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台步 ...

  •   厥野接到好友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你说有个女孩在你面前晕倒了?”
      
      宿容扶着江络,说:“别废话,赶紧过来。”
      厥野挑了下眉,关上车门,大步朝墓园走去。
      还没进大门,就看见宿容公主抱着个穿着校服的年轻姑娘朝他走来。
      
      厥野拍了一下他的肩:“看不出来啊容哥,你还有这种癖好?”
      宿容嫌恶地避开,冷淡地道:“去开车。”
      
      厥野也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那姑娘看着就是一副身体不好的样子——瘦得好像风一吹就能倒,面色苍白,连皮肤下的青筋都能隐约看见。
      
      宿容小心地将江络摆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然后自己去了后座。
      厥野一边拉手刹一边抱怨:“我好歹也是国际知名超模经济所的经纪人,好不容易回个国,怎么就成你专属司机了?”
      宿容脸色淡淡的,说:“不送也行,我去打车。”
      
      厥野叹了口气,虽然宿容被公司冷待许久,好歹是个前流量,放去大街上很容易被认出来。
      认命地启动油门,价值不菲的跑车箭一样窜出。
      
      最近的医院只有十分钟车程,厥野去办手续,宿容先抱着江络去了急诊室。
      医生来做了检查,说:“目前看上去没什么大碍,应该是低血糖,过几个小时就能醒了——就是这女孩身体实在太差,建议住院观察一晚。”
      宿容轻声道谢,说:“就这么办吧。”
      
      送到病房,护士帮江络换好衣服。
      换完嘱咐宿容说:“你女朋友外套里的东西刚掉出来,我给她放床头柜上了。”
      宿容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护士一愣,说:“长这么俊,还追不到女孩啊?”
      宿容将挂下巴上的口罩往上挪了点,摇了摇头,没多解释。
      
      护士推着车走了,宿容的目光落在床头柜上。
      就摆了两样东西,一张名片,和一张整整齐齐折叠好的宣传单。
      
      宿容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但看到那张宣传单,却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
      
      《闪耀吧!少女》的报名表。
      花花绿绿的,和上一届男版选秀是差不多配色。
      
      “这姑娘身体这么弱,还想去参加选秀?”
      厥野拿着一堆单子凑过来,面露惊讶。
      目光扫了病床上江络一眼,条件倒是很好,但是跑去参加这种强度大的活动,不是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等她醒了劝劝她,”厥野说,“她不是你的粉丝?”
      
      宿容盯着那张报名表,没做声。
      沉默良久,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嘟了几下那边接了,声音有点惊讶:“宿容?”
      宿容淡淡地说:“陈导,之前说的事我改主意了。”
      
      隔着电话,都能听出陈导声音中的惊喜:“你答应来我们节目做导师啦?”
      宿容:“嗯。”
      
      “太好了!”陈导说,“不瞒你说,我们接洽了不少人,都没比你更合适的——我马上就把合约寄给你经纪人!”
      宿容说:“不用,直接寄到我家就行。”
      陈导一愣,想起宿容要和谢氏解约的传闻明白过来:“成,那你把地址发给我。”
      
      挂上电话,旁边厥野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你不退圈了?”
      
      宿容看了江络一眼。
      都有人追着他往舞台上跑了,他就这么临阵逃脱,像什么话。
      
      厥野看着他的表情,知道这人改主意了,担心地问:“那解约之后冷藏期怎么办?”
      
      宿容冷冷地道:“谢氏这些年干了不少亏心事,合约也有漏洞,原本没打算计较,现在大不了法庭上见。”
      他抬起眼皮子,眼睛里像是有把尖刃,寒光凛凛的。
      
      厥野起了浑身鸡皮咯噔。
      
      *****
      
      系统:【......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
      
      江络越听越窒息:【所以我这是把自己坑了?】
      
      她对宿容的思维方式十分了解,用膝盖都能猜出宿容是因为她接了这个通告,还顺便背上了个官司。
      这时候跟他说自己就是随手拿了个传单......宿容可能会想杀了她。
      
      系统:【至少容哥不打算退圈,宿主想开点。】
      
      哎。
      江络缓缓睁开眼,宿容在旁边闭着眼睛听音乐。
      欣赏了几秒钟盛世美颜,江络故意弄出点动静,无辜地瞪大眼:“这是哪啊?”
      
      宿容摘下耳机,指了下旁边的输液瓶。
      江络恍然大悟:“我又晕倒了。”
      
      宿容说:“你以前晕倒过?”
      江络说:“我身体不好,习惯了。”
      
      宿容按铃叫了医生过来,检查之后,说已经无碍。
      
      江络艰难地爬起来,找自己的手机。
      宿容将充上电的手机递给她,江络看了眼时间,八点多。
      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江家人显然并不在意她的死活。
      
      宿容见她关上手机,问:“不给你家人打个电话?”
      小姑娘眼中划过一丝落寞:“算了吧,他们又不在乎我。”
      
      工作日跑去扫墓,晚上不回家也没人关心。
      这小姑娘家庭环境看起来很复杂。
      
      江络攥着手机:“对了,医药费是你付的吗,我得把钱给你!”
      宿容说:“不用了。”
      
      “不行不行,哪有爱豆给粉丝花钱的。”
      江络打开微信,说:“哥哥,我微信转给你好不好啊?”
      一脸坚决的样子,好像不付这个钱,就不肯放宿容走了。
      
      宿容的眼神柔和了些,打开微信:“就两百。”
      江络把钱转给他。小姑娘的微信头像还挺可爱,是只抱着小黑板的兔子,上面写了个英文字母“L”。
      
      宿容收起手机,说:“你休息一晚,明天我一个朋友来送你。”
      小姑娘一瞬间有些失望,但还是微笑道:“好,你早点回去吧,不早了。”  
      
      宿容颔首,转身离开。
      病房内又恢复寂静。
      
      系统夸江络:【宿主演技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毕竟演了这么多年了,能不好么。】
      江络面无表情地打开手机。她是个负责任的演员,既然要装粉丝,就要装到底。
      虽然没追过星,但是不就是那么些事——氪金、打榜、做数据,吹彩虹屁和土拨鼠尖叫。
      
      追星族基本都聚集在微博,江络以前的微博号还是拿来视奸谢辛白的,不能用。
      她想了想,搜索宿容的粉丝名“容光”,实时大部分都是彩虹屁,江络找了个活跃度不算高,最近几个月都没怎么上线,看上去在脱粉与不脱之间来回徘徊的老号,发过去私信。
      【小姐姐,请问你卖号吗?】
      
      对方一时没有回复,江络也不急,在视频网站上找宿容舞台。
      宿容也演过一两场戏,但是既然他的梦想是“舞台”,那就应该投其所好。
      
      几个舞台看下来,饶是对音乐不感冒的江络,也不由地血脉喷张。
      只要踏上舞台,宿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种气势简直能碾压全场。
      
      江络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将所有曲名记下来。
      看完舞台,又搜索了一下宿容的微博。
      
      江络咂舌:【两千万粉丝,比谢辛白那个发大水的家伙还多。】
      全网黑之后宿容基本没发过微博,最新一条还是半年前的。
      
      是一张照片,照片里,介于青涩和成熟间的少年手持一把吉他,微抿着嘴,冷淡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江络盯着那张照片,心神不属地想,宿容这样的人,就该做天上的星星。
      
      系统:【宿主,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它还以为江络这种狼人,会在宿容成长起来前就斩草除根,免得黑化之后开启小黑屋成就什么的——
      
      【法制社会,这犯法。】
      江络察觉到系统的想法,【况且......】
      她微微低下头,发丝遮住半边漂亮的眼睛:“这是我欠他的。”
      
      ......
      
      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号主回复说:【我因为三次忙脱粉了,这个号没什么用,你要的话100块给你吧。】
      
      这正合江络心意,因为三次原因脱粉的一般很难爬回来,以后也不会露馅。
      爽快地付了钱,号主也爽快地将手机解绑,江络拿自己手机号绑上,发了条富有深意的微博——
      【今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然后,很有心机地把头像和微信改成一样的,给宿容发了条私信。
      【你是我的光:今天谢谢哥哥。】
      【你是我的光:哥哥晚安。】
      
      顺便还在号主的过往记录找了张宿容美图,换成了手机内屏保。
      做完这些工作已经凌晨,江络打了个哈欠,为自己的无懈可击鼓掌三下,满意睡觉。
      
      *****
      
      厥野为了接江络专门设了早七点的闹钟。
      但闹钟还没响,先被个电话吵醒了。
      
      厥野迷迷糊糊地接起来,听了一句就惊醒了。
      “你开什么玩笑?”厥野坐起来,“人都报上去了,你才我说她去不了?”
      电话那头还想解释,厥野怒吼道:“那可是纽约时装秀的闭场,你当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走的?”
      
      猛地掐断电话,厥野睡不着了。
      这种大秀,人都是每个公司分好的,这忽然有个人出了差错,要是等走秀当天还找不着合适的人替上,他们整个公司都面上无光。
      
      厥野愁得将头发抓成鸡窝。
      这事得赶紧回去处理,厥野订好下午的航班,想了想,又打电话给医院那边,请他们让江络下楼等。
      答应人的事情一定得做到,这样好歹能省点时间。
      
      江络醒得早,也没什么东西收拾,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厥野还没到。
      江络等得无聊:【狗系统,放首歌。】
      
      系统随机放了首歌,正好是以前江络做超模的时候用来练踩点的。
      大清早的,停车场一片空旷。江络看四下无人,哼着歌来了段台步——
      
      江络的台步很有个人特点,肩膀和跨的扭动幅度大却不夸张,傲慢而优雅。
      带着一点点跟的鞋子在地上踩出了清脆的声音。
      最后一个完美的转身,停下。
      
      完完整整看到了这一幕的厥野眼中满是惊艳,忍不住开始鼓掌。
      
      “啪啪啪。”
      
      江络瞬间僵住:?
      趁四下无人的时候自恋一把,竟然被人看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为没有人在旁边的时候做傻事结果被看见了.....
    这种事是很常见的吧!是吧!
    p.s.我对时尚圈一窍不通,所有名词都是百度+瞎编,别当真嗷
    留言越来越少了,让我看到你们的爪爪呀qw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