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御医院的御医几乎请了个遍,都说她患上了心疾,却查不出缘由。而她因为梦境中可怕的预示,不敢再折磨傅之曜,可一准备对他好,心疾便会发作。
      
      隐约发现了一些关联,她不信邪地测试了一番。
      
      将他放出地牢,自己就会发作心疾,派大夫给他治伤,心疾也会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疼的她不敢再试,又吩咐下人将他扔回了地牢受苦受难,他娘的,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哪儿还有心疾发作的症状。
      
      她算是弄明白了,只有继续对他使坏,虐打他,她的心疾就不会发作。
      
      沈琉璃抬手捂了捂胸口,垮着一张小脸,颇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
      
      她虐待他,日后,他铁定会报复自己。
      可现在连个弥补的机会都没有,明知前方是死路依旧不得不继续作死。
      
      弃恶从善,不行吗?
      知错能改,也不给个机会吗?
      
      而通过今天第四次心疾发作的规律来看,沈琉璃发现了一个更难以接受的事实,如果不按照噩梦中的场景虐他,自己也会复发心疾。
      
      在梦境中,傅之曜被关押了半个月后,也是这样一个雨夜,娘亲柳氏来看过她的腿伤后,便劝她将傅之曜放出来,劝她行事不要太过分,傅之曜好歹是她名义上的夫君,满上京城都是对她和傅之曜的非议,让她至少顾忌几分崇恩侯府的面子,也给傅之曜留一分尊严。
      
      她从来都不认可傅之曜是她的夫君,气娘话里话外的态度都是让她认命,她偏不。
      一气之下,就跑到地牢里毁了傅之曜的脸,在他脸上刺了个‘奴’,践踏了傅之曜那仅剩的可怜尊严。
      
      梦中的她,甚至恶毒地说:“傅之曜,你这辈子只配作我的奴!”
      
      也就是说,她如果不去给傅之曜刺个‘奴’,该死的心疾就同她杠上了。
      
      如果没有这一场预见未来的噩梦,让她提前知道自己的结局,也没有让她疼到生不如死的心疾,沈琉璃想,自己可能依旧如梦境中的自己一般,选择继续作死。
      
      可明知自己的下场,依旧作死,真就是傻到了极点。
      
      然而,现在的局面就是个死局,死循环。
      她都已经虐了他半年,他恐怕早就记恨上了她,可她偏偏还要继续虐他,让他更恨她。
      这可怎么办,也不知道有何办法能扭转他对她的坏印象。
      
      不说以后放过她的话了,只求给个痛快死法可行吗?
      
      “小姐,热水备好了,奴婢伺候你沐浴更衣。”
      这时,青衣小婢绿绮掀帘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立在沈琉璃身侧,低垂着眸眼,双手交互在下摆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根本不敢直视沈琉璃。
      
      可以看得出,小丫鬟很怕沈琉璃。
      
      原本最得沈琉璃心的大丫鬟红玉休假回了老家,绿绮也是前一个月儿才从外院丫头提到了内院,近身伺候沈琉璃的。之前,前半个月老是被沈琉璃挑刺责骂,虽然这后半月,沈琉璃不是深受心疾折磨的痛苦,就是精神恍惚发呆,没怎么找她的麻烦。
      可绿绮对沈琉璃的畏惧之心已然形成,每次面对沈琉璃时,总是惶恐不安,唯恐自己哪点做的不如意,惹怒了沈琉璃。
      
      沈琉璃的目光落在绿绮发抖的手上,蹙眉:“你很怕我?”
      
      “奴、奴婢没有。”绿绮惊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沈琉璃眉头蹙得越发深了。
      
      下意识地抓起枕头就要砸过去,猛然间似想到了什么,手腕微微翻转,便将枕头抱回了怀里。
      
      沈琉璃想到梦境中绿绮似乎为了救她而惨死,抿了抿唇,道:“绿绮,你不必如此害怕,我是吃人的豺狼虎豹不成?”
      
      说完,自觉此话有些打脸,自己可不就是豺狼虎豹么,侯府内的丫鬟下人哪个见了她不如老鼠见着猫儿一般,就是上京城的百姓也避她如洪水猛兽。
      都说承恩侯府的沈大小姐喜怒无常,随时都可能当街发飙打砸人。
      
      自知恶名根深蒂固,好人变坏很容易,坏人变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沈琉璃也不作解释,只抬了抬手:“起来,帮我沐浴!”
      
      绿绮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沈琉璃既没骂她也没打她,可她方才分明看见沈琉璃拿起了枕头准备……
      
      当她偷偷地抬头瞄了一眼,那方枕头正安静地呆在小姐的怀里,可能真是自己看花了眼。
      
      “是,小姐。”绿绮赶忙起身,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沈琉璃起床,伺候她沐浴。
      
      当身子没入热水中,沈琉璃舒服地轻叹一声,可没过多久,心口便如钢针扎一般痛了起来,浴池中水花四溅,她的身子软软地朝水底滑下去。
      
      “啊!小姐!”绿绮惊呼一声,赶紧跳下浴池,将沈琉璃捞了上来。
      
      沈琉璃的手死死地按压着剧痛无比的胸口,痛到整张脸几近扭曲,一字一顿道:“去地牢!我今日非要让傅之曜求生不能求死无门,一个卑贱无能的质子有何资格当我沈琉璃的夫君?”
      
      “可是小姐……”
      绿绮刚开口,就被沈琉璃一记冷刀子眼给戳回去了:“快!”
      
      绿绮一抖,手脚麻利地给沈琉璃穿好衣服,又叫了个身体壮的丫鬟,合力将沈琉璃抬到了轮椅上,连湿透的头发都未来得及擦干,就被沈琉璃催促着往地牢的方向而去。
      
      天色暗沉如墨,雨势并没渐收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时有雷鸣阵阵。
      
      而沈琉璃离地牢愈近,心口的那股子疼痛顿时缓解了不少。
      
      她将手伸出伞外,任由冰凉刺骨的雨水浸湿掌心,喃喃低语:“左不过都躲不过去了。”
      
      自己若不按照既定的剧情走,这心疾便会隔上一阵就会发作一次,且发作的越发密集。
      
      她怕疼,更怕现在就被疼死了,只能让傅之曜受罪了。
      
      到了地牢门口,却陡然心生退怯之意,她竟不敢进去。
      
      看着紧闭的牢门,沈琉璃咬了咬牙,吩咐侍卫:“开门。”
      
      地牢里,阴暗潮湿,时有老鼠视若无人般地跑过,看守牢房的狱卒们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被吱呀的开门声惊醒,当看到来人是沈琉璃时,登时吓得匍跪在地。
      
      沈琉璃没有理会,只抬头看向了牢房里唯一的囚犯——傅之曜。
      
      傅之曜蜷缩在草垛上,昏黄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面容,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他身着灰扑脏污的囚服,衣服单薄的完全不足以御寒,羸弱的身子隐隐发颤,可能是冻得。
      
      这套囚服是沈琉璃为了羞辱他,特地按照诏狱的囚服款式为他专门定制,就算身为不受待见的陈国质子,被囚禁在上京城,但倒底与真正的囚犯还是稍有区别。
      
      由质子到囚犯,将傅之曜所剩无几的自尊全都给摩/擦到了地上。
      
      沈琉璃捂着胸口,定定地看着这个可怜至极的陈国质子,实难想象如今的小可怜会成为日后君临天下的暴君,令天下人闻风丧胆。
      
      脑海里不断翻腾起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赤条条的人影交叠,缠绵缱绻,看似如胶似漆、脸红心跳,却只有最原始的欲望,全无任何感情,每一下都是深入到灵魂的凌/辱和折磨。
      
      佛法讲究因果循环,因是由她自作孽而起,才让她承受生不如死的苦痛,理智告诉她,是她坏在前,他报复在后,他的报复是她该承受的果。
      
      但情感不允许她这样想,她就是恨他,就是讨厌他这样的人,自己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不是吗?
      
      沈琉璃心潮起伏不定,细白的手指不由得揪紧了衣襟,冷声道:“将他给我绑起来!”
      
      狱卒粗鲁地将傅之曜绑在了刑架上,四肢被缚,难以动弹半分。
      
      傅之曜睁开眼睛,平静地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只堪堪地看了一眼便耷拢下了眼皮。
      
      对于即将到来的虐打折磨,他习以如常。
      
      心早已坠落地狱,肉/体上的折磨与辱打,并不能激起傅之曜任何涟漪,默默忍受着,一顿鞭子很快便会过去。如果反抗反讥,眼前这个心如蛇蝎的少女只会更狠更兴奋地打骂于他。
      
      沈琉璃转动轮椅,来到刑具旁边,五花八门的刑具让人眼花缭乱,细如葱根的手指如往常那般落在带倒钩的鞭子上,指尖一顿,选了旁边一根普通的长鞭。
      
      白嫩的指尖缓缓地抚过鞭身,明艳的脸庞上尽是漫不经心。
      
      转瞬,眼神一冷。
      
      长鞭猛地抽打在了傅之曜身上,鞭风凌厉,一鞭又一鞭。
      
      傅之曜的衣衫破裂开来,露出伤痕累累的身躯,肌肤上遍布着各种可怖的伤痕,新伤旧伤交织,有的已结疤,有的翻转着鲜红的血肉,有些伤是她凌/虐所至,有些却是其他人所留下的。
      
      沈琉璃看的触目惊心,手上的鞭子却未作停顿,又抽了十数鞭才停下。
      
      而她的心疾总算是缓解了大半,只隐隐些微刺痛,尚在她能忍的范围。
      
      而傅之曜从始至终死死地咬着下唇,没有吭一声。
      长长的黑鸦羽睫遮盖住了他的眸眼,也遮住了眸子里全部的情绪,今日这番毒打似乎与往日一般无二,可却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沈琉璃竟只用了普通的鞭子?
      比起尖锐的倒钩刺入血肉的撕扯痛感,今日倒没往常那般疼。
      
      “傅之曜,都怪你坏了我的好事,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嫁给了四皇子,岂会同你一个卑贱的质子绑在一起?”
      
      沈琉璃看着傅之曜脱口而出,话音刚落,才惊觉这也是她梦中所说过的。
      
      一切都在按照梦境中的轨迹发展。
      
      难道自己真要如噩梦中那般在他脸上刺字吗?
      
      沈琉璃忽然推动轮椅,往前走了几步,离傅之曜三步的距离停下。
      
      离的近了,她便看清了傅之曜的面容。
      
      这是一张极俊极美的脸,眉目如画,轮廓分明清朗,每一笔皆是上苍的鬼斧神工,美到恰到好处。只是,脸色虚弱苍白,白到几近透明,毫无血色。
      
      如果单论脸来说,她或许有可能被迷惑,可她偏偏不是个只在意男人皮相的人,他诱/惑不了她。
      
      可若真毁了,倒底是可惜。
      何况,她若真敢在他脸上留下永不磨灭的奴隶印记,恐怕他恨她这件事彻底无解了。
      
      沈琉璃扬了扬手中的鞭子,凝眉沉思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如山花烂漫。
      
      而银铃般的笑声中却夹杂着令人寒彻骨髓的话:“傅之曜,你长得这么好看,你说我在这里刺上一个‘奴’字,是不是更好看了?”
      
      她卷起手中的鞭子,指在他的右侧脸上。
      
      “就这个位置,好不好?”
      
      被鞭打却始终沉默的傅之曜终于有了反应,他直勾勾地看着沈琉璃,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仇恨和厌恶。
      但也仅仅一瞬,就消散了,眸中恢复平静。
      
      快到沈琉璃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随你。”他说,“大小姐高兴就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的小可爱们,不定时有红包掉落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