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河流之上,一方小舟随波而荡。
      
      薛远眉目阴翳地站在船头,身后的大理寺少卿之子常玉言正悠然地自斟自酌,瞧着他一副狠戾的模样,好笑道:“你庶弟得的原来不是疫病?”
      薛远唇角勾起,温和地笑了起来,“玉言,你说这叫什么事,他耍心机耍到了我娘的身上,老子今天回府的时候差点宰了他。”
      
      常玉言哈哈大笑,“还连累你爹被罚俸禄,让你爹同你在百官面前被圣上好好骂了一顿。”
      薛远笑容愈深,“可不是,他回府就和我对练了一顿,还让我下次找机会和小皇帝认个错。”
      
      常玉言闷笑。
      薛远这厮长得人模狗样,脾气却比狗还要畜生,脸上挂着再君子的笑,心里想的指不定是什么阴狠损德的东西。
      这人还胆大包天,没有规矩和德行,要不是薛将军看得紧,薛远当真能做出把他那庶弟砍了然后扔出去喂狼的事,一点不怕别人的攻讦和道德上的责骂。
      
      一个大将军之子,结果活成了土匪头子。
      
      常玉言道:“你还是安生些吧,京城里盯准你的人不少。”
      “老子骑个马都能被他们说成闹市行凶,”薛远,“改天我在他们门前堆个京观①,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做行凶。”
      
      “你想堆也堆不了,这又不是战场,哪来这么多头颅让你堆成高山,”常玉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美酒,半躺在木板之上,朗声念诗道,“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②”
      
      薛远道:“哪里有荷叶?荷叶也不是这会开。”
      常玉言:“虽无荷叶,但我却看到芙蓉面了。”
      
      他指了一指离船不远处飘着的一方手帕,“若我没看错,那手帕上面绣的应当是个仕女图吧。”
      薛远拿起船桨捞起手帕,手帕丝织柔滑,沾水也不粘手,薛远眯了眯眼,看清上面的图案之后就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常玉言好奇道:“是不是仕女图?”
      
      “不是,”薛远笑得渗人,“是龙纹图。”
      
      *
      
      正在批阅奏折的顾元白突然觉得背上一寒。
      
      他皱起了眉,身边人及时为他换了手炉又端来了热茶,将殿内的火盆烧得更旺。对身子康健的人来说这个温度已经很是热了,殿内的宫女太监头上都流着薄汗,但顾元白却觉得这个温度也只是刚刚好。
      他紧了紧手中雕刻精美的手炉,毛笔一挥,批完最后一个奏折后起身,让人来收拾桌子。
      
      小皇帝身体弱,长得也像是未及弱冠的模样,顾元白好几次都想撸一把解决男人生理需求,但每次一看着那处的粉粉嫩嫩毛发稀稀就没了胃口。
      颜色和形状都挺好看,干干净净,甚至称得上一句精致。可搁在顾元白自己身上,这就是明晃晃地打击他的男性自尊。
      
      嫩得一撸就红,再有感觉也得萎。
      
      顾元白站在窗子口,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田福生被顾元白派出去了,旁边随侍的是一个小太监,小太监小心翼翼道:“圣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顾元白刚要说话,就听得宫殿外一阵喧哗,他眉头一皱,“外头发生了何事?”
      话音刚落,就有人跑进来通报:“圣上,外头擒住了一个刺客。”
      
      顾元白的脸色倏地黑了下去,比他脸色更黑的,是守在一旁的侍卫长。
      
      *
      
      批完奏折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刺客一身黑衣,行踪诡异,若不是内廷早已被顾元白清洗了一遍,禁军和御前侍卫各个勤勤恳恳,怕是还发现不了此人。
      
      顾元白高坐在案牍之后,声音如裹腊月寒风,“你是何人派来的?”
      刺客被压得脸贴在地上,哭天喊地地叫冤:“谁会派一个采花贼来当刺客?圣上明鉴,小的只是色胆包心之下被蒙了心,便大着胆子进宫想来看看。”
      
      顾元白:“采花采到朕的宫中来了?你是看中了朕宫中的哪朵花。”
      圣上语气沉沉,皇宫里哪里有宫妃,称得上是花的只有大内的宫女。
      
      刺客奋力朝着皇上那方向看了一眼,年轻的天子被他气得唇色血红,耳珠也充了血,眼眸含冰带怒,处处皆是风景,看得让人眼花缭乱,哪一处都不舍得错过。
      刺客张大了嘴,震惊地看着圣上,他的脸突然涨得通红,低下头后也不回话。
      
      侍卫长猛得上前,狠狠踹了刺客一脚。刺客闷哼一声,骤然发力掀翻了压制他的几个侍卫,转瞬之间又被更多的人压在了身下。
      
      明黄色的龙靴在眼前出现,顾元白抬脚勾起刺客的脸,这一张脸上要是没有鲜血,长得倒是风流潇洒,明眸善目,是一张贵公子的脸。
      刺客眨去眼旁鲜血,专心致志地仰视着圣上,离得近了,圣上纤细的手腕都纳入了眼底,他诚心诚意道:“圣上,草民真的只是一时被色心遮了眼。”
      
      圣上唇角轻勾,“你当朕信?”
      每一处都跟玉一般,比玉还要尊贵,娇养出来的这一身皮肉,流出的汗怕也是香的。
      刺客觉得心尖痒痒,觉得抬起他下巴的龙靴都香得很,辩解道:“小的在宫外瞧见了您一面,没想到您进了宫,更没想到您竟是圣上。”
      
      顾元白俯视着他,半晌冷笑一声,开了口,“把人压进大牢,好好审讯一番。”
      侍卫将人拉出去,刺客还在笑着,眼睛在殿内乱晃,余光却不离圣上。
      
      顾元白咳了几声,冷眼看着他的笑面。
      
      人被拖了下去,侍卫长带头跪在了顾元白面前,顾元白瞥了他们一眼,也不让他们起身,过了半晌才沉着怒气道:“下不为例。”
      堂堂大内,竟然就让这么一个贼子冲到了宣政殿前。
      宫内的守卫都是废物吗!
      
      这个刺客满嘴胡言的羞辱,顾元白想了许多能是谁派来的人,偏偏脑子又在这时疼了起来。
      他揉着额头,眉间轻蹙,睁开眼就见侍卫长张绪正在看着他,顾元白皱眉:“怎的?”
      侍卫长羞愧低头:“圣上,臣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去查哪处出了纰漏,”顾元白冷声,“朕倒要看看是谁给他留出的一个狗洞!”
      侍卫长退了下去,田福生端详圣上面色,劝道:“圣上,该用膳了。”
      好好劝了一会儿,顾元白才勉强点头让他传上膳食,片刻之后,一桌子山珍海味的佳肴就摆在了顾元白的面前。
      
      但再好吃的东西,吃三年也会腻了。顾元白本来没什么胃口,动了一筷子之后就不想再动,心里不由想到番茄炒蛋、火锅烧烤、汉堡可乐等一系列的美食。
      特别是番茄,顾元白以前其实对番茄无感,但这几年下来,他差不多都要对番茄产生执念了。想到酸酸甜甜的口味就发馋,可番茄明代的时候才能传入中国,他现在馋得口水直流也吃不到这个大红果子。
      
      一想到吃的就停不住,顾元白气都消了,现在只剩下馋了。大恒朝如今并没有辣椒,如今菜中的辣味多是用花椒、茱萸、生姜、芥辣、扶留等辛辣调料调拌而成,这具身体因为虚弱,不能吃辣,顾元白三年来很少很少能碰到辣味。
      想了想脑海中的各种吃食,顾元白思索了一会,招来人细细吩咐,让他按自己说的那样,去让御膳房做碗炸酱面来。
      
      片刻之后,一碗洒满酱汁的面就端在了顾元白的面前,小青葱点缀其上,香味绵绵悠长,卖相看着着实不错,顾元白挑起根面裹着酱肉送到了嘴里,香味扑鼻,食欲跟着被勾了上来。
      一碗面顾元白吃得干干净净,饭后心满意足,再一看先前那一桌的山珍海味还未动上一下,顾元白动动手指,懒洋洋地吩咐道:“让人再做一碗面,同着那道莲花鸭签和金丝肚羹一道赏予薛将军。”
      
      “是。”
      
      *
      
      薛将军亲自接过宫中赏赐的吃食,派来送赏菜的太监笑道:“薛将军简在帝心,圣上用膳时也记挂着将军。盒里还有一碗面食,那是圣上今晚让御膳房琢磨出来的新吃食,特意让小的给将军送来一碗尝尝鲜。”
      
      薛将军目中感动,沉声道:“皇恩浩荡,臣多谢圣上记挂。”
      太监满意地笑了笑,这才告辞离开。
      
      当晚,薛府。
      圣上赏赐的两份菜肴就被摆在了正中间,那一碗面更是被薛将军端在了自己面前。薛将军小心翼翼地将已经糊成一团的面拌开,恭恭敬敬地品尝第一口。
      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他,“圣上赏赐咱们的,一口也不能浪费,今日儿都不拘谨,林哥儿也可饮些酒水。”
      
      薛二公子诺诺应是,见薛将军抬筷了,也抬起筷子就往中间的赐菜伸去,半路被似笑非笑的薛远一筷子打在了手背上,“我让你吃了吗?”
      薛二公子手上瞬间肿起了一道红印,他屈辱地朝着几位长辈看去,可老夫人和薛将军都像是没看到一般,薛二公子只能暗恨地放过了赐菜,转向了旁边的一碟青菜。
      
      薛远换了双筷子,看着中间的那两个菜,尝了一口道:“打一个板子再给一个枣,薛将军,皇上拿你当狗训呢。”
      “那你就是狗生的儿子。”薛将军高声道。
      薛远懒得和他争论,专逮着宫里的御膳吃,吃到一半儿冷不丁开口,“过几日就是元宵宫宴,到时候我要跟你一同进宫。”
      
      薛将军狐疑地看了他几眼,警告道:“你别想做出什么丢我脸的事。”
      薛远勾起一个文质彬彬的假笑,他把皇帝的那手帕拿出来擦擦鞋上的脏灰,再扔在脚底踩碾了几下,道:“怎么会。”
      那病弱皇帝当着百官的面将他骂得那么狠,他还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 作者有话要说:  ①京观,古代为炫耀武功,聚集敌尸,封土而成的高冢,就是把敌人的脑袋垒成一座山,感兴趣的可以搜一下。
    ②王昌龄《采莲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