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土地公 ...

  •   听得左玟的话,衣衫半褪的妙真从床榻上站起来,走到她跟前。把手轻轻搭在她书卷上,幽幽道,
      “恩公不抬头看我,怎就知心里除了诗书装不下妾身呢?”
      
      素手纤纤,莹白如玉。沿着光裸的手臂往上,佳人轻垂眉眼,目似秋水,藏着滟滟的柔情。
      灯下的美人,越看越美。
      人对于美的向往是天生的。纵是女子,都有些受不住。
      
      对上那双含情妙目,左玟被美到窒息之余——莫名觉得自己很像被女妖精勾/引的唐僧?
      冷静!她是女的!
      
      晃去脑中奇奇怪怪的想法,左-御弟哥哥-玟深吸一口气,义正言辞道,“女施主……呃不是,妙真姑娘……我是个读书人,所谓功名未得,何以成家呀!”
      
      妙真眉目低垂,含羞带怯,“妾身不求名分,只求能常伴恩公身旁,红袖添香。”
      左玟:……可耻的心动了……
      这么个大美人,就算不能吃,光看也很棒呀!
      
      忍住对美色的觊觎,左玟不那么坚定地继续拒绝,“这个,不太好的……”
      
      “怎么不好?”妙真像是有些急了,“难道是……恩公嫌弃妾身颜色不佳吗?”
      “绝对没有!”这一回左玟答的铿锵有力。“妙真姐姐特别美!”
      
      妙真听她直白的夸赞,一时粉面含春。羞过以后,还是疑惑,
      “那恩公为何……啊,是因为妾身是妖吗?”
      想到这个可能,她又慌张解释起来,
      “妾虽为妖,但从未害过人,修得是道家正法。若非被虎妖所欺,再过百年,原是可以成仙的。”
      
      妙真的声音逐渐降低,委委屈屈道,
      “若恩公要再娶妻,妾身也愿侍奉姐姐,为奴为婢,替恩公绵延后嗣……”
      
      左玟:!!!
      她看着美人盈盈的水眸和语声透出的真诚,感觉到狗男人快乐的同时,作为女子的那部分心态却是痛心疾首——
      那么好看的小姐姐,不被捧着爱着就算了,到底是受了怎样的荼毒才能说出这种话!
      
      她放下手中书卷,拾起地上的衣物,给妙真披上。
      而后一脸肃容,郑重其事道,“妙真姑娘不需如此。”
      “你所谓的救命之恩于我只是随手而为,并不知晓你的存在,故你无需记挂在心。”
      
      妙真却执着道,“恩公只是随手,可于妙真却是大恩。”
      
      “就算是真正的救命之恩,你也不必以身相许,乃至轻贱自己,为奴为婢。”
      正经脸说完这几句,见妙真眼中含泪,表情有些受伤,左玟连忙解释道,
      “在下的意思是,报恩的方式有很多,无论如何,也不该拿你自身的幸福作为报答。任何生灵的感情都是极其珍贵的。妙真姑娘应有个真心爱你的一心人,白首同心。”
      
      说了一大串,左玟总结性的发出真挚的祝福,道,“若妙真姑娘能幸福快乐,我心甚喜,就是对在下最好的报答了。”
      
      妙真怔怔看着少年俊美的容颜,被那双满是深情的桃花眼看着,好像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
      “左郎……”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被裹好的衣裳,脑海中不断回忆起过往听说的什么妖精跟了哪些书生做妾或者被抛弃回到山里的故事。
      
      一时心中触动,目光璨若星辰,笑中带泪。
      切切道,“左郎是真正的君子,妾身愿……”
      
      话未落音,忽然间一阵阴风吹开了窗。桌上暖黄的烛光随之闪烁几下,竟然变成了幽蓝之色。
      妙真脸色骤变,“不好,哪里来的阴魂!”
      
      左玟闻言一惊,暗道莫非是前夜的鬼差?她的说辞不管用吗?
      心里着急,她忙对妙真道,“你先走,我自己可以应付。”
      
      妙真感动得看了左玟一眼,也不知脑补了什么,语声坚定,“左郎的心意妾身都知晓。纵然舍了几百年修行,妾身也不让任何人伤害左郎!”
      左玟:……等等,什么心意?
      
      说话间,妙真右臂骤然甩出,变为一条花枝打向门口。
      便听得“哎哟——”一声。
      一个穿着黄衣的男子脚步一歪,凭空跌进来。
      
      花枝又要再打,那男子慌忙叫喊,“别打别打!我是左郎君的朋友,我没有恶意的!”
      
      这声音听来有些耳熟。
      左玟拉了下妙真,让她住手。定睛一看,那男子服饰虽然变了,可清秀端正的样貌,不是差点拉她做了替死鬼的水鬼六郎是谁?
      便对妙真道,“是我的朋友。”
      又问六郎,“六郎,你怎么来了?”
      
      六郎就着倒地的姿势躬身拜礼,笑呵呵道,“我将为此间土地,择日便要上任。今夜是特意来拜谢左恩公的。”
      
      从水鬼直接变成土地公?
      左玟眨眨眼,“这是好事,恭喜六郎了。只是,你为何说要谢我?”
      
      六郎答曰,
      “左公还不知道吗?昨夜我正受城隍老爷审问,忽然两个被派去勾你魂的阴差凭空出现,说有位大能要来。没过片刻,果真来了位道长。
      听说是阴差不慎吵扰了他,故去找的城隍老爷麻烦。恰好前位城隍正审我的事,那位大能便问明了缘由。
      随后便斥责前任城隍昏庸糊涂,一没搞清楚信息,男女不辨。生死簿有问题应当上报阴府,而非不通情理,一味只拿人填数。当即便开口罢免了他。”
      
      “直接开口罢免城隍?不需什么文书请示?”
      左玟有些诧异。阴府与阳间官府的系统类似,能直接开口罢免,那地位可不低。
      
      六郎也是感慨,“是啊,我问过其他阴差,大家也是闻所未闻。按理说所有的调令都需文书请示。可那位大能太过不凡,出口即是谕令,仿若圣言,当即就生了效。上一任城隍老爷,昨夜就去投胎转世了。”
      
      说到此处,他又嘿嘿笑了下,
      “然后那位大能又说我心怀善念,通晓情理,故将此地土地提拔为城隍,让我去继任做了土地。”
      
      左玟颔首,“原是如此,这也是你往日多行善念所致。只是你为何喊我恩公?你要谢,也该谢那位大能才是。”
      
      六郎一脸无辜答,“我谢过了。但大能对我说,让我要谢就谢左恩公。若非遇见您,我也不会有这般造化。”
      
      遇见她,才有的造化?
      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像是指六郎放了她这事的表面意思?
      
      左玟还在思索,旁边的妙真已然开口赞同道,
      “这话倒是不错。到底是大能,却是有眼力。”
      
      牡丹花妖端庄秀丽的面孔上浮现出不知从哪里来的与有荣焉,道,
      “你一届水鬼福德浅薄,若非遇见左郎,蹭了两分左郎的福德,哪里有这般造化。”
      
      六郎连忙点头,符合地夸,“姑娘说的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多亏遇到了左恩公!恩公福德深厚,道德高尚,日后定然能高中进士,前程不凡啊——”
      
      妙真轻哼一声,不满道,“什么高中进士?自信点,恩公定会高中状元!”
      “对对对!当初我第一次见恩公,就觉他不同凡响,绝非我等凡俗可比……”
      “妾身初见恩公亦然……”牡丹花妖羞答答,“从未见过似恩公这般的伟岸君子,着实令妾身自惭形愧……”
      
      被两个迷弟迷妹无脑吹捧的左玟:???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吹牛啊!
      你们一个要位列仙班的花妖姐姐,一个水鬼逆袭的土地公,哪个不比我强啊!
      
      抽了抽嘴角,左玟弱弱的插一句,“那个……状元的话,我恐怕不……”
      “你可以!”六郎一脸正色并狂热,叹道,“恩公太谦虚了……这般品质,不愧是你!”
      “恩公是最优秀的!”妙真含羞带怯,小声深情道,“妾身愿意一直等下去,等到……”
      她红着脸笑,没再往下说。
      
      左玟:……求求了,别闹!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不造为什么,写着写着画风突然就歪了……(捂脸)
    关于牡丹姐姐的态度,聊斋里真的很多故事都是书生有妻子,然后妖精还心甘情愿给他红袖添香啊。。
    下张启程去书院啦,以身相许234号准备——
    感谢在2020-08-08 11:03:50~2020-08-09 17:18: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崽崽郗、蜜橘 5瓶;想养一只咕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