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同僚 ...

  • 作者有话要说:  *被「」括起来的段落是为了加固世界观以及使故事更加合理的一些设定,与感情线无关,某D也在尽量避免写这种内容,可以跳过直接看下面的甜宠……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338363 3个;涵函叻_ 2个;红叶枫了、南苑、赤色、mouta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桃花笑 68瓶;红叶枫了 30瓶;涵函叻_ 20瓶;溪夜 9瓶;长河沉星晓 5瓶;寒玉箫v独步凌风 4瓶;16642347、伊织娜邪、故渊、笑笑爱吃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红雀抱着三五向外走去,因为顾及着三五的伤势,红雀出来时走的很慢,待他将三五交给几位药阁的属从安置好后,就见一名浅紫色纱袍的女子款款向自己走来,微微一礼道:
      
      “诸事已毕,这山庄已经被我们控制下来了,这还要多谢红楼主此次与我们联手。”
      
      红雀点头应下。这位轻纱翩舞的女子便是聆月宫的宫主霜月了,红雀此次与她联手才一举使整座暮云山庄陷入瘫痪,如果不是聆月宫恰在此时也起了对抗暮云山庄的心思,自己就算有足够的毒,也无法悄无声息地一下子将毒布满整座山庄。
      
      再者还有这善后的事情,红雀对于暮云山庄的势力资产没有半点兴趣,且不说这一整个主庄,暮云山庄当了几百年的江湖老大,便是分庄势力就有不少,不花一番心思深重处理山庄肯定会卷土重来,找自己报仇,到时候就麻烦了。
      
      但若是交给聆月宫全盘接手就简单多了,据自己掌握的情报里,聆月宫早年间便已经在暮云山庄安插过无数的暗桩,如今把各个联络节点掐死,给山庄换个芯并不是很难。至于那些与暮云山庄合作的江湖势力也好,朝堂大员也罢,只要交易还在,他们才不管庄里的人是谁。
      
      红雀此时心思全在三五身上,没心思去想其他,只回道:
      
      “嗯,按照约定,影阁令牌归我,其余的都交给你来处理。”
      
      “自然。”霜月回道。
      
      就在这时,两人忽然都感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往两侧闪去,红雀的余光看见一把匕首唰的向自己飞过来,然后,落在了自己脚前半尺远的地方,当啷一声,还在地上弹了一下。
      
      红雀:……
      
      然而那份杀意不是假的,红雀看向匕首投来的方向,赵铃已经先自己一步从阴影中架出一名影卫来。
      
      红雀一愣,转瞬间明白了过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己刚刚一时心急,带着这令牌就下了地牢,自然不会所有影卫都知道自己拿了令牌的事,想要拼死阻止自己的影卫应该不在少数。他将那令牌递到影卫面前,果然那名影卫眼中的凶光一下子就暗了下去,强撑着的身形瞬间扶都扶不住,蜷缩在地上咳起血来。
      
      红雀一看不好,这名影卫定是方才用内力强行压下了毒,咳成这样肯定已经受了不小的内伤,刚想说些什么,就觉得身后又有不小的动静,红雀微微一偏身,只见又是一名影卫扑了过来,扑空后正好跌在方才那名影卫身上,爬都爬不起来。
      
      何其狼狈。
      
      红雀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这大晚上的,他怎么挨个去通知这么多影卫令牌的事……再说,等自己通知到了,强运内力伤到的又不知要有多少。
      
      正有些发愁,红雀一偏头忽然对上了刚刚扑过来的那名影卫的目光,周围的烛火还没有灭,摇曳的火光将影卫那双没什么生气的眸子映的一清二楚。
      
      红雀吸了口冷气,他太清楚影卫眼中的情绪是什么了,那是他在山庄时周围每个人眼里都有的,也是他逃出去后依然纠缠着他的,那是恐惧。
      
      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恐惧。
      
      红雀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方才三五跪在自己身前的样子再一次从眼前一闪而过,红雀心中腾的升起一把火来,手腕一番一柄狭长的刀片已经捏在指间,从身旁霜月惊异的眼神中走了过去,他走到已经开始七窍流血的穆庄主身边,眼中闪着的是怒火。
      
      刀片反着烛光划过一条弧线,暗红的血喷了老高,这下,所有盯着自己的影卫都看到了。红雀拎起穆贺的衣领,一手举起令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穆贺已死,他再也没法惩罚你们了,令牌在我手里,从此,你们不必再忌惮他了。”
      
      周围一片寂静,红雀站在耀眼的烛光下,看不清周围的阴影里都有些什么,目所能及之处只看见方才攻击自己的那两名影卫瑟缩了一下,眼神有些颤抖,他们有些害怕,却再也没了方才那种令人失智的恐惧,与那疯魔般的执念。
      
      红雀松了口气,他本来对穆贺的死活并不在意的,与穆贺没有多少深仇大恨的,自己和三五曾经受的那些苦,不过是因为山庄的规矩罢了,而那些规矩早在几百年前就存在了,不是穆贺能左右的了的。然而就在红雀看到了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恐惧之时,忽然间明白了那恐惧的原由。
      
      红雀在被暮云山庄抓去训练时常常羡慕皇家影卫,皇家影卫与暮云山庄的影卫很是相似,却又有着本质的不同,皇家影卫自训练起就被各式的忠诚洗脑,一生只效一主,为主而死对他们而言是一种荣耀,是死得其所;而暮云山庄的影卫服从,却只是因为恐惧,他们惧怕那骇人的刑罚,惧怕那可以控制住自己恐惧的药物,暮云山庄的影卫为主而死,只是因为害怕活下去。
      
      驱使影卫们为山庄效命的根本不是什么令牌,而是那份恐惧。影卫服从令牌,是因为害怕违抗的刑罚,而降下刑罚的人却是庄主。
      
      现在穆贺已死,恐惧的来源被斩断了,阴霾散去,就连久已逃离了山庄的红雀也觉得一下子松快了不少。
      
      而这些年里一直萦绕在自己心头挥之不去的那份恐惧,也正开始消散。
      
      其实更想直接放影卫们自由的。红雀对当他们主人这件事半点兴趣也没有,甚至还有些抵触,但方才那些影卫疯狂的举动忽然提醒了他,久被缠住翅膀的鸟,骤然把它从悬崖上推下去只会将其摔死。也终于知道,为何当初三五一再跟自己说,要逃,就一定要在训练结束前逃走,在十四岁之前逃走,不然就再也出不去了。
      
      红雀看了眼马车的方向,仿佛透过厚厚的车帷就能感受到里面那人的心跳一般。红雀微低着头,在烛光的阴影中不自觉地笑了一下,仿佛那纠缠自己多年的噩梦如今才算是真正过去了。是三五,让自己想起了在那曾经日夜令人胆寒的回忆中,在那梦魇般缠绕着自己的记忆里,仍旧有那么一丝温暖,有那么一点光亮存在的。
      
      逃离山庄前,红雀不知何为畏惧,会为了心里尚存的那一丝血性顶撞长官,即便是被罚的遍体鳞伤也不曾后悔。然而当红雀终于重获自由,恐惧却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几乎每晚都会在被山庄抓回去的噩梦中惊醒,然后绷紧神经戒备到天亮。
      然而这次,自己回到了噩梦中的地点,噩梦却没有上演。
      
      红雀微微笑了,那些每每会令自己在深夜惊醒的深色梦境,似乎不那么可怕了。
      
      红雀缓了缓神,这次发现自己做了一件麻烦事。他看了看穆贺的尸身,有些抱歉地对一旁的霜月说道:
      
      “对不住,本来他应该由你们来处理的,我一时冲动插了手……我用一根极签来弥补可好?”
      
      「
      天机楼的信誉一向很好,霜月本来没想到红雀竟然会违约,刚想要对峙一番为自己讨回来些什么,却见红雀先自己一步把话说完了。庄主一死,无非是失了一张可以撬开的嘴,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损失,自己本就控制住了山庄,想知道的那些事情可以慢慢查,就是多花费点时间,而且,霜月看了眼另外三个栽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人,这不是还有不少庄主的亲信呢么?
      
      而极签却换得任何自己想知道的情报,自己失了一个情报,而天机楼用一个情报来赔,看似只是不亏,但实际上情报的价值却千差万别。极签可换得的情报价值可以说的上是无价。
      
      从天机楼雇人刺探情报叫做买签,雇主在付完账后会拿到一根签,与相应的人员对接好,到了约定的时日后,便拿着这签子去取探来的情报。
      
      签有不同的规格,最高等级的被称作极签,拿着它可以直接雇天机楼楼主红雀亲自去探想要的情报,可以说,只要是雇主想知道的,几乎没有红雀探不来的。而这极签一年只放十二支,年初拍卖下六支,其余的都由楼主亲自决定去处。
      
      对于聆月宫这种不算大的门派来说,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霜月的眼睛弯了弯,这便宜岂有不捡的道理。
      
      “好,红楼主既然以此做赔礼,霜月便在此谢过了。”
      
      然而霜月这边觉得赚大了,红雀却一点也没觉得亏,给天机楼刷信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聆月宫与暮云山庄的瓜葛似乎有些多了,事关暮云山庄,红雀不得不再多些谨慎,用极签作为赔礼,可以直接通过对方想要的情报推测出一些她们的目的。
      」
      
      但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红雀现在的心思已经全都被三五占满了。
      
      红雀看了一眼不远处静悄悄停着的那辆马车,三五现在应该就在上面躺着,伤口也做了简单的处理,但……说起来,三五现在已经算是自己的人了,红雀忽然又想起了三五叫自己主人的那个画面,按了按有些发痛的头部。
      
      太可怕了,三五你赶紧醒过来啊……
      
      此时药效已经过半了,影卫到底是对毒性抵抗力很强的,一旦能简单动作了,便立刻集结在一起跪好,一副听训的样子。影卫向来只隶属于庄主,听令牌指使,长期的刑罚与一成不变的训练早已让每个人都麻木了心神,此时方才的混乱仿佛没有发生过,他们只知道一件事,主人换了。
      
      之后便平静地如同接任务一般接受了这一变化,又恢复了服从听命的状态。
      
      红雀没急着让他们起来,毕竟影卫已经跪习惯了,不差这一会,下这额外的命令反而还会乱上一阵,等回了天机楼再好好宠着也不迟。
      
      空气中隐隐传来几丝血腥气,红雀皱了皱眉,除了方才几个强行运内力受了内伤的,外伤似乎也有很严重的。红雀的目光扫过,却发现自己从影卫们的姿势上并不能看出是谁受了伤,反倒看见了几个眼熟的面孔。
      
      四九,初训是唯一一个睡过懒觉的人,当然后来被打怕了。
      
      那个……不记得编号了,似乎是以前训练时总是闷声不吭一句话也搭不上的人。
      
      还有……六十八,初训的时候住在自己隔壁,看自己身子小总是抢自己饭吃,后来都被三五打跑了。
      
      往事有些不堪回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