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取名字也要看天赋(略修) ...

  •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毛球抬起毛绒绒的小脑袋,阿勒?为什么没有反应?
      
      难道我的马斯塔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吗?
      
      emm...虽然已经忘了他多大岁数,但听声音,应该是个大叔....(你最好别让他知道,你说他是大叔)
      
      刚想再重复一次时,男人说话了。
      
      “这可是你说的”
      
      男人语气中透露着冷冷的笑意,优雅地甩掉刀上的鲜血把刀收回禅杖里。
      
      “嗯嗯,我说到做到,话说,马斯塔能不能给我点....瓜子.....好饿.....”
      
      毛球一听,心里窃喜。害,卖萌还是有点用的嘛......马上双爪站立用自己的小前爪自豪地拍了拍胸脯,刚要迈出小短腿走向男人,突然脑袋发昏“咚”的一声摊在地上。
      
      只见毛球在地上摊成一个鼠饼状,像一个融化掉的年糕,眼睛成蚊香圈,小嘴巴里还嘟囔着瓜子瓜子的。
      
      男人无力扶额,上前捡起毛球,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放到了黑色斗篷的暗格里,软糯的触感让他觉得有点新奇,想想他好像从来没有摸过小动物。
      
      —————————————————华丽的分割线——————————————————
      
      「天照院奈落」
      
      男人简单吩咐了几句就回房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奈落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总觉得今天的首领,有点......奇怪.....之前会像老人家一样吩咐一大堆东西的,但大家不敢多问。
      
      拉开房门,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几样简单的家具,即使过了几百年,男人也没打算往房间里增添一点什么。
      
      这是一个过于简单的房间。房间没有什么装饰,右墙角放着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榻榻米,左墙角放着一张檀木书案,虽然放着一张书案但好像好久没有用过似的,上面集满了灰尘.....
      
      男人脱下黑色斗篷抖了抖,毛球从暗格里掉了出来,掉到地上后还是像一个融化掉的年糕一样摊在地上。
      
      捏起摊在地上的“年糕”,吹了吹书案上的灰,男人把“年糕“稳稳地放在书案上,又看书案上的那坨融化掉的“年糕“毫无反应,伸出手戳了戳“年糕”的脸颊。
      
      毛球感到有东西靠近,无力支起小脑袋,粉色的小鼻子抽动了一下,可能是饿昏了,它已经分辨不出自己主人的味道和瓜子的区别了,竟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男人的指尖。
      
      emm....味道不像瓜子呀.....
      
      确定不是瓜子后毛球又开始小声嘟囔着瓜子瓜子的.....
      
      “.........”
      
      男人微微皱眉,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起身去后院摘了一个苹果。
      
      刚把摘来的苹果洗干净放在毛球面前,毛球就像游戏里去教堂满血复活猪脚一样,突然蹦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吃起苹果,把小小的脸颊塞得圆滚滚的。
      
      “虽然布是瓜吱,但也很好吃...谢谢尼,骂死他.....”由于脸颊塞满了苹果,毛球说出来的话也变得模糊不清。
      
      几秒钟后,一个比毛球体积大两倍的苹果被消耗殆尽,只剩一个苹果核在书案上安安静静的躺着。
      
      毛球幸福地躺在书案上,满足的搓着小肚皮,周围仿佛又冒着粉色的小花花,看得男人阵阵无语。
      
      像是想起什么,毛球“刷”的一下坐了起来,眨巴眨巴眼睛:“马斯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说”
      
      “我失忆了”毛球不好意思挠了挠小脑袋
      
      “哦”男人见怪不怪
      
      “emm,那马斯塔叫什么名字呢?”没想到男人只是哦了一声就没下文了,毛球继续问了下去。
      
      男人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淡淡说道:“名字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害,这是要把天聊死了啊?难道这样说话帅气点吗?
      
      毛球双爪叉腰,突然用一种老人教导小孩子的语气说道:“马斯塔,你看,如果我在街上迷路了,别人问我,我主人叫什么,我难道回答....名字对他来说没有意义吗?”
      
      “.......你可以叫我虚”虚忍住想一指弹飞眼前这只欠揍的仓鼠的心情,这种生气的感觉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毛球歪歪脑袋:“什么虚?”
      
      “单字,虚”虚再也忍不住了,一指弹飞毛球。由于男人的怪力,毛球像子弹一样飞了出去,嵌入了墙中。
      
      “了....了解....那我的名字呢?”毛球颤巍巍地从墙里爬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端端正正地坐在虚面前,再也不敢作死了。
      
      这可把虚难倒了,他从来就觉得名字没什么意义,也不会主动去问别人,不出意外也不会帮人取名字,几百年以来也是如此。
      
      这个家伙,几百年前,他还是个人的时候(喂!这说法好失礼啊)也没有问过,他叫什么,相貌倒是像某个游戏里的人物,那个游戏叫什么来着,刀剑哔——舞?
      
      “鹤丸哔——永”
      
      不不不,这明显不是仓鼠的名字吧.....这是某个游戏里人物的名字吧,还照搬了!哔——都出来了!话说,你为什么把自己养的仓鼠的名字都忘了?
      
      毛球豆豆眼望着虚,很明显不满意这个名字....仿佛在说,你在逗我吗?
      
      “杰瑞...”
      
      毛球摇摇头,取这个名字感觉下一秒一只叫汤姆的猫要追着自己跑了。
      
      “米哔—鼠”
      
      毛球摇摇头,洋气是挺洋气的,还是别了,律师函警告。
      
      “哔-克和贝哔—”
      
      毛球头摇成拨浪鼓,这都是什么神仙名字啊。我可不会开灰机!小摩托倒是可以。(作者:不,你不行...)
      
      “皮卡哔—”
      
      “......” 毛球嘴角抽搐,它已经无力吐槽了。
      
      虚突然露出杀气腾腾的笑容,手指微微弯曲,已经做好要再次弹飞毛球的准备。
      
      “哈姆,哈姆斯塔的缩写”
      
      哈姆瑟瑟发抖,身上的绒毛炸起,虽然很想吐槽这个名字也不咋滴,但面对已经放出杀气的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怎么样~”虚依旧笑盈盈的看着哈姆,句子最后的语调还微微上翘了!
      
      “谢....谢主隆恩....”哈姆瞳孔地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