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盗墓 ...

  •   盗墓者,据说是源于三国时期,曹操所创摸金校尉而来。挖掘古墓,盗用明器,是来钱极快的方式。故随着岁月流逝,盗墓流派广传,盗墓贼在民间比比皆是。
      
      距金华城西约百里的松山岗,相传几百年前曾有座王爷坟,陪葬了不少好宝贝。
      按理说这古墓早该被盗墓贼光顾搬空,然而去了好十几批,都折损在了墓里。这事在业内传开,也就没有人再敢去了。
      
      夜里,一轮银钩挂在夜空中,洒落幽幽冷辉。照在那半残损的石碑上,阴森又诡异。
      呼呼的风穿过裂开缺口的石碑,一个穿着白布袍的少年带着两团黑影,来到了坟前。
      
      “王,这……这儿就是那座墓了。”
      说话的是一个死于争夺财宝的盗墓鬼,名叫齐老大。络腮胡,满身血流淋漓,还是死前的模样。可说话的语气却说颤巍巍,透着讨好。
      齐老大和吊死鬼范喜生前都是下五门行当,同在金华城做鬼,两鬼还有几分交情。故而鬼王一说要找古墓,范喜就自然而然找上了齐老大。
      
      鬼王没有回应。惨白的月光下,那少年皮也白的吓人。淡漠的脸色,固定不变的神情,仿佛就是一个假人。
      齐老大带着鬼王和吊死鬼走到前人掩埋的盗洞前。阴风吹开了不怎么用心的遮挡,露出一个黝黑的洞口。
      
      沿洞走下约二十几步的地方,见地上似是随意的弃置着几条锁链。锁链以黑铁打造,中间连接着造型奇特的木刻。
      一圈锁链围住了古墓的核心部分。
      人走到此处,或许只觉得浑身发冷,本能有些抗拒踏过锁链。可鬼却能看见那锁链围绕之中黑雾翻滚,有金戈铁马隐隐若现。
      
      三只鬼不约而同停在了锁链前。穿着白布袍的鬼王还站立着,吊死鬼和盗墓鬼却已经吓得趴在地上,抖若筛糠。
      齐老大连退几步,“好多阴兵……还有鬼王……难怪以前的盗墓都死在这儿了……不能进,不能进啊!”
      吊死鬼没做过盗墓的行当,不似齐老大那样畏惧。但也怕的打颤,指着锁链个木刻道,
      “这是道家的镇邪锁……他们出不来,我们也不能进……王,还是换一处吧。”
      
      “不必。”
      沙哑的男声如此回应。
      说完,那鬼王抬起手,先解开了身上的白布袍,扔给吊死鬼。又如同脱衣裳一般,去脱掉人皮。
      少年的皮蠕动着,松垮下来。叫鬼看了都头皮发麻。
      人皮被面目全非的鬼王拿在手上,仔细叠好了再度交给吊死鬼。
      “拿好。”
      
      给出这两个字,那全身覆盖浓黑怨气的鬼王,竟然丝毫不畏惧镇邪锁链,轻而易举迈入其中。
      “进,进去了!”齐老大惊呼。
      吊死鬼也差点吓得落了手里的人皮和以上。满脸敬畏和困惑的呢喃,“就算是鬼王也不应该……”
      
      王爷墓里连续半个时辰让鬼胆战心惊的的鬼哭神嚎后,一道漆黑的鬼影手持一颗泛着幽光的宝珠走出。
      至锁链前,他身上蔓延出墨黑的怨气附于锁链之上,拧断了锁链。
      
      数百阴兵自黑雾中浮现,却是一个个手捧金银明器等陪葬财宝,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
      “王……”
      
      鬼王从吊死鬼手里拿过人皮,一边细致地检查,一边问他,
      “这些,报恩够吗?”
      吊死鬼:……
      “……肯定够了。”
      
      回答完,见鬼王死尸一样的神情仿佛一瞬间有了光彩,吊死鬼不禁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一阵无语。
      他在金华城当了十几年的鬼,虽然位卑弱小,但见识不算少。他敢以自己的鬼格发誓,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这般知恩图报、清新脱俗的鬼王。
      
      先不说鬼是不以阳间人的美丑而论,一般鬼相越凶恶,代表怨气越强,实力越强。这位鬼王死相那么凶恶可怖,面目全非,居然穿人皮遮起来!打架起来,还要先脱了人皮妥善放一边。
      都是鬼了,还讲究那么多干什么?
      
      原以为他穿人皮是爱好,或者是为了吃人挖心提升实力。谁料他只是为了披张人皮好报恩,到金华后一个人也不曾杀过。就连今夜让小鬼去找几个书生的麻烦,也只能吓唬,不伤人性命。
      
      这些都还罢了,吊死鬼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能为报恩求财,干起了盗墓的事。
      排面何在?鬼王的尊严何在?
      
      吊死鬼心里在吐槽,可看看那几百托着财宝明器的阴兵,还是收起长舌,怂得扬起了谄媚的笑容。
      “这些到底是明器,又被阴魂常年浸染,肯定不能直接送给左恩公。是不是要转个手,换成银两再给恩公送去?”
      “可……你带他们,先回城南。”
      “是。”
      
      这夜里,阴风呼啸,一路从城西到城南的荒宅。
      所过之处,家畜尽伏地发抖。
      隐隐听到战马嘶鸣和脚步声的年轻人出门想看看是什么情况,竟也跟家畜一般趴伏,不能动弹。直到第二天,精神都还萎靡不振。
      老人言,这是有阴兵过道了。
      
      ……
      
      再说左玟,因为妙真和小七的自作主张,她不得不编了个故事,把一花妖一龙公主拉到了人前。
      做戏做全套,既然说了妙真姐妹是暂居金华,自然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变成花苗金鱼跟着左玟。
      
      在三生阁坐了不久,左玟便以天色不早为由,让李磬和她一起送妙真小七回去。又说两姐妹单独住客栈不安全,便在自己住的如归客栈另开了一间上房,供妙真小七休息。
      
      明面上拜别二女后,回到房间,左玟却一眼就瞧见了等待她的妙真和小七。
      用最快的速度关上门,左玟方舒一口气。转过身,就见二女一脸愧疚。
      
      大的眼中带泪,抽泣着道,“妾身有错,险些害了恩公声誉。”
      小的那个轻拉着她的衣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嘤嘤道,“小七好笨,什么也不会……呜呜左郎君不要让小七走……”
      
      左玟本来有点气她们两个不打声招呼就跟去了三生阁,可此时看着漂亮姐姐和可爱的小萝莉愧疚落泪的模样,顿时就气不起来了。
      美色的作用下,就连那点子生气,都变成了怜爱。
      
      这两个,一个是深山里修炼的花妖,不通人情。一个是龙宫的如珠如宝的小公主,天真懵懂。
      不知者不怪,何况还是那么漂亮的姐姐妹妹。
      叹息一声,左玟总算是知道什么叫色令智昏了。被两双盈盈水眸盯着,听着娇声软语的愧疚之词,怎么忍心责怪呢?
      
      便拉过妙真和小七,说了一通“这不是没事”“都是小问题”的安慰之词。
      对妙真道是,“姐姐不必愧疚,那些人说的难听,也不过是见玟得了妙真姐青睐,仰慕你的舞姿和容色,羡慕罢了。”
      
      又安慰小七,“小七特别可爱,还能刮风降雨,你的本事不是凡俗技巧可比的。”
      直夸得两个佳人破涕为笑,从愧疚到娇羞,脸上又红又烫。甚是可人。
      
      哄好了人,因为过了明眼,二女也不好在她房里久留。便要暂且拜别,明日按人族正常的时间再会。
      却是要回去之前,牡丹花妖一脸娇羞地拉住左玟的袖摆,切切道,
      “妙真虽然不该,但说的话是出自真心。妙真的舞,是只为左郎一个人跳的。今天是,以后也是……”
      说罢,化为一点灵光逃回房里去了。连看也不敢看左玟一眼。
      
      左玟:……
      摸了摸跳动加快的心脏,摇头叹息。
      
      却是小七见了妙真的操作,嘟着嘴,也拉住左玟另一边的袖口。
      期期艾艾,看着她道,“小七,小七也可以为左郎君……呃……”
      刮风下雨?打雷闪电?好像都不太合适啊。
      
      小萝莉支支吾吾半天,涨红了白白嫩嫩的小脸,也没想出来。
      索性也就不想了。足下生云,飞起来搂着左玟的脖子,吧唧一口亲了一下她的侧脸。像做了坏事一样,跑得比妙真还快。
      空气中只留一句软萌萌的话语表白,“小七最喜欢左郎君了!”
      
      左玟:……萌化了!
      摸摸袖口,再摸摸脸残留的水印子。第无数次发出恨不是男儿身的叹息。
      贼老天误我!
      
      送走了妙真和小七,左玟在房间里忧叹了片刻。听外边更夫敲梆子的声音,时辰已过了四更天。
      这一夜发生的事也是伤神。疲惫不堪的左玟也不再多想那些,吹灭了蜡烛,和衣而眠。
      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
      
      将至五更,一阵阴风吹开了窗棂。于凄清的月色下,映照出一个模糊的黑影。
      那黑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却因为手中拿了一颗泛着幽幽白光的宝珠,而显出了模糊的轮廓。
      
      他关上窗,不让夜要的凉风吹入。而后收敛了浑身怨气,缓缓靠近床榻上沉睡的少年。
      在距离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就止住了脚步踌躇半晌,又才一点点挪近。
      
      两大步的距离,生生挪了许久。
      还有半步的距离时,他又一次停下。望着床榻上少年睡着了也俊美亲切的睡颜,静默许久。方弯下腰,欲将手中宝珠放到少年枕边。
      
      鬼影的手将要靠近枕边时,少年头上的素色发带骤然射出明明之光。清光如剑,嗖地斩在鬼影身上,将其击退直老远。
      神魂中好似听到一声雌雄莫辨的厉呵,“放肆!什么鬼东西!”
      
      宝珠因为这一番变故落到地上,发出砰咙一声巨响。惊醒了床上的左玟。
      霎时间,发带光芒消失,变回之前普通的素色发带。
      鬼影犹豫一息,捂着伤处,化作阴风吹开窗逃走。
      
      左玟睁开眼所见,唯有窗户口似乎一闪而过的黑影,和床下闪闪发光的宝珠。
      “这是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啊啊啊今天又没按时更新。。明天继续努力
    求评论嘛(打滚)
    感谢在2020-08-23 17:07:21~2020-08-24 15:09: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33333 28瓶;长歌短行 20瓶;金穗 10瓶;徽缘、司马晴、hirta 5瓶;紫陌若微光、嘤嘤嘤、南客忘归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