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我以为你们这代守护者是幸福的。”尤正平等人的领导肖局长看过尤正平送来的报告一脸凝重地说道。
      
      肖局长是尤正平等人的直属领导,也是曾经被称为“最强守护者”的存在。
      
      他今年四十三岁,身材保持得极好,平日里像邻家叔叔一样和蔼,唯有一双染上岁月痕迹的剑眉还能看出年轻时的锋芒。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这辈子都不要有机会遇到破坏者。”肖局长道。
      
      尤正平等年轻一辈虽是守护者,但他们其实从未见过破坏者,所有关于破坏者的资料全部是从书本上学到的,他们不具备实战经验。
      
      尤正平犹豫了下后问道:“我十五年前被您选中,成为一名守护者预备役,那时您告诉我们,未来我们将会面对很可怕的敌人,可是十五年过去了,我们却一个破坏者也没有碰到,这是为什么?”
      
      肖局长摇摇头,沉重道:“我也不清楚,十五年前,在我们那个时代,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破坏者来到我们的世界,他们潜伏在人群中,怀抱着不同的目的,被抓就会自尽。迄今为止,我们已经与破坏者战斗数百年了,对他们背后的力量却一无所知。”
      
      肖局长经历过最艰苦的时代,他从十七岁就开始参与狩猎破坏者的行动,最艰难的时期,他曾在三年内跟随队伍逮捕了三十多个破坏者,那段时期,全世界破坏者总数高达百人。
      
      没人知道破坏者来自哪里,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会随机成为世界上的某个人,且具有完整的社会资料,无论科技如何进步,都无法阻止破坏者篡改政府部门的资料。
      
      这样未知的存在令人类恐惧,各国在面对破坏者这件事上空前团结,建立跨国组织,在世界范围内追捕破坏者。
      
      即使如此,数百年过去,他们还是一个活的破坏者也没有抓到。肖局长曾听国外的守护者提起,他们活捉过破坏者,可只要他们敢询问破坏者背后的势力,破坏者们就会立刻自爆。
      
      普通人的平静生活是无数守护者的血汗铸成的。
      
      但从尤正平这一期学员成为守护者预备役开始,这个世界便再没见过破坏者。
      
      “十五年前,我们曾面临过灭世的危机。”肖局长回忆道,“这件事我本来打算等你们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再说,谁知道你们一次任务都没碰到过。”
      
      尤正平等人面对肖局长“你们真幸运啊”的羡慕眼神十分心虚,他们这届守护者确实太过安逸了。
      
      肖局长陷入回忆中,十五年前,他也才28岁,比尤正平大不了多少,却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了。
      
      那一天,世界各地所有守护者同时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庞大力量,天现异象,所有处在夜晚的国家全部看到了血色圆月,而所有处在白天的国家都经历了日全食。
      
      地球磁场紊乱,鸟兽悲鸣,肖局长站在血月之下,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住了。
      
      那一刻,所有守护者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身为预备役教练的肖局长,摸摸年仅十岁的尤正平的脑袋,看看在宿舍睡得香甜的小萝卜头们,拿起武器离开了基地。
      
      身经百战的肖局长知道,那是足以摧毁整个世界的能量,一个空前强大的破坏者来到了他们的世界。他太可怕也太自信了,这位破坏者甚至不屑于掩饰自己的力量,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向全世界宣战!
      
      肖局长走之前,将基地深深藏在地下,希望新兵们能够躲过这一劫。只要他们还活着,守护者的传承就没有断。
      
      世界各国守护者和知情的政要纷纷赶往能量降临的地方,那里是华夏!
      
      距离最近的肖局长发现这竟在他的管辖区域内,而且是居民区!
      
      他担心这名破坏者伤害普通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能量出现的地点。
      
      谁知就在半路上,这股力量忽然消失了。空气重新流动,世界宁静下来。
      
      肖局长来到能量降临点,心中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感,一时间竟产生了退休安稳度日的想法。
      
      后来各国守护者们开会研讨当天的事情,肖局长才知道不仅仅是他,所有守护者那天同时升起解甲归田的念头。
      
      而从那以后,世界上再没有出现过破坏者。
      
      十年后,世界守护者组织宣布解散,他们称那一天为“休憩日”,认为那股力量是破坏者背后势力对他们展现出的敬意。这场长达数百年,跨越好几代人守护者的战争以这种形式落幕,这是守护者的胜利,也是人类的胜利。
      
      很多守护者对这个观点持怀疑态度,尤其是肖局长这样离能量反应点极近的人,他们觉得这股力量不是展现敬意,更像是一声懒懒的哈欠。
      
      几个国家宣称再也不会培养守护者,华夏却没有放弃。居安思危,他们若是放松警惕,一旦再有新的破坏者来到世界上,人类可能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肖局长坚持培养尤正平等人,但他发自内心地希望尤正平这些孩子能够快乐地安度一生,永远不要有接触到破坏者的机会。
      
      可惜,该来的总会来。
      
      “根据我的经验,这个甄黎很有可能就是破坏者,”肖局长道,“不过华夏区守护者的行动宗旨是守护,一定要确定对方身份后才能采取行动,目前要以观察为主。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身份保护,你们等下去库房选取换脸面具。”
      
      没经历过战斗的尤正平与岑霄兴奋起来,换脸面具这个防具,他们也只是在课本上学习过,根本没有实战使用过!
      
      听说这是国家为了保护守护者身份和家人,利用最先进的纳米技术制造的。
      
      在过去的战斗中,守护者们会戴上面具,一旦被穷凶极恶的破坏者发觉身份,他们就会将守护者的家人作为人质,无数守护者的家人就这样无辜被害。为此,国家研究数十年,终于研制出这款完全贴合皮肤、不会轻易被撕下来的换脸面具,可惜这个面具刚研究出来破坏者就消失了,连肖局长都没在实战时使用过。
      
      尤正平与岑霄去库房为每个兄弟领了换脸面具,他左挑右挑,选了一张和肖局长年纪差不多,保养得十分好的脸。
      
      岑霄则是选了张掉进人堆里不会被认出来的平平无奇脸,他看到尤正平瞬间变成魅力大叔,皱眉道:“潜伏工作最重要的是隐蔽性,你这样的脸太有辨识度了!”
      
      “就因为有辨识度才不会和本人联系在一起,反差多大。”尤正平调整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浑厚低沉。
      
      他又穿上一身低调的西装,白色的衬衫上绘着泼墨山水的图案,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成熟稳重。
      
      “郁华年纪大了以后,也会这么有魅力吧。”尤正平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道。
      
      岑霄:“……”
      
      尤正平的恋爱脑是没救了。
      
      两人领取防具后立刻与几个跟踪孔雀男甄黎的同伴会合,给大家分了换脸面具后,就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帅大叔领着一群平平无奇的小弟。
      
      “你在前方吸引注意力,我们几个就可以暗中潜伏了。”岑霄盯着尤正平道,“这张脸还真不错,挺有掩护价值的。”
      
      尤正平大大方方地跟着孔雀男甄黎走在大路上,跟了一会儿后,不由通过对讲机问道:“这个人……一直这样吗?”
      
      “是的,”跟了甄黎两个小时的师永福回答道,“开过居住证明就一直在商场上吃东西,他在一楼吃汉堡,二楼吃甜点,三楼吃冰淇淋,四楼小吃区吃麻辣烫、米线、卷饼,五楼餐厅吃火锅和烤肉,六楼电影院吃了一个双人桶的爆米花。”
      
      另一个小弟鲍承跃道:“他非常聪明,一个楼层吃的食物量是正常人食量,绝对不吸引人注意。但是他不断换楼层吃,两个小时加起来已经吃了我一个星期的食量了,我怀疑他是个要吃光我们世界的破坏者。”
      
      “我好羡慕他的胃,”师永福道,“我的梦想就是有个异次元的胃。”
      
      尤正平道:“他就只办了居住证明和吃东西?没有别的行动吗?”
      
      “是的,完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师永福道。
      
      尤正平皱起眉头,从食量上来看,甄黎绝对不是普通人,守护者都没有这么可怕的食量,他破坏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
      
      训练课上教官告诉过他们,对付破坏者一定要想办法将他们引到无人的地方再动手。破坏者平时表现得像个普通人,一旦遇到危险却丝毫不顾普通人的生命。守护者们曾通过有限的对话发现,破坏者们称呼普通人为“土著”、“NPC”,将守护者视为“boss”、“小怪”,这种游戏词汇证明,破坏者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并不将他们当做智慧生命。为了完成任务破坏者会隐瞒身份,装成普通人的样子,可当身份被戳破,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杀人。
      
      为了整个商场普通人的安全,尤正平等人必须忍耐,等甄黎离开商场,到人少的地方再行动。
      
      “老大,”岑霄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我看到了郁华,他就在甄黎旁边。”
      
      “什么!”尤正平心里一紧,郁华可是普通人,他承受不起破坏者一拳的,他可不能受伤!
      
      顶着帅大叔脸的尤正平忙按照岑霄的指示赶到郁华身边,这是一家游戏厅,郁华和甄黎背对背坐着,在玩打地鼠游戏。
      
      尤正平:“……”
      
      郁华他……压力这么大吗?原来这一星期,找不到工作的时候,他都会来游戏厅打地鼠减压吗?
      
      尤正平忍住心痛,兑换了一些游戏币,坐在郁华旁边,一边打地鼠一边观察郁华和背后的甄黎。
      
      他用余光看向郁华,见他拿着塑料小锤子,错过一个又一个地鼠。
      
      “老大,郁华游戏玩得太菜了。”远处遥望的师永福道。
      
      闭嘴,郁华他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肯定没玩过游戏机,玩不好是正常的,你不许这么说他!尤正平坐在郁华身边,还要隐瞒身份,不能直接对小弟吼,只能暗暗在心里反驳。
      
      -
      
      郁华在“洗钱”和找工作中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要积极面对异能莫名其妙解开封印这件事,想办法适应力量,争取早日重返工作岗位。
      
      比起“洗钱”,更重要的是恢复普通人的身份。
      
      于是他选择了游戏厅,打算用打地鼠游戏来训练力量控制。
      
      郁华足足打了半个小时,一个地鼠都没打到。他长长地叹口气,曾经的他不是这样的。
      
      过去的郁华拥有可以毁灭一颗星球的力量,但他却可以用这种可怕的力量轻柔地拂开肩上的蚂蚁而蚂蚁却不受丝毫伤害。
      
      曾经他的力量收放自如,现在不过是区区几吨臂力,竟没办法控制,十五年普通人的生活,让他退化太多了。
      
      十五年前,郁华通关最终关,成为无限流世界中传说后,选择了一个未开发的普通世界做普通人。
      
      系统说这个世界已经折损了无数个闯关者,世界屏障也渐渐变强,再过几十年,主神世界就会失去对这个世界的控制。主神还提醒郁华,未开发世界对于闯关者来说危机重重,一旦他封印力量,很有可能像一个普通的土著般,永远死在这个世界中。
      
      郁华觉得,这样也很好,这是他最向往的归宿。
      
      他十五年前降临世界后,立刻封印了外溢的力量,从此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
      
      为什么封印的力量忽然减弱了?郁华百思不得其解。
      
      旁边的中年男人手速如飞,以满分的成绩打到所有地鼠,郁华侧过脸,一脸羡慕地望着身边中年人,心想普通真好啊,我这一锤子下去,游戏机……不,游戏机连同游戏厅的地板可能都完了。
      
      打地鼠不适合他,还是投篮球去吧。
      
      郁华忧郁地站起身,准备换个游戏练习。
      
      “中年人”尤正平:“……”
      
      他好想跟着郁华,但是身后游戏机前坐着的甄黎还没有动,他不能擅离职守。
      
      怎么办啊!
      
      尤正平要愁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尤正平:求助,我爱人失业后不好好找工作,还沉迷游戏,我该怎么帮助他?着急,在线等!
    本章依旧有300个随机红包,大家明天中午十二点见,么么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