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去开会 ...

  •   那日被怼的满脸通红,这死丫头,还挺自信的!她心里满是疑惑,萨仁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有攻击性了?而且是冲她来的?

      她心里气得不轻,面上却不恼,抬手就拍了过来:“谁心坏了?就你好看?谁说我喜欢廖知青了?明明是你喜欢。”

      任映哪里会让她拍到,往旁边一闪:“别动手动脚的,更别乱说话,我可没说过喜欢他,一直是你在说。”

      那日亲热地拉着她的手:“我们两个是姐妹啊,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你放心,这次不行,我再帮你想别的办法,一定让你比过华知青。”

      她说的华知青就是女主华雪,其实男主廖正义跟华雪是快离开草原时才确定关系的,但那日早早看出华雪是劲敌,不停的挑拨萨仁去跟她比,甚至想借萨仁的手把华雪搞毁容。

      任映想着这些事,心中冷笑,现在她是萨仁了,绝对不会在争男人上浪费一秒钟。

      “我可没想跟别人比,你自己想比就去比好了。”她认真道,“那日,以后先管好你自己,别动不动就替我做决定,更别动不动就说我想怎样,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那日见她一句句的全都硬梆梆,哪里受得了,哼了一声,起身道:“你的良心被狼吃掉了吗?我一直都在帮你,不识好人心!”

      说完她转身就跑了,到了外边还跟阿妈说:“吉雅阿妈我走了,萨仁脸好不了肯定难过,等她脾气好点我再来找她玩。”

      擦,还带告状的?

      果然阿妈进来后跟任映说:“你有脾气别跟外人发,那日是个好孩子,每天都来看你一次,她很担心你。”

      好像萨仁以前经常跟家里人发脾气,任映叹口气,从今往后自己就是萨仁了,占了人家的身体,就要照顾人家的家人。

      她也不躺着了,起身要跟阿妈一起干活,阿妈却吓了一跳:“萨仁你又想要什么?家里虽然攒了点钱,可不能乱花,你……”

      萨仁无语极了,原主在小说里是配角,除了争风吃醋别的没多写,不过看老妈的反应,估计原主以前一勤快就是想要东西要钱了。

      “阿妈,我就是想帮你干活嘛。我是脸过敏了,过两天就能好,用不着整天躺着。”

      正值冬天,队里的活儿其实不多,牛羊都圈养着,秋天储备了牧草,到点去喂,一天放出来饮两次水就行了。

      包里的活也不多,阿妈手巧,把积攒的羊毛洗净烘干,梳成羊毛条再加捻弄成毛线。

      萨仁在旁边帮着整理,见阿妈左一眼右一眼的看她,她只好说:“阿妈,我以前不懂事,以后不会再挑三拣四,懒着不干活了。”

      阿妈叹口气:“我知道你的心思,不成的。咱们也不要学那些老客,他们留不久,等他们走了,咱们还是一样的过。”

      老客说的就是那些知青,以前来草原的都是牛羊经纪,常来的都是熟脸,久而久之草原上的人就把外地来的都叫老客了。

      萨仁成了蒙古姑娘,但真不想一辈子在草原上放羊,可现在能怎么办?于是干脆答应着:“放心吧阿妈,您也别乱猜,您说那些心思都是那日说着玩的,不当真,以后我还是远着点那日,她总撺掇我去知青点找廖知青,她想去自己去嘛。”

      阿妈放下手里简易的梳机,伸手过来摸她额头:“这么懂事?不会是烧坏了吧?”

      萨仁:呵呵!

      算了,不多说,还是看行动吧。

      晚上的时候,萨仁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小蒙古包。她家一共四个蒙古包,两个大的,两个小的,大的两个一个住着达楞爷爷,一个住着阿爸阿妈,小的两个一个是三个哥哥的,一个是她自己的。

      她脸上起了红点,知青点的医生说不能抓挠,阿妈不放心,就把她移到了大包里。

      这时没事了,自然要回去的,说是小包,其实也不算小,收拾的干净利落。

      阿妈还是不放心:“你阿爸这两天都在旗里,你跟阿妈住不好吗?你的炉子太小了,会冷。”

      刚过完年,其实算是初春,只是草原上冬天长,天气还是寒。不过萨仁一个人住惯了,跟阿妈再亲也没有共同生活过,住一起太不方便。

      “不用了,我晚上要用蒸气敷脸,炉子烧旺点,不会冷。”

      阿妈也不懂什么叫蒸汽敷脸,以为她又学人家知青,心里直叹气,这孩子别的毛病没改,还会说谎了!

      萨仁的脸只是看着严重,其实不疼不痒,而且她的脸不是敏感肌,用蒸汽蒸过,再用锅边的蒸馏水擦一遍,感觉舒服多了。

      住蒙古包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没法洗澡,萨仁简单擦洗时,就开始想念城里的单元楼。

      剧情里男主女主都是京市来的,最后自然考回了京市,但也提到过那日追男主没成功,想嫁给一个呼市的政府官员,最后却嫁给了鄂尔多斯的驻军士官,后来又跟着升职的丈夫去了京市跟男主女主重逢。

      而萨仁是想勾引男主,送上床的那种,剧情没进行到三分之一她就在草原上声名狼藉,父母哥哥们也都被她气得不轻,嫁了个东北蒙族,比她大二十来岁,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嫁过去就做后妈。

      然后小说里就再也没提过她,其实原主自己不会做出那种事,还是那日的各种支招陷害。做为配角,全靠小说做指南,显然不行。因为小说里只写了她跟男女主跟女配一号之间的纠葛,别的都不怎么提。

      就像她到晚上吃饭才知道自己还有爷爷,到现在也不知道爸爸在旗里做什么,大哥二哥在那里,但这些信息只能慢慢收集,也不能问,装失忆就更麻烦了,家里肯定得送去医院检查。

      萨仁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这个处境还是得学习。今年是七五年,两年后恢复高考,自学两年,没事就看书,也不会有人起疑吧。

      她家是中医世家,她从小就接触中医,各种背典籍,早就有了逆反心理,甚至有段时间她故意找中医的缺漏差点成了中医黑。

      现在变成另一个人,虽然想念家人,但没了家庭压力,她一点不想再接触中医,到时候考金融相关,改革大潮时狠捞几笔。

      萨仁努力回忆着,七八年改革开放,八四年商品经济,九二年市场经济,用不了几年了!

      经商或是经营牧场也可以,只要抓住时机,草原上牛羊成群,城里多买点楼房,生活还是很有盼头的。

      这么想着,她也欣然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主要是不接受也没办法,她看的小说里穿了的没几个能穿回去。

      萨仁琢磨好了自己要走的路,又开始为难起来,想要自学估计还得老往知青点跑。

      就算不去,她学汉字还看高中课本,大家肯定还会以为她喜欢廖知青。

      怎么想个办法让大家不再把自己努力学习跟喜欢某知青联系到一起?

      萨仁一时也没好主意,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外边的狗叫声吵醒。

      牧民家都会养狗,而且不只一只,帮着赶狼打猎看守门户,萨仁家有三条大狗,只要有人从营地前经过就全冲出来吼叫。

      萨仁听到外边阿妈在训狗,达楞爷爷在跟来人说话。

      是个男声:“达愣爷爷,刘队长通知咱们吃了早饭都去知青点,有任务要安排。”

      达愣爷爷:“是不是要猎獾?”

      “应该是,前天刘队长从旗里回来,马踩到獾洞,差点把脖子折了。”

      吃饭的时候,达愣爷爷看看萨仁面前的小米粥:“多吃点肉,没力气怎么去打猎?”

      达愣爷爷胡子花白,人很壮实,比三哥块头都大,但眼神特别温和,萨仁没有生疏感,笑着说:“过两天我脸好了再吃肉!”

      阿妈担心地看着她:“要不今天别去了,接着请病假吧。”

      三哥伸脖子看看她的脸:“好多了,看来不用去旗里看了,不过还是听阿妈的在家待着吧,免得风一吹再犯。”

      萨仁见达愣爷爷瞪阿妈跟三哥,就知道他不想让自己请病假。

      其实她身体没问题,打猎听起来也挺好玩,去就去吧。

      “我已经没事了,爷爷,我跟你们一起去。”

      达愣爷爷捋捋胡子,笑呵呵的:“这就对了嘛,那么几个红点点就不敢见人了?你脸上就算全是麻子,也得大大方方的出门,咱们家没有窝在包里躺起的,你奶奶背都驼了还上马跑哩,你得学学。”

      原主因为伤了脸好几天都不肯出门,达愣爷爷看来很不满,不过他说得也对,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啊。

      萨仁想着奶奶的英姿,很是佩服,刚要答应,却听达愣爷爷又说:“草原上好小伙子多得是,等开春打猎时我给你好好寻摸几个。”

      这是以为她不敢出门是怕被廖知青看到?所以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廖知青?

      萨仁叹口气,认真解释:“不急!爷爷,还是我自己找吧,知青点那两个柴火棍不是我的菜,咱们旗里的小伙子,我暂时也没看上的,您可别替我操心这事。”

      达愣爷爷听她说知青点的两个男知青是柴火棍,笑得更开心了,就怕她整天追着人家跑。

      阿妈跟三哥也惊讶地看着她,有点不敢相信。

      吃完早饭,一家四口准备去开会。

      萨仁不是第一次骑马,这具身体也熟悉得很,马也很靠谱,倒是没闹笑话。谁知道到了知青点,她骑的这匹大黑马前蹄突然踩空,嘶吼一声直接就跪倒在地。

      都到地方了,萨仁心里放松,根本没防备,她想搂住马脖子可已经来不及了,借着冲力顺势从马头上跳下来往前冲了几步。

      恰好正对着的蒙古包里有人出来,萨仁一下子扑到了这人身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