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张钞票 ...

  •   第二十章
      
      一路上,楚音构思了一万种与楚意然对峙的场景。
      
      首先要闪亮登场,用正版的光环打击劣质盗版。
      
      其实楚意然长得不错,但要走小白花的路线,就总是一身风中摇曳的柔弱气质。从气场上来说,楚音可以碾压她。
      
      然后要盛气凌人地说:“我不是来参加party的,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引入正题,让她致电张总,自己把项目交给公司的对接职员。
      
      当然了,她可能不会乐意,但当着众人的面,难道她还能死乞白赖央求进公司吗?
      
      后座的楚音在丰富的幻想之海里肆意扬帆,想得太美,甚至抱着怀里的靠枕甜蜜地笑起来。
      
      前座的司机在某个路口等绿灯,无意间从后视镜里看见她。
      
      阿城:“……”
      
      尽管她笑得甜蜜可爱,他也能猜到她心里盘算的必定不是什么童话故事。
      
      联想到上次在星辉湖听见看见的场景,阿城默不作声,却并不觉得楚音能占到什么便宜。
      
      他见多人心,能敏锐判断局势。
      
      比起他家那个动辄要人命的弟弟来说,楚音这边的不过是小打小闹。
      
      可即便是小打小闹,她这种横冲直撞的作风,也绝无可能在那个柔弱的妹妹面前占上风。
      
      人心是肉长的,人们天生对弱者抱有同情。
      
      她明明不笨,为什么不懂以退为进?
      
      绿灯亮前的三十秒里,阿城静静地望着后视镜里的人。
      
      她盘着松软优雅的卷发,合身的黑裙很衬她,像莹白的雪落在漆黑的夜。
      
      此刻并不说话,只抱着靠枕,微微歪头,笑意仿佛能感染空气,整个车里都静默流淌着她的喜悦。
      
      那双眼睛像稚子,不掺杂人间哀喜,泛着明亮的光。
      
      直到红灯熄灭,车流重新动起来。
      
      阿城收回视线,有些惋惜。
      
      他知道,她的喜悦大概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也许返程重新经过此地,就已消失。
      
      *
      
      车停在星辉湖大门外。
      
      平日里,花园入夜便只剩下几盏夜灯,今夜却灯火通明。
      
      还没走近,楚音就低低地点评了一句:“暴发户。”
      
      暴发户楚意然同学,一如既往审美坎坷,把party硬生生打造成了夜总会风格——
      霓虹灯闪烁。
      彩带漫天。
      泳池周围有DJ打碟。
      
      明明是邀请大家来赏花,偏偏弄得跟聚众蹦迪一样。
      
      阿城:“我在车里等你?”
      
      楚音原想点头,转念一想,一个人进去毕竟势单力薄。
      
      倒不是怕楚意然打她,毕竟除了她自己,谁敢在她的地盘动手?
      
      主要是她这一身打扮,没个跟班在后面,显得不太有气势的样子……?
      
      楚音回头,看见阿城一身白衬衣、黑西裤。
      
      衣服是她给他买的,意外的合身。
      
      跟她相比,阿城虽然朴素了一点,但禁不住是衣架子,就这样简单的装束也能令人见之忘俗。
      
      “你跟我一起进去。”
      
      阿城顿了顿,应声走来。
      
      老管家远远认出了楚音,笑容满面在门口迎接。
      
      楚音正要进去,余光瞥见阿城的刘海遮住了眼,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没想那么多,她抬手替他往一旁拢了拢,微凉的指尖触到了温热的额头。
      
      “该剪了。”
      
      阿城微怔,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楚音却毫无察觉,俨然一副“既然跟在我身后,就不能丢我人”的样子。
      
      刘海拨开,露出了前不久车祸撞出的痕迹。疤已经自己脱落,但依然有一道浅浅的红痕。
      
      男人皮肤白,像是长年养尊处优才有的色泽。
      
      楚音意外发现这点,但很快思绪又飘远了。
      
      这样好看的脸,要是没有这道痕迹就好了。
      
      她惋惜地说:“留疤了。”
      
      然后又非常自然地替他把刘海往前拨了拨,挡住了那抹红,心满意足说:“这样就看不见了。”
      
      坦率的眼神,果然是个被保护得极好的小姑娘。
      
      阿城全程像个木头人,沉默以对。
      
      只在楚音重新往前走时,抬眼看了看她的背影,耳朵忽然有点异样。
      
      如果不仔细看,没人会发现它们也呈现出和疤痕一样浅浅的红,伴随着陡然上升的灼热温度。
      
      这位楚小姐可真是——
      
      阿城沉默地想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不拘小节。
      
      耳朵微微一动,痒痒的。
      
      *
      
      楚意然的party正在进行中。
      
      院里high翻了天。
      
      近处的吧台后,帅气的调酒师留着长马尾,炫技式地将酒壶往天上一阵抛,然后稳稳接住。
      
      远处的泳池边,DJ穿着性感的皮质比基尼,一边打碟一边随音乐晃动。
      
      说是请了几个朋友,可眼前至少来了几十个人。
      
      楚音不爱这种社交,除了秦茉莉带她去玩,她自己从不参加聚会。所以看着这样的热闹,她只能用乌烟瘴气来形容。
      
      视线在人群里扫了一圈,她在找楚意然。
      
      最后目光定格在甜点台前。
      
      正准备大步流星走过去,余光扫到了花园小径旁,忽然脸色一变。
      
      阿城跟在楚音身侧,落后小半步,看她冷眼旁观,然后有了目标,正要找上门去,却不知为何忽然拎着裙摆又朝一旁跑去。
      
      她停在小径边,左顾右盼。
      
      耳发被风吹起,露出慌张的脸。
      
      她在找什么?
      
      “楚小姐?”阿城跟上来,停在她身侧。
      
      “我的树呢?”
      
      明明走进来时还带着不可一世的张扬之色,眼下忽然惊慌失措。
      
      她张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葱郁的草坪,忽然蹲下来,伸手去泥土里翻找,焦急地念着她的树。
      
      流光溢彩的黑色裙摆在地上,沾了灰也不自知。
      
      “什么树?”
      
      阿城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因为楚音很快站起来,高声叫着:“刘叔——刘叔!”
      
      候在大门外的老管家气喘吁吁跑来,一见楚音站的地方,脸色立马就变了。
      
      “大,大小姐……”
      
      “我的树呢?”
      
      老刘张了张嘴,没有回答。
      
      阿城低头看去,这才发现楚音刚才刨的地方虽然也有草,但跟周围一片显然不太一样,要仔细看才看得出,上面的草是新种植的。
      
      他慢慢地回忆起,上次来星辉湖时,这里似乎有棵树,还挺高。
      
      楚音进出时都在树下停留过。
      
      “我问你我的树去哪了。”楚音抬高了声音,反复质问。
      
      老刘说:“大小姐,你别急——”
      
      “去哪了?!”
      
      “……”
      
      显然是得到了某种指令,老刘缄口不言。
      
      楚音转头,眼神落在甜点台边,慢慢地问了句:“楚意然知道,对吧?”
      
      “不关二小姐的事,这个,树的事是因为,因为——”老刘着急地辩解着,却又没办法说出个所以然来,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不用说了,我自己问。”
      
      老刘的反应几乎坐实了她的猜想。
      
      楚音转身,头也不回朝另一边走去,步伐快到连阿城都要疾步追去。
      
      *
      
      端着一只玫瑰花形状的杯子蛋糕,楚意然正在跟几个同龄女性聊天。
      
      “怎么想起养昙花了?我记得你去年还喜欢蔷薇。”
      
      “我爸的朋友上次来家里拜访,送了几盆昙花。刚开始我也没多喜欢,后来有天晚上睡不着,来院子里散步,无意中撞见其中一盆开花,一下就喜欢上了。”
      
      “听说昙花一年只开一次?”
      
      “这倒不是。”楚意然一笑,面颊上浮出两只浅浅的酒窝,显得十分孩子气,“今晚要开的这盆就是这个夏天的第二次了。”
      
      “那昙花一现怎么来的?”
      
      “只是说每开一次,花期都很短暂。从开花到花谢,一般不超过四小时。盛放的时间只有两小时,所以难能可贵。”
      
      她穿一条白色无袖长裙,双臂纤细,长发柔顺笔直,温温柔柔和姐妹们科普着她那一星半点昙花使者的经验。
      
      某一刻,对面的小姐妹忽然压低声音说:“意然,你姐姐来了!”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对话戛然而止。
      
      楚意然回头,就看见她那位不可一世的姐姐,此刻一席黑裙,像一柄凛冽的长剑,带着浑身杀气划破人群,朝她大步流星走来。
      
      真没劲,居然真的回来了。
      
      她不信楚音不知道,她的party根本不欢迎她。
      
      楚意然的笑意淡了两分,但很快又比之前更浓。
      
      她回身拿起一只仙人掌模样的杯子蛋糕,笑盈盈朝楚音走了上去。
      
      “姐,你终于来了!”
      
      也许是楚音本人就很显眼,也许是她来的方式过于粗暴,途中还撞到几个人,也没道歉。周遭的人都注意到了她。
      
      楚意然的手递到了她面前,杯子蛋糕甜美无害地举在半空。
      
      “吃蛋糕吗?我专程订做的你最喜欢的那家。”
      
      仙人掌,浑身带刺,和你绝配。
      
      众目睽睽下,楚音看也没看那只蛋糕,一把拍开她的手,仙人掌狼狈地滚落在地,奶油造型摔得面目全非。
      
      “我的树呢?”
      
      楚意然有一刹那的晃神。
      
      树?
      什么树?
      
      她很快想起来了,哦,是那棵桃树。
      
      不管是楚音住在这里,还是搬出去之后,每逢见面,两人都是剑拔弩张,绝对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性。
      
      但战火从来没有燃得这么迅速过。
      
      见面就干,她俩还没这么热血。
      
      楚意然只愣了愣,很快就意识到,这种场面对她极为有利,最好不要放过。
      
      于是她一脸错愕地看着地上那只面目全非的蛋糕,又抬头看着楚音,茫然地问:“树?什么树?”
      
      这副无辜的表情,楚音看了十几年。
      
      换作往常,她可能有耐心和楚意然周旋,但今天不同。
      
      “别和我装,我再问一次,我妈种的那棵桃树哪去了?”楚音厉声质问。
      
      楚意然不解地看看远处,好像这才回过神的样子:“啊,你说那棵树啊?”
      
      她怯怯地看了眼楚音,小声说:“挪走了。”
      
      楚音心跳一滞,哪怕早有预料,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直截了当的回答。
      
      “挪走了?”她一把扯过楚意然的手臂,“谁挪的?你吗?谁准你动我的树了?”
      
      “我——”楚意然痛呼出声,慌张地解释,“爸爸也同意了!”
      
      她并不否认树是她挪走的,还搬出楚放辉来。
      
      不说还好,一提楚放辉,楚音的情绪彻底失控了。
      
      他同意的?
      他同意楚意然把她的树挪了?!
      
      楚音用力攥着楚意然的手,扭头往外走,不顾她吃痛的叫声。
      
      人群一片哗然,却没人插手,只有几个楚意然的好友叫着她的名字,迟疑着要不要追上去。
      
      主人家的事,客人不便过问。
      再说了,有热闹,不看白不看。
      
      楚音一路把人拉到那棵桃树原本的位置,猛地一推。
      
      “不要和我装模作样。你把我树弄哪去了?”
      
      楚意然也不负众望,一个趔趄倒在草坪上,白裙子沾了泥土,一片狼藉。
      
      她们一黑一白,成了眼前最鲜明的对比。
      
      一个哽咽着慌慌张张解释,一个凶神恶煞厉声逼问,简直就是白雪公主和老巫婆的翻版……
      如果不是年纪相当的话。
      
      老刘见势不妙,飞快地跑进大宅里求助。
      
      没一会儿,周棠慌里慌张跑了出来,老远看见院子里的闹剧,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拨开人群就冲进去。
      
      “这是在干什么?!”
      
      看见女儿跌坐在草坪里,一身泥,脸上还挂着眼泪,周棠浑身冰凉。
      
      她喉头一堵,抬眼看楚音,而楚音咄咄逼人地站在那里,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像话吗?”
      
      明明眼泪往眼眶里冲,周棠却硬生生按捺下那股委屈,伸手去拉楚意然,“吵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你们长大了,至少知道不要在人前丢脸。”
      
      她的斥责也只能冲着女儿去。
      
      哪怕楚意然一身狼狈,楚音是罪魁祸首,她也只能像个公允的母亲那样,绝不偏袒亲生女儿,只大公无私地两个一起批评。
      
      楚意然哽咽着小声说:“是姐姐误会了……”
      
      放在往常,当和事佬出现时,一场冲突大概就要消弭于无形。
      
      可今天不同,楚音不肯退步,挺身挡在了周棠与楚意然之间。
      
      “周姨,这件事不用你管,让我和她自己解决。”
      
      她盯着楚意然,“我最后问你一遍,树在哪里?还给我。看在周姨的面子上,我还能给你留一点脸面。”
      
      树?
      什么树?
      
      周棠于是终于醒悟,这场风波的起因竟然是树。
      
      她太着急了,竟然没注意到两人就站在这里……
      
      “音音,你听我说,挪树不关你妹妹的事——”
      
      楚音简直想笑。
      
      又来了。
      她和楚意然的战火烧了多久,周棠这个和事佬就做了多久。
      
      曾经楚意然动了母亲留下来的首饰,在楚音大发雷霆时,周棠为女儿顶罪,说是她让楚意然去拿的。
      
      她说她并不知道它们对楚音来说那么重要。
      
      一次又一次,明明与周棠无关,但为了楚意然,她总是挺身而出,哪怕低声下气道歉,哪怕拉着楚音的手一再讨好。
      
      楚音恨不起来,因为周棠对父亲太好,她根本没办法发怒。
      更何况做错事的从来就不是周棠。
      
      可是这次不一样。
      
      她们明明知道那棵树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们明明知道在这些年里,母亲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死气沉沉的物件难以承载回忆的重量,唯独这棵树是活的。
      
      它还活着,每年越长越高,总能提醒她当年母亲亲眼见证的那场比赛。
      
      “你等着,我明年一定长得比你高!”
      “啊,怎么还是比我高?”
      “妈妈,它耍赖!它去年明明才只比我高一点的!”
      
      哪怕后来没有妈妈了,树还在。
      
      它枝叶繁茂,承载着母亲的希望,见证了那些年她们朝夕相伴的时光。
      
      楚音知道,用树来寄托思念是种很傻的行为。可人要是如此理智,如此绝情就好了。
      
      她办不到。
      
      所以她们明明都知道那棵桃树对她有多么重要,又怎么能看着楚意然把她挪走?
      
      DJ的音乐声还在继续。
      人群都沉默旁观。
      
      周棠急急忙忙地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音音。之前你的树病了,我们让人移走治病,没有告诉你,不关你妹妹的事!”
      
      楚音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只是冷冷看着楚意然,一字一顿:“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是不是给了你几分脸,你就真以为自己姓楚了?”
      
      人群依然沉默,投来的目光形形色色。
      
      周棠一把抱住女儿,喝止楚音:“别说了!不要再说了!”
      
      *
      
      楚放辉做完理疗,神清气爽从医院出来。
      
      途中,司机老李与他开玩笑:“理疗效果这么好吗?心情不错啊。”
      
      楚放辉哼着小曲,荒腔走板,“今晚音音要回来,我高兴嘛。”
      
      路上有点堵,耽误了回家的时间,他看了好几次手表,蹙眉说:“她肯定都到家了。”
      
      “没关系,二小姐在办晚宴呢,家里难得这么热闹,大小姐也能放松放松。”
      
      楚放辉深以为然:“她是该放松放松,女孩子家,成天跟一群大老爷们儿混在一起,开口闭口谈生意,跟武则天似的。”
      
      老李笑出了声。
      
      “哪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依我看,大小姐像你,好胜心强,事事都想做到最好。”
      
      “所以我才担心她在外面受气啊。”楚放辉摇头叹气,“我们这一行,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多得是看不起女人的。”
      
      “别担心,我看大小姐做得很好。”
      
      ……
      
      终于到家了,他兴冲冲下车,大步流星往院子里走。
      
      眼前却并非想象中的热闹场景。
      
      或者说,此热闹非热闹。
      
      “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是不是给了你几分脸,你就真以为自己姓楚了?”
      
      楚音的质问冰冷刻薄,像刀子一样横冲直撞,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楚放辉没有来得及喝止她,只看见二女儿满脸是泪跑出来。
      
      他错愕地叫她,可楚意然与他擦肩而过,破天荒没有理会他,头也不回消失在大门外。
      
      不远处,周棠也哭了,还不停拭泪,试图向楚音解释什么。
      
      满院荒唐,客人们尴尬地立在原地,不知此刻该做些什么。
      
      花园里还放着热闹的音乐,鼓点密集,与之相对应的却是现场鸦雀无声的人群,大家面面相觑。
      
      而罪魁祸首看见了他,忽然抛下周棠,大步流星走来。
      
      楚音没有叫一声父亲,只是定定地停在他面前。
      
      “我的桃树,是你允许他们弄走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来晚了!
    明天晚上六点准时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