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使不得 ...

  •   听到那少年嘶哑的声音,三名匪徒皆是一脸嘲讽和嫌弃。
      “嘁个病秧子口气倒不小啊——”
      “哎哟哟这个声音也太难听了,怎么卖得出价?”
      “那眼睛都红了,该不是有什么病吧——”
      
      左玟皱着眉头,恍惚觉得那沙哑的声音有几分耳熟。只是看着少年变红的眼,却也来不及多想,满面焦色地问他,“你是有什么旧疾吗?”
      她虽说近段时间时常遇到异类,但思维还是寻常思维,不至于遇到点特殊情况就把人往神异方面去想。暗自祈祷,这种危急情况,他可千万别犯了什么病吧。
      
      不论是匪徒还是左玟,都并未发现,一道道黑气在他们说话时,似毒蛇游弋于黑暗的阴影中,攀上了三名匪徒的腿。
      因那黑色怨气与阴影融为一体,在场的凡人没有看得出的。只那三名匪徒嘲讽完,要举着刀过来抓人之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腿怎么也动不了了。
      
      “怎么拔不开了——”
      “我也是……”
      个个脸上的凶色,都成了慌张。
      另一头完全没任何被束缚感觉的左玟,见此情况,也终于觉出点不对劲了。
      
      穿着白布袍的少年踩着阴影,一步步逼近了匪徒。
      苍白如死尸般的皮肤,病病殃殃。一双猩红的眼,藏着尸山血海般的怨恨。
      他又重复一句,“你们,该死……”
      
      同样嘶哑的嗓音,平板的语气,三名匪徒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嘲讽出口了。
      “你你你别过来啊——”
      
      最前头那个身子魁梧些的,一咬打颤的牙,鼓足勇气举刀朝着少年劈了过去,面色狰狞喝道,“老子先让你死——”
      左玟惊呼,“小心——”
      但她很快就知道自己担心错人了。
      
      余音未尽,匪徒挥刀的手臂就那么僵在了头顶。看他的模样,使尽了力劲,手臂也压不下去分毫。
      与之相反的则是那少年轻而易举地抬起手,掐住了匪徒的脖颈。
      苍白纤细的手掌缓缓收紧,徐徐上抬。好像那匪徒的体重不存在似的,将那魁梧的匪徒高高举过了头顶。
      
      “妖怪…妖怪……”
      匪徒的脚尖离地,手臂却还保持着举起挥刀的动作。因为窒息,他的脸涨得紫红,眼中满是恐惧。语声断断续续,越来越难以发出声音。
      
      少年猩红的眼中,只有无尽仇怨,没有丝毫同情。一人未放手,他的目光已是缓缓转向了另外两个匪徒。
      像是在说,等他死了,就轮到你们。
      
      之前被他们嘲讽是不是有什么病的红眼睛,这一刻直吓得他们扔了刀兵。最凶的小胡子□□一湿,竟是直接吓尿了。
      “别过来……”
      “我们错了,妖怪……公子,公子饶命……”
      
      眼看一场反杀就要在自己眼前发生,左玟一个激灵,抛开对少年之凶煞的丝丝畏惧,快步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
      焦急道,“兄台,你切莫冲动。恶人自可交由官府处置,你……”
      
      话还没说完,那少年转眼看到左玟的脸,又看到自己的动作和阴影下的怨气。那猩红眼底的怨恨煞气登时转为了慌乱。
      他如同烫了手一般,快速收回手松开快被掐死的匪徒。眨眼间退到了最黑暗的墙角,“我,对不起……”
      
      在那被松开的匪徒劫后余生的咳嗽声中,方才凶煞狠厉的少年低着头肢体畏缩,紧挨着墙壁。嘶哑的嗓音,语气充斥着懊恼和恐慌。
      
      左玟见他的模样,一脸莫名。怎么她有那么可怕吗?
      看了眼瘫成烂泥一样翻不起来的三名匪徒,左玟慢慢靠近墙角的少年。用最温和的语气道,
      “兄台何须向我道歉?应该是我向你道谢才是。多谢兄台仗义相救。”
      
      少年将手背在身后,微微颤抖。怎么看,都像一只受惊的幼兽。
      左玟:……
      大兄弟,明明你比我凶多了,怕什么呐!
      她一时哭笑不得,温言问道,“在下左玟,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
      
      她笑容温柔,目光和煦,不带半点阴霾嫌恶。还在问他的名字……
      确定左玟真的没有畏惧嫌弃他,少年直起身体。看了看左玟的脸,嘴唇微张。犹豫片刻,他咽下要熟悉的伶人花名,哑声念出记忆里久远陌生的名字,
      “我叫郁荼。”
      
      郁是郁悒的郁,荼是苦菜的荼。一生颠沛苦郁,唯在死前见到一束光,品得一缕温暖的甜。
      
      “郁荼,我记住了。”
      左玟浅笑着点头,又对郁荼询问道,“我还有朋友在赤松观,这么久怕是等急了。可否请郁荼兄弟先看住这三个贼人一会儿,待我找到其他几个朋友,再一起送他们去官府?”
      
      郁荼闻言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不见一丝血色。瞥了眼那三个匪徒,他道是,
      “恩……您去找朋友,我一个人,就可以。”
      
      “那怎么行。”左玟摆了摆手,正色道,“本已劳你出手相救,怎么还好意思再添麻烦……”
      她顿了顿,忽的眼一亮,道,“今日庙会,附近应当有巡守的捕快。郁兄且等我片刻,我去叫捕快来此可行?”
      郁荼对上她明亮的桃花眼,犹豫着点了点头。
      
      左玟便出了阴暗的小巷子,没走出多远,就遇见了到处寻她的陆长庚和齐英。
      知道大家都分散开找她,左玟也是愧疚。说了自己消失半天的原委,陆长庚便让齐英先回去和妙真等人报个平安,自己陪左玟去找来了捕快。
      
      一伙人浩浩荡荡到了之前的小巷子。却只见地上瘫软的三个匪徒,不见那叫郁荼的少年了。
      
      因为陆长庚家中长辈就在金华为官,与当地衙役也熟识。便省去了左玟跟着去县衙回话的功夫,只让衙役捆着三个供认不讳的匪徒离开。
      左玟看着那空荡荡的巷子,却还有一丝遗憾。
      “我还想好好感谢那位小兄弟的。”
      
      那少年虽然动手时看来不是普通人,但左玟所认识的异族也不少了。加上他事出有因,全是为了救她才有后面的举动。
      想想少年死尸般苍白的肤色,猩红眼里的愁怨,还有贴着墙壁畏缩的样子。也不知受过怎样的苦楚。倒让左玟对他生出几分莫名的怜惜。
      
      陆长庚拍了拍左玟的肩膀,拉着她往外走。笑声爽朗道,“玟弟何必发愁,有缘自会再见。”
      又道是,“你今天运气不佳,咱们还是回那赤松观里拜拜黄大仙,求个庇佑吧。”
      左玟点点头,“是该去拜拜……”
      快走出巷子口,想到郁荼动手的凶煞,还是轻声叹了一句,“希望那位郁兄弟以后动手别太冲动,以至害人性命吧……”
      
      黑暗中,一双猩红的眼注视着左玟陆长庚二人离去。沙哑的声音消散在庙会的喧哗中。
      “恩公……被看到了啊……”
      
      ……
      再说左玟与陆长庚二人回到赤松观,在黄大仙的大殿外与众人汇合。
      其他人,尤其是妙真听了齐英回来说的话都担忧得不行。要不是碍于不能表露身份,又被杨攸拖住献殷勤,早就亲自去找了。
      见左玟安然回来,一大一小两个美人都安了心,才有了笑模样。直看得对妙真有意的杨攸齐英酸溜溜,心中憋闷。宋志则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遗憾。
      
      众人各有心思,但也都支持陆长庚让左玟再拜黄大仙求转运的话。催促着左玟再去大殿拜拜。
      左玟便第二次跨进了黄大仙主殿。恭恭敬敬上了香,走到蒲团前欲要再拜。
      
      膝盖还没碰到蒲团,耳畔蓦然响起焦急的呼声——
      “使不得!使不得!”
      
      左玟困惑地转过脸,只见一身着黄色道袍的道人急匆匆地也不知从哪里走过来。到她跟前,苦着脸哀求道,
      “听贫道一句劝,您切莫再拜这黄大仙了。”
      
      左玟困惑看着这道人,莫名其妙。
      “这么些人都拜得,我为何就拜不得?”
      
      道人连连摆手,满面愁苦,“总之就是拜不得。您要拜,且去隔壁的三清殿吧。这赤松仙庙小,哪受得起……嗐,快走快走——”
      说着,竟是推着左玟往外走。
      
      说来也怪,这黄大仙的大殿内香客不少,可旁人都像是没看见道人一般,也完全注意不到左玟这边的动静。没有一人扭头多看一眼。
      未得片刻功夫,左玟就那么被推出了大殿外。
      
      她身后,陪着她进去的李磬陆长庚追出来,疑惑问,“一眨眼的功夫,你怎么就出来了?”
      “拜完了?怎么好像没见你拜呢……”
      
      左玟:……可不就是没拜吗。
      张头四顾,都不见那道人身影。左玟暗自道一句,今天怎么净遇着怪事?
      想到道人的话,遂对众人言,“已经拜过了。我们去隔壁三清殿看看吧。”
      
      众人都没有意见,便一起走到了隔壁的三清殿。
      进得三清殿,见那神坛上,三个彩塑的苍颜白发的老者端坐上方。香火缭绕间,尽显庄重。
      
      正中的是先天教主,玉清元始天尊,见其左手虚拈,右手虚捧,象征着天地未开的混沌时期。居三清之首位。
      元始天尊的右侧是太清圣主,道德天尊。其手持羽扇,面容祥和。为三清尊神的第三位。
      最后一位手持如意,居元始天尊左边,乃是玉宸大道君,灵宝天尊。相传其为“二晨之精气,九庆之紫烟”,居禹余天上清境。
      
      一行人再次上香参拜。这一回却没有人再出来拉着左玟不让拜了。
      起身后,一行人走在殿内参观。便听陆长庚感叹道,
      “听闻那位玉宸大道君,有三十六变七十二化,随感而应。与其他两位尊神不同,灵宝天尊有感必应,度人有如尘沙之众,当真是位慈悲上神。”
      
      闻得此语,左玟心念微动,看着那三清道尊中的上清。
      蓦然道,“如此说来,那玉宸大道君应当不是这雕塑的模样。”
      
      跟着他的小七仰起头,好奇地问,“不是这般模样,是什么模样?”
      左玟笑道,“应当是很俊俏的模样。”
      
      众人都看了过来想听她解释,而问话的还是小七。
      “为何这么说?”
      
      左玟眨眨眼,摸了摸小七的头,一本正经道,“慈悲行善的人样貌都不会差,灵宝大天尊随世度人,想必是极其俊俏的。”
      小七点点头,星星眼赞同,“左郎君说的都对。”
      其他人却都笑笑,陆续出了三清殿。只当左玟是逗小孩玩,不以为然。
      
      临要出门前,左玟回头看了眼三清的神像。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位手持如意的灵宝天尊雕塑似乎垂眼对上了她的视线,微微颔首。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一青年,剑眉斜飞入鬓,星眸璀璨生光,含笑注视着她,神采飞扬。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又恢复成了雕塑老者的样子。
      
      左玟:……心有所思,日有所梦?
      白日梦也不是这样做的啊!
      
      又看几眼,都是普通神像,再没有变化。
      听见外面李磬在喊她,“玟弟,还傻站着干什么?”
      遂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跟着众人离开。
      
      三清殿内,那上清塑像中浮现一抹看不见的清灵之光,飞入空间不见。
      混沌之外,却有个红衣道人睁开眼,望着虚空,眼底神光流转。
      轻笑道,“这丫头……也不知何时才能归位……”

  • 作者有话要说:  三清的解说来自百度,这本书的三清是道教的正经版本,不是封神演义版本。所以上清只是上清,不是通天教主——但是不影响我表白玉宸大道君!!!上清最帅,不接受反驳!
    感谢在2020-08-25 15:15:14~2020-08-26 16:3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松谷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书荒之后 86瓶;金穗、听街角de风铃 30瓶;百事最劲!、42633893 20瓶;小锅盖 6瓶;懵 5瓶;飒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