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当场去世 ...

  •   /02
      
      【小鱼干得漂亮!】
      【掌门为啥还不出来啊?】
      
      这种高能桥段系统是会给观众全程观看的,因此叶知瑜只需要瞅一眼陈玉头顶,就能掌控全场动向。
      
      于是她也知道了掌门已经抵达现场,却迟迟不出手的消息。
      
      她等了一会儿,觉得就这么僵着都挺尴尬,便上下打量着陈玉,琢磨要不要先给大小姐身上放点血讨个好彩头。
      
      “叶知瑜、你、你最好想清楚!”陈玉见状色厉内荏地呵斥道,“伤害我会有什么下场!”
      
      叶知瑜懒得同她废话,直接把剑尖一抬,努努嘴:“你就说你敢不敢接就行,不必废话。”
      
      陈玉死死盯着那冰冷剑锋,嘴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她现在根本顾不得考虑自己是否颜面丢尽的问题,满脑子都是今天能不能活着拜进天玄宗。
      早知道叶知瑜是个疯子,她怎会招惹!
      
      热闹看到这里也就够了,总不能眼看着新入门的两个师妹血溅当场。
      就在几个师兄师姐互相对个眼色,准备上去分开两人时,便听一道平和慈祥的声音响起。
      
      “既是同门,又怎可同室操戈?若有委屈,自有肃纪堂公平处置。”
      
      接着,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伸出,以温柔但不容反抗的力度将她的剑刃按下,逼她收剑入鞘。
      
      她顺势收剑,将目光转向来者。
      说话的老者慈眉善目,仙气飘飘,一对仿佛雪般洁白的寿眉一直垂到耳下,气场中正平和,令人难以生出逾越之心。
      
      老者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今天的正主,天玄宗掌门守一仙尊,其身后站着数名年龄不一的修士,有亲传弟子,也有各峰长老。
      
      认出大佬们后,其余弟子发出一阵躁动,接着陆续俯身恭敬行礼。
      
      陈玉先是面色惨白,但在看见老者身后某人后,原本惶恐的眼中骤然焕发狂喜,她对着老者身后某人喊道:“堂兄!”
      
      哦,这是后台来撑腰的意思?
      
      然而无人理会陈玉,她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连忙及时闭嘴,没再继续丢人现眼,只是之前失魂落魄的样子已经一扫而空。
      
      她甚至还不无得意瞥了眼叶知瑜,大略是走着瞧的意思。
      
      叶知瑜暂且将陈玉放在一边,寻思自己该继续慷慨激烈,还是礼貌行礼,便见一行醒目的大字慢悠悠地从掌门头顶飘过。
      
      【看见这个掌门了吗,他已经死了。】
      
      叶知瑜木然:……
      
      守一仙尊眼神温和地看着她道:“第一次看见老夫眉毛的弟子,均是如你这般的惊奇眼神。”
      
      那啥,不好意思,这还真是您误会了。
      我刚知道您已经嗝屁了,关于这事您老人家有所了解么?
      
      心里如此想,叶知瑜却不可能说出来,只规矩行礼:“见过掌门,方才弟子多有失礼,但是也有肺腑之言希望掌门可以一听。”
      
      守一仙尊颔首:“你说。”
      
      她几乎迫不及待地直奔主题:“对同门出手,弟子自知师门再难容我,因此自请离开师门,只是这卑鄙小人侮辱我家先祖,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这次陈玉可不虚她。
      她就不信当着掌门的面叶知瑜还能把她剁了?!
      
      于是陈玉一扫恐惧之色,嫌恶地瞪了叶知瑜一眼,接着也对掌门义正言辞道:“掌门明鉴,分明是这贱……疯子自己上来挑衅我,至于侮辱她先祖只是玩笑之语,或许有些过激,但又怎么能到生死决斗的地步。”
      
      叶知瑜压根不准备客气,干脆地顺着自己心意翻个白眼回去:“那你意思说,我现在辱一下你祖先,说我是开玩笑的,你也可以和我笑嘻嘻咯?”
      
      陈玉气急败坏:“你胡搅蛮缠!”
      
      叶知瑜挑了挑眉,见掌门已经撤了力道,便又给大小姐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长剑。
      
      大小姐顿时如被掐住喉咙般声音戛然而止,剑光映照着她的面色,神情依然愤愤不平。
      
      见两个女弟子剑拔弩张的模样,掌门无奈一笑,接着慢声开口了。
      
      “我看两位均罪不至此。少年一时义愤之举,不是不能理解。”
      
      众弟子心说掌门不愧宽宏之名。这第一句话定了性,便是要小事化了的意思。
      
      可是,两个小姑娘闻言似乎都对处理结果不甚满意。
      这又是为何?
      
      陈玉尚且可以理解,然而叶知瑜没有任何后台,要是被追责,她承担风险的能力绝对比不上陈玉,而陈玉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被天玄宗重罚。叶知瑜要是纠缠下去,指不定就是被除名赶出去的下场。
      
      害,这小师妹心性倒是倔强,只可惜看起来不太聪明。
      
      守一仙尊见叶知瑜死死盯着自己,似乎十分期待的样子,不禁心中一动,鼓励地看向她:“你可有话为自己辩白?”
      
      叶知瑜心中冷笑一声。
      掌门果真用心险恶。
      到这个时候了还想暗示她为自己澄清洗白,好自投罗网,铁锅炖自己。
      
      做梦。
      
      叶知瑜不顾系统的抗议,再度不遗余力地抹黑自己:“弟子愿意被除名籍,只求陈玉能得到应有惩处。”
      
      这便是叶知瑜的聪明之处了,她把自己的真实诉求与惩处陈玉绑定在一起,大小姐要是真被严厉惩罚,那她必然是会被赶出去的。
      
      即使各打五十大板,那又如何?
      
      你掌门老人家难不成还敢顶着容州陈氏的压力把她收为弟子么?
      
      看着旁边陈玉被她激得上蹿下跳,甚至搬出自家名声来施压,叶知瑜心中愈发愉悦。
      
      改剧情很难么?看她略施小计,掌门还不是——
      
      “老夫说过了,此事自有决断。”守一仙尊仍然面上含笑,只是说出的话,就很难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了,“叶知瑜因先祖受辱而一时激愤,并且也未真正造成伤害,并无过错。”
      
      什么???
      
      陈玉满脸难以置信。
      叶知瑜也满脸的难以置信。
      
      叶知瑜下意识看向陈玉,满心懊悔:早知道就该给这大小姐剁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看这老头还敢顶风作案不。
      
      陈玉正要怒瞪回去,结果看到叶知瑜仿佛看待砧板鱼肉般的杀气眼神,下意识一哆嗦,从心地把视线别开,转而面对掌门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准备继续抗议。
      
      掌门似乎误会了叶知瑜表情的意思,向她温和颔首,接着朗声道:“不仅如此,念及叶知瑜幼年失怙,却能拜入我门,如此拳拳热诚之意,坚韧不拔之志,过人之天资,都属你等新进弟子中翘楚。”
      
      随着叶知瑜缓缓睁大的眼睛,掌门微笑地看着她说道:“我欲将你收为关门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叶知瑜能怎么想?
      老头当真心肠歹毒,这是非要她性命不可!
      
      于是,在弟子们又惊又羡的眼神中,叶知瑜挤出一抹笑:“那陈玉……”
      
      守一仙尊笑容微敛:“陈玉挑衅同门在先,诬告狡辩在后,自有肃纪堂处理。”
      
      双标,毫不掩饰的双标。
      掌门师尊就这么看好这个新来的师妹么?
      
      陈玉则因为羞愤而面色通红,她万万想不到,自己入门第一日怎么就被这般羞辱。
      她想告诉掌门她是被冤枉的,分明是那叶知瑜主动碰瓷。
      可是掌门能信么?
      
      那泥腿子怎么就入了掌门的眼?
      
      而更重要的是,堂兄为什么不理会自己的求助?
      要是堂兄愿意出手,哪里轮得到叶知瑜蹦跶?
      
      守一仙尊道:昨日算卦时便道今日必有喜讯,未曾想是让我遇上如此佳徒。”
      
      “呵呵。”面对掌门如此垂爱,叶知瑜只能礼貌一笑,“承蒙师父错爱。”
      别说,确实错得挺离谱的。
      
      “你新入门,没有人引导可不行。”守一仙尊看向身后大弟子,吩咐道,“意鹤,你小师妹便交给你了。”
      
      “是。”陈意鹤领命,微笑着看向叶知瑜,“在下陈意鹤,师妹之后如果有什么问题,找我便是。”
      
      他相貌俊秀风流,此时微微一笑更是令人目眩神迷,而弹幕也在掌门那句话后突然爆.炸式增长,以至于让叶知瑜想忽视都不行。
      
      【梦开始的地方呜呜呜】
      【大猪蹄子你要记住你这句话啊】
      【现在多好啊。】
      
      系统原本被她气得自闭,可看到陈意鹤出场,还是说道:“爱情线开始了,你要注意配合陈意鹤给读者撒糖。虽然过程坎坷了些,但陈意鹤天资过人,日后也是证得大道,委屈不了你。”
      
      它知道叶知瑜当初愿意合作,就是冲着它说的【完成剧情即可自由修行,而且修行中途可以通过剧情捞到诸多好处】,因此专门强调了和陈意鹤谈恋爱的好处。
      
      但叶知瑜的表现却与它预想的有些出入。
      
      只见少女的神色并没有丝毫期待,甚至略微有些……厌恶?
      
      叶知瑜清楚,陈意鹤就是之前弹幕剧透中所说的骗她感情又杀了她的渣男。
      可在之前系统的描述中,陈意鹤俊美专情天赋极佳,她寻思自己不会吃亏才接受的。
      
      结果系统方才给她看了关于陈意鹤的感情线剧情。
      
      剧本中,女主进了师门后,因为掌门青睐,自身却无特别之处,被众多弟子排斥孤立,唯有大师兄温柔待她,久而久之便情根深种。
      然而陈意鹤其实对哪个女弟子都是这副多情模样,只是唯有女主自幼缺爱,感受格外强烈。
      期间女主为救陈意鹤甚至愿意断了右手小指,身为剑修自此再无可能突破,方才换的陈意鹤的动容。
      
      倘若陈意鹤真能始终如一倒也罢了,偏偏他得到的太容易,毫不珍惜,只当女主是条猫儿狗儿。掌门后来告诉他需要女主躯壳复生,他作为一个孝顺徒儿,纠结一番后含泪杀掉了睡梦中的女主,也就是他的道侣。
      
      当然,之后经历了种种事由,陈意鹤后悔了,拼命想要复活女主,拒绝一切女子爱意,可还是没能成功,最终只在三途镜中与女主残魂相见,得了她一滴泪。
      全剧终。
      
      就这?深情男主就这?
      叶知瑜大开眼界。
      要她和这种男人谈恋爱发糖,那根本不可能。
      
      陈意鹤歉意地看向叶知瑜:“抱歉,家妹方才如有冒犯,我愿意……”
      
      然而叶知瑜只是以冷漠而略微厌恶的八个字终结了对话——
      “一丘之貉,离我远点。”
      
      陈意鹤噎了一下,看向少女的眼神充满错愕。
      他知道叶知瑜认为他包庇堂妹会感到恼怒,可最红态度能如此厌恶,却是他没想到。
      
      众人也是惊讶地看着这极有个性的小师姐,这还是众人见到第一次有女修能拒绝甚至厌恶陈意鹤。
      
      身为掌门亲传首席,陈意鹤天资堪称惊人,修炼不到百年便已成金丹,前途不可限量。加之性情多情有礼,容貌俊秀风流,全修真界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倾心于他。
      
      结果这出身微末的新入门弟子,居然可以对大师兄不假辞色……眼中的厌恶也绝不是作假。
      他们是在做梦么?
      
      陈意鹤眼神从自信到惊愕的转化、弹幕惊叫的内容纷纷落入叶知瑜眼中,却只换得她一丝略带讥讽的轻笑。
      
      真是她之前过于配合,让系统什么垃圾都敢往她脸上糊。
      
      开玩笑。
      她就算现在收拾不了掌门这老头,还能收拾不了一个狗男人?
      
      非要她上演虐恋情深,行啊,不过虐恋关系得换一下。
      她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穿越如果是来给渣男当牛做马还无怨无悔,那她来这里第一天就直接抹脖子了事了好么。指不定死了还能魂归地球呢。
      
      想到这里,叶知瑜对系统的指责直接选择性忽视。
      什么恋爱过程坎坷结局美好的,不好意思,她不接受。
      她自愿的恋爱才叫撒糖,非自愿的那叫被迫营业。
      
      不是都非要她营业,想吃剧情糖么。
      好,她今天开始就开始塞,不吃都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想要夸奖我的评论!本章抽30个红包。
    感谢在2020-08-11 20:26:21~2020-08-12 12:51: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咸鱼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大白菜 1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33333 10瓶;星空 5瓶;陶小四、雍甜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