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萨长同盟(上) ...

  •   
      天蒙蒙发亮,这天出奇的下起了雪,整个世界都被银装素裹。这个时候躲在暖暖的被窝里是再好不过的了,然而正在美梦中的哈姆却被银时抓着脚裸拖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各队的队长和副队长都正襟危坐,神态凝重的讨论着什么,在银时推开门的一瞬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朝他望去,冷气倒灌入室内,让大家都打了个哆嗦。
      
      银时眨巴眨巴死鱼眼,这种上学迟到突然闯进教室的感觉让他感到一丝怀念,按照那时的流程,松阳会笑眯眯的给一拳头后被安排到走廊罚站,可惜现在没有人揍他了。
      
      “哎呀...大家继续哈...”
      
      银时哈着白气,尴尬地笑了笑,轻轻合上了门。
      
      “银时!!会都快开完了你才来,作为一个武士也未免太失格了切腹吧!!”
      
      小太郎拿起放在地上的刀吼道,若不是旁边的辰马急忙拉住了他,估计已经冲上去和银时打起来了。
      
      “啧...没办法啊,被子抱着我不放,我又推不开它就继续睡啦....没错!!我会迟到都是被子的错!!”
      
      银时一边感叹一边拖着咸鱼般的哈姆走到自己的位子正坐了下来。
      
      啊......这....(众人)
      
      “被子!!你竟然说是被子!!”
      
      小太郎甩开辰马拉住他的手激动地说道。
      
      除了胧,晋助,辰马,在场的各队队长和副队长都觉得银时要完蛋了,纷纷起身准备上前劝阻。
      
      “是被子的话就没辙了,咳...软绵绵的触感就跟棉花糖一样,害得我早上也差点起不来了。”
      
      小太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轻轻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收起刀回到自己位子坐下。
      
      大冬天的,想必被子都是大家的真爱。
      
      诶诶诶???(众人)
      
      胧,晋助,辰马豆豆眼望着逐渐石化的众人表示:类似的对话已经听到很多遍了,不值得小题大做.....
      
      “好了,言归正传,大家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吧。”
      
      小太郎像个老妈子一样拍了拍手催促道。
      
      哈姆:Zzzzz
      
      一脸懵的众人解除了石化状态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好,不得不说刚刚的发生的闹剧让他们一直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下。
      
      “我刚说到哪里了?对了,我刚买的“资深堂”护发素是谁用完了!在我没发火之前快点承认!!”
      
      小太郎皱起眉头仔细回想,突然从背后拿出了一瓶护发素“啪”的一下摆到了大家面前。
      
      黑子野看到那瓶用空了的护发素嘴角微微勾起,因为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澡堂看到的那几名罪魁祸首。
      
      “我....我记得...哈姆那小子好像拿去用了,然后摔了一跤全倒光了,是吧晋助。”
      
      银时直冒冷汗,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了一样,目光躲闪着,就连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不少。
      
      (银时:听说“资深堂”的护发素能治卷发才偷偷用了点,谁知道晋助那矮子刚好路过吓到我手抖了。)
      
      “....是....是啊,他....还让我们帮他保密。”
      
      晋助淡定的点了点头,但他的额头开始冒起汗来。
      
      (晋助:听说假发又买了“资深堂“的护发素,本来想去偷偷用点让头发变得更加柔顺点的....结果被混蛋天然卷全倒光了。)
      
      “纳尼?!竟然是哈姆。”
      
      小太郎大吃一惊,回想起昨晚趁哈姆变成仓鼠滚浴沙的时候抓住他盘了一小会儿,白色的皮毛柔软光滑,手感十分好,原来是用了自己的护发素。诶?他不是讨厌用水洗澡的吗?
      
      “啊哈哈,其实我也有用哦。话说金时,那个根本不治卷毛啊。”
      
      辰马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丝毫没有察觉到银时那双瞪大了的死鱼眼放出来的杀气。
      
      “好了假....小太郎,事情越扯越远了,该说说护卫安排了。”
      
      胧强忍住笑意,无奈地摇了摇头。看银时和晋助那紧张的样子就知道罪魁祸首就是他们俩了,师父自从失忆后很少会用水洗澡,大多数都是变成仓鼠滚浴沙。就算很少用水洗澡身上也会飘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估计和师父的体质有关。
      
      小太郎点点头,神色冷峻,修长的眉毛下棕色眼眸变得深邃起来,使人顿觉凛然不可侵犯,这和刚才的他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次萨长同盟(萨摩藩与长州藩间缔结的军事性同盟)的签约地点定在了寺田屋,关于护卫,情报队队长—胧,奇袭队副队长—哈姆以上两名.....”
      
      铿将有力的声音在室内回荡,没有一人反对。
      
      小太郎双手环胸,用敏锐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确定没有异议后大声宣布道。
      
      “那就这么定了,午时出发,请有关人员做好准备,散会!”
      
      “是!”
      
      众人纷纷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见人都走得差不多时,银时轻轻拍了拍头栽到地上睡得嘛嘛香的哈姆。
      
      “笨蛋起床啦!喂,给点反应啊。”
      
      哈姆:Zzzzzz(无动于衷,宛如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坂田桑.....”
      
      “阿勒?你是....啊,你是借我jump的西野君吗?不用那么快还给我的,我都看完了。”
      
      银时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
      
      “...是鬼兵队的冬野....我没借过您的jump...咳...您不觉得这次护卫安排不妥吗?”
      
      冬野翘了翘眉,心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强忍怒意无奈地纠正了被叫错的名字,自己这么不出名吗?好歹也是鬼兵队副队长....
      
      “吼?哪里不妥了?”
      
      嘴角戏谑地向上翘,血红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冬野。
      
      冬野的喉结上下动了下,他被银时的表情吓到了,他开始后悔,但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
      
      哈姆明明半年前还是个补给队的小喽啰,在他看来哈姆就是靠着和白夜叉的关系走后门才进了奇袭队的,连「战场幽灵」这个称号也怕不是个纸糊出来的,叫着好听罢了。
      
      “....这次让哈姆去真的好吗?这次签约很重要...如果.....”
      
      “懂了....那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银时有点不耐烦的打断冬野,恢复以往懒散,扣起鼻屎来。
      
      “诶?”
      
      “如果你觉得他实力不行的话,我可以去和假发说说让他换人。”
      
      银时一脸无所谓的把鼻屎弹掉,笑嘻嘻的看着一脸懵的冬野。
      
      冬野想了一会儿,目光游离,他不敢与银时对视,但最后还是点点头抽出了刀,慢慢靠近哈姆。
      
      安静的室内能听到小小的呼噜声,脸朝地的哈姆一动不动对慢慢靠近他的冬野无动于衷。
      
      冬野手心冒出冷汗,额头也开始渗出汗珠,他不敢贸然发起攻击,不知怎么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中,明明他的对手是一个已经睡着了的少年。
      
      就在冬野下定决心下劈的一瞬间,一抹黑影掠过刀身,吓得他拿刀的手抖了一下。
      
      等冬野反应过来时,刀已经断裂,断裂口十分不规则,像是被什么猛兽咬断了一样。
      
      “咚—”冬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全身发抖,因为他看到了不见的刀尖部分在哪里了。
      
      此时的哈姆像一只猎犬般蹲在地上,紧闭着双眼,嘴里咬着的就是冬野的刀的上半部分。
      
      “tui,难吃....”
      
      哈姆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吐掉了刀尖后像脱线玩偶般一头栽到了地上呼呼大睡。
      
      没醒...不可能.....在这种状态下咬断了我的刀吗?!
      
      冬野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全身像是掉入了冰窟窿一样,身子不断往后挪,仿佛眼前的少年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此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少年被称为幽灵了,根本连攻击轨迹都看不到,神出鬼没的。
      
      银时见冬野吓成这样心里美滋滋的,现在他的心情就好比喝了一大桶草莓牛奶,爽快!!
      
      等等...
      
      银时瞟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刀身似乎想起什么来,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这刀....好像很贵的亚子....阿银我可没钱,穷得叮当响....总之....先溜为上!!
      
      “那个....西野君,阿银还有事忙,先走了....”
      
      说罢赶紧拖着哈姆撒腿就跑。
      
      会议室外,晋助静静的倚在门前望着银时拖着哈姆跑路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头望着蒙蒙发亮的天空眼神逐渐放空。
      
      「老师,等救出您来,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晋....晋助大人?!您....您..怎么在这?”
      
      冬野像个木头似的站在门口不动,他以为晋助早就离开会议室了。
      
      听到冬野的声音晋助渐渐回神,私塾的美好时光如同烟雾般飘散.....
      
      “今天开始副队长...嗯....就平贺吧。”
      
      晋助冷冷说道,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全程没有看冬野一眼。
      
      “!!!”
      
      “等...等等....晋助大人!!!”
      
      “晋助大人!!!!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公平....”
      
      冬野跪在地上,他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只能像个复读机一样重复着相同的句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仓鼠小知识
    仓鼠没有汗腺!!
    不要用水给它洗澡要买专门的仓鼠浴沙哦!(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