这儿的罪魁祸首,本喵才不要夸他!
      
      沈凌抽抽鼻子,怀着“反正没有任何低等生物能够毒害本喵”的骄傲之情,决定尝一口试试。
      
      “吧唧。”
      “吧唧。”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等她花费猫生中前所未有的意志力,才把头从这堆高品质猫粮里拔|出|来后——
      
      会所里的两脚兽已经下班了,托管笼的顶部亮起了一只暖黄色的小灯。
      这盏灯会在晚上七点钟到九点钟定时开放,方便夜班巡视人员检查笼中宠物的情况,以便及时处理。
      这家会所的售价高昂的确是有些资本的——托管费也贵的吓人,还不算在薛谨忍痛花掉的那1888内——如果沈凌是只真正的猫崽,被关进来后肯定会惊慌失措往角落里缩……
      
      那她就会发现拐角处的小活板门,从那里,可以直接穿到一块极大的宠物活动场所,玩具食物应有尽有,还能遇见各种各样的其他宠物。
      但这块小活板门早在沈凌与猫粮难舍难分时就自动关闭了:会所的白班工作者检查完那块场地,把宠物都送回笼中后,就会用电子锁把活板门统一关闭。
      
      当然,沈凌并不知道,如果知道她会花费几个星期兴致勃勃和所有宠物约架垃圾桶盖,再将其征服。
      
      吃饱喝足后,沈凌在笼子里转了转,发现角落里还有一张软垫。
      
      她踏着吃撑的慵懒步伐迈过去,趴在软垫上,熟练抻开四肢,向左右一抱——
      
      ……熊熊和狗狗呢。
      不在这儿了啊。
      
      沈凌抬起眼睛盯着头顶的小黄灯,想起来了,自己把熊熊和狗狗(指布朗熊和史努比)丢在了她原本居住的空调小房间(指娃娃机)里。
      
      可恶,要不是卑鄙的钵钵鸡向本喵呈上摊开的柔软爪子,本喵根本不会离开那个完美的小房间……有空调,有抱枕,有软绵绵,还有闪亮亮的小彩灯……虽然其中一个软绵绵是模仿低等狗类生物制作的,但他既没有味道触感又真的很软,本喵抱着他睡了整整一个星期……
      
      就算,就算,这里有超好吃的褐色小颗粒和甜滋滋的水源……
      
      沈凌歪着头,认真纠结了半晌。
      本喵要做一个忠诚的喵,因为褐色小颗粒就背叛陪伴了一礼拜的软绵绵是不对的……但宝库那里从来都找不到褐色小颗粒吃,清澈透亮的水源也没有,本喵可不像和那些低等生物一样舔地上的水坑……
      
      【这是今天早上新炸的香酥小黄鱼。】
      
      沈凌“嗖”得竖起了耳朵!
      没错!没错!本喵还没有吃到小黄鱼,还没有向钵钵鸡复仇,怎么能像个胜利的愚者一样纠结安逸的长期居所——先吃到炸小黄鱼,再教训钵钵鸡,最后决定住在软绵绵旁边还是住在小颗粒旁边!
      
      小、小黄鱼……咕……听那些低等猫类说过,那是两脚兽唯一伟大的发明……是比宝库里的肉排还好吃的东西……如果是一整盒的小黄鱼,钵钵鸡手里那只保鲜盒那么多的小黄鱼……
      
      沈凌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陡然觉得自己迈出了世界历史重大的一步。
      
      ……那么,哼,身为最高等级的奇幻生物,这种小方盒子……
      
      沈凌抬起右前爪,微微张开,注视着爪上软绵绵的毛毛。
      
      “锵。”
      
      如果有某某武术大师在场,也许会激动得昏过去,因为这可能是柄记载在古书里的神兵出鞘之声——
      
      当然,它也可能只是一只猫认真伸出了自己的指甲尖。
      
      指甲尖嫩嫩的,小小的,和沈凌本身的幼猫外形一样惹人怜爱。
      但它的威力……
      
      沈凌轻轻伸出指甲尖,在距笼门十厘米左右的位置停住,微微滑动,在空气中割了一条透明的线。
      
      接着——
      
      “咔擦。”
      
      合金制作的笼门赫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直线——数秒后,它像被切开的奶酪那样向外翻卷,直接沿着这条直线被切成了两段,两段笼门在某种无形的冲击下甚至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沈凌依旧坐在笼内,她稍微探头注意了一下距离笼门三米远的对面墙壁,发现上面只有浅浅的划痕,没有倒塌的危险后,才松了口气。
      
      她可不想又引来那些笨重的两脚兽……
      
      “什么情况?!”
      “警报,警报,602箱笼门遭到不明袭击,请夜班人员前往C过道602箱,暂时封锁前门……”
      
      沈凌:讨厌的两脚兽!
      
      看在褐色小颗粒的份上,她可不想完全离开这里啊……本喵还没决定好呢!
      
      耳朵注意着那些愈发逼近的脚步声,沈凌转头,不情不愿地伸爪,对着空气“喵呜”一声。
      
      这声“喵呜”不是猫语,是某种高等级生物发自内心对什么东西的召唤。因为沈凌本身优越的血统,她不需要依靠任何媒介或咒语,就可以召唤……
      
      一只幼小乖巧的金渐层。
      它陡然从空气中浮现,先是爪子,再是耳朵,最终是尾巴。
      像是有人把隐形在另一个次元的东西涂抹出了颜色,再让它顺着阶梯慢慢从虚幻走到现实的世界。它葱绿色的眼睛和沈凌对视一眼,便挥挥爪爪,转身缩进了拐角的软垫。
      除了尾巴尖微微透明以外,它与沈凌一模一样。而这点微小的透明连阳光都发现不了。
      
      沈凌满意地确认了一下,便把小而嫩的指甲重新收回毛茸茸的爪爪里,弓起腰,轻盈地跳向距离笼子一米高的地面。
      
      她很快消失在走廊里。
      
      “接到警报……602箱的宠物没有丢失,完毕。”
      
      【三小时后】
      
      沈凌遇到了岔路口。
      
      这很少见,因为钵钵鸡的味道非常鲜明……那是薰衣草和雨水交杂的味道,本喵目前巡视过的地区里,其他鸟类都没有这种味道,大多是昆虫和草叶的臭味……不过,可能是因为钵钵鸡的外形是个两脚兽?味道才这么鲜明?
      
      总之,本喵伟大的鼻子绝不会认错,之前顺着这个气息一直没走进死胡同也是证据!
      
      沈凌忿忿地站在这个岔路口,再次左右打量了一下。
      
      左边是一条点着路灯的大道,从那儿传来的气息很淡,但很悠长。
      右边是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从那儿传来的气息很浓,但很短促。
      
      两边都是薰衣草和雨水的味道;但沈凌知道悠长意味着路途遥远,短促意味着近在咫尺。
      
      ……但怎么看……
      她的脑袋悄悄偏向右边的小巷子。
      ……钵钵鸡的窝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吧。
      
      唔,但是,气味显示走这边距离很近,也许是方位的问题……
      
      沈凌试探着向右迈出了一步。
      地上的易拉罐轻轻滚动一圈。
      黑暗的小巷里传出了脚步声。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这不像两脚兽的脚步声……我记得,钵钵鸡走路时落地轻的不可思议,这个脚步太笨重了,简直是蹒跚学步的幼崽……
      
      沈凌警惕地撤回爪爪,弓起腰部,向其发出示威的“喵嗷”声。
      
      脚步声顿了一下,又加快靠近了她。
      
      “啪嗒,啪嗒,啪嗒……”
      
      先是粉红色的鸟爪。
      接着白乎乎的腹部。
      然后黑漆漆的豆豆眼。
      
      ——以及一袭深紫色的,从鸟头披到鸟尾的短羽毛。
      
      从黑暗中浮现的、带着薰衣草与雨水味道的陌生动物,歪头瞅瞅沈凌炸起的毛,说:
      
      “叽?”
      
      沈凌:“……喵嗷!”
      虽然本喵没见过你这种紫色的小鸡,但本喵比你大两个头!休要挑衅!
      似乎是鸡仔的东西扑扇了一下翅膀,啪嗒啪嗒凑过来:“叽!叽叽叽!”
      
      “喵喵喵!”
      离本喵远点,本喵听不懂你嘴里的鸟语,本喵最后一次警告——
      热情的鸡仔回复:“叽叽叽!”
      
      ……是挑衅!是挑衅!本喵已经不会被套路了!哼!紫色的鸟类不管大还是小都不是好东西!
      
      沈凌向后一跳,弓着背,气势汹汹弹到了垃圾桶的桶盖上。
      “喵嗷!”来吧,来干架!
      “叽叽叽!”
      
      紫色的鸡仔欢快地也跳了上去。
      
      【一小时后,某处郊外公寓】
      
      薛谨放下了手里的书,喝完最后一口茶叶,稍微看看墙上的挂钟。
      
      “一小时了……放风时间结束。”
      
      他敲敲桌子,用手指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便等着对应处的空气波动,从里面钻出来自己的——
      
      “叽QAQ”
      
      一只毛毛凌乱,翅膀半撇,鸟头上的发型左竖右翘,走路一瘸一拐还随着步伐往下掉紫色羽毛的鸡仔,慢吞吞从空气中探出身来。
      
      它像个残疾宝宝一样,迈着短腿“啪嗒啪嗒”走到薛谨手指边。
      
      “叽叽叽。”
      
      鸟头一搭,生无可恋。
      
      薛谨:“……”
      
      他默默辦过鸟头,和无辜的黑色豆豆眼对视。
      
      “你他妈下次再化身成这种幼崽出去撩普通野猫。”猎魔人平静优雅地说,“就算你是我的灵魂投影,我也会下手阉了你。”
      
      “叽!QAQ”
      

  •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沈凌在无意识的时候终于和低等鸟类完成了垃圾桶盖约架,并大获全胜。
    鸡崽崽:叽叽叽叽!(是猫先动的爪,我没主动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