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主子可是冷了?”
      
      发现陈若雪打了一个冷颤,荷香连忙问道。
      
      陈若雪摇了摇头,用手指划动着浴桶里奶白色的汤浴,上面还飘着些许玫瑰花瓣。牛奶中含有丰富的乳脂肪、维他命和矿物质,时常泡玫瑰牛奶浴不仅能够给肌肤保湿,还能够美白,使肌肤光滑细致防止干燥,不过前提是保持牛奶的新鲜和你对牛奶和花粉并不过敏。泡了二十多分钟,等荷香给她洗干净了头发后,陈若雪便起来了。
      
      清朝后宫的女人并不能时常剪发,每个人都留着一头长长的头发。原主就有这一头十分浓密黑亮的长发,白日里梳头时需要用头油固定,那头油虽然很养发,但陈若雪觉得太过于油腻,总觉得出去一趟再回来吸了一头的灰尘,所以每次泡澡的时候都会自己的洗一遍头发。不想其他人选择用内务府调制的干粉,干洗头发,她又觉得那样洗不干净洗不痛快。
      
      不过爱干净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头及臀的长发虽然不用陈若雪亲自洗,但这个时代没有吹风机,只能用棉布尽力擦拭后,等着头发自然晾干。
      
      “主子您要的袍子奴婢做好了,可要穿那个?”荷香用细棉布将陈若雪一头长发包好后问道。
      
      陈若雪点点头,简单的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套上大睡衣袍子急忙上了床。感冒了可不是说笑的。
      
      坐在床榻上看着茴香两人收拾漱间,陈若雪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句万恶的封建社会。明天要点心时给俩人单点一盘糕点吧,陈若雪想着。
      
      穿越前她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面上接受着荷香她们的伺候,但心里却无法坦然的接受。就像现代社会接受服务都是要花钱一样,陈若雪决定多给俩人一点奖金,在对俩人好点,如此方能内心的坦然的接受这一切。
      
      毕竟即便是她孤傲的不接受又能如何呢,她还能靠着点石成金的金手指在后宫里推荐封建社会的统治啊?
      
      陈若雪摇摇头决定不再去思考这种实现人生价值的哲学问题,伤脑容易掉头发还没意义,不如想想明天吃什么好。
      
      还有她还想要个皮毛褥子……明天多吃点,怎么也得在下雪之前把保暖用品都准备好。
      
      等头发晾干了,陈若雪就慢慢睡着了。她在现代的时候还有一些失眠,不过十二点很难睡得着,可到了古代不想竟然治好了失眠,不说是沾枕头就着可也差不多了。
      
      ……
      
      皇后定下的请安时间是每日的辰时,也就是七点钟。不过为表示对皇后娘娘的恭敬她们不能掐点去,需得早一到两刻钟左右。不到六点荷香就轻声的叫陈若雪该起身了。
      
      陈若雪迷茫的睁开眼睛,应了一声,躺了两三秒后直接坐了起来。每天晚上睡得早,早上起来并不困难,但现在越来越冷了,寝宫里虽然有地龙,但主要还是依靠点炭盆取暖。冷啊冷~
      
      陈若雪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边起身洗脸让荷香帮自己梳头。两把子头,陈若雪是无论如何也学不会了。即便是陈若雪昨晚刚洗了头,头发如今还有些蓬松,荷香依旧利落的梳好了头,在两把子头中间插了一朵宝石珠花。荷香对着铜镜左右看看:“主子,奴婢再给您把这对烧蓝蝴蝶对钗加上吧?”
      
      陈若雪看了一眼荷香手中那对烧蓝蝴蝶钗,见还挺好看的便点点头。她首饰盒中的首饰除了份例中内务府送来的,就是潜邸时期还是福晋的皇后赏的,前者按照规矩是不能乱动的,后者也是尽量不动的好。还有一些原主入王府的时候带过来的首饰,陈若雪都给单独收了起来。
      
      梳完头,陈若雪搽了些杏仁面脂,又上了一层薄薄的珍珠粉,描了眉,唇上脸上微微上了些胭脂,显得人气色好。便停下了,她自然是爱美的,但化妆品有限,以后慢慢琢磨吧。
      
      换了一件浅蓝色绣蔷薇花云锦棉衬衣,外罩白色绣花棉马甲。这云锦常在的份例中一年只有一匹,大约能做四身衬衣左右。这身就是为冬天做的,今天头一天上身。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早膳要等请安回来才能吃,陈若雪怕饿,吃了半盘红豆酥饼垫垫。
      
      “主子,时辰差不多了。”茴香在一旁提醒道。
      
      陈若雪点点头,拿帕子擦了擦手:“走吧。”
      
      同住一宫,陈若雪是需要和纯嫔一起去长春宫给皇后请安的。其实位分低的嫔妃为了讨好主位娘娘,有些人还会特意早起去伺候主位娘娘起床。不过陈若雪是做不到这一地步的,也没有必要,她又不求得宠,凭她潜邸格格的出身,慢慢熬着资历,想来每一次大封六宫的时候也落不下她。当然就是晋封慢了点。
      
      太过奴颜媚骨、卑躬屈膝了,别说旁人,就是陈若雪自己也要看不起自己了。
      
      “嫔妾给纯嫔娘娘请安。”
      
      “婉常在起吧,时辰不早了咱们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吧。”纯嫔今天穿了一身粉紫色的大袖衬衣,外面罩着一件米色刺绣氅衣。
      
      和纯嫔的穿着一比,陈若雪那一身简直低调的不得了。除了位份不同,更重要的是俩人所求不同,陈若雪想要的是悠闲的过好自己的日子,俗称咸鱼。可纯嫔不同,便是为了三阿哥,纯嫔也不能不争。额娘得宠的阿哥和额娘不得宠的阿哥,那可是天差地别的。
      
      “是。”
      
      陈若雪低头应了一声。
      
      纯嫔也习惯了婉常在的沉默,也很满意自己的宫里同住着沉默的婉常在。她还年轻容貌正盛,自然不需要抬举其他低位的嫔妃争宠。若是同住一宫的是个野心勃勃的,皇上过来钟粹宫,她还得防着对方。
      
      俩人在无其他话,纯嫔上了暖轿。
      
      嫔位以上的嫔妃冬日可以坐暖轿,夏日可以坐便舆。不过也是白坐的,抬轿的小太监们逢年过节也是需要打赏的。
      
      陈若雪虽然羡慕过纯嫔的暖轿,但却没想坐过。后宫女人没地方锻炼,也就请安的时候能走走,陈若雪并不觉得请安是负担,反而觉得挺好的,皇后不是坏人,请安的时候不光能喝到好茶还有上好的点心吃,那可是皇后宫里的点心。
      
      钟粹宫在东六宫,长春宫在西六宫,过去请安的时候正好要经过御花园。可惜现在天冷了,御花园草木都枯败了,即便洒水太监打扫的很干净,也没什么景色可看。
      
      钟粹宫旁边是景阳宫,景阳宫并不住人,前朝时那里关着一位犯了错的后妃多年,是出了名的冷宫。直到康熙25年才开始修缮景阳宫,不过依旧没有住人,而是改成了收藏图书之用。陈若雪十分动心,原主虽然识文断字,但也只有两本诗集佛经等书,她都翻过了。如此一想,陈若雪决定请完安去景阳宫看看。
      
      到了长春宫的时候还没到请安的辰时,她们无需在外面冻着,立刻便有长春宫的大宫女迎她们进去等着。
      
      还上了上好的西湖龙井,一旁的小几更是放着糕点。
      
      豌豆黄茯苓膏栗子酥还有一盘金桔,看到这些点心陈若雪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抬头微微看了一眼,除了茶水,没人动一点吃的。陈若雪正想着自己是跟着大家伙装一装呢,还是满足口腹之欲更重要呢。
      
      便听有宫女沉声道:“皇后娘娘到。”
      
      不用想了,陈若雪起身行蹲礼给皇后请安。后宫行礼大多是屈膝下蹲,下跪的时候并不多。
      
      富察皇后一身黄色刺花卉的氅衣,脖子上系着白色的龙华,旗头上的首饰也颇为简单多以通草绒花为主。到是符合历史上对富察皇后崇尚节俭的评价。富察皇后不喜奢华之物,但并不约束后宫女子和她一样节俭。是一位严以侓己宽以待人的好皇后。
      
      “各位妹妹们都起身吧。”皇后到上首坐下后,含笑说道。
      
      “谢皇后娘娘。”
      
      谢恩,起身,入座。
      
      陈若雪的位置在最后一位,坐下后她便盯着桌上的点心看,并不在意其他人都讨论了什么,反正不管说什么,她都没有插嘴的份儿,还不如不听。
      
      富察皇后贤德,又是皇上的发妻,出身大家族家中父兄叔伯都在朝中任职,膝下还有一子一女,后位稳如盘山。所以每日请安的时候并没有人敢冒犯皇后的威严,说些酸话之类的话也是点到为止,不愿惹了皇后不慕。
      
      “娘娘昨日睡得可好?”
      
      第一个说话的是高贵妃,她和皇后的关系一直不错。
      
      听见高贵妃关心的话,皇后温婉一笑点点头:“睡得很好,如今天气冷了贵妃你也要注意身体。”
      
      对了高贵妃身体不太好,冬天畏寒夏天畏热。
      
      有了高贵妃的打头,众妃们开始闲聊起来了,皇上最近一直忙着朝政,没功夫纳新人,所以后宫一团和睦,聊天的内容也颇为和平,都是些吃喝穿戴天气身体之类的话题。
      
      陈若雪见大家聊的火热,没人注意自己便伸手摸了一块豌豆黄,决定还是追随本能,不能委屈了自个儿的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