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上元节(中) ...

  •   冯蓁和冯华倒是不知道灯锦如此名贵,可以想见黄氏为拿到灯锦怕是费了不少心思。然则以黄氏的为人,冯蓁实在想不出她这般为冯华出钱又出力是为何?
      
      送走金络后,冯华沉思片刻道:“我去找大伯母要个花样子。”
      
      冯蓁点点头,心知自己阿姐这是找借口去寻黄氏,必然是她也觉察出了不妥来。
      
      冯华回来时满脸阴沉,冯蓁赶紧上前道:“阿姐,大伯母怎么说啊?”
      
      黄氏倒也没瞒着冯华,毕竟这也需要她自己主动些。可让她一个闺阁女子在上元灯节去“勾搭”男子的话,叫冯华如何说得出口,更不肯污了冯蓁的耳朵。
      
      “没什么,明日我让翁媪陪你去上元灯节吧。”冯华道。
      
      “为什么?”
      
      “我不喜欢人多。”冯华道。
      
      冯蓁自然是不信的。“阿姐总当我是小孩子,什么也不肯跟我说。”冯蓁假作委屈地道,“不过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大伯母把阿姐打扮得这么美,是不是要叫你去……”冯蓁朝冯华眨了眨眼睛。
      
      冯华的脸立即就羞红了,“别说了。”
      
      看着冯华脸上的桃晕,冯蓁就知道准是跟男子有关。想起前些日子的正月宴,黄氏暗示宋夫人赶紧请期的事儿,不由低声道:“是蒋二郎?”
      
      冯华捂住了脸,恨恨地道:“大伯母这是将我当做什么人了?阿母不在,她就这般践踏我么?蒋家若不想守婚约,退婚就是了。”
      
      对冯华这样幼承庭训,端庄守礼的女郎而言,自然是受不了黄氏的暗示的。然则冯蓁的感受却不一样。
      
      男女婚前接触接触多好啊,彼此了解一下,不合适就退婚总比婚后成为怨偶来得强。
      
      “阿姐,我觉得大伯母可能是为了你好。”冯蓁道。
      
      冯华放下手,不解冯蓁的意思。
      
      “阿姐,你想啊,至少大伯母是希望你打扮得美美的给蒋二郎看,而不是那几位殿下。”冯蓁眨巴着如山泉般澄澈的眼睛看着冯华。
      
      冯家不打算拿冯华的亲事去博那未知的从龙之功,只这一点,就叫冯蓁对阳亭侯夫妇多了一丝好感。
      
      “可是,为何要让我……”后面的话冯华实在说不出口。
      
      “阿姐,上次你说宋夫人提到亲事就支支吾吾,可见蒋府存有观望之心,大伯父也不能拿着刀逼着他们请期是吧?阿姐若是能见着蒋二郎,看看他的品行如何,岂非也是好事?总不能就这么耗着。当然如果阿姐另有心上人,也可以趁着上元灯节……”冯蓁说着说着就笑了。
      
      冯华被冯蓁打趣得又是一阵脸红,“胡说八道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啊?敏文公主么?”
      
      冯蓁被冯华逮住,直挠痒痒,她不得不求饶道:“好阿姐,好阿姐,我再不取笑你了。”
      
      冯华这才饶过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大伯母或许是为了我好,可我实在受不了。”
      
      冯蓁道:“阿姐,你想想阿母啊。我听傅母说,是阿母先看中了阿爹,然后才成了好事的,是也不是?”
      
      “好你个小妮子,现在连阿母的闲话都敢说了?”冯华瞪起眼睛道。
      
      “不是不是,我就是说,一辈子的大事儿,阿姐诚该跟阿母学学。她嫁给阿爹,虽说去得早,但你不是说阿爹一辈子只有阿母一人,两人直到死都是恩恩爱爱的么?”冯蓁就跟个魔鬼似地诱惑着冯华。
      
      冯华到底还是听了劝。
      
      黄氏送了这对姐妹出门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转回屋子对冯坚道:“我原以为,华儿会不同意的,那日她脸色极为难看。”
      
      冯坚道:“她聪慧颍睿,自然能明白你我的苦心。”
      
      马车将冯氏姐妹送到了朱雀门南横贯东西的鼓楼街上,鼓楼街的南侧用荆棘围出了长约百丈的隔离带来,里面挂着无数的彩灯,形成了一条灯龙,在御街和鼓楼街交汇的十字路口,则立着两根长约几十丈的大柱子,柱子之间是个大戏台。
      
      能登上这戏台表演的,那都是各地最出名的杂耍艺人,若是功夫不好,那是要被天下人耻笑的。
      
      因着大戏台的缘故,这十字街口四周的酒馆茶舍,二楼的雅间早在半年前就被预定一空,达官贵人便能不受打扰地在二楼赏灯看戏了。
      
      太仆卿乃是九卿之一,以蒋家的权势,在十字街口自然也能定下一间雅间,不过阳亭侯府就差了点儿,那些雅间并非是有钱就能订下的。
      
      黄氏早打听出蒋家的雅间在哪儿了,只是这会儿鼓楼街上人头攒动,连肩接踵,挥汗成雨,马车也进不去。冯家双姝只好下车步行。
      
      冯蓁今日梳的是双丫髻,左右两个小鬏鬏上各系了一条鹅黄色的头绳,绳头又系着一枚灯丸,将她一张原本有些偏黄的小脸,映得却如粉雪一般光莹。灯下看美人,的确是更美上三分的。
      
      下得马车,冯蓁四周看了看,果然周遭的女君们,人人头上都戴着灯丸,映得一张张脸好似桃花飞粉,樱桃流红。
      
      这还不算什么,那些男子头上也有火,那是用铁枝穿成的火杨梅,就好似在头上戴了一枝火树一般,璀璨耀人。
      
      因为新奇,冯蓁看得十分欢喜,却见人潮不知怎么挤了挤,有一戴火杨梅的男子发髻被人挤得一偏,火杨梅垂到鬓发上,瞬间头发就烧了起来。
      
      人群里立即响起了哄闹声,全是看热闹的,只看着那男子原地急急地将火杨梅一扔,甩着袖子就开始扑自己头上的火,惹得众人哄堂大笑。每年的上元灯节,有许多人就是专门出来看“头发着火”的笑话的。
      
      冯蓁嬉笑之余,却放缓了脚步,“阿姐,我感觉我都不敢走路了。”她好不容易才养出一头光可鉴人的秀发,很不容易的。
      
      冯华的脚步也有些僵硬,听冯蓁这么一说,姐妹俩相对一眼,都忍不住笑开了。
      
      千万人海里,不知怎么,蒋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笑脸。璀璨夺目,芳香宜人,脑海里刹那间像是闻到了春日百花盛放的香气,入目的是七月盛夏清晨那朵带露凝香的莲。
      
      “幺幺。”
      
      何敬和敏文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瞧见冯蓁姐妹,就踮起脚朝她们用力地挥舞起手帕来。
      
      蒋琮失神了片刻,待回神时,眼前却哪里还有那两姐妹的影子,他慌忙地踮起脚四处张望,然茫茫人海里却哪里还找得见。
      
      冯华可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已经完成了黄氏安排的任务,她虽然出来了,却也没心思去“招惹”那蒋二郎,始终还是放不下女儿家的矜持,秉持的是“君既无心,妾自当别”的原则。
      
      “过来啊。”敏文欣喜地朝冯蓁又挥了挥手。
      
      冯蓁看了眼敏文,只能无奈地往前一点一点挪动。
      
      何敬“噗嗤”笑出声,拉了敏文的手朝冯蓁走过来,取笑道:“你是被头上的灯丸给吓到不会走路了么?”
      
      冯蓁难得地红了脸,自嘲道:“是啊,谁让我是西京来的土包子呢。”
      
      “我第一次戴灯丸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呢。”约莫是因为冯蓁先自嘲了一番,何敬就没再取笑她了。。
      
      冯华诧异地瞥了何敬一眼,这位敬女君可是出了名的倨傲,却没想到她竟然会替冯蓁开解。那日阳亭侯府设宴,冯华虽知是冯蓁招呼了何敬一众女君,却不知她们已经好到了这般地步。
      
      再一瞧时,冯华才看出了端倪,今日何敬的妆容明显是在效仿自己,可见冯蓁分享时是一点儿都没藏私的。
      
      两位美人,同样都身着灯锦,同样也都美貌如花,站在一块儿真真是相得益彰。若是能将这对美人都收入房中,岂非是天下第一赏心乐事?只可惜鱼与熊掌难以兼得。
      
      六皇子萧诜有些惋惜地开口喊了声,“敏文。”
      
      敏文抬头看见萧诜,张口就回道:“六皇……”不过后面的字眼在萧诜摇头示意下默了下去。
      
      “六哥。”敏文改口道。
      
      上元灯节鱼龙混杂,萧诜贵为皇子,自然还是不表明身份得好。
      
      虽说萧诜不愿透露身份,但冯华等人的礼仪却不可废,所以都慢吞吞地要上前行礼,果然听得萧诜道:“今日上元灯节,咱们就不讲那些虚礼了。”
      
      唯独冯蓁最是真诚,她早已经哧溜地钻到了萧诜跟前,行礼行到了一小半,听见萧诜说不讲虚礼,又重新站直了身子。
      
      原本萧诜的注意力一直在冯华和何敬两人身上,这会儿腰前钻出个小女郎来,不由摸了摸她的头道:“幺幺今日打扮得真可爱。”
      
      冯蓁抬起头甜甜地笑道:“(傻大个儿)六表哥今日也很俊呢。”
      
      这话夸别的皇子未必有效,但在萧诜那一众兄弟里就他长得粗糙了点儿,原本他样貌也不差,可人呐,就怕比较。俗话说,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从小宫里太后、太妃那一辈的,每次他跟其他几位皇子同时出现时,萧诜都是旁边儿站那个。
      
      到后来长大了,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下半身开始躁动的时候,宫中的宫女又一个赛一个的水灵,然每次那些媚眼儿也都飞不到他身上。
      
      虽然萧诜觉得自己也不在乎这些,然则潜意识里总是有些受伤的。今日听见冯蓁这样直白的夸赞自己,心里那叫一个受用啊,连萧诜自己都没想到,所以傻大个儿又抬手扯了扯冯蓁头上的小鬏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10 17:13:49~2020-03-11 21:11: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齐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随人茫茫 5个;一树碧无晴 3个;goodlucks、韩绗、艾希 2个;是容易、是马贼吖、今夕夕、然然、臭桃子陌子玉、raldecele、zhanfangz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eenthrough 10瓶;小翔 5瓶;理想与现实之间、兮哈舞舞 2瓶;wuyiiii、偲、lin、奉旨犯桃花、一个看小说的孩纸、qingyu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