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悲催的男主 ...

  •   上午就算是罚跪,也跪得格外精神的少年,此时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
      
      如清泉一般的双眼此时紧闭,本红润亮泽的唇此时惨白,就如已经死去了。
      
      季远川来不及多想,给顾长盛做急救,还好这些他都会,以前也实地操作过。
      
      所以等顾长盛缓过气来,看见的就是一张放大的脸,以及唇上陌生的触感。
      
      被惊吓过度的顾长盛,本就没有什么力气,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忘记阻止。
      
      而季远川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了,渡完气又争分夺秒的去做心脏复苏。
      
      直到他再次将唇紧贴上他时,他才注意到顾长盛睁大的双眼。
      
      季远川没有多想,在他看来,他这是在救人,所以看到顾长盛醒了,他心中多是惊喜。
      
      不过怕他尴尬,季远川向后退了几步。
      
      “你别多想,我只是在救你。”
      
      顾长盛双眼复杂的看着他,如果说最开始他没搞清楚,可后来季夫子的行为很快告诉他,这人的确是在心无旁骛的救人,而不是在借机占便宜。
      
      “我…知道…谢谢…夫子……”他的声音还略带沙哑,甚至有点无力,配着那张无辜的脸,看起来真是不胜娇弱。
      
      顾长盛挣扎着想起来,却因为没力气又摔了回去,发出好大一声咚响。
      
      季远川听着都疼。
      
      “我来帮你吧?”季远川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先询问。
      
      得到对方的肯定回答,季远川这才将顾长盛扶起,背靠着墙坐。
      
      顾长盛在他靠过来时,眼睛一扫,又很快闭上,长长的睫毛像是在跳舞,又像是受了惊,不过季远川没有注意。
      
      “等一下,我先去穿好衣服,然后我送你去山长那里。你好好和山长说,山长绝对不会姑息他们。”
      
      这次他们真的太过分了,如果他不来,男主是不是会被淹死,那反派谁来收拾啊,大秦岂不是完了。
      
      “没用的。”
      
      “什么?”季远川一愣 ,看着眼前还能保持镇定的人,他只觉得不可思议,他衣服也不想去穿了,只对顾长盛的想法很感兴趣。
      
      “就是山长也不行,”顾长盛的双眼异常冷酷,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顾家每年都会往青明书院投大量金银,青明书院早就姓顾了。”
      
      这个是季远川所不知道的,小说中并没有提。
      
      季远川沉默了,难怪顾长盛无论在书院受到怎样的欺侮,都不会有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公道话。
      
      “你今天遇到的人是不是顾长鸣那几人?”
      
      顾家是桐城三大世家之一,顾长鸣与顾长盛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可毕竟不是一个娘生出来的,尤其顾长鸣还是嫡子,顾长盛只不过是娼妓之子。
      
      但因为顾家家主一直偏爱贱籍出身的小妾云娘,对嫡妻只有面子情。
      
      爱屋及乌,顾家主对心爱之人所出的长子,心中自然是万分疼爱,再加上顾长盛天资聪颖,远胜常人,顾长鸣不能相比,于是顾家主早将嫡子忘到边上去了。
      
      从小到大,旁人只赞耀顾长盛的天资卓绝,顾长鸣在其衬托下,看不到半分光芒。
      
      一谈起顾家子,也只会说那顾长盛,顾长鸣别人都不希的说了。
      
      可这一切在一年前顾家主意外暴毙后发生了转变。
      
      曾经被巴结讨好赞扬的顾长盛,转眼成了阴沟里的老鼠,人人喊打。
      
      而顾长鸣则一转身成了大家奉承的对象。
      
      顾长盛有点吃惊,他还以为,他会问:竟然知道危险,那为什么还要来学院,不上学不就好了。
      
      他都不记得有多少人这样问了,他们自以为这样可以解决他的问题,其实只是把他推向一个更难的境地。
      
      他已经懒得解释。
      
      “不是。”但面前的人并不太讨人烦,他愿意多和他说几句,更何况,今天是季夫子救了他。
      
      觉得攒够力气的顾长盛慢慢站了起来。
      
      “我的事情,你别管了,你也管不了,这样的亏,不会有第二次。”
      
      顾长盛背对着季远川,在墙角找出湿成一团的学子服,然后穿着湿透的衣服慢慢的走了出去。
      
      季远川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顾长盛说的很对,他根本帮不上忙,可心里还是闷闷的。
      
      只是因为一直在法制社会生存的他,突然不适应这样的残酷。
      
      因为顾长盛被顾家厌弃,所以其他跟风的人也相继欺辱他,恨不得把他弄的越惨越好,这样顾长鸣才会开心。
      
      天凉了,该让学生们好好学习了,多出几套习题给他们做吧。
      
      这也是一种放松方式。
      
      现在的男主太惨了,不过他最后都会逢凶化吉的,这次自己不就出现了么,以后也会平安度过的。
      
      比如:
      
      为他偷偷送饭的青梅小丫鬟。
      
      暗地里资助他的前未婚妻。
      
      为他打探消息的青楼妓子。
      
      替他挡剑的女扮男装的小兵。
      
      为他不惜叛国的敌国公主。
      
      而且他之所以是男主,可不仅仅因为运气,实力才是至关重要。
      
      男主的前途还是光明的,黑暗只是短暂的。这样一想,瞬间高兴起来了哈。
      
      他不过是个小炮灰,还是别操男主的心了。
      
      忙碌一阵的季远川觉得身上黏黏糊糊的,干脆又洗了一遍,这次是专心洗澡,不瞎看了。
      
      而从澡堂出来的他,一眼就看见晕倒在路边的顾长盛。
      
      季远川走过去一看,顾长盛的脸一片潮红,呼吸急促。
      
      他轻轻拍了拍顾长盛的脸,“顾长盛,你还好吗?”
      
      没反应?
      
      又推了推,“顾长盛你醒一醒。”
      
      还是没反应。
      
      伸手一探他额头的温度,嗞…发烧了,温度好高。
      
      季远川有点心虚,不知道男主发烧和他有没有关系。
      
      毕竟上午男主不是被罚跪了,再加上晚上不知道在冷水里浸泡了多久,估计一冷一热之下才发热了。
      
      出于人道主义也不能把人扔在路上不管,还是把他送回他住的书舍吧。
      
      只是等季远川把人背在背上,他才想起,他好像不知道顾长盛住哪号书舍。
      
      是甲字开头的,还是乙?完全不记得啊!
      
      没办法只能回他住的斋舍了,还好路不远,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不然他还真吃不消,男主看起来瘦瘦的,个子也不高,没想到这么重。
      
      昏睡中的顾长盛,只觉触手间一片丝滑凉意,便不由追逐,双手紧紧缠在季远川脖子上,脸也跟着埋进去,接着还蹭了蹭,喉咙发出细微的喟叹声。
      
      眼看着都要到了,季远川差点被勒的左脚拌右脚,倒是没有注意顾长盛的其他动作。
      
      等季远川将顾长盛从身上撕下来,放在床上,他已经累的大汗淋漓,刚刚的澡又是白洗了。
      
      原主的身体太弱,背个小孩儿而已,几分钟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看来以后要加强锻炼了。
      
      季远川见他发热厉害,便先给他用了最简单的法子降温——湿帕子敷额头,然后打算去请大夫,等把大夫请来后,情况稳定后再送他回房。
      
      很快,书院中长期雇佣的黄大夫被请了过来。
      
      黄大夫把脉足足把了半个小时,这才说道:“顾学生身体亏损严重,再加上这几日劳累过度,营养跟不上,受冷又受热,这才引起发热。”
      
      说完叹了一口气:“唉…若是不好好调理一二,估计以后会吃大亏,累成病根儿。”
      
      “唉…黄大夫您也知,顾长盛的情况…唉,便是想好好调理也不容易。”
      
      累出来的病,还用说,肯定是那群兔崽子给逼的,真是太闲了。
      
      黄大夫虽然不管学院内事,只管治病救人,可学院发生的事情也是真的一二的。
      
      可顾长盛虽然可怜,但也不至于活不下去,他只是一个大夫罢了。
      
      “若不然劝他退学吧,这样下去迟早把身体拖垮。”季远川也许不清楚,可他却明白,顾长盛的身体不仅仅是劳累,也有被打的伤,只是不在面上。
      
      “这个事人还得问他自己,不过他应该是不肯的,不然早就退学了,怎么会等到现在。”
      
      看时间差不多了,季远川便送走了黄大夫,至于药,等会儿药童会直接端过来。
      
      用黄大夫留下的药酒继续给他降温,等要去检查夜寝的时间到了,温度也终于降下来了点,摸着不那么烫手了。
      
      检查他不得不去,人都在他这儿呢,若是不去说一声,估计顾长盛又要惹上麻烦。
      
      还好等会儿煎好药过来的药童,会照顾他。
      
      这都什么事儿啊,男主不都应该大杀四方么,哪儿来的小可怜。
      
      竟然还有营养的问题?青梅小丫鬟呢,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出场?
      
      季远川在他耳边叮嘱几声,也不管这人是否能听见。
      
      “今晚我当值,现在时间到了,必须得走了,你在我这里的事儿也必须告知他人知道,不然还以为你偷跑出去玩了。
      
      等会儿药童会来,你记得把药喝了,若是不舒服,便让他照顾你。”
      
      人没有反应,他也不在意,季远川眼看时间不早了,便拿着书舍名簿离开。
      而床上的人则无声无息的睁开了双眼,看着那人在夜色中消失。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主攻文:《骗和尚我怀孕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