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谢镜辞觉得很烦。
      
      她当了这么多年的混世魔王,在裴渡看来,自己这位未婚妻哪怕称不上什么“重要的一生之敌”,也应该够格成为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她自认厚脸皮,不会轻易感到尴尬,可眼下的这动作这气氛——
      简直太尴尬了吧!
      
      穿梭于不同世界之间,谢镜辞早就习惯了来自社会的各种毒打,能面不改色念出所有匪夷所思的台词,然后安静等待被啪啪打脸,并说出那句深深印刻在每个反派血肉里的句子:
      “怎、怎么可能……!”
      
      被打脸其实是件挺丢人的事儿,但谢镜辞心态摆得很正。
      丢人就丢人吧,反正那些角色都不是她本人,不过是一堆无情的“怎么可能”复读工具罢了。
      
      然而现在不同。
      她置身于自己原原本本的身体里,跟前还是被她视作死对头、勉勉强强挂了个名头的所谓“未婚夫”。
      谢镜辞向来自尊心强,要是被裴渡当作不可救药的人间油物,铁定会当场吐血三升。
      
      她烦闷不堪,只想拔刀砍人,停在喉结上的指尖没有动作,甚至无意识地向下一压。
      
      裴渡仓促垂眸,遮掩眼底愈发深沉的暗色。
      
      这是个暧昧至极的动作,谢镜辞手指停在那里,他一旦稍微低头,下巴就能触碰到她的指背。
      于是他只能被迫昂起脑袋,将所有情绪都展露在她眼前,无处可藏。
      
      谢小姐此番前来……似乎不是为了退婚。
      
      裴渡知道她不喜欢他。
      谢镜辞身边从来都围绕着太多太多人,尽是纵情恣意的少年英才,如同燃烧着的火,永远有无穷无尽的活力与笑。
      同他们相比,裴渡的性格便木讷许多,待人接物皆是温顺随和,不留一丝一毫纰漏,被不少人背地里称作木头。
      
      他深知自己在裴家的身份,从无名无姓的孤儿到裴家小少爷,数年间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哪能留下一丝一毫纰漏。
      
      然而事到如今,他还是被赶出了裴家。
      偷来的终究要还回去,直到坠下山崖的刹那,裴渡才终于明白:他不过是个用来怀念已故大少爷的玩具,活了这么多年,一步步往上爬,一点点靠近她,结果但头来,仍然像个不值一提、没人关心的笑话。
      
      近在咫尺的谢镜辞忽地皱眉,指节微蜷。
      一股温热的暖流自她指尖显现,好似被牵引着的细腻丝线,从裴渡喉结穿过,试探性地渗入血脉。
      
      神识入体,她在探查伤情。
      可惜丝线刚刚入了皮肤,就为难停下——他筋脉尽碎,体内魔气混沌,倘若强行注入灵力,只会适得其反。
      
      这具身体已经废弱之至,连灵力都不被允许通过了。
      
      深夜的鬼冢四处风声呜咽,远处传来恶狼嚎叫,裹挟了团团簇簇的血气,预示着潜藏在黑暗里的危机。
      
      鬼门将开,不少宗门与家族汇聚此地,欲要前往鬼域寻获机缘。
      谢镜辞重伤初愈,定是在家族陪同下来到这里,无意间撞上他遭人羞辱的场面,顺手解围。
      
      偏偏被她见到那样不堪的一幕。
      
      裴渡咽下喉间腥甜,用力后退一些,避开她的触碰与视线:“谢小姐,鬼冢危机四伏,不宜久留。你若无事,不如自行离去,与同行之人汇合。”
      
      这是真心话。
      他修为尽失,谢镜辞应该只恢复了一半不到,倘若遇上实力强劲的魔物精怪,裴渡不但自身难保,还会拖累她。
      
      “自行离去?我要是走了,把你留在这里喂狼?”
      谢镜辞笑了:“再说,我独自来到这里,哪有什么同行之人。”
      
      谢家怎会让她单独前来。
      裴渡讶然抬头,与她四目相对。
      
      一个绝不可能成真的念头缓缓浮现,他短暂想起了它,在心里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然而在黯淡月光里,谢镜辞却朝他弯了弯眼睛。
      她的笑声慢慢悠悠,噙了显而易见的傲,裴渡听见她说:“我是专程来寻你的。”
      
      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足够让他控制不住地心脏狂跳。
      
      他们二人虽然订了婚,却是出于父母之命,以及他隐而不表的一厢情愿。两人为数不多的几次碰面,都是在学宫里的比武台上。
      
      谢小姐并不喜欢他,每回相见都冷着脸,不曾对他笑过,裴渡亦是恪守礼法,不去逾矩侵扰。
      
      她怎会……专程来寻他?
      
      “之前那句‘郎君’,不过是玩笑话。”
      谢镜辞收刀入鞘,刀光划过夜色,发出一道清澈嗡鸣。
      比起此前的旖旎,如今的模样才更像她,柳眉稍挑、唇角微扬,细长眼眸里蕴了锐光,好似利刃缓缓出鞘:“他们都说你堕身成魔、与魔族勾结作恶,我却是不信的。裴家那群人害你至此,你难道不想复仇?”
      
      终于说出来了。
      
      在她昏迷不醒的既定剧情里,裴渡将被夺走曾经拥有的一切——名誉、尊严、完好的身体,甚至陪伴他多年的名剑湛渊。
      归根结底,他只是个养来玩玩的替身,从未被真正接纳,等玩腻了,就是弃之如敝履的时候。
      
      可如今的情况截然不同。
      所有异变初初开始,而谢镜辞已然醒来。
      偌大世界里,哪怕只存在唯一一个不起眼的变数,也能把结局搅得天翻地覆。更何况身为不逊于裴渡的少年天才,她这个变数,无论如何都称不上“不起眼”。
      
      “我能帮你。”
      她的声线有如蛊惑:“你想不想要?”
      
      裴渡定定看着她。
      
      谢小姐还是这副模样。
      总是玩世不恭地笑,其实暗藏了锐利的锋芒,一直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譬如现在,他们近在咫尺,彼此间的距离却有如云泥之别。
      说来可笑,他在她身后追赶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越来越近,却在须臾之间尽成了无用功。
      
      少年眼底现出几分自嘲,来不及出口,忽然听见天边传来一道诡异闷响。旋即狂风大作、群鸟惊飞,堆积的泥沙尘土肆意飞扬,天地变色。
      
      这出变故来得猝不及防,他被风沙迷了眼,竭力在混沌夜色中分辨谢镜辞的影子,还没起身,便闻到一阵熏香。
      
      ——有人俯了身子揽过他脑袋,以灵气为屏障挡住风沙,将裴渡护住。
      
      这勉强称得上一个拥抱。
      他紧张得连呼吸都停下,条件反射地捏紧被血浸透的衣衫,一动不动。
      
      “鬼门将开,我们好像正处风暴眼。”
      与他相比,谢镜辞的语气坦坦荡荡,甚至带了些走霉运后的不耐烦:“……大概要被卷入鬼界了。”
      
      *
      鬼冢乃连通鬼域与人间之地,鬼门五十年一开。
      
      虽叫“鬼门”,其实无形无体,能不能找到全靠运气;至于鬼域,则是诸多鬼修与魔修的聚集地,与世隔绝、自成体系。
      
      谢镜辞所言不虚,当她再睁开眼,所见是与之前大不相同的景象。
      修真界没有歧视,五十六种流派五十六种花,甭管你是剑修法修还是魔修鬼修,只要不杀人放火也不坏事做尽,就是好修。
      
      鬼域必定黑云压顶、寸草不生,那全是落伍的刻版印象——至少铺陈在她面前的,就是一处梅花开遍、大雪封山的凛冬盛景,看上去漂亮得不得了。
      
      而她和裴渡,正置身于山腰的洞穴中。
      
      谢镜辞简直要怀疑裴渡是不是有什么霉运光环。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尽快将他带离鬼冢那个是非之地,等回到云京,再和爹娘一同商讨疗伤事宜。
      
      结果风暴这么一卷,《常回家看看》变成了《谢镜辞的奇幻漂流》。
      
      “送我们来的那扇门消失了。”
      她皱了眉:“鬼门行踪不定,短时间内很难遇上第二次,你伤势严重,必须尽快处理。我带了些药,不过——”
      
      说到这里,饶是大大咧咧如谢镜辞,也不由得顿了顿,轻咳一声:“不过你指骨全断了,是么?”
      
      裴渡一愣。
      禁术反噬巨大,他指骨、腕骨与肋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其中握剑的手,已经连动上一动都很难。
      
      至于谢镜辞的那番话,其中深意再明显不过。
      汹涌热气轰然上窜,裴渡猛地低头。
      
      “不必。”
      他嗓音喑哑,开口时又咳嗽了几声,努力掩下狼狈之态:“伤势不重,我自己来就好。”
      
      裴小少爷居然还挺要强。想来也是,他连腿被见到都会脸红,怎会愿意让旁人上药。
      谢镜辞不清楚他的具体伤势,对于这句话半信半疑,从储物袋里拿出玉露膏,递给裴渡时,晃眼瞥见他的手。
      
      裴渡曾经有双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冷白的手背上能隐隐见到青色血管,最适合握剑。
      此时向她伸来的右手却是血肉模糊,食指骨头断得厉害,软绵绵向下倒伏,被妖魔侵袭的抓痕处处,虽然似乎被用力擦拭过,却还是渗出新鲜的殷红血迹。
      
      他觉察到这道视线,低头把手掌藏进袖子里,只向她露出短短一截指节。
      接过小瓷瓶的时候,裴渡手指明显一颤。
      
      谢镜辞俯了身,看他轻颤着握住瓶身,把玉白色膏体倾倒在指腹上。
      这只手指被特意擦拭过,不见丝毫血迹与灰尘,她看得入神,忽然听见裴渡道了声:“谢小姐。”
      
      谢镜辞闻声抬眸,毫无征兆地,右侧脸颊突然多了点凉丝丝的冷意。
      
      ——裴渡抬了右手,指尖落在她侧脸,几乎是蜻蜓点水地柔柔一扫。
      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那里在隐隐作痛,想必是在对决中不经意受了伤。
      
      他的手指软得不可思议,因为疼痛而轻微抖动,当谢镜辞向前望去,正好能见到裴渡黑沉沉的瞳孔。
      
      像一湖幽深的水,因为她的目光而匆匆一荡。
      
      “有伤。”
      他停了一瞬,把手从她脸上挪开,迟疑摊开手掌,露出被一丝不苟擦过的那根指头,勉强忍住经脉不间断的抽痛与震颤,低声解释:“你放心,这只手不脏。”
      
      谢镜辞:……
      这人怎么回事,手指坏成这样,得了药后最先想到的,居然是她脸上一条不痛不痒的小伤疤。
      
      很难描述听到那五个字时,心里像是被小虫子叮了一下的感受。
      于是谢镜辞干脆不去细想,一把夺过裴渡手里的瓷瓶,朝他扬起下巴。
      
      他这手指,短时间内肯定用不了了。
      谢镜辞:“脱衣服,上药。”
      
      周遭出现了一阵冗长的寂静。
      
      裴渡似是没料到她会如此直白,惊愕抬头。
      他睫毛很长,面上蒙了风沙与血污,唯有一双眼睛黑得发亮。
      
      这次的人设是魔教妖女,当初在快穿的小世界里,谢镜辞的设定是百分百献媚被拒。
      正道人士无一例外大打出手,唯有这次的裴渡仓促移开视线,压着声音道了句:“谢小姐……”
      
      谢镜辞:“干嘛。”
      谢镜辞稍作停顿,对这种情况下可能出现的所有台词进行抢先答复:“第一,咱们修真界没那么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我们身为未婚夫妻,不必有太多顾忌;第二,血不脏,你身上也不脏,就算真的很脏,碰一碰也不会死人;第三——”
      
      裴渡被她说得一愣一愣,满口言语全被堵了回去。
      还没消化完谢镜辞叭叭叭的这段话,就又听见她毫无感情地开始背台词:“哦,我明白了。你不愿让我触碰,是不是觉得我在打斗中染了血,嫌弃我脏?”
      
      裴渡呆呆看一看她干干净净的留仙裙,又傻傻望一望自己满是血污的白衣。
      等等,这好像是他打算说的话……吧?
      
      魔教妖女最擅长做什么。
      魅惑,装可怜,无理取闹,每当遇见正道侠士,都要可怜兮兮来上一句:“大侠可是觉得我脏,嫌弃了?”
      
      魔教妖女只会得到正义的铁拳,但如果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女主角,只要之前没掉进泥坑茅厕垃圾堆,对面那人必定会双目猩红状若癫狂,跟喊麦似的大喊大叫:“不!你不脏!你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女人!”
      建议搭配背景音乐:[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谢镜辞她老妖女了。
      
      这招先发制人打出了两级反转,裴渡哪里见过此等操作,只得茫然安慰:“谢小姐很好,不脏,那种事情……我不介意。”
      
      “那种事情?”
      他的反应实在有趣,谢镜辞眨眼,尾音恶趣味地上扬:“那种事情,是指哪种事情?”
      
      她莫名觉得心情不错,看眼前清冷出尘的少年剑修因为这句话长睫轻颤,慌张到不知所措。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用干涩且茫然的口吻低声应道:“不介意……脱衣,让谢小姐为我上药。”
      
      他居然当真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裴渡觉得羞耻,嗓音越来越小,眼底是拼命掩饰却满满当当溢出的窘迫。
      
      耳朵上的火愈来愈烈,烫得他脑袋发懵。
      
      他平日里何其冷冽,还是头一回露出这样的表情。
      谢镜辞饶有兴致打量裴渡眼尾的那抹红,不知怎地竟觉得十足有趣,笑意快要止不住,只得抿了唇,佯装轻咳一声。
      
      [厉害厉害,我还记得,当年你说起自己的愿望。]
      系统啧啧:[一年之内让裴渡在身下求饶,三年之内冲击元婴境界——这么快就实现了第一个,可喜可贺啊!]
      
      谢镜辞拳头又硬了。
      你闭嘴吧!!!她的原话明明是“打得裴渡心服口服,在身下求饶”好吗!!!
      
      混蛋系统看热闹不嫌事大,她正要义正辞严地进行讨伐,前者却大惊小怪地“哇”了一声。
      
      谢镜辞只得收回思绪,看跟前的裴渡抬起手,近乎于艰涩地指尖一动。
      
      他动作很轻,低头看不见神色,从谢镜辞的角度望去,只能见到陡然露出的、像蝴蝶那般展开的莹白锁骨,与流畅漂亮的肩部线条。
      不知是染了血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在冷白皮肤上,覆着层桃花样的薄红。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在每天晚上十点钟哦!没入v的榜单有字数限制,我已经快写超了,在思考如何控制(望天)
    其实这是篇沙雕向的爽文…下一章就要走爽文路线了hhh
    感谢在2020-10-27 12:46:41~2020-10-29 22:0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无糖柚子茶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拂衣、斯如、全息白檀碎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天才宇航员 12个;小猫猫、清染、暗火推舟、风子和 2个;(·v·)、拂衣、scotty、付吉敦太、雨末青禾、飘然自由、神明的少女、是小苏苏哟、快乐小猫、47169996、流年如夏、青衫、青青翠微、yizhi酒狐狸、全息白檀碎片、拖延症晚期患者、捧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cotty 180瓶;月明星稀 105瓶;风子和 89瓶;叶汐冰 70瓶;洵洵洵洵洵洵洵 59瓶;崔崔不知道、捣蛋鬼、楠了个喵 50瓶;玄默 40瓶;乔迟 30瓶;桜原 28瓶;鱼名字、可爱馨、嘉九岁的小甜果、吉加、灿灿 20瓶;meow(kneel) 17瓶;nijiの詩 16瓶;反梦反醒、濯锈 12瓶;荒冢有繁花 11瓶;40 Eridani A&B、一叶知秋、银曈、流年如夏、嗑学研究人员、陆离、楚长揖、不幸运的M小姐、37299074、宫裳绝执羽、牧梦、今年冬天下雪吗、yx杨小二、铃音依旧、头发是什么东西、宿命、年糕、月光砂、31733550、虞书欣的小娇妻、落日成山海、西原、没有脑袋、是查可不是jack、鱼丸cc、阿赏、君九龄 10瓶;一只喵、二九qw 9瓶;想吃好吃的. 8瓶;白白、轻褛蔓蔓 6瓶;君沐宸、绯、幺儿、盐盐、窄门、南辞、沐橙、松鼠和松子仁儿、Canace、苏玖、我是谁我在哪、琪琪、聊寄一枝春 5瓶;锦色、一叶清园 4瓶;劫局& 3瓶;华阳初上鸿门红、会微笑的糖果、筱皖呐、lq 2瓶;桐染、如雾、清枨、李怼怼夫人、纳凉。、妧訢、打滚儿求加更、张三的传奇一生、八岐逢乐、颜癌晚期,没救了、白切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