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来 ...

  •   墨初倒在地上,神智弥留之际,看到那个人跪在她面前,神情压抑,双目通红。
      他哑声说:“你、不许死!”
      墨初已然说不出话来,她到最后也没想到,濒死之际,唯一一个来救她的人居然会是他。
      
      ……
      
      基地最外围的城墙破后,整个基地转瞬之间成为修罗场。
      
      惨叫声伴着残肢落地,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猛然扑倒在墨初面前,她的身后是举起利爪的六阶丧尸。
      
      墨初一脚踹开自己身后的丧尸,转过身,几乎是有些粗暴的把小姑娘拉了起来,把她往后一推,冷声道:“跑!”
      
      小姑娘像是被吓呆了,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她被推到墙上,看着挡在她面前的女性,呐呐的叫道:“墨、墨医师。”
      
      墨初这时候并没有和她废话的心思,她如临大敌的看着面前的六阶丧尸,再次重复道:“跑!”
      
      “可是……”
      
      可是,你是个治疗系异能啊。
      
      但她到底没有把话说出来。
      
      她面前的墨初,那个被人尊称为“墨医师”,那个时时刻刻都得体优雅、是基地离万千男女心中的高岭之花的墨医师,此刻浑身都是脏污和血液,看起来狼狈不堪,不像是个医师,倒像是个女战士。
      
      半个小时前,因为他们小队执意要参加围剿那个恶魔的行动,一向与他们小队合作良好的墨医师和首领闹翻了,他们队员聚在一起痛骂墨医师半个小时,她因为无聊,偷偷溜出来玩耍。
      
      半个小时之后,被她和她队友痛骂过的墨医师救了她。
      
      但此时此刻,她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她只是一个刚觉醒异能的一阶异能者,她甚至连治疗系异能的墨医师都不如。
      
      她咬了咬牙,转身离开,拼命的奔跑。
      
      她跑过了这条街,隔着一堵墙,清晰的听到了丧尸的利爪刺进肉·体的声音。
      
      那声音如此熟悉,和当初哥哥当初命丧丧尸之手时她远远的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但她却不敢回头。
      
      跑!拼命地跑!
      
      墨初用从街边随手捡来的砍刀挑出丧失的晶核的时候,那只丧尸的利爪同样刺进了她的胸膛。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突然,她一时间居然没有感觉到很痛。
      
      她丢掉砍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就知道自己没救了。
      
      她靠着墙坐下,痛感后知后觉的来袭,作为一个医师,她最终是以一个战士的方式死去,她居然不觉得后悔,只是有些遗憾。
      
      生存区的防护墙已破,她无比清醒的意识到,这一整个生存区的人,今天都将埋骨于此。
      
      早一点晚一点,她最终都要死去。
      
      生命力像指尖的流沙一样逝去,她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空,居然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从前。
      
      她想起了在这个末日降临以来,她那幸运又无能为力的一生。
      
      幸运的是,她觉醒了异能,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拥有了活下去的资格,和那些挣扎求生的普通人相比,她能活得更好。
      
      不幸的是,她觉醒的偏偏是治疗系异能,注定要靠别人的保护才能活下去,很多事情都由不得她的意愿。
      
      在她成为“墨医师”之前,她一直都在无能为力。
      
      最开始的时候是末日最初的时候,那时候,那个人当着她的面被推进了丧尸堆,她心中愤怒,但却无力反抗,只能像一个废物一样,跟着杀人凶手离开。
      
      她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后来,他成了让整个人类闻风丧胆的恶魔,其恶名甚至比丧尸更可怕。
      
      然后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帮过她的路人、是并肩作战的伙伴。
      
      因为她的无能为力,他们一个个离她而去,最终只剩下她一个人。
      
      最后,“墨初”成为了“墨医师”。
      
      她在末世里挣扎了六年,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
      
      她意识沉浮的时候,突然察觉一个高大的身影跪在了她面前,挡住了她身前的光。
      
      那人呼吸沉重,高大的身影微微的颤抖,仿佛压抑着什么强烈的情绪,又仿佛蕴藏着巨大的悲伤。
      
      会是谁?
      
      她到现在已经孑然一身,有谁会为她悲伤?
      
      她勉强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晃动,她伸手想去抓住什么,手指刚抬起却又无力的落下。
      
      一只大手猛的抓住她的手,那只手比她这个将死之人的手还要冰冷。
      
      墨初的眼前清晰了一点,她睁大眼睛,看到一个带着黑色面巾的高大男人半跪在她面前。
      
      似曾相识。
      
      男人喉结动了动,声音压抑的说:“你,不准死。”
      
      他是谁?
      
      为什么不准死呢?
      
      她张了张嘴,下意识的问:“你……是谁?”
      
      那个男人只固执的说:“你不准死!”
      
      他想抱起墨初,但他刚一动弹,墨初胸前就涌出一大片血液。男人周身的气息更加压抑,匆匆起身,说:“我去找医师!”
      
      墨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拽住了他的手,说:“我就是医师。”
      
      男人僵住了。
      
      墨初看着他,心中那种预感越来越清晰,她声音低不可闻,却笃定的说:“你救过我。”
      
      那六年来,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死里逃生。
      
      她听见男人嘶哑的声音低声应道:“……是。”
      
      墨初心中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生命逝去的感觉也更加清晰。
      
      她再次问道:“你……是谁?”
      
      男人不说话,周身仿佛凝聚着可怕的风暴。
      
      墨初看到他缓缓抬起了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巾,露出了一张让她熟悉又陌生的脸。
      
      她听见那个男人说:“我是厉沉。”
      
      墨初看着他,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荒诞。
      
      厉沉,怎么会是厉沉呢?
      
      当年,她和那些人一起抛弃了他,到现在,最后来救她的人居然是他。
      
      她的眼皮沉重,撑不住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她察觉厉沉轻轻的扶起了她,让她靠在他的肩上。
      
      她听见自己问他:“为什么呢?”
      
      厉沉沉默了片刻。
      
      她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沉了,她明白自己马上要撑不住了。
      
      她心中有些遗憾。
      
      她最后的疑问有可能得不到解答了。
      
      然后,她看到眼前的男人缓缓低下头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沉重压抑。男人哑声说:“因为,我喜欢你。”
      
      墨初一时间以为自己因为幻觉听错了。
      
      但是……为什么呢?
      
      墨初的意识逐渐昏沉,再也问不出这句话。
      
      ……
      
      “厉沉,下面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的车走不动道了!”
      
      “除了驾驶员,所有人上车顶。”一个沉稳的声音不急不躁,和问话人的恐慌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也让不知所措的众人渐渐安定了下来。
      
      墨初意识清醒的时候,就听到这个声音,心中一颤。
      
      厉沉……
      
      她还没睁开眼睛,先被人拦腰抱了起来,那人稳稳当当的抱着她翻上了车顶,那双手很有分寸的只触碰到了她的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动作,把她放在车顶之后,就立刻松开了手。
      
      墨初心里一颤,直接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抓住了那双手。
      
      那人诧异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那是一个比她临死前看过的那张脸年轻很多,也青涩很多的脸,却更接近于自己印象中的厉沉。
      
      那双手温热。
      
      真实到她不能相信这是什么临死之前的幻觉。
      
      年轻的厉沉迟疑的看了她一眼,张口:“你……”
      
      墨初猛然回过神来,顿了一下,松开了那双手,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中,突然低头笑了一下,说:“谢谢。”
      
      厉沉只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墨初深吸一口气,环视四周。
      
      她坐在一辆越野车的车顶,同样挤在车顶的还有六七个人,有男有女,表情惊恐难言,而这些人,很多她都印象深刻。
      
      他们中小部分人死在了末世第一年,大部分人在末世第二年的时候死在了厉沉手上,绝不可能在此刻站在她面前。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纤细、修长、软弱而没有力量,是一双娇生惯养的手。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
      
      城市的大楼仍旧光鲜亮丽的矗立着,远没有末世第六年那鬼城一般的颓唐。风吹在皮肤上的感觉是清晰的,周围人的惊恐尖叫震耳欲聋,而在末世第六年,五岁的孩子都不会在面对丧尸的时候出声,因为那些以声音作为第二个定位因素的怪物会锁定你。
      
      她茫然望着天空的时候,身旁一个女生突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手,声音带哭腔的问她:“墨初,我们……怎么办啊?”
      
      墨初差一点就应激性的把她摔下去。
      
      尽管她控制住了自己,但捏住女生手腕的手依旧过分用力,那双看向女生时冷厉的眼睛也把女生的哭声吓回了肚子里。
      
      那女生怯怯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小声问道:“墨初,你怎么了?你捏疼我了。”
      
      墨初放开了她的手,过了一会儿才从记忆里扒出这个女生的名字。
      
      秦雪。
      
      她不太记得她了,因为她就死在了第一年。
      
      这个在末世里也没有坚强起来的女人最终选择成为队伍里一个异能者的情妇,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心态失衡,她几次三番帮助她那个觊觎着墨初的情人算计她,最终在一次情况危急的时候被她那个情人推出去挡了刀。
      
      墨初已经不再会为那些旧事愤恨,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移开目光,环视周围,再次确认了一件事。
      
      这,不是她死前那个世界。
      
      这是……最初一切开始的时候。
      
      末日第五天,她刚刚觉醒了治疗异能的时候。
      
      还有……
      
      “楚铭!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
      
      墨初猛然回过头,仿佛历史重演一样,她看到一个表情阴鸷的男人猛然将厉沉推进车下的丧尸堆里,厉沉跌下去的时候,眼神由不可置信一点点变得死寂冰冷。
      
      这是厉沉被推进丧尸堆的时候!
      
      墨初脑袋一空,下意识的扑了过去,扒在车的边缘,紧紧的抓住了那只手!
      
      这次,我抓住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ssr卡进入逃生游戏》
    闻昭,ssr级人物卡,招牌技能“绝对真实”。
    半个月前,她从她所在的逃生游戏中逃脱到现实世界,而现在,她要作为玩家重新回到逃生游戏。
    因为她在逃脱的时候,丢失了自己的心脏。
    现在她要找回它。
    ……

    ssr卡闻昭,外表柔弱美丽。
    而在逃生游戏里,有两类人最容易死,一是女人,二是柔弱的人。
    在闻昭之前,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闻昭的绝对真实,可以让她看破一切谎言。
    “你们先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假的,他要跑了。
    “这上面的就是通关的关键线索了。”
    ——假的,信了你就死定了。
    “姐姐,这里面就有你想要的东西哦。”
    ——骗人的,进去就出不来了。

    闻昭在游戏中无往不利,惊掉了一堆觉得她必死无疑的人的下巴。
    她破五关斩六将,最后终于在这个游戏的最终boss手里,看见了自己的心脏。
    黑发红眸的男人手中把玩着一颗红色的水晶。
    ——那是她的心脏。
    她正计划着怎么把自己的心脏从他手中夺回来,男人突然从王座上走了下来,把水晶递到了她面前。
    “给你,宝贝。”
    闻昭觉得深有阴谋,“为什么就这么给我?”
    男人在她耳边低语道:“因为,我爱你啊,宝贝。”
    ……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