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玫瑰庄园11 ...

  •   希恩缓缓睁开眼睛,朦胧的晨光透过白垩色的纱帘落在他的脸上,所见的一切都像蒙了层雾,视野里是大小模糊的色块,轮廓边都带着重重的虚影。
      
      未知的环境让他微微有些恍惚,不过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变故后,他也习惯了种种无法预料的情况。
      
      或许他现在在死后的世界也说不定。
      
      希恩望向身侧那张没有瑕疵的脸,金色的长发披着淡淡的光色,像是降临的天使为苦难之人送来神圣的福音。
      
      他微微扬起头,试图看清那天使真正的面目。
      
      “竟然醒了吗?我还以为你会就这样昏迷到死。”在希恩的后脑勺离开枕头的时候,天使嘲讽地开口了。
      
      “是你…”希恩的意识渐渐清醒,迎面吹来的,像是不知名药草煎煮翻腾上来的热气。
      
      阖眼再睁开,周边的事物终于也清晰了起来。
      
      这里不是玫瑰庄园,他身处在一间从未见过的屋子里。
      
      “是不是觉得四肢发麻,软弱无力,头晕目眩,还特别口渴?”男人像是亲身体会了一样,将希恩现在的感受一点点揭开。
      
      “我要死了?”希恩躺在床上,发绀的嘴唇微动。
      
      “应该快了吧。你昏睡了三天,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放了你快二十盎司的血了。对了,现在他们正在用柠檬马鞭草和薰衣草对你进行熏蒸,以此来麻痹安抚你的精神。”
      
      “没有死吗…”希恩回忆着,记着自己应该是从二楼一头摔下去的,他试着活动四肢,虽然沉重无比,但是骨骼似乎是完好无损的。
      
      应该是有人接住了他,缓解了坠落的冲击。
      
      “快了,快了,你所剩不多的生命已经在倒计时了。”男人说,“你猜猜现在自己在哪?灰墙外的荒郊野岭,被活埋了也没人知道。”
      
      希恩眼帘微垂,神情平淡得像白水。
      
      糟糕的处境是意料之中的,玛丽夫人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在众人面前病成这样,静养隔离合情合理,就算之后再对外说成病逝也没人会意外。
      
      他孤立无援,想来这里所谓的治疗只会磨耗他仅剩一点的生命。
      
      他被摆了一道,陷入了死局。
      
      “何必呢?我觉得你似乎没那么想活着。”
      
      “为什么这么说?”希恩问。
      
      “不想死的人我见多了,绝不是你这样的反应。”男人翻翻白眼,“你甚至没有一件很想完成的事,不是吗?”
      
      希恩的心微微一动。
      
      “以前有过……我想尝试做好这件事,不过做到一半,它就突然碎成片了。”希恩轻声说,“你能明白吗?”
      
      男人愣了下,随后哼了哼。
      
      “你嘴上不是说不在意吗?原来心里还是会忍不住抱怨。也是,谁让你的人生就是一张反面的花毯,无论做的怎么样,永远也比不过原本的真切。”
      
      “你有名字吗?”
      
      “神明的名字人类是听不见的。”男人抬了抬下巴。
      
      “那神明有想做的事吗?”希恩又问。
      
      “我当然有。”男人忽然反应过,眼神带了点戒备,“狡猾的人类,你是不是又想套我的话?”
      
      希恩拉动嘴角,他有些想笑,不过他面部僵得厉害,做出来的表情有点不伦不类。
      
      “不是,只是忽然想起教廷里的宣讲,说信仰神明能为迷茫之人指引道路。所以,问问你是不是真的。”
      
      “你都快死了,还想这些做什么。”男人挠了下头发,没好气说,“先说好,就算你信仰我,我也不会和你交易的。”
      
      “昏迷的时候,你一直在我身边吗?”
      
      “那是因为契约!等你死了,我就可以回去接着睡觉了。”男人有点被这肉麻的说法刺激到了,“听到了吗,我对你这种毫无欲望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希恩没有应话。
      
      忽然的沉默让男人愣了下,随后偏过头,只见黑色的碎发下,长长的睫毛已经搭了下来。
      
      希恩又睡着了。
      
      “真是无礼的人类。”男人轻声说了一句,随后收回目光,默默站在铺着白色棉布的木床边,屋里的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死寂无声。
      
      ***
      中午的时候下起了雨,噼里啪啦的雨打在娇嫩的玫瑰花瓣上,女仆们拽着巨大的帆布,匆匆忙忙守护着庄园主人最爱这片的花园。
      
      “艾瑞克斯,你要出去吗?”莉莉安望着正在戴骑帽的男人。
      
      “啊,我想去看看希恩。至今没听到清醒的消息,我有点担心。”艾瑞克斯微微蹙眉,“我总觉得他在庄园里养病会好一点,灰墙外也不安全。”
      
      “医生说,他的病要静养,庄园里的人太多了。”莉莉安低下头,“那里安排了很多服侍的人还有守卫,我想希恩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他之前明明都还好好的。”艾瑞克斯声音沉重,他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几日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莉莉安的身子微微颤了下,“是啊,实在太突然了。”
      
      “莉莉安,你有什么要话要我带给希恩吗?”
      
      “我会在这等他回来。”莉莉安轻声说,“一直等着。”
      
      “放心,希恩很快就会回来的。”见莉莉安神情悲伤,艾瑞克斯安慰了一句,随后就冲进了那漫漫雨雾里,没了踪影。
      
      水花四溅,奔驰的马蹄在泥泞的道路上留下了一个个印记。
      
      走了不少弯路后,艾瑞克斯终于根据老管家给的地图,找到了那座建在半山处的建筑。
      
      “乔,子爵怎么样了?我想见见他。”艾瑞克斯接过干燥的毛巾。
      
      “艾瑞克斯先生,子爵还没有醒。”乔说,“他可能不方便见您。“
      
      “已经过了三天了,人还没有醒吗?”艾瑞克斯皱着眉头,“怎么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子爵到底是什么病?”
      
      乔欲言又止。
      
      这时,一个穿着棕色长衣,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了出来。
      
      “你是?”
      
      “艾瑞克斯先生,我是杰森,在这里负责治疗子爵的身体情况。您来的很巧,希恩子爵刚刚清醒了过来。”
      
      “真的吗?我能看看他吗?”艾瑞克斯眼睛一亮。
      
      “可以,不过不能太久,希恩子爵最需要的是静养。”杰森医生说。
      
      门推了开来,希恩的目光转了过去,声音很轻,“艾瑞克斯,你来了?”
      
      “我来看看你,怎么样身体有好些吗?”隔着一层白纱,艾瑞克斯只能看见一个单薄剪影。
      
      “嗯,好多了,我想过几天就会好了。”希恩的声音不大,但还算有精神。
      
      听到这话,艾瑞克斯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我…我们都很担心你。”
      
      “我没事,你还好吗?”
      
      “我都挺好的。”艾瑞克斯抓了下头发,“庄园的事务很多,我正在慢慢学习,你之前的工作都做的井井有条,我想和你一样。”
      
      “嗯。”
      
      “还有那些亚兽人,我也将他们都安置好了,你不用担心矿场的那边的事了。”
      
      “好。”
      
      ……
      ……
      艾瑞克斯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那位杰森医生拦住了。
      
      “艾瑞克斯先生,希恩子爵的身体还很虚弱。”
      
      “我知道了。”艾瑞克斯眼神里满是担忧,“希恩,我明天要去南方领地一趟,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痊愈,对了,莉莉安让我告诉你,她会一直在庄园等你回去的。”
      
      艾瑞克斯说完就被杰森医生送了出去,白纱另一边,希恩有些疲惫的阖上了眼睛。
      
      “子爵,您刚刚表现得很好,没有说不明智的话。”没一会儿,杰森医生就回到了房间,“我知道您疲惫了,不过现在怕是还不能睡,因为还要请您再写一些东西。”
      
      “写什么?”
      
      “遗嘱。”
      
      希恩沉默了片刻,“我没有握笔的力气。”
      
      “没关系,我会帮助您。”杰森医生晃了晃手中的针管,将黄色的液体推进惨白的皮肤里,“正文已经帮您拟好了,您只要在条款处签字就行了。”
      
      房间里的灯光一下暗了下来,拿走那份签过名的遗嘱后,杰森医生就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没有安排紧密看守,因为没人担心希恩会逃跑。
      
      连续几天的放血后,希恩的身子已经废了。
      
      如果不注射特殊的兴奋试剂,甚至连长时间的意识清醒都无法保证。
      
      “你的身体已经垮了,最多还有两天的时间。”黑影里金发男人轻声说。
      
      “嗯,我知道。”希恩呓语,艾瑞克斯凑巧的离开已经说明他的死期将至。
      
      这座屋子是玛丽夫人为他专门打造的墓地,其他的,无论是医生,还是仆人,都是恪尽职守的守墓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保证他能真正得入土为安。
      
      “你已经没有转机了,他们甚至不用再做什么,只要静静等待就好。”
      
      说完,屋里传来的就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之后一天,杰森医生甚至都懒得给希恩进行放血治疗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床榻上躺着的年轻子爵已经油尽灯枯了。
      
      乔端着今日的餐点走了进来,那毫无血色的脸上已经白到了透明,看得让人心惊。
      
      不过或许是回光返照,希恩今天的精神倒是比之前都好上不少。
      
      “子爵。”乔将餐点放在桌上,他低着头不敢看青年的脸。
      
      他是十分心虚的。
      
      他知道那位派来的杰森医生根本没有给子爵好好的治疗。
      
      因为害怕玛丽夫人的权势,同时能得到一笔不小的财富,他终是选择了沉默。
      
      “乔。”
      
      “您有何吩咐?”
      
      “你在我身边服侍多久了?”
      
      “快、快三年了,子爵。”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吗?咳咳——”希恩身体剧烈得颤抖着,有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子爵——!”乔连忙拿起干净的毛巾为希恩擦拭干净。
      
      “乔,我很感激你这些年的照顾。”希恩的声音微微颤抖。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能效忠您是我的荣幸,子爵。”乔不由露出哀切之色,他伸手将希恩的身体扶住。
      
      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
      
      “在遗嘱之外,我有留一笔财富给你。”
      
      “我想将那个地点画给你,可是…我现在没有力气,你能拿一点杰森医生的药给我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6 21:56:45~2020-03-27 20:58: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澈鸟鸣、小六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澈鸟鸣 20瓶;檄Jun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