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大人物 ...

  •   少年的声音雌雄莫辩,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意味 ,无半点恐慌,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两个哭嚎的鬼差闻言,霎时停下了哭声。
      粗嗓子的道,“他醒了!这这这,这还怎么勾魂交差啊?”
      
      嗓音尖细的似乎拍了同伴一下,尖着嗓子训斥道,“咱们勾魂的家伙什都被毁了你还想屁呢?同时有佛门道家法印的大人物哪里是咱们兄弟惹得起的,还不跪下,你想魂飞魄散吗!”
      “是是是,我跪我跪。”
      
      确切听到他们的勾魂法器被毁了,还称自己为大人物,左玟心里一定。遂语声含笑,淡淡道,
      “二位差爷说得什么大人物,怕是误会了。在下虽在佛道两家有些交好的朋友,但也不过只是德阳县一个普通的秀才罢了。”
      
      否定的话语,肯定的语气,充满了“我上头有人”的暗示意味。又主动邀请道,“我就在此处,二位只管照惯例来勾魂便是。”
      
      葛纱帐外的声音矮了一截,仿佛真的是跪下在说话。
      粗嗓音的小声嘀咕道,“上头有朋友早说啊,白折了我的招魂幡……哎哟赵四你又打我!”
      另一个嗓音尖细的赵四低斥一声,“张老三你闭嘴!”
      而后干笑道,“大人您说笑了,我们兄弟之前不知大人有朋友,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我不曾说笑。城隍老爷召见,我自是要去的。”
      左玟表现得谦虚,但也没否认大人这一称呼。真真假假的,越发显出她无所畏惧,背景深厚。
      
      两个鬼差的态度也愈发谦卑。
      赵四讨好道,“城隍老爷也不知大人的身份尊贵,才叫我们哥俩来拿人。小鬼这就回去禀报老爷,区区小事,怎敢劳烦您亲自跑一趟。”
      
      左玟先是轻笑一声,然后假模假样地叹息道,“在下真的只是个普通秀才。差爷可千万别误会了。”
      说完这一句,不等鬼差接话,她话锋陡然一转,语气也从谦谦有礼变得冷淡略带一丝高高在上的矜贵。
      淡淡道,“二位差爷今晚当真不打算领在下去见城隍爷了么?若是如此,且替在下与城隍老爷问个好,我一直颇为敬仰县令大人在世时赈灾救民散尽家财的义举。”
      
      葛纱帐外静默了片刻,张老三困惑的声音响起,“什么前朝县令,什么赈灾?咱们老爷不是廪生考上的城隍吗?”
      
      那赵四则叹息道,“你来得晚有所不知,早先那位城隍爷因为太好管阳间的闲事,给地府那边多揽了太多活儿,被上头嫌烦撤下了投胎去了。重新换了现在这位不好管闲事,按规矩来的。
      而且那位也不是什么县令,原是武阳府的富贾,有名的大善人,兄弟我生时也受过他家的恩惠。那位老爷在受灾时散尽家财,为百姓所纪念。只不过举荐为城隍老爷时觉得商人地位太低,才编了个县令名声。”
      
      讲完了前城隍,赵四重新对左玟道,“今夜多有叨扰,大人勿怪,我们这就回去禀报城隍老爷。”
      
      左玟听完了前城隍被撤职的经过,心下情绪莫名,感慨良多。点了点头,道是,“二位差爷走好。”
      一句话说完,又补充一句,“那水鬼六郎是位良善君子,烦请二位与城隍爷说说,莫要为难了他。”
      
      两个鬼差应了好。便听得阴风呼呼,穿堂而过,震得窗棂微响。
      左玟又坐了半晌,没有再听到动静,方才重新睡下。却是暗自思量着,白日里优昙大师曾问路城隍庙。待天明,她是不是再去一次城隍庙,试着求见优昙呢?
      
      不求他再给自己点一次眉心,就坐实自己有佛门“友人”这话,也是有必要的。
      
      再说赵四、张老三两个鬼差,从左玟家里出来,欲去城隍庙回禀差事。
      因是夜间,一路上空无一人。鬼没有实体,行路就像风吹过一样快。
      
      未过多久,至一条小径,也不知何时起了雾。两旁的枯树笼在浓雾中若隐若现,枝叶簌簌,伴着两声似有若无的鸦啼,寒意瘆人。
      
      赵四仰头看了看天上被乌云盖得朦胧的月影,心中莫名不安。推了把同伴,惴惴道,“老三啊,你觉不觉得,今晚有些不太对劲?”
      张老三嘿嘿鬼笑两声,“亏你还是老前辈,莫不是被今天那书生的佛印道印下破了胆子?还是没了家伙不安心?咱们的招魂幡和锁魂链都是地府给配的,坏了再领便是。”
      
      “谁他娘跟你说那个……”赵四尖细的嗓音拔高,“张老三你个——”
      骂人的话还没说完,浓雾中忽的响起一道男声,打断了他。
      
      “哪来的小鬼,大半夜扰人清梦?”
      那声音清越,明明该是被打扰不耐烦的语气,却十分和煦。颇有一种,万法不入心的闲适淡然。
      
      想来也因为这声音太没有攻击性,那张老三嘀咕了一句,“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随即喝道,“哪个当着你鬼爷的面装神弄鬼?”
      
      听得此语,浓雾里传出几声轻笑。不似着恼,仍是和煦若清风一般。
      可赵四却一把捂住同伴的嘴,心里为他这莽撞性子直叫苦。低声骂他,“个猪脑子,才吃了亏,怎么就不长一点记性。”
      张老三:???
      
      “你才——”
      “闭嘴!”
      
      斥完了同伴,赵四对浓雾里一拱手,道,“我们是城隍老爷手下的阴差,办差时途径此地,多有打扰,我们这就走。”
      
      “阴差啊……”
      随着这声温和的慨叹,雾中缓缓走出一青年道人来。
      凄清的月光下,见此人身着布衣麻履,一根木簪挽了个道髻,灰色道袍甚是朴素。观其容貌,似也平平。见了便忘,怎么也记不住他的样子,反而下意识忽略了去。
      
      他从雾里走来,气质也同雾气一般,灰蒙蒙,轻浅浅。似一片蒙蒙混沌,如如不动。
      
      道人唇角轻勾,温言道,“吾不与小鬼计较。尔等既是城隍手下的小鬼,便先行一步,支会城隍一声,贫道随后就来拜访。”
      说罢,他也不介绍自己的身份,将手轻轻一挥。
      “去吧。”
      
      那两个鬼差只觉天旋地转,眨眼的功夫已从野外小径到了城隍大殿中。
      看着上方诧异地瞧着他们的城隍老爷和文武判官,登时脚下一软,直接跪下了,形同一摊烂泥。
      结结巴巴,吓破了胆。
      “老老老爷……我们……得罪了……有有,有位大能刚刚……”
      
      城隍:???
      
      小径处,道人望着县城里的方向,掐算片刻,自言自语道,“西方老佛那朵伴生花便罢了,怎么又多了株牡丹……”
      遂从袖中摸出个紫金葫芦,倒出一粒金丹。随手往地上一扔,金丹便化成个和他有几分形似的青年道人。
      
      他又从自己眉心扯出一缕灵光,注入金丹道人灵台,道,
      “罢了,你便去看顾一二吧。”
      
      金丹化的道者作了个道揖,眉宇间是与他同出一辙的淡然。
      “本尊放心。”
      
      县城里,好不容易睡过去的左玟全不知此番变故。更不知晓,经过了夜里的事故,天明还有个大惊喜在等着她……
      

  • 作者有话要说:  牡丹姐姐要来了~
    唉,我是不是写的很无聊啊……(自闭)
    感谢在2020-08-05 11:05:20~2020-08-06 11:4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婠倾魄 10瓶;懵、蜜橘 5瓶;流光 2瓶;晴雨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