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唐僧那因常年拨动佛珠而带着薄茧的指腹便因此贴到了付臻红柔软的唇瓣,而指尖也被付臻红的贝齿轻轻的咬住。
      
      葡萄的水润清凉和手指处少年口腔里的温热交织在一起,让唐僧的身体微微一僵。他正欲伸开手,少年却突然用牙齿咬破了他指腹处的皮肤。
      
      付臻红握住唐僧的手腕,粉嫩的舌尖舔过唐僧指腹处冒出来的血液,将无籽的葡萄一起吃下了肚。
      
      唐僧的耳尖有些发烫,在付臻红松开他手腕的一瞬间,也不顾指腹上的小口,第一件事就是抚摸胸前的佛珠。在感觉到这沉香木上冰凉熟悉的触感后,他才在这怪异的窘境下找回了平日里一贯的平和和沉稳。
      
      他知道这妖怪是在故意戏耍他,就像小孩子突然找到一个有趣的玩具一样。
      
      但小孩是不喑世事的天真,而这个少年,是故意为之的恶劣玩笑。
      
      “你又何必如此戏耍贫僧。”
      
      “戏耍?”付臻红不赞同的摇头:“是因为喜欢哦。”
      
      唐僧闻言,神色并没有丝毫变化。
      
      “你不信我说的话?”
      
      “你喜欢的是贫僧的血肉。”这妖怪满嘴诳语,唐僧分不清他话中的到底有几分真,又有几分假。
      
      付臻红却是突然一笑:“是呀,我喜欢你的身体。”
      
      唐僧顿时眉头一皱,下意识便想纠正。
      
      付臻红看出了他的想法,在唐僧开口之前,先一步说道:“和尚,你的血肉组成了你这个人,难道不算是你的身体吗?”
      
      知道自己是说不过这妖怪了,唐僧干脆就闭口不言。
      
      付臻红觉得无聊,拿过唐僧面前的果盘子,一边往嘴里喂葡萄一边开始找话题,“和尚,你猜我是什么妖?”
      
      唐僧不语,面容沉静,俨然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
      
      付臻红偏就喜欢他这副不沾世俗的样子,他越是无视他,付臻红就越要逗他:“和尚,妖怪的心情都是阴晴不定的,你应该知道我这话里的意思。”
      
      这妖怪又是在威胁他。
      唐僧有些愠怒,然少年的下一句话又让他这徒然升起的情绪瞬间转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无奈。
      
      “猜中了的话就给你吃葡萄。”少年这么说着,末了,还冲着他扬了扬精致的下巴,一副意兴盎然的神色:“要快点猜哦,我耐心可不好。”
      
      于是唐僧便用漆黑的眼眸深深凝视着付臻红,似乎是在思考他到底是由什么妖所化形。
      
      付臻红也任由唐僧看着,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等着他开口。
      
      这葡萄是黑狐精从白虎村的一处葡萄园摘的,个大肉多。虽然付臻红也不明白本应该是在八月和十月之间成熟的水果,为什么会在六月就成熟了。
      
      口感还如此好,清甜甘美,水分充足。
      
      付臻红吃得很愉快,不自觉的就半眯起了漂亮的眼眸,唇角边溢出了一抹浅淡的弧度,神色显得闲雅又慵懒。
      
      他这番模样落在唐僧眼里,一个猜测便脱口而出:“猫?”
      
      “?”付臻红难得懵了一下。
      
      [哈哈小红,他竟然猜你是猫!猫多可爱,小红比猫凶残多了!]
      
      [衮噢]
      
      唐僧见此便知道自己猜错了。
      
      “和尚,你喜欢猫吗?”付臻红问他。
      
      唐僧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回道:“ 无论是猫,还是其他动物,于贫僧而言都是一样的。”
      
      付臻红不理他这话:“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猫?”
      
      唐僧沉默,为这妖怪的独断和自我。
      
      “回答。”付臻红对这问题异常执着。
      
      唐僧回道:“白色。”
      
      “哦?原来你喜欢白猫。”付臻红点了点头,“是这样的吗?”
      
      他话中刚落,就这么当着唐僧的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只猫,然后下一秒,纵身一跃,直接就跳到了唐僧的大腿上。
      
      唐僧一惊,只见原本少年所坐的石凳上,只剩下一件空落落的红衣。他又低头看向跳到自己大腿上的猫。
      
      这猫浑身雪白,毛发柔顺而光滑,此刻正看着他,那如琉璃一般的黑色眼瞳溢出了一股灵气和狡黠。
      
      “你……”
      唐僧的话还没说完,腿上的白猫就冲着他轻轻叫了一声。
      
      “喵……”暖糯糯的声音,还有些奶声奶气,轻缓、细绵,显得乖巧又柔软。
      
      唐僧目光闪了闪,周身的气息比之前更温和了些,“你既不是猫所化形,现在变成这般模样又是何意?”
      
      付臻红没有回答他,而是从他的腿上沿着衣服往上爬,最后停在了唐僧的僧衣领口处。他用鼻尖轻轻嗅了一下唐僧的脖颈,然后将头往唐僧的衣领里蹭。
      
      唐僧不自在的皱了一下眉,抬手想把由少年变成的这白猫往他衣领处的头推开,却没想到在他的手刚刚触摸到白猫那雪白的额头时,少年就直接抬起爪子,在他手背上一抓。
      
      顿时,唐僧那宛若白玉雕成的细腻手背上,便出现了几条刺目的红痕。
      
      唐僧垂下眼帘,看向手背上的抓痕。
      他刚刚竟忘了,这猫是少年所变,而少年是妖怪。
      
      即是现在看起来是一团白色的小猫,却并不代表他真得就如小猫的性格一般软绵乖巧,温顺而无害。
      
      本质上,他还是那个任性又恶劣的妖怪。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唐僧放下手,敛下眉眼,任由这少年动作。
      
      [小红,你抓他干嘛?刚刚好感度好不容易上去了。]
      
      付臻红没有回答弱鸡系统三儿。没错,从他穿越到第一个世界开始攻略的时,时空管理局那边就给他分配了这么一个弱鸡系统。弱鸡系统大名为张啊三,小名为三儿。
      
      因为不管是大名还是小名在付臻红看来都太难听,于是最后他干脆就忽视掉它的名字,直接唤它为弱鸡系统。
      
      至于为何要抓唐僧?
      一是因为他现在这个身份本就不是一个乖巧无害的妖怪。
      二是因为他方才因唐僧的一句话,就变成了猫,虽是他主动所变,然从另一方面来讲,却也算是一种隐性的顺从。如果他那会再任由唐僧动作,就会让对方有一种他是可以掌控的感觉。
      
      他可以为了唐僧的一丝喜好而变成猫,但是他也需要让对方明白,这一切的前提建立在他本身就‘愿意’的情况之下。
      
      …………
      唐僧身上有股淡淡的白旃檀香,能让人宁和静心。付臻红在唐僧的衣领口处又蹭了几下,然后才继续往上,最后停在了唐僧的肩膀上,他趴在那里,闻着唐僧身上的味道,闭上眼睛舒舒服服的开始小憩了起来。
      
      他并不担心唐僧会逃跑,他设置了屏障,洞外也有小精怪把守。
      
      肩膀处久久没有什么动静,唐僧便知道这妖怪应该是拿他当垫子休息了。他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双手合十,闭眼打坐。
      
      烛火晃动间,暖黄色的烛光照到这白衣僧人清隽的脸上,他的双眸合着,纤长的睫浓墨乌黑,像一条细密精致的弧线,在眼帘处投下了狭长的黑色隐形。
      
      他的周身都充斥着一种沉静平和的气息,那是一种仿若脱去尘世俗气的高远。他的肩膀上懒洋洋的趴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猫,白猫头朝着僧人的颈侧,神情慵懒,长长的尾巴轻轻摆动着,时不时扫过僧人胸前的雪白衣袍。
      
      阴冷潮湿的白骨洞,地上成堆的断骨残骸,明明该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寒环境,却因为僧人和白猫的和谐画面而无端透出了几分难得的宁和。
      
      一人一猫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时辰,直到小精怪进来之后,付臻红才从唐僧的肩膀上跳下来,回到了石凳上。
      
      小精怪很快就将唐僧带了下去,洞内只剩下付臻红一个人之后,他才变回人形穿上了衣服。
      
      晚上的时候,付臻红照旧出了白骨洞去黑夜之下吸收天地灵气。
      
      第二天一早,付臻红就让小精怪把唐僧带了上来。
      
      “和尚,昨晚睡得可好?”付臻红侧躺在软榻上,笑眯眯的问他。
      
      唐僧没有回答他,付臻红也不恼,示意他坐到石凳上后,把一本书扔在了唐僧面前。
      
      这书的封面就是最寻常的木黄色,书名就只有两个字————锦瑟。
      
      “这是我从山下带回来的话本,你念予我听。” 
      
      唐僧淡淡的看了付臻红一眼,翻开书便开始念起来。
      
      “长街远外,槐树繁茂处恐有妖,一男挑灯上山,遂遇一女子芙蓉面,女子酥指点唇,眼露妖娆,举柔荑解衣半露酥胸……”念到这,唐僧顿时大囧,脸一红,赶紧将书丢置一边。
      
      付臻红在一旁看着唐僧这满脸通红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唐僧气得着实不轻,也没有了刚开始的沉静淡定,指着付臻红就说道:“你这妖怪,好不知羞!”
      这话本,分明就是一部艳书!
      
      付臻红觉得看这和尚变脸实在是有趣,“和尚,这是你们人写出来的书,若真要提羞耻,你当说写这艳书的人。”
      
      唐僧说不过他,便只有用那带着愠怒的眸子瞪着他。
      
      付臻红笑够了,到底还是没有继续再逗弄他,他从身侧又拿出一本书扔到了唐僧面前的桌上。
      
      “念这个。”
      
      有了第一次的被捉弄,唐僧这下警惕了不少,直到他看到封面上写的是“转轮圣王经”这几个字,确认是一本经书后,才重新翻开了封面。
      
      “自此以前,六转轮王皆展转相承……”
      唐僧的声音低沉好听,平缓舒扬,听到人耳朵里仿佛有一种能沉静心灵的魔力。
      
      唐僧坐在石凳上,付臻红躺在软榻上。
      一个人念,一个人听。
      
      听得最后,付臻红闭着眼眸便有些昏昏欲睡。
      
      唐僧停了下来,他看向付臻红,眸色里浮现出了一抹深思。
      
      接下来的几天,付臻红每天都会让唐僧来念经书,他躺在软榻上听得困了就会闭眼小憩,有时候会变成白猫睡在唐僧的腿上,有时候是睡在唐僧的肩膀上。
      
      而这些日子,唐僧又见到了一个跟张胜差不多状态的人来到这里,和几天前的张胜一般,面容扭曲而疯狂,带着一种极为病态的痴迷跳进了火炉里,被烈火烧成了骨骸。  
      
      唐僧并非是只看表面的人,同样的场景,不同的两个人,以同样癫狂的状态自杀献祭。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
      
      与少年相处的这些时间,唐僧的内心深处已经隐隐有了松动,他发现这个妖怪并不是完全的坏。对方在第一次吸过他的血之后,虽然性子阴晴不定,乖张恶劣,但那之后却没有再对他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小红,这几天你们好和谐噢,你都不怎么作了。]
      
      [屏障快被突破了。] 
      
      孙悟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付臻红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一直把唐僧困在这里,这样世界线不仅会崩塌,他也没有更多合理的机会去接触其他人。
      
      而短短的几天时间,是不可能就把唐僧攻略成功的,他需要跟着师徒四人去取经。
      
      这几天他故意营造出一种平和的气氛,让唐僧去适应他的存在,只有这样等孙悟空找到他们的时候,他才能让唐僧对他心生怜悯,拉开接下来的攻略进度。
      
      六月盛夏,悬挂在天幕的太阳像个一巨大的火炉,然无论外面如何炽热灼人,白骨洞,却依旧是一片阴冷和森寒。
      这一天,是唐僧被困在白骨洞的第五天。
      
      付臻红在听完唐僧念了经书之后,就变成白猫趴在了唐僧的腿上。
      
      唐僧垂下眼睑,看了一眼在他腿上闭着眼神情慵懒的白猫 ,随即才拿起经书继续看了起来。
      
      另一边,孙悟空搅毁了妖怪设置的屏障之后,带着猪八戒和沙悟净一起上了白虎岭。三人一路将拦路的小精怪们打倒,很快找到了白骨洞。
      
      然而等这位大名鼎鼎的齐天大圣进来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发现阴森恐怖的白骨洞里,没有血腥,没有腐肉,更没有他以为的大妖怪。
      
      他只看到他的师父正端坐在一处石凳上,低垂着温柔的眉目,安静的拿着一本佛经在看,腿上还趴着一只懒洋洋的白猫。
      
      这画面出乎意料的和谐,甚至颇有几分赏心悦目。
      
      大圣爷难得有些懵逼,“师父?”
      
      他试探性的喊出口之后,唐僧放下经书,正欲说话,猪八戒就拿着九齿钉耙气势汹汹的跑了进来,扯着嗓子大喊着:“大师兄,妖怪在哪里?”
      
      猪八戒目光一扫,定格在唐僧身上,然后和孙悟空一样,二脸懵逼了:“妖……怪呢?”
      
      这时,唐僧腿上的白猫开口说话了。
      
      “妖怪?是在说我吗?”清浅缠绻的嗓音,明明是清清冷冷的语气,却因为带上了些许的笑意而无端透出了几分惑人的软绵。 
      
      这声音于孙悟空来说并不陌生,几天前他才听过,那个在他背上变成白骨的白衣少年,蛊惑他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个声音。
      
      他想到了对方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
      果然是很快就见面了。
      
      看来一切都是这个妖怪算计好了的,孙悟空正想着。
      
      下一秒,趴在唐僧腿上的白猫,就变成了一个少年。
      
      柔顺黑亮的头发如丝绸般披散在少年光洁的后背,只有几缕滑落至那白皙圆润的肩头,他整个身体贴着白衣僧人,皎白的玉臂环住僧人的脖子。
      
      石桌挡住了少年的下半身,隐匿住了腰部之下的旖艳风景,从孙悟空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从石桌两侧露出来的一点点小巧精致的脚趾。
      
      这个突然变成人形的妖怪,此刻正不着寸缕的坐在他师父的腿上!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刺激吗?
    大圣爷:这是哪里?我在哪里?该干什么?
    猪八戒捂住鼻血:最近血压有点高
    沙悟净:来晚了!师父被玷……污了?
    唐僧:我还没破戒!
    ——————
    下章就是小泼猴的主场了~
    小红冲呀!搞他!
    小红就是那种可萌可妖可慵懒的小妖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