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鬼王 ...

  •   城南的松林边坐落着一间荒宅。宅子里杂草丛生,墙皮斑驳脱落。整个宅子仿佛被无形的气场遮蔽,阴森森,渗不入一丝阳光。
      
      宅子里住的据说原来也是金华大户。灾年时被一伙穷凶极恶的流匪入室屠杀,连皮肉也被拆了煮食。
      因为死的太过凄惨,一家人都化为厉鬼复仇,杀戮煮食路过留宿的行人,宅院也成了凶宅。再没有人敢进去。
      
      小鬼抱着画卷进入凶宅时,差点被原来凶宅的婴灵咬伤。他只是个普通的吊死鬼,哪里凶得过这一家子厉鬼。
      幸而他举着画卷,有里头那位鬼王的震慑,才顺利通过,进了内院。
      临进去前,小鬼回头看了眼死相凄惨、煞气凛然的一家子老老少少的厉鬼,还是吓得落在外面的长舌头都收了收。
      
      这一家子厉鬼在金华城是赫赫有名的凶煞,连城隍爷都管束不住。谁曾想,前不久竟然来了个比他们更凶残的。非但镇压了凶宅,连金华城的怨鬼都收服了。
      只能说,人跟人不一样,成了鬼,还是不一样。
      
      吊死鬼快步走进最里面的屋子,才到门口,虚掩的木门就自行打开了。
      两张单薄的人皮悬在粱上,飘飘悠悠。
      一张是美艳妖娆的女子,一张是普通清秀的少年郎。
      没有瞳孔的眼似四只空窟,黑洞洞,注视着他。
      
      就算自己已经是鬼了,吊死鬼还是被吓了一跳,自己咬了自己的舌头。
      阴风吹得人皮轻晃,人皮的嘴唇被描的红润,张开的弧度好像对他无声的嘲笑。
      
      小心翼翼地绕过悬挂的人皮,室内桌前,站着个被烧的面目全非的男鬼。
      他手上提着画工笔画的细笔,正在给桌上平铺的人皮勾描眼型。
      
      “安静。”
      随着嘶哑至极的声音,浓黑的怨气自他身上溢出。鬼王之威,吓得吊死鬼跪趴在地上,抖若筛糠。
      
      片刻后,仍是那嘶哑如磨砂的声音,
      “不是我……又,失败了。”
      顿了顿,他眼睛仍看着桌上的人皮,对吊死鬼道,“起来,什么事?”
      
      吊死鬼从地上爬起来,颤巍巍递上画卷,道,
      “王,小的看见这画卷上的左恩公了。”
      
      左恩公一出,周身浓黑怨气的鬼王霎时出现在了吊死鬼跟前。
      “在哪儿?”
      
      染着朱砂色的画笔“啪”的落在地上,声音竟在问句之后,可见鬼王的急切。
      吊死鬼不敢有所隐瞒,一股脑倒出来,“看到的时候是在城北的如归客栈。不过现在应该去了柳云河畔,小的听他们说,要去三生阁见蕊娘姑娘。”
      
      “蕊娘是谁?”
      “是三生阁的头牌姑娘,年芳十五,还未梳拢。生得是花容月貌,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上个月写了首小词,还被丽泽书院的先生称赞过。”
      
      “蕊娘……”
      那鬼王重复着这个名字,望着房梁上悬挂的两张人皮。
      目光在美艳女人皮上转了一下,迟疑片刻,还是唤来了那张清秀的少年皮。
      
      套上人皮,再套上衣裳。在吊死鬼眼里,这位穿人皮和穿衣服动作好像没什么差别。
      “带路,去三生阁。”
      “是。”
      吊死鬼应了声,离开前没忍住偷偷往桌上瞥了一眼。
      见那人皮画的是一个极为清俊的男子,眉眼间风情,竟比女子还要胜上三分……
      
      而在吊死鬼前去找鬼王禀报之前,如归客栈中,小七妙真显了人形,站在窗边,注视着左玟一行人消失的街道。
      
      “蕊娘……”
      妙真揪着一方素帕,眉目含着幽怨。
      “凡世的花魁,难道能比得过真正的花中魁首吗?”
      
      “左郎君才不想去。都是那两个强拉着他去的。”
      小七气呼呼,恼道,“什么才女,能扛过本公主几道雷?”
      
      妙真看了小七一眼,叹息道,
      “咱们终归是妖类异族。世俗书生,喜爱我等红袖添香之好,却少有……娶我们白首不离的。人族书生对妖类,多是玩玩……”
      
      小七反驳她,“左郎君才不是这样的!”
      “嗯……左郎是不同的。”
      
      二女又静默片刻,小七把妙真手一拉,
      “在这里待着也不是回事,走!咱们也去三生阁,会会那蕊娘。”
      小萝莉气势汹汹,宛若去抓奸。
      妙真目光怀着忐忑,迟疑一瞬,还是点头认同。
      “咱们就只是去看看?”
      “嗯嗯,看看。什么也不做。”
      ……
      
      再说柳云河畔。
      李磬宋志左玟三个武阳府来的秀才,才刚刚走到三生阁门口。
      那三生阁就坐落在柳云河上游,在一众花楼中修建得格外气派。门口只站了两个衣冠齐整的壮汉,不似别家让姑娘在门口揽客。清新脱俗,鹤立鸡群。
      
      将进门前,三人被拦住。言,非秀才功名不可入三生阁。
      三人便拿了各自的文书出来验过,才被放行入内。
      感受着来往行客艳羡的目光,还没见得姑娘,三个秀才已经不自觉挺直了腰脊。感觉到了士人身份带来的阶级荣耀。
      
      宋志感叹,“这三生阁,却是与众不同。”
      其他两个也是难得符合于他。
      
      在这时代,文人墨客逛青楼是一种风雅趣事。青楼中的女子精通诗词歌赋,懂得琴棋书画,色艺双全。温柔乡,红颜知己,怎不叫文人追捧。
      
      一名侍女引着三个秀才进了室内。
      三生阁外面气派,里面也装修得十分雅致。花草摆设,假山流水,处处用心。
      选了处靠阑干的位置坐下,便有侍女过来点上气味淡雅的熏香。
      又来了两个姑娘,一人怀抱古琴弹奏,一人唱起南边的小曲。
      
      李磬喝了口茶,贼笑着问左玟,“如何?这地方不差吧。”
      左玟白了他一眼,也不得不承认,“不错。”
      跟他想象中的那种场所还是不同的。
      
      一曲罢,李磬叫来那唱曲的姑娘,问她,“蕊娘姑娘何时能见?”
      唱曲的姑娘名叫绿云,偷偷瞥了眼左玟的容貌,玉面微红。待听得他们又是为了蕊娘而来,眼底不免划过一丝失望。
      却还是笑着答道,“蕊娘今夜会来奏琵琶……”
      
      正谈论之时,三生阁门外,却先后迎来了两拨不讲规矩的客人。
      先是一个穿着白布袍的少年,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个低着头看不清面貌矮个仆人。
      这一主一仆刚靠近,就让人感觉到阴森森的寒气。
      
      门口的壮汉忍不住抖了两下,暗道今晚的风怎么这么凉。却还是尽职尽责拦人,索要身份文书。
      穿白布袍的少年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伸出手,两缕浓黑的怨气似蛇一般游弋而出。
      两个壮汉脑子一懵,迷迷糊糊就请了人进去。
      
      过了片刻,两个壮汉脑子才渐渐清醒过来。却又见不远处突兀走来了两个带着帷帽的女子。一高一矮。
      当即拦住,“女子不能进去。请二位回去吧。”
      
      高个子,体态丰腴的妙真没有听他的话。而是问了旁边的矮个小七萝莉一句,
      “左郎在里面吗?”
      小七“嗯嗯”了两声。
      那体态丰腴的女子便掀开带纱的帷帽,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庞。
      柔声婉转,“烦请去通报一声,妾要在此献舞。”
      
      小七:???
      “不是说只看看嘛!”女人都是骗子!
      那她能干什么?现场表演打雷降雨?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七:不能输!
    求评论呀~~~感谢在2020-08-20 12:01:12~2020-08-21 15:0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百里有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百里有鱼 198瓶;花木柔抄袭道歉了么 60瓶;怡然自得dolphin 10瓶;珍珠西米露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