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1.16 ...

  •   在祁嘉和将六十六层卖出三天后的那个早上,同尘君踏进自家公司的第一步,就发觉了整个公司的气场极为不对劲。
      
      “BOSS!你终于来了!” 就连一向显得精干又朝气的袁文石都显得有些颓废。
      
      同尘君一如既往地气场平和,神色冷静:“怎么?”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里面连连出了几场意外,好几个员工卫生间打滑,骨折送医院了,茶水间竟然漏电了,不过好在没什么大事,还有就是一些工作上出现了很大的疏漏……”袁文石越说越觉得这世界玄幻了,怎么好端端的公司,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奇葩问题?
      
      他好歹也是个在专业领域上有点才干的,但是也没有应对过这种奇葩的全公司集体“倒霉”的问题,活像是被什么东西诅咒了一样。
      
      “公司之前的项目都妥当了吧?这几天应该没有什么很要紧的事情才对。”同尘君觉得原身留下的公司,对于他这种不善此业务的人而言,简直可以算是累赘,不过公司关系到太多人的生活了,有些东西与喜好无关,纯粹是责任罢了。
      
      袁文石竟然没忍住,疲倦到当着BOSS的面揉了揉眼睛:“是这样没错,不过公司不能一直就这样下去……”
      
      “不会的,给大家放半天假吧,薪水照付。”
      
      “啊?”
      
      同尘君颔首:“现在就可以通知下去了。”
      
      袁文石:“……”一时之间,对于想一出是一出的BOSS,竟然不知道是应该感觉到惊喜,还是感觉到惊吓。
      
      ------------
      
      公司会变成那样,是因为被诅咒了,全体员工都在诅咒的辐射区内,因而各个都“衰”到不行了,与其让他们受累得顶着这种不利于任何工作的状态去工作,还不如直接给他们放假好了,离开诅咒的辐射区是最直截了当的做法,你好我好大家好。
      
      同尘君起先还以为高文光又能搞出什么奇妙的超脱他想象力的方法来,没想到又是如此简单粗暴的举动。
      
      “如此完美的反弓煞,他竟然仅仅只是在箭矢上布下诅咒的阵法……”同尘君又上了公司顶楼,隔着一条道,静静地看着对面的楼。“与人相斗,敢这般简单粗暴的,不是顶尖的强悍,便是……”
      
      【傻/逼!】2020一秒接上。
      
      同尘君闻言笑意加深:“我该说他太自负,还是说他……”
      
      【当然是没用!】
      
      “如果让我来布阵,哦不,还无需到布阵的程度……如果让我来做,无需尽全力,只需稍微加持一下这完美的反弓煞,届时一旦事成,半日之内便能让这公司上上下下,皆受煞而死。”同尘君的语气平和,笑容清浅。
      
      怎么,高文光还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善良到只是让同尘君的公司的人受诅咒倒霉而已?不,显然他不下狠手是因为他下不了狠手,是他能力有所不逮。
      
      【嘶——大佬,您老别反对我说您反派的话了,您不是像反派,您就是!】正常人哪里会这般轻巧地说出“我来,全部搞死”的话。
      
      2020很快就会发现,它家宿主不仅仅是说话带着一股反派的味道,行事作风——更是!
      
      晚间,同尘君的身影彻底融入夜色,于人群间穿梭而过,却无人能发现他,他轻而易举地登上了祁嘉和那栋楼的顶楼,进入了六十六层三角形的顶角所在的空间。
      
      同尘君在这偌大的三角空间内,负手踱步,月光透过落地窗,于他周身潆绕,氤氲出一层浅淡的白光,他不过四处看看而已,然举手投足,自有风华无限。
      
      【……】就说大佬最近怎么都没问营养液,敢情他那么勤奋,天天晚上在晒月光!?嘤嘤嘤~我家大佬好惨,我这个低级系统好没用,想找读者哭穷卖惨了,但是不可以QAQ。
      
      仔细看过这片空间内深深浅浅、粗粗细细的红色符文后,同尘君终于做出了一个评价:“还挺有趣的。”
      
      【有趣?!】
      
      “是的,”同尘君浅笑颔首,“他画符文,有种小儿涂鸦的天真烂漫之感。”
      
      【……】
      
      2020宕机了好一会,才心想,什么鬼的“天真烂漫”,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天真烂漫?这不就是拐着弯的说高文光是个傻/逼智/障。
      
      【大佬,你现在是找阵眼……】2020又一次瞬间失语,倏地陷入了宕机。
      
      无他,只因为从同尘君的脚下开始,整层楼的地板都出现了龟裂,那龟裂,仿佛像是一块玻璃被打碎了一样,正疾速地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以至于所有的墙壁与天花板,都布满了裂痕……
      
      “阵眼?为什么要找这东西?”同尘君微微偏了偏头,看向外边的月亮,笑道:“要匍匐在你脚下的东西,你无需对它遵循找阵眼这种常规操作,直接——踏,碎。”
      
      2020无言以对,它瞅着原本豪华装修的好端端的一层楼,硬生生地仿佛经历了几百年的风吹日晒一样,断瓦残垣,老旧到拿去拍鬼片都不用装修了。
      
      确实很牛逼,真的牛逼,怎么阵法,整层楼都被它家大佬扒下了一层皮,还有个屁的阵法。
      
      但是——
      
      【大佬,你打算怎么向祁嘉和交代。】
      
      同尘君闻言根本没有任何慌乱:“交代?我为什么要给他交代?相反,他应该感谢我。”
      
      “他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将这层楼卖给了东方朱月,别说那高出部分的资金够他重修这层楼三遍了,就说如今这层楼就这模样……东方朱月要卖回给他,他还可以继续压价呢,我帮他赚了一大笔资金,他不应该谢我么?”
      
      说着说着,同尘君情不自禁地低笑了一声。
      
      【嘶~好苏!】
      
      也……好狠!
      
      大佬是真的恶趣味,可能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祁嘉和会感激?2020看着凄凄惨惨宛如豆腐渣一样的六十六层,这个,真的很难说了。
      
      ------------
      
      “糟了——”
      
      诡异的声音还没把话说完,高文光就凄厉地哀嚎一声,整个人都抽搐着倒地,不过片刻,他便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阵法,反噬了!雌盘没有再做声。
      
      高文光仿佛一只被开水猛烫的猪一样,在地上挣扎尖叫嘶吼:“怎么回事!雌盘……啊!!好痛,到底怎么回事……”
      
      他一开始还有力气大声地质问,到了后面,则是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满身大汗,最重要的是,高文光的左眼争先恐后地淌血。
      
      “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雌盘!!!”
      
      雌盘还是没有出声,昏暗的空间内,寂静无声,高文光剧烈地喘息着,他只能听到自己呼吸声,黑暗之中,他猛地失去了一半的视觉,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是潜伏着,欲要伺机而动的恶鬼。
      
      高文光捂着左眼,鲜红的血液浸透了手掌,从其指缝溢出来,流淌着,他野兽一般地猩红着右眼,转动着,警惕着……
      
      忽然,从雌盘处猛地出了无数藤蔓一般的东西,径直击向了高文光——
      
      “雌盘!你竟敢!!”只听一声凄厉的又愤怒到极致的暴斥。

  • 作者有话要说:  祁嘉和:放出豪华精装楼盘,收回断瓦残垣,我还得谢谢你!?
    2020:你是该谢谢他,他没把整栋楼轰平,已经很克制自己了。
    ·
    感谢在2020-07-14 01:03:45~2020-07-15 16:3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逢诉平生、广白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执旖 20瓶;32046358、Angelina2018 10瓶;阮漾华、广白 9瓶;猫咪喵喵 5瓶;盈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