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二小姐,你真的来了,求你救救小的,现在只有你能救小的了,大小姐是要小的死啊。”
      
      老六子看到沈珍珠出现,顿时喜出望外,扒拉着牢房的门冲着沈珍珠祈求呼救,希望沈珍珠看到他为她做过事的份上救自己。
      
      身上的伤得不到医治,已经化脓生疮,老六子感觉自己的腿也越来越使不上力气,连爬都爬不动了,害怕自己落得个半身不遂瘫痪在床的下场,便掏出全身家当买通狱卒给二小姐递了个消息,没想到二小姐不嫌弃地牢污秽,竟亲自过来救他。
      
      二小姐果然人美心善。
      
      而胖子和瘦子看了一眼娉婷婉约的蓝衫少女,默契地没有开口求教。
      
      虽然整个侯府都知道大小姐跋扈张扬,动辄便惩罚下人,而在大小姐的衬托之下,二小姐则是温柔贤淑的好姑娘,对待下人也甚是宽宥,在府中颇有人缘,但他们到底谨记着自己是花溪院的人,就算犯了错还不到罪死的地步,如果敢投靠大小姐的死对头,就真真是踢到了铁板,怕是大罗神仙都保不住他们。
      
      何况,现在有吃有喝,有大夫医治,还不用干活,就当休假何乐不为。
      
      老六子声声喊道:“二小姐,二小姐……”
      
      沈珍珠想忽视他都难,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攥紧帕子捂了捂嘴,方才吩咐身后的大夫:“快去给他瞧瞧伤。”
      
      语罢,又叹了口气:“唉,大姐姐作甚将自己院中的人打成这样,做错了事该罚则罚,却也要给人一个知错能改的机会呀,哪儿能把人往死里打?”
      
      她的丫鬟心领神会,附和道:“大小姐惯常如此,幸好奴婢在二小姐院中当差,真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气。”
      
      “小的就没有红梅姐姐命好。”地牢里,除了老六子捧场,其他人都没应声。
      
      红梅本想顺着话继续编排沈琉璃两句,可转眼瞧见沈珍珠微皱的眉头,便很有眼力见地住嘴了。
      
      而沈珍珠的目的可不是来搭救老六子,只是听说沈琉璃最近有些反常,竟替牢里的犯人请了大夫治伤,还改善了伙食和地牢的条件,便想着过来瞧瞧究竟,毕竟这里还关押着一位重要的主儿,沈琉璃名义上的夫君——陈国质子傅之曜。
      
      呵。
      
      沈琉璃备受宠爱又怎么样,高于她的庶女身份又如何,女子前半生金尊玉贵的生活系于家世,可后半生的尊荣却是夫君带来的,如今嫁了一个卑贱懦弱的质子,沈琉璃的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不认命又能如何?
      
      傅之曜自九岁被送到萧国为质,被囚在冷宫过了十年猪狗不如的生活,宫女太监谁都可以欺负他。
      
      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曾受过太监的胯/下之辱,活得毫无尊严。
      
      可谓连人都不是,如何比得上惊韬玮略相貌俊逸的四皇子萧景尚。
      
      可笑,沈琉璃肖想四皇子近十年,为了情爱丑态百出,死缠烂打,结果却让寄居在府内的表小姐赵降雪截胡了,赵降雪虽父母双亡,可却做了正儿八经的皇子正妃。
      
      沈珍珠尤记得四皇子看赵降雪的眼神全是深情厚爱,可见赵降雪也是好本事,竟能得四皇子真心看重。
      
      四皇子是萧国一等一的好儿郎,沈珍珠当初也隐晦示过好,可人家四皇子满门心思放在赵降雪身上,身后还有个不顾女儿家矜持疯狂追逐的沈琉璃,沈珍珠自知若不及时止损,只会惹得一身骚,便也慢慢歇了这份心思。
      
      对赵降雪隐有嫉妒之意,可有了沈琉璃这个爱而不得的对照物,沈珍珠心里的那点不甘心也就消散了。
      
      一想到沈琉璃吃了这么大的亏,沈珍珠乐得合不拢嘴。
      
      自己只是侯府庶女,吃穿用度皆比不上沈琉璃这个嫡女,娘亲云姨娘虽得侯爷爹的宠爱,地位倒底是差了嫡妻柳氏一大截,可她日后在婚嫁一事上绝对会好过沈琉璃。
      
      虽比不上赵降雪嫁的好,但她未来的夫婿怎么也比眼前这个卑贱的质子强上百倍。
      
      想到最近对她频频示好的三皇子,沈珍珠嘴角的弧度扬得更大了。
      
      下一瞬,似想到了什么,沈珍珠用帕子捂唇,掩盖住了唇边的笑意,看向牢房里靠墙而睡的傅之曜。
      
      这个质子要甚没甚,性子也被磋磨得怯懦不堪早就,唯独皮相生的过于好,就是赵降雪被誉为上京城宛若降珠仙子般的美人儿也及不上,若是女子必定是亡国祸水。
      
      一个男子长得过于美貌可算不得件好事,听说傅之曜当年在冷宫中,还被一些猥/琐变态的老太监给……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她只看这张皮相便有几分心猿意马,或许真有其事。
      
      沈珍珠眸眼里的光轻蔑了几分,转瞬又恢复如常,吩咐红梅将事先准备好的美味食膳以及疗伤用的药膏送给傅之曜。
      
      红梅应了声,敲了敲牢房门上的锁,成功地将‘熟睡’的傅之曜惊醒了。
      
      傅之曜适时地睁开眼睛,看见了侯府的二小姐,卑懦的眼神含着一丝闪躲。
      
      沈珍珠则亭亭玉立地站着,对着傅之曜轻柔浅笑。
      
      沈琉璃厌恶毒打傅之曜,她就让他感受到人心之善,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被欺压到极致的傅之曜,谁知道急了会不会反咬沈琉璃一口,她拭目以待。
      
      如果沈琉璃知道沈珍珠这般心思,不得不感慨这个庶妹颇有先见之明,这傅之曜就是一头善于伪装成可怜虫的狼崽子,日后发起疯来见谁都咬。
      
      沈珍珠掏出一方符纸,柔声说道:“对了,红梅你将这张平安符一并送给殿下,这是我前些时日去大佛寺求的,可保殿下平安康健。”
      
      红梅转身接过平安符,连同食盒一并递进了傅之曜的囚房里,道:“质子殿下,这是我家二小姐的一点心意……”
      
      沈琉璃刚到地牢门口,就瞧见这一幕。
      
      她的好庶妹,闲着无事,正跑来对傅之曜送温暖献爱心。
      瞧瞧,这称呼,丫鬟称质子殿下,她却称呼殿下,倒是挺会的,挺会捧着傅之曜那可有可无的自尊。就是不知道傅之曜领不领情?
      
      “二妹妹,你就这么喜欢我院中的人?又是替人疗伤,又是送饭送符的?”
      
      沈珍珠吓得脊背一僵,没想到会被沈琉璃撞破,甚是尴尬。
      
      她赶忙解释道:“大姐姐,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我就是收到地牢传来的求救消息,递信的人说自己快死了,我便想着过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正好质子殿下也被关了大半个月,想来牢房里的食膳粗淡难以下咽,饿出好歹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于是就让厨房做了些好吃的给他。”
      
      “二妹妹,倒是挺好心,显得我蛇蝎心肠,虐待傅之曜连饭都不给管饱?”沈琉璃唇瓣含笑,可这笑意却全然不达眼底。
      
      沈珍珠每次同沈琉璃正面杠上,心里都有些发怵,她绞了绞手中的帕子,讪讪地说:“我不是这意思。”
      
      沈琉璃抬眸看向傅之曜,淡淡道:“二妹妹说牢饭难吃,专门给你做了美味佳肴,你想吃吗?”
      
      傅之曜对上沈琉璃的目光,停顿了一瞬,方才转向沈珍珠回道:“多谢二小姐好意,我粗茶淡饭吃惯了,不觉得难以下咽。”
      
      “二姐姐给你的平安符呢,你还要不要?”沈琉璃又问。
      
      “我身体很好,不需要保平安。”傅之曜说。
      只要不是瞎子,任谁都能看出眼前的男子羸弱不堪、似乎风一吹就倒的身体,明显与这说辞不相符。
      
      “看来是我自讨没趣,枉做了好人。”沈珍珠的面色有些难堪,再也呆不下去,带着红梅和大夫逃也似地离开了。
      
      没被救出去的老六子急道:“二小姐!”
      
      沈琉璃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急喊的声音堵在喉咙里,戛然而止。
      
      绿绮推着沈琉璃往前走了几步,沈琉璃看一眼沈珍珠没来得及拿走的食盒,一鞭子掀飞了食盒的盖子,饭香顿时溢满整座地牢。
      
      沈琉璃低讽了一句:“挺丰盛的,不吃,真是可惜了。”
      
      傅之曜沉默不语。
      
      “还有,这平安符一看就是大佛寺求来的,大佛寺香火鼎盛,听说那里的佛祖特灵,二姐姐也是够心诚的,对你,比我对你上心多了。”
      
      就是这种阴阳怪气外加讽刺的语态,反正言语间辱他就对了。
      
      沈琉璃在心中想。
      
      而傅之曜依旧没什么反应。
      
      沈琉璃眯眸看着蜷缩在草堆上的傅之曜,轻描淡写地道:“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个佛口蛇心的庶妹?你要是真喜欢,我愿意成人之好,将你让给她,她肯定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毕竟沈珍珠要精心维护自己的好名声,绝不会坏在明面上。
      
      傅之曜眸光转动,定定地看向轮椅上的少女,如玉的脸庞,红艳艳的樱唇,白嫩的耳朵,这是一张十分鲜活的脸,整张面孔并未如往常那般歇斯里地尽露凶相,也没有直接展露出任何恶毒难看的情绪,倒是为她的容貌增色不少。
      
      十几岁的少女,姿容并未完全长开,仍稍显稚嫩。
      
      单看这幅淡然的姿态,谁能想到这是个恶毒黑心肝的少女?
      
      他顿了片刻,说:“不,我不喜欢二小姐,我……”
      
      “我喜欢大小姐!”
      
      “什么?”
      
      沈琉璃怀疑自己听错了,身体不禁微微前倾,她可以确信自己做了好几次的噩梦,梦中他绝没说过喜欢她的话,哪怕是虚与委蛇,也没这般说过。
      
      陡然听他这么一说,真是吓得够呛。
      
      傅之曜看着她,重复了一遍:“我喜欢大小姐这般真性情的姑娘。”
      
      真性情?倒不如直接说她歹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