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他有病 ...

  •   宁扉出院后,跟随路思南来到一间两室一厅的公寓。
      
      这间公寓是厉氏集团提供给宁扉暂住的居所,作为车祸赔偿的一部分。
      
      年前那场差点要了宁扉命的车祸,肇事司机是一家小货运公司老板,也是厉家现任当家厉途旧友,二人于厉途落魄时相识,交情非比寻常。
      
      因为这层关系,事故交由厉氏集团副总裁、厉氏实际一把手商律亲自处理。
      
      宁扉拒绝了商律开出的高额赔偿金,只要求厉氏负责他的治疗费和住院期间的生活,同时严格保密车祸细节和他的行踪,不透露给外界任何人——包括宁家知晓。
      
      考虑到宁扉的身份,同时彰显厉氏的财力和气魄,商律集全省专家会诊,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宁扉,又接宁扉进碧山疗养院疗养,安排一整套复健方案,且额外允诺无期限提供宁扉后续生活所必要的开支,包括这间公寓,当然只是借住,不包括产权。
      
      公寓坐落在南市老城区,外墙稍显老旧,市内设施却相当高级。装修走简约北欧风,应该才翻新过没多久,看上去很整洁。
      
      商律口口声声按集团高层住宿标准安排,路思南一个字不信。
      
      从小到大,宁扉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小的房子。
      
      赔偿已经不要,大方点给栋别墅又能怎样?厉氏还差这点钱?
      
      路思南想找商律理论,被宁扉拦下。
      
      路思南以为宁扉之前没见到公寓,没有切身体会,所以能忍,没想到宁扉四处转了一圈,还能面不改色地称赞:“是小了点,但环境不错,很有生活气息,我很喜欢。”
      
      路思南叹气,宁扉的洞察力一向这么敏锐。
      
      宁扉不知道他前两天来过公寓,亲自大扫除,搜出一堆日用品和男式衣物,像一直有人在住,突然被赶走,东西都来不及收,本想一股脑扔掉,多亏他眼尖,认出衣服都是奢牌,连内裤也是,还有一抽屉名表和珠宝,怕以后说不清,干脆统统丢进垃圾袋,锁进杂物间,准备等离开的时候原封不动还给商律。
      
      也许商律没有骗人,为了给宁扉安排住宿,的确撵走了厉氏某个高层。
      
      路思南这么想,没告诉宁扉。
      
      房子已经够差,既然宁扉执意要住,又何必再多嘴添堵。
      
      时间临近中午,路思南陪宁扉用餐,谈起今后的规划。
      
      “商律回来了,下午我要去厉家一趟,再跟他谈一谈。”宁扉拿出自己住院时整理好的文件递给路思南。
      
      文件包括两部分,一份报告,一份合同。
      
      报告上清楚写明宁扉车祸的伤情——内脏破裂、颅内出血、脑组织损伤、全身多处骨折,以及可能带来的后遗症——头痛头晕、失眠多梦、记忆衰退、右腿终身残疾,等等。
      
      合同甲方厉途,乙方宁扉。甲方授权乙方管理其拥有的宁氏影业全部股份,为期两年。如盈利,乙方分得净利润10%;如亏损,乙方送上其拥有的11%股份。期间,甲方可随时终止合同,无需任何条件。
      
      尽管宁氏影业仍然挂着宁氏的名头,实际已和宁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宁扉接管家业后,入驻南市的决定对南圈来说是个不小的震动,立根南圈、盘踞多年的厉家首当其冲。
      
      外界的局势变化让耽于内斗的厉家乱上加乱,厉氏集团几经分崩离析,最终落入私生子厉途和大小姐厉玫手中。
      
      另一边,首富之子的青睐让高子睿这个无名小卒迅速成为商娱两界的名人。
      
      在高子睿筹谋上位期间,收拾完厉家的厉途也来横插一脚,趁乱捞了不少好处。
      
      如今,除去中立派和不可控的散股外,高子睿占股30%,高派股东占股10%,厉途占股40%,宁扉占股11%。
      
      这11%是宁扉手中仅剩的最后一点股份,也是高子睿一直在争取的部分。
      
      宁扉倒向谁,谁就将成为控股股东,彻底掌控宁氏影业。
      
      路思南一目十行看完,脸色差到极点,在宁扉意料之中。
      
      大病未愈,出院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用伤势当作筹码和肇事方谈判,包括先前放弃赔偿、不主动追责、积极签署谅解书的举动,都是为了这份合同,一意孤行到冷血的地步,对关心他的人来说,的确相当过分。
      
      路思南咬着嘴唇,病房里的喜悦荡然无存。
      
      长久的沉默。
      
      宁扉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看着路思南:“对不起。”
      
      不仅过去,还有未来,很多很多事。
      
      宁扉可以肯定,如果他没回来,冒牌货一定会接受茂和永的条件,用股份换取高子睿的亲近,再亲手把路思南送到茂和永床上。
      
      这是宁扉根据冒牌货留下的记忆推导出的剧情走向。
      
      对这个世界来说,他是异类,靠过人的自我意识成为病毒一般的存在。
      
      或许是系统对他有了防范,夺回自主权后,宁扉发现自己无法完全读取冒牌货的意识,无论原文剧情,还是过去的五年,都只留有一些重要事件的印象,个中细节一知半解,但不妨碍他根据蛛丝马迹猜想。
      
      比如路思南的结局。
      
      对他这么重要的路思南,竟然从头到尾都没在书中出现,那必然是在剧情开始前,路思南的人生已经走到尽头。
      
      不一定死亡,但一定失去了作用,无法左右任何事件,像垃圾一样被丢在一边,再没有被“宁扉”想起。
      
      “其实真正的白眼狼应该是我。”宁扉闭了闭眼,露出一个罕见的苦涩笑容。
      
      茂和永固然可恶,他也难辞其咎,输给一个不请自来的小丑,白白浪费五年,辜负了自己的人生,对不起所有关心爱护他的人,而为了纠正这五年的错误,还要再一次让身边的人难过。
      
      “不是的。”路思南垂头,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现在的宁扉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宁扉。
      
      被家族抛弃,被亲信背叛,被霸占公司,被骗光私产,被所有人当成笑话……
      
      一败涂地到如斯境地,想翻身,不先剜自己一块肉,又要如何去赢得更多的筹码?
      
      路思南理解宁扉的处境,所以说不出劝告的话,只能沉默。
      
      宁扉很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强作欢快地拍了拍路思南的肩膀:“别难过,不会更糟糕了。我答应你,一定不会。”
      
      “是的,您回来了,不会更糟糕了。”路思南用力按了一下眼角,收起多余的情绪,问宁扉:“您一个人去?”
      
      “嗯。你还是回东市,厉家那边交给我。”
      
      路思南在东市有另外的任务,是宁扉一早计划好的,同样重要,不容打乱。
      
      而且眼下是他有求于厉家,只身前往更显诚意。
      
      “好。”路思南答应下来,又问:“商律肯见你了?”
      
      “这次不是我要见他,是他手底下的人做错了事,要主动找我道歉。”
      
      说的自然是上午那场闹剧。
      
      宁扉想到用车祸当筹码,商律也不笨,得知宁扉脱离生命危险后,再没有亲自见过宁扉,赔偿金尽管没给,砸到宁扉身上的花费足以抵得上全部。
      
      商律这么做,一方面忌惮宁扉姓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宁扉明白厉家并没亏待谁,不要总想着趁火打劫,以为能从厉氏顺走点什么。
      
      当然前提是厉家把宁扉照顾得妥妥帖帖,没给宁扉找到借口挑刺,毕竟受伤的是宁扉,肇事方总是理亏。
      
      很可惜,这份默契已被茂和永打破。
      
      路思南稍加思索,很快想通,暗道茂和永这个老色狼总算做了一件有用的事,上午那顿没白打。
      
      他把注意力放回文件上,仔细通读,提出异议:“公司连年亏损,扭亏为盈已经很难,就算能赚钱,也不会很多,只抽一成利润是不是太少了?”
      
      “钱不是重点。”
      
      “是股份。”
      
      宁扉要的是控制权,路思南秒懂。
      
      一成佣金不多不少,符合行规,再少下去,未免显得居心叵测。
      
      路思南继续查缺补漏,又发现疑点:“甲方是厉途?您让商律代他签合同?这能行吗?”
      
      孩子太聪明不见得是好事,宁扉坦白:“是厉途。我想见的人是厉途。”
      
      路思南一愣,反应过来宁扉让他打听商律行程的同时,还想知道厉途的行踪,原来目标根本不是商律,而是厉途。
      
      “不行!太危险了!您不能去见他!”路思南竭力反对。
      
      宁扉抿唇,姿态坚决。
      
      “他有病,精神病,我跟您说过的!”路思南抬高声音,“他之前发病,听说人都认不得了,商律怕他在国内伤了人不好解决,直接专机送他去国外,整整三个月,一点消息没有,外面都在传他彻底疯了……”
      
      “我知道。”宁扉打断路思南,“可是现在他回来了,就在厉家,也是你跟我说的。如果传言是真,那么商律肯让他回来,恰恰证明他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如果他的状态的确不适合会客,商律会阻止我的。”
      
      “商律是个正常人没错,可他也不是好人啊!万一他不想管您的死活呢?精神病杀人不需要负法律责任的!”路思南心急如焚。
      
      “不会的。”宁扉笃定。
      
      宁扉接触厉途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反复思考后的结果。
      
      在书中,厉途是心狠手辣专虐主角的疯批反派。
      
      原书以感情线为主,因而厉途也和普通反派不同,没有杀人放火、作奸犯科,而是致力于找主角的麻烦,利用手中的权势不断制造冲突和虐点,击溃二人的心理防线,最后携手退圈完成HE。
      
      尽管高子睿、简骁两人是主角,事实上,主导剧情的人是厉途,可以说厉途是全书最强大的存在。
      
      而宁扉,前期和宁家断绝关系,得不到宁氏任何助力,厉途从未把他这个炮灰放在眼里。
      
      后期他对高子睿因爱成恨,决定报复渣男,因与厉途目标相同,两人曾短暂联手。
      
      换个角度看,即从始至终,他和厉途都没有太大的矛盾。
      
      既然他的结局是和高子睿反目,厉途指向高子睿的矛头也始终如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让宁扉觉得接触厉途可行。
      
      至于人身安全问题,更加不用多虑。
      
      他和厉途都是有重要戏份的配角,系统绝不会让他们死在剧情开始前,关于这点,三个月前的车祸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路思南还想劝,宁扉抬手阻止:“行了。我知道这个人很危险,可是宁氏影业的股份在他手里。你也清楚,厉氏他全权交由商律负责,可是他自己的公司,包括我们宁氏影业,从来不假他人手。我要拿回公司的控制权,必须见到厉途本人,跟他本人谈,跟商律、跟任何人谈都没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