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要生存,就要有钱。
      
      之前买黄纸和朱砂的钱,用来串跳绳剩下的几个铜板。好在寒光也不是全无准备,她穿越之前,把全部家当都换成了金银饰品,带在了身上。
      
      因此当她撸起袖子,露出一排明晃晃的金、银镯子时,燕赤霞与聂小倩都齐刷刷地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银子,而是没见过存钱的,实在是壕无人性!
      
      寒光淡定地取下一个镯子,对他们道:“以后你们都是自家人,我也对你们实话实说。咱们还是要艰苦朴素一段时间,等香火旺了,再作打算。”
      
      小倩立刻表决衷心:“观主放心,我是鬼,只需要一点点香烛就可以了。”
      
      “我吃的有点多。”燕赤霞有点为难,但很快补充道:“我会种地,等下不妨买点种子,我在后院开垦些菜地出来。”
      
      寒光非常欣赏他的种地天赋,赞许地点了点头。
      
      两人一鬼从兰若寺离去,先去铺子里将银镯兑换成通用的钱币,再去采购物资。她们先买了黄纸香烛等物,又买了各种种子,一些杂物……
      
      燕赤霞背着、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她们的身后,累得气喘吁吁,道:“两位姑娘,时候不早了,还是先回到山上去吧。”
      
      小倩道:“是么?天居然黑了。”
      
      她是鬼,不会觉得累,寒光又没拎东西,当然只有燕赤霞一人叫苦了。寒光数了下手中剩下的一吊钱,微微一笑,道:“走吧。”
      
      生活用品已经大致采购了,都是些寻常的东西,费不了多少钱。只是到了黑山脚下,已经是大半夜了。
      
      整座黑山宛如一个黑窟窿,没有一点声响,静得可怕。
      
      山脚下的青山镇百姓,也早已熄灯睡下了,古人哪有那么多的夜生活。寒光打着手电筒,照亮了山路。
      
      忽然间,小倩低声道:“有妖气!”
      
      燕赤霞的飞剑从剑袋中飞了出来,绕着他们飞旋。寒光也不在意,仿佛没有看到草丛里那一双双散发着幽光的小眼睛,大步朝前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扬声道:“你们的黑山大人不在了,从此以后,我便是道观的新主人。想继续住着,就缩起你们的尾巴乖乖待着;想找事,尽管来!”
      
      丛林里发出沙沙的声音,但是仍是没有妖敢说话。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带着一只鬼,一个剑客,入住了黑山老妖的道观。
      
      .
      
      黑山上的巨大变化,没几日,也传到了青山镇百姓们的耳中。
      
      他们对此议论纷纷,逢集买菜的时候,更是流言蜚语散播的最佳时机。
      
      “哎,你听说了没有?那位占据玉皇观的大王,已经被雷给劈死了……”
      
      “你这是哪年老黄历的事情?我家相公说了,那山上观里来了位新主,昨日曾下山来买东西,据说二十岁上下,穿着怪奇怪,眼前戴着一个乌漆麻黑的大眼罩子,倒不是个瞎子……”
      
      “不会是妖吧?”
      
      “好像是人。”
      
      “那山上还有妖不成?”
      
      “谁知道呢,反正里正大人也不敢去,说不定是那老妖的相好来了。”
      
      ……
      
      扶乩的瞎子坐在卖棉鞋的摊子旁边,他冻得发抖,时不时跺脚取暖。然而一整天都没人来问事,倒是听了一肚子的谣言。
      
      他越听越觉得,那位新观主的形象有点眼熟。
      
      瞎子从外乡流落至此,没有稳定住处,也不是没打过那道观的主意,只是不敢去。如今他都快冻死了,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冷,生计愈发艰难。
      
      收摊的时候,他眯起眼,遥遥望了眼山上的道观,狠下心来:老子要去山上讨债!现在就去!
      
      周围已经没人了,瞎子背上箧笥,大步流星地朝黑山走去。
      
      他走之前给自己扶乩算了一卦,大吉。待他到了黑山上的那座道观的时候,夕阳西沉,万物渡上一层淡淡的霞光。
      
      他徘徊在山门前,有些踌躇,不敢上前。正当瞎子绞尽脑汁搜刮开场白的时候,院墙里忽然丢出来一团不明物,吓了他一大跳。
      
      那个不明物落到他的脚下,倒是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一溜烟跑了。
      
      瞎子没看清楚,那是啥?正当他困惑不解的时候,墙内传来了对话声。
      
      一个女子细声道:“观主,留给您和燕先生补补身子也行,为何丢了呢?”
      
      另一人冷漠道:“不能吃野生动物,说了你也不明白。”
      
      “哦……可给您喂狸奴也是好的呀?”
      
      “嗯?我错了。”
      
      瞎子正听着,忽见山门里,迎面走出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隐约有些面善。只是他素有眼疾,看什么都模糊。
      
      山门外,寒光见那小妖已经逃之夭夭了,遗憾地叹了一声。整日都有山精野鬼来试探一二,倒还不如真让狸奴吃了它们。
      
      狸奴就是那只小狸猫,寒光给它起了个名字。
      
      感叹过后,她的目光转移到了瞎子的身上。寒光自然记得这位扶乩的假瞎子,愣了一下,道:“怎么是你?”
      
      .
      
      这道声音,瞎子终于分辨出来了。
      
      他酝酿了半天情绪,假装生气道:“褚公子!前几日我帮你扶乩,你却给我假的钱币?”
      
      寒光笑道:“你叫我褚公子?怎么,我真像个爷们不成?”
      
      她放轻声调,声音又柔又甜,与男人的说话声自然是不一样的。瞎子今天没有戴眼罩,睁大双眼,只能隐约看到她窈窕的身姿,好像,真的不是……
      
      寒光打量了他一会,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个深度近视。”
      
      这样的人,在古代也就比瞎子好一点。寒光知道他是有点真本事在身的,转身道:“你进来说吧。”
      
      她走过山门,瞎子也跟了上来。小倩见她领了个陌生人进来,没多问,拎起篮子下山割草去了。她虽然是个鬼,但是什么活都做得很利索。
      
      走过几座殿宇,寒光请他在后院里石凳上坐,自己去倒了一碗水来。趁寒光倒水的空隙,瞎子打量着这座道观,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后院里刨土。
      
      看来这座道观里的人还不少。
      
      瞎子当然不知道其中的‘人’还包括一只女鬼。
      
      寒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给他倒了碗白开水后,笑着问:“敢问先生,如何称呼?”
      
      “在下米步云。”他有些渴了,却仍是不忘礼数,先回答问题,再喝水。
      
      寒光看他眉清目秀,一身装扮像是个读书人,应是落难至此的。她从容道:“那日给先生的钱币,并非为假币,只是我家乡的钱币,向来与外界不同。既然先生来追债,不知先生想要多少钱?”
      
      她虽然没钱,但是房间多,用房租来抵债也未尝不可。
      
      果然,米步云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在下居无定所,可否在贵观住上半年,以抵消?”
      
      “可以。”
      
      寒光站起身,指着东廊的房子,道:“除了第一间,你随便挑,只是屋内的被褥床板,都要自己添置。对了,吃饭我们不管,除非你帮忙干活。”
      
      米步云有了住所,喜不自禁,听说连吃饭也可以包了,连声道:“可以可以!我当然行!”
      
      “真的?”寒光停下脚步,看了看他。
      
      米步云:“……”他怎么觉得里面有一个大坑,在等着他跳呢。
      
      果然,没过半个时辰,在天黑之前,道观里忽然来了位不速之客。王六郎找了些鬼差,将兰若寺的槐树给砍好了,绑成一捆捆的木材,送到了黑山道观的院子里。
      
      道观里阴风阵阵,米步云险些以为自己进鬼窝了。他看那些背木材的人,个个脸色惨白,格外吓人。
      
      幸好他看得不太清楚,或许这是眼疾的唯一好处了。
      
      王六郎走后,寒光看他杵在那里,开口道:“不说要干活抵饭钱吗?来,你的活来了,把木头搬进房间里去。”
      
      米步云欲哭无泪,他发现,他好像把自己卖给地主当长工了。
      
      .
      
      作为一只鬼,小倩并不怕黑。
      
      她安静地拎着篮子,在山脚下给兔子割草。昨日,寒光从青山镇里买来了两只兔子,说是养着等过年吃肉。
      
      路上遇到了一个熟悉的小妖,一路跟着她,悄悄道:“聂姑娘,聂姑娘?你可知道山上那位,是什么来历啊?”
      
      小倩摇了摇头,继续割草。
      
      小妖继续唠唠叨叨:“哎,对比起来,还怪想念黑山大人的。对了聂姑娘,你是被迫跟了她吗?你咋不逃走?”
      
      无知小妖。小倩冷笑了一声,将草放入篮子中。她想光明正大的活着,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苟且偷鬼生。
      
      小妖很是啰嗦,小倩继续往丛林里面走,不想理会这个只会四处散播谣言的猹。走了几步,忽然感应到一股极其强烈的怨气,和浓郁的血腥味。
      
      怨气虽重,倒未成厉鬼。小倩也不惧怕,直到她听见那若无若无的哭泣声。
      
      “谁在那里?”她抬起头。
      
      猹蹲在她身旁,翻了个眼珠子,道:“聂姑娘别管了,是个刚刚惨死的女鬼,模样凄惨的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