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半张照片 ...

  •   “那是什么?”冷安本能的问道,晁阳也明白他不是等着自己告诉他答案,便伸手将那张纸从柜门里抽了出来,这时两人才看到,那是一张照片。
      说是一张照片也不并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小半张照片,明显看得出是从一个大合照上剪下来的一小半,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男女,正亲密的站在一起,对着镜头微笑着。
      
      男孩的脸上多少可以看出些刘阿姨的模样,冷安猜测这应该就是刘阿姨的儿子李明志,那么他旁边这个,应该就是陈晓玲了吧?
      冷安这么猜着,也随口跟晁阳说了,可当他说出“陈晓玲”这个名字的时候,照片中的女孩却忽然闪了一下,冷安疑心是自己眼花了,他用胖嘟嘟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再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照片里的女孩子眼神和表情都变了,正在对着他阴森森的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冷安的小奶声都破音了,他嗷嗷叫着,拼命扭过肥短的小身体用力搂紧晁阳的脖子,然后把头埋起来不敢再看,反而抽泣的说道,“竟然真的有鬼呜呜呜呜吓死我了……”
      
      晁阳:……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刚刚连黑气和声音都看到听到的人忽然又怕起鬼来,只能安抚的拍了下他肉嘟嘟的小屁.股,然后掏出一张黄符纸,两指夹着正要按在照片上——
      忽然间,卧室里狂风大作!
      
      冷安就感觉他的小身体都要被这风给卷上天了,这让他更紧努力抱紧晁阳的脖子,连两只小短腿都努力紧紧圈住了晁阳的胸口,虽然没什么用,但可以证明他真的很害怕,而且很努力。
      
      晁阳却是抿紧了唇,一手抱紧冷安,一手捻起桃木剑,剑尖戳起一张符纸,然后往空中一扬:“去!”
      
      狂风突然停止,半空中,隐隐绰绰显一个黑影。
      
      冷安两手捂着眼睛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偷偷摸摸从指缝去看,看了一眼却更害怕,便还是搂紧晁阳的脖子,然后从他颈窝那里悄悄去看那黑影。
      
      黑影在半空中似是挣扎了一会儿,张牙舞爪又东拉西扯,像是一整片影子被什么东西拉过来拽过去一样,片刻后像是终于败下阵来,黑影归为一个圆形,然后竟然幻化成一个女子的模样,慢慢落回地上。
      
      冷安继续从晁阳脖子和耳朵中间偷看那女鬼,见她一身青色衣裙,扮相却是古代模样,她走近两步,对着晁阳盈盈一拜,声音很是楚楚可怜:“大师,我没有害人性命,真的,大师绕过我吧。”
      
      “你不是陈晓玲,你是谁呀?”冷安见她神志还挺清楚,也不像传言中的鬼怪那么吓人,就大了胆子直起身体来问她,只是两只手还环在晁阳脖子上,一点也不放松。
      
      女鬼抬起水袖抹了抹眼角,长发无风飞起全都往后而去,露出一张漂亮的脸蛋,她又屈膝拜了一下,抬起水般的眸子看向二人:“我就是陈晓玲……不,我本是一缕魂魄……”
      女鬼讲了一个不长,却很阴差阳错的故事。
      
      原来这女鬼也叫陈晓玲,但是死了至少一百年了,她在死之前,马上就要和村子里青梅竹马的恋人成亲,却因为置办成亲用品的时候被镇上的一家酒楼掌柜看上,二话不说就将她掳去做了个外室。
      陈晓玲拼命挣扎无果,被人欺辱之后本就生不如死,却又听说恋人为了找自己找到了酒楼里,结果被那掌柜豢养的打手一板凳砸破了脑袋,当场就没了气息。
      陈晓玲不愿意相信啊,她拼了命跑回家,等着她的却只有恋人的棺材和两家都心死如灰的父母,陈晓玲伤心欲绝,回到镇上之后直接买了一包耗子药拌在饭里,和那酒楼掌柜同归于尽了。
      
      “倒是个烈性女子。”冷安在晁阳耳边感叹了一句,晁阳垂眸看他,脸上又露出那无奈又好笑的表情来。
      
      女鬼陈晓玲继续讲着,她死之后本该下地府,可是她却想回到自己村子里自己家,再看一眼父母,还盼着能和恋人一起投胎转世就好了。凭着执念,她浑浑噩噩的往自己家的方向飞去,可找了几圈也找不到自己家,更见不到至死都难忘的恋人,就这么飘飘荡荡,只知道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熟悉的家园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这天,女鬼陈晓玲又在到处飘,却听到一个男人带着呜咽压抑的声音在窗边响起:“晓玲,陈晓玲,你怎么会这样……”
      
      女鬼陈晓玲还以为这人是在叫自己,凑近一看,却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泪流满面的对着一张纸说话,她好奇的飘过去看了一眼,见那纸上两个人栩栩如生,一个正是哭的难以自已的男人,另外一个则是个陌生的女孩。
      
      女鬼陈晓玲莫名就对这事儿多了些牵挂,她在男人的屋子里藏了很久,眼睁睁看着男人日日带着笑进了门,然后关上门就木了脸;她看着男人对着照片喃喃自语,偶尔回忆偶尔愤慨,多数时候却都都是压抑不住的哭泣。
      渐渐的,女鬼陈晓玲也明白了,原来那纸上的男女本是一对情侣,当年拗不过男人母亲假意分手,两人说好五年都不谈恋爱,等五年之后再在一起,可就是前段时间,男人却通过好友,辗转得知陈晓玲将要嫁人的消息。
      他去闹过去吵过,甚至放下男人的尊严去哀求过陈晓玲不要嫁给别人,可陈晓玲却只是轻轻摸了下他的脸,说:“明志,你也该长大了。”
      
      李明志悲痛欲绝,甚至几次站在窗前,看样子像是想跳下去似的。
      
      女鬼陈晓玲原本觉得男人就应该强大坚韧,整天哭哭啼啼的算什么样子,可见李明志这个样子,女鬼陈晓玲却觉得又难过又怀念,她甚至觉得,当年自己被那该死的酒楼掌柜掳走之后,她的恋人也曾这样站在窗前含泪期盼过。
      她终是按捺不住,在一次李明志又拿出那半张照片的时候,她附身在了照片里陈晓玲的身上,然后化成她的模样,从照片里出来安慰李明志。
      
      女鬼陈晓玲本以为李明志会害怕的,毕竟人鬼殊途,没有人会不害怕这么灵异的事情,可谁知道李明志只是呆愣了片刻,然后就欣喜若狂的拉住她的手,一叠声的叫她晓玲,求她不要走求她留下来。
      她心软了,答应了他,两人便开始了这种奇怪的“同居”方式,每天李明志下了班吃完饭就会赶紧回到卧室,拿出照片喊她出来,但因为家里还有李明志的父母,两人相处的时光总是被打扰,李明志就动了自己租房的念头。
      
      事情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来龙去脉。
      冷安蹙着小眉头,奶里奶气的叹了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他这么一感叹,晁阳却又想笑。
      
      他们两个到底是局外人,只当是听故事了,站在门口的刘阿姨确实在经历三观重塑之后完全不敢相信,她连怕鬼都来不及,几步冲进来看着女鬼陈晓玲问道:“你是说我儿子,我儿子他,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也什么都问不出来,女鬼陈晓玲却像是明白她问的是什么一样,点点头,轻声说道:“他很爱陈晓玲,也知道我是假的,可是他宁愿沉迷。”
      
      “他,他,他怎么这么傻……”刘阿姨语不成调,唇也抖的不像话,她忽然双手捂住脸,泣不成声,“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早知道……”
      
      “没有如果。”女鬼陈晓玲冷冷说道,她还笑了一声,“之前明志和我说过,他已经准备辞职离开这个城市,带我一起换个地方生活了。他不想和你生活在一起了,也不想去和别的女人相亲。他有我,就够了。”
      她这么说着,脸上又浮现起一抹娇羞的笑意来,可见对李明志也是动了真心的。
      
      冷安刚想感叹一句,就听抱着他的晁阳轻嗤一声:“痴心妄想。”
      
      刘阿姨眼见看着已经崩溃,整个人哆嗦的说不出话来,女鬼陈晓玲眼波流转看向冷安他们,启唇笑道:“明志爱我,我也爱他,我们两个只是想再一起而已,这有什么痴心妄想的?”
      
      “人鬼殊途啊姐姐,你们不可能一直在一起的,你会害死他的。”冷安忍不住提醒道,毕竟他也是看过整本书的人,对一些基本设定还是知道的。
      比如这种人和鬼在一起时间久了,身上自然会沾染上阴气,渐渐的活人所该有的阳气变弱,就容易生病并且走霉运,若和鬼太过亲密,那么直接被阴化死掉也是有可能的。
      
      陈晓玲歪头看他:“为什么不能?就算明志死了,变成了鬼,我们依然可以在一起呀。”
      
      “哇,那你就是害人性命了!”冷安瞪圆了眼睛感叹道。
      晁阳眸光一闪,二话不说桃木剑直指女鬼陈晓玲:“非我同类,其心必异!”
      
      “哈哈哈哈哈!”女鬼陈晓玲放声大笑,她的长发无风自舞,两条宽大的水袖也在飒飒作响,她一双眼睛从刚刚人类的正常黑色转成了不详的血红,又那样不怀好意的看了晁阳二人一眼,“就凭你们?”
      
      冷安很想说别算上他,他什么都不行,还会碍事,可晁阳却已经一点脚尖,直接一周抱着他一手拿剑就迎了上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