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你是我的马斯塔吗? ...

  •   
      女人手上的毛球打了个哈气,粉色的小爪子揉了揉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虚影。
      
      嗯?我看得见了?
      
      阿勒?我的手怎么这么小,不对!不是手,是爪子!!
      
      毛球搓了搓自己的脸,微微皱眉(话说你有眉毛吗?)嗯??还毛绒绒的??!!
      
      粉色的小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一圈,浓浓的消毒水味道,这是在哪啊?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还有,眼前这个虚影又是谁?好浓的香水味,鼻子要坏掉了。
      
      脑袋里一片空白,毛球还在纳闷自己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女人终于忍不住捏了下毛球的脸颊:“这仓鼠手感好好哦....”白绒绒,软绵绵,好可爱....
      
      “唔.....好痛,姐姐仔你是谁?为什么你是个虚影啊?”毛球推开女人的魔爪,委屈的揉着脸颊。等等,她刚才说仓鼠什么的??诶!我是仓鼠吗?我怎么模糊记得我以前是个人啊。
      
      女人一楞,姐姐仔?!什么时候学的白话。不不不,不是吐槽的时候,果然这仓鼠就是那位少年,看来实验成功了,还帮实验体恢复了部分视觉,听力和触觉。但出现了不可避免的副作用,返祖和失忆。
      
      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实验居然成功了,他们可是抱着90%失败的念头下进行实验的。现在只需要讨好它,不让它开溜,把它稳稳妥妥的交给天道众就万事大吉了。
      
      女人微微轻咳,用极度温柔的语气说道:“虚影?啊啊,仓鼠的视力都不太好的,这个正常。这里是宠物康复中心哦,我是这里的医生,你是我们的康复对象,小仓鼠你呀,真~调~皮~”说罢点了点毛球粉色的小鼻子。
      
      如此肉麻的语气差点让毛球现场去世,出于礼貌的还是淡定的问了句:“我做了什么吗?”
      
      “噗~,你偷偷拿主人的瓜子吃,吃得太急卡到喉咙里晕过去了,然后就进医院了呗,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会带你回你主人那里的。”女人笑道,又忍不住捏了下毛球的脸颊。
      
      啊,手感真好......
      
      瓜子!毛球眼前一亮,它好像好久没吃东西了:“对了,姐姐仔,能给我点瓜子吗?这次我保证不吃多.....”
      
      女人整个脸瞬间冷了下来,这里可是实验室,怎么可能会有瓜子这种东西。不行,要讨好这个小家伙才行,那个笨蛋博士那里可能会有瓜子,毕竟整天都宅在实验室里看剧。
      
      “好好好,姐姐我这就去拿,你在这里等等我哦~”女人把毛球轻轻的放在椅子上,临走前还不忘把门锁上。
      
      听到锁门声的毛球并没有在意,仿佛已经习惯了似的。
      
      “ 嘻嘻,瓜子瓜子.....”毛球搓搓小手乖乖坐在椅子上,周围冒着粉色的小气泡。
      
      5分钟,10分钟,20分钟......女人再也没有回到这个房间里来。
      
      毛球鼓着腮帮子,小声嘀咕:“不会把我忘了吧....算了,先睡会....”
      
      正要闭上眼睛时,走廊传来的脚步声,头上粉白色的小耳朵也跟着动了动,是姐姐仔回来了吗?
      
      脚步偏重,是男人的脚步。
      
      是谁,毛球马上警戒起来,迅速躲到了房间的角落里。眼神不好的它无法看清玻璃外的人影,但它能感受玻璃外的人影放出的杀气。
      
      那种生命的脖颈被掐住,缺氧的感觉让它浑身不自在。但它对这种感觉又感到十分熟悉....
      
      害怕?不,只是感到厌恶而已。
      
      脚步声在门口停住,时间如同静止一般。
      
      下一秒,门被劈开了,一瞬间房间里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毛球把身子缩了起来,本能在警告它,这个人很危险。
      
      来者头戴斗笠身穿黑色斗篷,白皙的手中握着一根禅杖,禅杖另一端竟然是刀刃,刃上鲜血正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全白房间里,宛如一朵朵艳丽的彼岸花。
      
      脚步声越来越近,来者把毛球完全笼罩在阴影之中才停了下来。
      
      “呵呵...有趣,可惜,你今天就要死在这了。“
      
      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像是发现了有趣的玩物,但语气给人的感觉却是冰冰冷冷的。
      
      男人虽然在笑,眼中红眸却是无比的寒冷,只需一瞥,如果是常人就会动弹不得,如堕入无尽深渊一般。
      
      诶!?
      
      这一刻,毛球陷入了思考,男人为什么要跑到宠物康复中心杀我,而且,我只是一只仓鼠啊,做过的坏事也顶多是随地开小会和偷偷屯粮而已...
      
      不会吧,为了这个杀我?这是有多无聊啊。等等,刚才那位姐姐仔说过,我是因为偷偷拿主人的瓜子吃,吃得太急卡到喉咙里晕到了,然后进医院的.......
      
      想到这,毛球脸色渐渐苍白起来(你本来就是白的),突然来了个标准的土下座颤巍巍地说道:“马斯塔(master),对唔住!!我不该偷吃你的瓜子的”
      
      这一声,让男人握着禅杖的手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但下一秒,男人却毫不犹豫的挥了下去......
      
      嗅到了空气中的铁锈味,毛球微微抬头,眼前的虚影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挥舞着什么,这冷冷的铁锈味.....是剑吗?
      
      如果不躲开,半秒后,这把刀就会刺穿我吧。
      
      毛球出于本能的向上一跃,竟然躲开了骇人的一击,并用稳稳地站在了剑背上。emm...是不够萌吗?那再萌点!
      
      “马斯塔,冷静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手挠着头露出无辜的眼神,打算萌混过关。
      
      “......下去”男人红眸依旧无比的寒冷,语气好像比刚才更冷了。
      
      emm....好凶.....难道是诚意不够吗?毛球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嗯,看来要用“那一招”了。
      
      毛球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轻轻一跃,跃过男人的头顶,刚好落在了男人的背后。男人虽然看穿毛球的动作,但出于好奇,没有阻止。
      
      反正一死,何必着急呢?比起那些一开始就放弃,乖乖等死的生物,他似乎更喜欢会反抗的。这点,连男人自己也没有发现。
      
      就在男人转身时,毛球用后爪站立,往后退了几步,迈开小短腿往冲前,翻了几个跟头后竟像刚才那样趴在了地上。借助冲力,毛球的身体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停了下来。
      
      “马斯塔,这次放过我吧,我以后会乖乖的了,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不反抗!”毛球脸贴地面大声发誓道
      
      如何,这华丽地滑行土下座!!
      
      

  • 作者有话要说:  猪脚是银狐仓鼠(白毛)
    加卡利亚仓鼠的一种
    拉丁学名:Dwarf Winter White Russian Hamster
    别名:三线仓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