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
      
      DingDong动画工作室。
      
      浑浑噩噩的周一。
      
      稿子画到一半全部推翻重来,滚烫的咖啡不小心洒了满桌,落在地上的笔怎么都找不到。
      一周过去了,身体的异样已经不在,一切仿佛重新开始按部就班。
      
      可莫名的,沈龄紫总能想到在日光下纠缠的身子,不着寸缕,疯狂又刺激,让人热血澎湃又心惊肉跳。
      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融为一体,不用惧怕外人打扰。男人似乎永远不知疲倦,给她嘴里塞了一块夹心巧克力,继而又开始一段缠绵。
      
      在甲板上整整两天两夜,最终在夜幕下靠岸。
      没有姓名,没有联系方式,对方却在漫天星光下对她道了声:“再见。”
      浑厚低沉的嗓音,与他年龄相符的难以捉摸。
      
      沈龄紫最后自然也不问他姓名,毕竟他也没有主动问及。
      一场风花雪月,太较真就没意思了。
      
      昨夜的梦境中,这个人再次闯入,将沈龄紫的梦境占得满满当当。
      闭上眼,那个人仿佛仍然在为所欲为。他喜欢在她颈上吮吻,白皙的皮肤上印上草莓色的痕迹。
      他好像是一只行走在黑暗里的吸血鬼,紧紧地吸附在她的脖颈上。而她真像是被抽干了鲜血,跟着他柔软的唇舌昏迷,不可自拔。
      
      沈龄紫推开椅子,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镜子里倒影着女孩的脸庞,高领毛衣将尖尖的下巴小心包裹住。她将毛衣领往下拉一点,立即露出一道暗红色的印记。明明四周没人,却不知在心虚什么,她立即又将衣领拉上去,面颊上似乎也染上绯色痕迹。
      
      正好有个年轻的同事出来洗手,见到沈龄紫的时候躲闪了一下目光。
      
      沈龄紫眼尖,注意到对方眼眶发红,于是主动询问:“宁宁,怎么了?”
      
      宁兰兰是沈龄紫特招进工作室的,年仅十九岁。因为当初在网上看到宁兰兰的画稿,沈龄紫一眼相中直接联系,认定宁兰兰是自己工作室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事实证明,宁兰兰小小年纪却灵气十足,画的二维没有一个人说不好。
      
      宁兰兰欲言又止,“龄龄姐姐,我……”
      最后还是摇摇头,道:“没什么……”
      
      “是压力大吗?”沈龄紫是工作室的老板,对于员工也算是体贴周到,希望创造一个和谐的环境。
      她一直很喜欢宁兰兰,也知道工作上难免会有压力,希望小姑娘能保持活泼心态。
      沈龄紫安慰宁兰兰:“不着急,慢慢来,有灵感才最重要。”
      
      宁兰兰点点头:“放心吧龄龄姐姐,在工作上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甩着马尾辫离开洗手间,满背影的朝气蓬勃。
      
      沈龄紫大了宁兰兰七岁,看着小丫头这副样子,突然忍不住感慨时光一去不复返。
      她今年都二十六岁了,真的不小了。
      
      二十五岁的时候沈龄紫为了证明自己,毅然决然从沈家离开,在父母面前夸下海口,要在三年之内制作出一部国内最优质的动画电影。为此她要自立门户,不受家人局限。很好,如此一来,沈龄紫也落得了个身无分文的下场,不得不到处去筹措资金。
      
      DingDong动画工作室英文名DingDongAnimationStudios.
      一年前,沈龄紫的野心是想将DingDongAnimationStudios打造成一个能和PixarAnimationStudios以及StudioGhibli齐肩的中国动画工作室。
      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别说三年了,就算给她五十年似乎都很难达到。
      
      动画电影《平平无奇小仙女》的项目从开始到现在,困难重重。
      沈龄紫的丧是因为现实摆在眼前,从她第一次递出自己的企划书寻找投资商被泼了一盆冷水时。活了二十五年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突然发现自己能力单薄,无比渺小且微不足道。
      即便变卖了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以及豪车,她能维持工作室的运转也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沈龄紫开始发现,钱难赚屎难吃,求人膝盖要弯曲。
      
      回到工作间,沈龄紫对着自己的数位板发了一会儿呆。
      日本著名的电影之神黑泽明曾经说过:“好剧本不一定能拍出好的电影,但差的剧本绝对不可能拍出好电影来。”(注,这句话来自网络)
      
      沈龄紫大学学的是动画设计,辅修影视艺术创作。她自然很明白剧本对于一部影视剧的重要程度。而对于动画来说,好的剧本就是成功的一半。
      动画剧本创作已经全部敲定,前前后后打磨了一年多。
      目前项目进度刚到角色场景概念设计。这个和沈龄紫的专业对口,所以她也在进行创作讨论。
      在此之后,要进行二维分镜设计,以及后续的中期制作。中期制作需要三维建模,材质贴图,模型绑定等等,亦是最烧钱的一个环节。
      
      当务之急,沈龄紫得在中期制作钱把投资拉到位,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可想要拉投资哪有那么容易?
      尤其一家没有拿得出手作品的新动画制作公司,先别提作品了,随时都有散伙的可能性。
      这一年时间里,前前后后沈龄紫见过的投资商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最后都没有成的。
      
      邬芳苓的一通电话终于将沈龄紫拉回现实。
      带着邬芳苓独有的清脆嗓音,大声吼叫:“梁焯的联系方式我搞到手了!!”
      
      沈龄紫一个激灵:“真的假的?快发给我!”
      
      “嘿嘿,请我喝下午茶。”
      
      “木问题!”
      
      闺蜜两人约在东梁鼎盛广场。
      东梁鼎盛算是南州市必打卡地点之一,这里有纵横交织的里弄、开阔的广场空间,更是国际大都会的潮流典范。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米其林星级餐厅、只有想不到,没有东梁鼎盛没有的东西。而这里更是潮人天堂,摩登的市集。
      
      沈龄紫和邬芳苓约在一家新开的甜品店——Monst。
      这家甜品店最近推广铺天盖地,不论是微博还是短视频软件都在介绍。作为时尚弄潮儿的邬芳苓自然是第一时间要来打卡。
      
      到了之后沈龄紫才发现Monst居然独占一幢白色小洋楼,店门推进去无一细节不体现着高颜值。这里主营甜品下午茶还有民宿。
      怪不得Monst是近来热门的打卡地,因为店主曾经是一名网红摄影师,审美在线,创店的初衷就是想给顾客带来一个高视觉享受的地方。
      
      很显然,邬芳苓已经美美自拍了好一会儿,这会儿正在低头修图。
      
      邬芳苓是个小网红,在如今小视频大热的时候,她乘了一股东风,粉丝破了百万。如今靠着直播,邬芳苓收入相当不错。
      沈龄紫没想过当什么网红,即便邬芳苓提过不止一次。但为了钱,沈龄紫也尝试去开直播,但现实是想要红还是靠得靠命。网络美女千千万,现实中沈龄紫虽然有一些姿色,但在网络上人人美颜滤镜的时代,还真不让不稀罕。尤其现在各路人马营销手段不断,大多都是靠真金白银去砸。真有那个营销的钱,沈龄紫都恨不得放在工作室里。
      
      几乎是沈龄紫刚一坐下,便有服务员送来甜品。
      端上来的是一块造型摩登的抹茶冰淇淋,白色无规则陶瓷盘烘托,红色点缀边缘。不仅浪漫、细腻,有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沈龄紫拿起勺子,邬芳苓连忙阻止:“等等,先让我拍个视频你再吃啊!”
      
      每次出门,邬芳苓总要拿着她的手机亦或是相机拍摄个不停。沈龄紫则乖乖在一旁等待,也不恼,像个安静的小公主。
      
      等拍好了视频,邬芳苓这才仔细注意到沈龄紫:“啧啧,几天不见,你怎么黑了那么多?”
      
      “有吗?”沈龄紫心虚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邬芳苓贼兮兮一笑,“说说看,怎么搞的?”
      
      怎么搞的……
      大概是光着身子在甲板上暴晒的结果。
      
      沈龄紫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鼻子,转了个话题:“你不是说有梁焯的联系方式?”
      
      邬芳苓嘿嘿一笑,说:“梁焯就在东梁鼎盛呀,你上去找他就是了。”
      
      “耍我呢啊?”
      
      “哪敢。”邬芳苓古灵精怪地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沈龄紫,“呐,这可是托了关系弄到手的,你剋得把握住机会。”
      
      沈龄紫激动地起身一把抱住邬芳苓,“啾”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名片是黑色烫金的,上面印着梁焯二字,还有一串电话号码。简简单单,很有质感,却彰显主人的低调内敛。
      想起邬芳苓上次所说梁焯是个秃头,沈龄紫莫名脑补四十岁的大叔:事业有成,带着些微啤酒肚,但气质应该不错。
      
      东梁鼎盛据说是富三代,妥妥的豪门。真正的豪门和暴发户不同,教育出来的子女大多是内敛而有能力。
      
      其实,沈龄紫会从家里出来,也有一个原因。沈家准备安排沈龄紫联姻,据说对方是个暴发户。
      沈龄紫骨子里其实是很倔的人,她没有谈过恋爱,无法接受联姻这个事情。本来也不是什么顶大不了的事情,真不想结婚可以好好商量。但当时沈父一句:“不结婚有什么用?能自己养活自己吗?”
      这句话彻底触动到沈龄紫。
      于是她说走就走,和家中断绝往来,不拖泥带水。
      为了证明自己,沈龄紫想干出一番事业,不让父亲看扁。
      
      沈龄紫当即拿出手机想要拨打名片上的这通电话,可手机上却先有一通电话拨进来。
      
      是工作室的助理许麦冬,着急道:“不好了!见血了!宁宁报警了!”
      
      沈龄紫从柔软的座位上一下子弹了起来:“什么?”
      
      *
      
      警察局离得不算远,沈龄紫是跑着过去的。
      一口气跑了近一公里,她气喘吁吁,最终手撑在警局门口的一辆车上喘了口气。
      
      黑色低调的劳斯莱斯,方圆一里的车辆唯恐避之不及。
      坐在驾驶座的严泰想下车催赶,被后座的人喊住:“没事。”
      
      质量上佳的车膜,不仅阻挡紫外线的能力强,透光率较高,更做到无法让人窥探隐私。
      
      梁焯单手撑着下颚,漫不经心看着车窗外的人,眼底带着三分趣味。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让人想要逗弄的小宠物。
      
      如果不是玻璃阻隔,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几毫米。
      
      沈龄紫包里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是于荣轩来电。
      她干脆靠在车上,划开通话键放在耳边。
      
      “晚上陪我吃个饭,四点来接你。”于荣轩干脆直入主题。
      
      这会儿都已经三点半了,沈龄紫拒绝:“不行,我今天有事。”
      
      “你又有什么事啊?”于荣轩嘲笑。
      
      沈龄紫被他这语气激地反问:“那你又有什么事?成天吃吃喝喝,你日子过得是不是太舒服自在了啊?”
      
      “我就是这么舒服自在,怎么,你羡慕妒忌?”
      
      沈龄紫懒得再和这个人说什么,“啪”地一下挂断了电话。
      
      大概是高领毛衣太热,沈龄紫拽了拽。海风和阳光虽然让她黑了一个度,但她仍然白得发光。至少在梁焯看来,他似乎从未见过那么白的亚洲人,身子一掐就红,一吻就能染上痕迹。
      
      看着窗外的人,梁焯的眼底渐渐生出几分异样的情愫,是属于男人的禁忌色泽。
      刚伸手准备打开车门,沈龄紫却大步迈开跑了。
      
      梁焯推门的手掌一顿,看着沈龄紫的背影忽而想起那日她趴在甲板软垫上的姿势。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她光洁的背部,她整个人却比阳光还要明媚。
      
      开荤的猎豹嗜了血,便犹如上瘾一般,无法自拔。
      
      —
      (写在作话怕你们略过了,就写在这里啦。)
      新开文,都是老读者在捧场,感谢你们还在。
      本章留言都有红包,红包不大,但心意满满。
      希望你们都能留言一下,哪怕打一个句号,我都能看到你。
      鞠躬。
      
      

  • 作者有话要说:  梁焯:大概就是阳光也不及老婆耀眼的意思。

    今天的牌面留给“一大萝卜”,感谢火箭炮一枚。
    另外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不到好名字 10瓶;YChuang34、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别忘了留言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