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名字是很奇妙的东西,明明拆开来也都是再平凡不过的汉字,可一旦组到一起,就仿佛被赋予了特别的深意。
      裴霁到底没把宋迩的名字说完整。她端着小圆托盘,说:“茶泡好了。”
      宋迩面上的茫然一扫而空,兴致盎然起来:“那要品一品裴教授的茶道了!”
      
      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快。等她们从厨房出来,雨已经停了。
      天气还是阴的,几片乌云低低地压着,玻璃窗上凝着水珠,有几滴在缓慢地下滑。窗外的空气潮潮的。
      裴霁放下了托盘,找到遥控板,把室内温度上调了两度。
      
      宋迩照旧挨着扶手边坐下,裴霁看了看她身边的那个位置,坐到了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又近,又不必让身体挨着。
      
      宋迩坐好了,双手放在腿上,静静等待。裴霁提起茶壶,茶水冲入玻璃杯的声音传来,宋迩偏了偏耳朵。房子里没有别的声音,于是水声传入宋迩的耳中,像是被放大了一样,清越干净。
      
      “来。”裴霁的声音传来。
      宋迩抬起手,过了会儿,玻璃杯的把手碰到她的右手。她摸索着拿住,左手想捧住杯壁。
      “烫。”裴霁的声音不重,但宋迩像是被触了下电,把左手收回了。
      
      裴霁指点她:“你托着杯底,杯底厚。”
      “哦。”宋迩依言,用左手托住杯底,端稳了,她说了声,“谢谢。”
      裴霁确定她端稳,才把手撤回了。
      
      过了三四秒钟,热意从玻璃杯底传递出来,暖暖的,传到宋迩的手心,是一个并不烫手的温度。
      宋迩抿了抿唇,手心轻轻地贴着杯底摩挲了一下。
      
      裴霁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她捧着杯子,吹了会儿热气,浅浅地抿了一口,还有一点点烫口,但微热的液体在口腔里,滑下喉咙,很舒服。
      茶的味道很清新,回甘无穷。
      
      裴霁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感觉全身都放松了。
      她有个小毛病,不爱喝水,觉得水淡而无味,口感很奇怪,也不喜欢或甜或酸的饮料,于是留给她的选择,就只有茶与咖啡。
      这个小小的癖好,知道的人很少。
      
      她也不挑好坏,只要能入口就行。而手中这杯,无疑是很合裴霁口味的。一杯茶都喝完了,裴霁拎起茶壶,再续了一杯,余光瞥见宋迩手里捧着的杯子满满的,还没有动过。
      
      “你不喝吗?”裴霁问了一句。
      宋迩像是在出神,听到这话,忙说:“喝的。”低头抿了一口,几乎只是沾了唇。
      
      裴霁摇了摇头,觉得宋迩是个奇怪的人,挺活泼,也很擅长和人交流,就是太过爱走神了一点,刚刚在厨房,她就走神了,才过了一小会儿,她又走神。
      
      只是裴霁也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心里这么一想,没说什么,捧起杯子,这次,她没有喝,只是把杯子捧在手里,手心贴着细腻光滑的玻璃杯壁,感受从里头传递出来的热量。
      
      她在考虑应该怎么安顿宋迩。
      
      照顾一个盲人,当然是不容易的。
      裴霁孑然一身,工作生活的每一步,都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模板,她严格按照模板作息,最讨厌的就是节外生枝。
      
      如果真的把宋迩接去同住,可想而知,以后的生活,大概很难再有平静和规律了。
      裴霁思索着,想到宋迩的父母。
      是不是可以将宋迩送到她的父母那里?不说其他,单单是在细致方面,外人的照顾肯定比不上父母的。
      裴霁考虑着可行性。
      
      “裴霁。”宋迩突然出声,她叫这个名字时,语气很特别,裴霁这个名字像是被她咬文嚼字一般地念出来的,带着点认真的意味。
      她还不知道,她的去处正在被考虑。裴霁看着她宁静的面容,顿了一下,才问:“怎么了?”
      
      宋迩有些支吾,像是不好意思说。
      裴霁就看着她,也没催促,等她自己说。
      
      宋迩看不见,但就是能感觉到被面前这人注视着。她抿了下唇,朝向裴霁所在的地方,她的眼睛所视的方向,并未对准裴霁,而是落在裴霁身侧的空气里。
      但裴霁知道,宋迩是想看着她说话。
      “你以后,还会再来吗?”宋迩问道。
      
      “不会。”
      裴霁已经考虑过了,这间房子的产权会转到她父母的名下,宋迩不适合再在这里居住了。她需要搬走。这里以后就是一间空房子,爸爸妈妈可能会留下它,也可能会害怕睹物思人,把它卖掉。
      不论是哪一种,裴霁都不会再来。
      
      宋迩不知道她的考量,听她拒绝得毫不犹豫,神色黯淡了下来,十分失落。
      
      “我一个人待着特别闷,都没有人陪我说话。”宋迩的声音低低的。
      她的坐姿很端正,背部的线条笔直的。有这样坐姿的人,总让人感到强势或难以接近,但宋迩不是。
      可能是她那双看不到光的眼睛,让人忍不住同情,又也许是她白皙光洁的颈显出几分脆弱,她看上去确实有些孤零零的。
      
      裴霁觉得手里捧着的茶似乎也不那么好喝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能安慰宋迩。
      
      宋迩却完全不知她的为难,像是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能听她讲话的人,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控诉起来:“我没有特别好的朋友,爸爸妈妈都不在国内,本来就很无聊了,裴艺还那么忙。有时候吃着饭,她就走了,有时候话说到一半,接个电话,她又要走。每次都道歉,但从来不说她会改,因为肯定还有下次。”
      
      她的语气,就跟小朋友抱怨父母太忙,没有时间陪她玩一样。裴霁笑了一下,又觉得心酸。宋迩要是知道裴艺已经出事了,不知道是不是还会像现在这样埋怨裴艺陪她太少。
      
      宋迩轻轻叹了口气,情绪低落下来:“我也没有怪她的意思,她平时忙,我从来不说她的,毕竟她做的都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我就是,一个人待得太闷了。”
      
      裴霁让她说得也跟着低落起来,一方面是,把一个失明的人留在这里,确实太闷太无聊了,另一方面则是宋迩这样抱怨着裴艺,但她不知道,裴艺再也不能回应她,不能像以前一样,为总是中途离开向她道歉了。
      
      宋迩手中的茶捧了好久了,还是满的,几乎没动过。这时,她像是说累了,突然小抿了一口茶,然后身体前倾,打算把手里捧着的玻璃杯放到茶几上。
      
      她看不见,杯子险些就要放空了。裴霁差点跳起来了,什么低落的情绪都没有了,只觉得非常惊险,就在她腾出一只手去接时,杯底就落在了茶几边缘,一半在里,一半悬空,好歹没掉下来。
      
      裴霁松了口气,探身把杯子移到里面一点。
      刚刚宋迩的话语营造出来的低落气氛荡然无存。
      她算是明白了,什么太闷太无聊,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危险。这几天,她独自待在家里,没有出意外,完全是运气好。
      
      宋迩平静地坐着,对刚刚发生的小惊险一无所觉,她放好杯子,神色也恢复如常,像是吐槽完,舒服了。
      “你应该差不多要走了。”宋迩说。
      
      裴霁来了好一会儿了,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时间很紧,待了这么久,已经挺难得了。
      “我的眼睛不方便,不然,我肯定要留你吃了饭再走。”宋迩的语气很温和,“那就等裴艺回来,再把这顿饭补上吧,谢谢你走这一趟,告诉我裴艺的消息。”
      
      裴霁沉默,她想到刚刚宋迩说的,没有特别好的朋友,父母都在国外。也就是说,离开了这里,没有人能接纳她。
      
      宋迩等了一会儿,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你好沉默,我说了这么多,你一个字都没出声,要不是知道你在听,我都要以为全程都是我在自言自语了。”
      
      有一缕阳光乍破了重重乌云照射下来,金光四溢,窗外的阴霾被驱散,终于恢复了些夏日的暖意。裴霁一抬头,就看到玻璃窗上的水珠倒映着光芒,从这个角度望去,像是宝石一样璀璨。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没辙的无奈,又有些认命。
      有些事,是逃避不过的,可能从裴艺在电话里把宋迩托付给她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照顾宋迩成了她的责任。
      
      “你要不要考虑,搬去我那里住?”裴霁问道。
      
      她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提这么突兀的建议。宋迩愣住了。
      
      裴霁的语气十分认真:“裴艺还没定下什么时候回来,估计要去好一阵子。我的工作单位和住处,离这里都不近,照看起来,不方便。你去我家住一段时间,不说别的,起码,我可以照看你的一日三餐。”
      
      她说得很有条理,希望宋迩搬去跟她同住的理由,还有好处,都说清楚了。
      宋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索了一会儿,问:“这是裴艺的意思吗?”
      裴霁闭了下眼睛,言简意赅地撒了个谎:“是。”
      “那好吧。”宋迩答应了。
      
      裴霁松了口气,她站起来,正想说收拾一下东西,宋迩却突然问:“裴艺她真的有紧急任务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你们想看裴艺的番外,ok,安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