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遇太宰 ...

  •   第二章
      
      然而。
      
      新手出村,碰到的就是一个硬茬子。
      
      百鬼丸没有痛觉,凭借极强的感知发现刀剑砍下去传来的虚假感觉,而后传递过来的沉重力道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只能通过回避和卸力的技巧防止身体受到创伤,同时他发现眼前生命火焰的速度极快,红色的光芒在生命火焰外围“熊熊燃烧”,将四周第一次覆盖上了其他颜色。
      
      一种赤红却又纯粹的力量。
      
      不妙,这个鬼神的实力出乎他的预计,留到以后再来打比较安全。
      
      百鬼丸在半空中翻了个身,找回手臂,手臂套入原来的位置,他的爆发力极强,连续几次攻击失败就开始撤退,丝毫没有和对方打持久战的意思。
      
      中原中也气急败坏的追击道:“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他化作红色光芒,疾驰而去。
      
      虽然对方藏武器的方法让橘发少年感到震惊,但是羊之王保护着自己那些同伴,怎么也不敢轻易让一个对自己有敌意的少年逃离视线范围。
      
      这一追一逃跨越半个擂钵街,百鬼丸不认得路,然而对复杂环境的适应性极高,七拐八拐,再借用自己磨练得敏锐的第六感,在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把“渐变色的魔神”给甩在了身后,消失在了杂乱的小巷子里。
      
      几分钟后,中原中也赶到这里,凶神恶煞地抓住附近的人问道。
      
      “刚才的那个小鬼去哪里了?!”
      
      “不、不知道……好像是从破了的墙洞那里钻了出去。”
      
      “带我去!”
      
      随后,中原中也头痛地看着那个墙洞的大小,比划了一下自己的体型,觉得自己除非砸了人家的墙,否则钻不过去啊。
      
      擂钵街就这一点不好,建筑物搭建得乱七八糟,很容易抓不住逃跑的人。
      
      等等……那个比自己高的小鬼是怎么钻进去的?
      
      中原中也迷茫了一秒。
      
      答案是——
      
      百鬼丸的四肢是可拆可用版本,只要头进得去,身体就一般没问题。
      
      离开了擂钵街的核心地区,百鬼丸身上的衣服又脏了一层,与擂钵街的居民们没有什么区别。这里本来就是横滨的贫民窟,在日本战后的时期建立而成,占据了遭到过巨大破坏的深坑,成为了横滨市民最不愿意进入的地方。
      
      他抬起自己的手臂,拍了拍头发上的灰尘,心道:出师不利。
      
      自己丢失了寿海送给自己的武士剑,还差点损毁假肢,可想而知魔神的实力与邪物不在一个层次上,是自己低估了魔神的力量。
      
      一想到像这样的魔神有十二个,百鬼丸的心情不可避免的沉重了。
      
      任务严峻,不容小觑啊。
      
      黑发少年在其他人称不上好意的冷漠目光下,空洞无神的眼睛看向四周,找准了一个方向就踏上了台阶,去寻找下一个好对付的邪物。
      
      这一找,一天就过去了,那些邪物就像是暂时潜伏起来了一样,没有被百鬼丸找到。失去了回家的方向感,百鬼丸流浪在擂钵街的外围,避开人类,只能当作自己在野外生活,继续找一条河里去插鱼。
      
      一只三花猫不知何时跟在了百鬼丸的身后,圆圆的猫眼注视着他。
      
      百鬼丸利用手臂里的刀剑插好了鱼,又喝了一口浑浊的河水,半身都湿了的走上岸。他难得对身边的事物产生了一些反应,“注视”向在垃圾桶盖子上蹲着的三花猫,三花猫朝他“喵”了一声,就像是被新鲜的小鱼吸引了一样。
      
      隔了三秒钟,百鬼丸觉得没有问题就收回了视线,虽然那个小小一团的白色生命火焰有点像人类,但是人类应该没有这么矮的,除非是婴儿,而婴儿不可能一直能跟在他的身后,所以这应该是一个灵魂纯洁的小动物。
      
      兔子和山鸡之类的?
      
      这类动物吃起来太麻烦了,需要去毛和去骨,果然还是吃鱼更方便。
      
      百鬼丸坐在了远离水源的地方,没有生火,将脸上的面具往旁上一推,简单粗暴地把鱼吞进了肚子里——于是,吃完饭了。
      
      三花猫陡然瞪大了眼睛,皮毛炸开,仿佛受到了惊吓。
      
      见百鬼丸没有任何反应,三花猫渐渐地放松弓起的身体,胡须微颤,明亮有神的猫瞳在夜晚收缩成竖立的模样。它跳下了没人想靠近的垃圾桶,迈着小腿,一点点跟上又站起身行走的百鬼丸,如同对方影子里缀着的一条小尾巴。
      
      百鬼丸去寻找过夜的地方,他对睡眠的要求很低,能遮风挡雨就可以了。
      
      一夜无梦。
      
      黑发少年蹲坐在地,把自己的脸埋在膝盖处睡觉,身上灰扑扑的衣服让扒手都看着绕道而行,哪怕是横滨的流浪儿都很少会穿这种几块布料和一根麻绳束起的衣服,虽然这些布料能遮盖得住他大部分的身体,但也让他看上去穷困潦倒极了——毕竟这是一个连绷带都买不起,靠白布裹住脚踝和手腕的人。
      
      清晨,三花猫也在旁边更好的地方睡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猫的骨头发出咔嚓的声音,使得猫脸上闪过一抹不知道是纠结还是舒服的表情。
      
      它轻盈地走到了黑发少年身前,无声的猫步却惊醒了百鬼丸。
      
      百鬼丸“看”它。
      
      然后,他就保持这个靠在膝盖上的坐姿,双眼毫无焦距,单纯的看着三花猫。三花猫本来都做好避让的准备,不想被别人撸毛,但是见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它反而大胆地靠近,用白色的猫爪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百鬼丸的脚。
      
      百鬼丸没有反应。
      
      它接着又碰了第二次,换成了百鬼丸的手臂。
      
      百鬼丸抓住它的爪子,将其放下去,不喜欢被小动物触碰“武器”。
      
      三花猫收回爪子,反射性地舔了舔爪子背部的毛,若有所思,它在百鬼丸面前踱步走来走去,长长的尾巴摇晃出柔软的弧度,惹人想摸。可是百鬼丸看不见它在具体做什么,只是疑惑地见这团小小的生命火焰在晃荡。
      
      真是漂亮的火焰啊。
      
      百鬼丸很少见到这么小,又纯度这么高的火焰,简直比这个草芥人命的时代的许多人类都要高出一些,并且没有浑浊的恶意。他乐于看见这种漂亮无害的生命力在自己眼前出现,便习以为常地安静观看。
      
      继续生存下去吧……
      
      不要被这个世界摧毁,我一定会斩杀魔神,恢复世间的秩序……
      
      这么想着的百鬼丸摒弃了穿越者的心态,融入了此世的身份之中,他不仅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穿越了时空,而且对面就蹲着《文豪野犬》世界的幕后大佬。
      
      三花猫的外表下,夏目漱石有点发愁:“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他平时就喜欢变成猫的形态,在横滨的大街小巷游荡,收集情报都是其次的,这样做能让他看到横滨真实的一面,顺便明白自己收下的弟子之一是个猫控,而且是一个猫见猫嫌,身上的小鱼干从来喂不出去的可怜人。
      
      而这一次,他照常去了混乱的擂钵街,想要观察里面不受政府管辖的异能力者们,谁知道他就看见了这个黑发少年跑去单挑羊之王。单挑就算了,羊之王的性格算是很好的少年,不会轻易下杀手,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之后的逃跑过程,自己会有缘看见一个能拆解四肢的场景!
      
      夏目漱石深深的觉得自己看了一场恐怖片,老年人的心脏经不起这种刺激,没等他缓过劲来,他又在明目张胆地跟踪对方的期间,看见了能够“移动”的脸。
      
      这个少年……身上还有一块东西是真的吗?
      
      触碰过百鬼丸手脚后,夏目漱石再三确定那不是活人的血肉,而是假肢。这个少年的双手、双脚、乃至于脸都是被精心雕琢出来的东西。对方手臂里藏武器,脸后面是没有皮肤的下颚,吃东西不需要咀嚼,习惯性吞咽下去。
      
      人体实验?
      
      异能后遗症?
      
      日本残疾人康复的黑科技?
      
      夏目漱石的联想力很丰富,无愧于兼职过作家的身份。在惊吓过后,他沉默了下来,已知的现状让他明白对方能够活蹦乱跳有多不容易。
      
      随后,新的疑惑冒出水面,他不明白少年为什么要挑衅羊之王。
      
      有谁在操控对方吗?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百鬼丸的身边偶尔会有三花猫的出现,但更多的时候,三花猫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并没有全程跟在百鬼丸的附近。
      
      百鬼丸微妙的有一点遗憾,自己见过不少动物与人类,除了养父寿海,没有第二个善良无害的生命火焰会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又找不到需要斩杀的邪物,对“渐变色魔神”避而远之的百鬼丸总算体会到了原著自己的想法:即使有人能够短暂的跟在身边,也一定会离去。
      
      唯一打破这个例外的人——便是仰慕百鬼丸的多罗罗。
      
      这是剧本定下的姻缘。
      
      百鬼丸一开始有些心理上的抵触,没谈过恋爱的人无法体会爱情,但一想到自己这种状态都有人无怨无悔的跟着,完全是本年度感动世界的人啊。
      
      【会出现的吧……】
      
      【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在我身边,那个不离不弃之人……】
      
      在天空的一片云层漂浮开。
      
      来自混乱年代的黑发少年流浪在横滨的僻静之处,锻炼自己的剑术和体能,争取早一日去砍死魔神,夺回自己的第一个器官。
      
      这样朴实无华的日子,百鬼丸持续了一段时间,擂钵街的少年团伙都听说了“羊之王”中原中也在找一个经常出现在擂钵街的黑发少年,据说两人有仇,有人目睹到黑发少年在袭击了羊之王后,成功逃离了羊之王的追杀。
      
      回到基地里,中原中也一脸晦气,每次差点抓到对方的踪迹,就被对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给避开了,难不成有人敢去通风报信?
      
      中原中也没有去怀疑身边的人,顶多是觉得擂钵街有人在看笑话。
      
      “中也,我说你也太在意了,找不到就算了。”羊组织里的同伴们没有见过百鬼丸与中原中也交手的一幕,对中原中也的积极性泼冷水。
      
      “不行。”中原中也摇头,“我感觉他不会放过杀死我的机会。”
      
      另一个手上戴着蓝环的少年好奇地问他:“找到了怎么办?”
      
      “先揍一顿吧。”中原中也迟疑一下,记起那不正常的战斗方式,“他的身手很厉害,我不清楚他对我的敌意来源于什么,如果是误会就想办法解开,如果是仇敌,到时候再决定是不是处理掉对方,总不能让他一直盯着我。”
      
      他称不上软弱,但也不算多强硬的回答立刻遭到其他同伴的笑话。
      
      “果然中也就很心软。”
      
      “照我说,见到肯定要杀掉啊!”
      
      “对,敢袭击中也,以后也会对我们不利,我支持中也白天去找那个人。”
      
      “好吧……我也支持了。”
      
      发现敌人的危险性能让中原中也警惕,羊组织的人马上改了风向,即使不乐意中也不在羊的基地里,让他们缺失安全,可是外在的敌人也需要解决掉。
      
      中原中也没有专心去听他们的说话,颇为烦躁,走到一旁去眺望外面。
      
      他心底隐隐的不安。
      
      在港口黑手党首领不断下令杀戮的期间,突然出现这么一个陌生的少年,对方该不会是奉了谁的命令,要求铲除掉擂钵街的羊组织吧?
      
      除了黑手党,还有哪个组织会这么变态!让双手残缺的人去战斗?!
      
      遭到唾骂的港口黑手党成功背上了一口黑锅。
      
      没办法,现在的人私底下骂港口黑手党都成为了常态,横滨乱起来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老来疯的港口黑手党首领。对方自从身体抱恙之后,性格变得极为暴虐,轻则对高层干部疑神疑鬼,认为他们想要夺权,重则下达追杀令,不管是政府还是普通人,只要有地方惹到他的都斩尽杀绝!
      
      在这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年轻人想要加入港口黑手党。
      
      屹立在横滨市中心的黑手党五栋大楼附近。
      
      有几个玩闹的孩子在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上涂涂画画,用的是普通的粉笔,路过的大人立刻脸色变化,呵斥走这些小孩:“别闹了!快点回家去!”
      
      粉笔留下的涂鸦随即被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司机看见,惊慌了一下。
      
      “Boss……”
      
      最近身体日况益下的老者被人搀扶着,喘着气,愤怒使得额角和脖颈的青筋在跳动,布满皱纹的脸上没有慈祥之色,只有让人害怕的冷酷。
      
      “这种小事也需要请示我吗?”他嘶哑苍老地说道,“杀光涂鸦的人,敢挑衅港口黑手党的人,一个活口也不许留下来。”
      
      司机满头冷汗,看向其他人,那些人已经迅速接下命令,去调查监控。
      
      完了。
      
      司机不忍地想道:那些涂鸦的小孩子肯定死定了。
      
      ……
      
      百鬼丸一直在回避人多的地方,天生招惹邪物的他,去人群里完全是引怪。他坐在一个自认是废弃的木板上,实则是一处偏僻的儿童公园的跷跷板上,冷漠的面容与落魄的打扮使得路过这里的小孩子都不敢去玩。
      
      他突然抬起头,注意到许多个布满红色斑点的生命火焰出现在不远处。
      
      这是“恶人”出现了。
      
      不是杀过人,就是与魔神有过联系或者接触。
      
      黑发少年跳下木板,跷跷板发出剧烈的晃动。他朝着恶人集中的方向走去,估算好距离,以心灵而注视着黑暗之中微亮的世界。
      
      与他一样被那个方向吸引过去的路人有很多,但是在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后,路人们惊慌失措地离开,或者是拿起手机拨打电话报警。生活在这里的本地人,多少都知道夜晚属于港口黑手党,最近千万不要招惹到那些黑西装的人。
      
      “是黑手党!”
      
      “港口黑手党的人闯入民居了!”
      
      在哭喊声响起的居民楼外,百鬼丸停驻于楼下,稍稍困惑地抬起头。
      
      不愧是二次元的世界,古代城池有这么高了?
      
      “……”
      
      他该怎么上去?
      
      百鬼丸集中自己的精神,增强心眼,这个世界有很多死物和微观的生命,或许没有动植物那么明显,若是去仔细感知,也会辅佐他的行动。
      
      这么做很消耗精神。
      
      啊,看见了,绿色的阻碍物,微微发光的轮廓,有入口……
      
      百鬼丸正要前往找到的入口处,却被一个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生命火焰分散走了一半的注意力。那是他见过了许多杂质的火焰之外,第一个干净洁白的火焰,甚至比他的养父寿海与经常尾随自己的小动物还要干净。
      
      那是没有杀生,没有沾染罪恶,保留纯洁的灵魂才会拥有的颜色。
      
      如同孩子一般……
      
      不,生命火焰的高低比孩子要高一些。
      
      百鬼丸透过这个复杂的物质世界,直视着灵魂的本质。心眼这项能力是他转世重生后磨砺出来的,放在低魔世界,唯有古代的圣贤或者高僧能够拥有,放在《多罗罗》的世界里,他就是天资卓绝的男主角,注定了要讨伐魔神,把魔神侵占的世界归还到人类的手中。
      
      这一刻,百鬼丸心底的期待之情在悄然滋生。
      
      对方在靠近他。
      
      停留在三步之外的安全区。
      
      听不见声音,也无缘看见对方,他无非确定这个生命火焰是不是剧情里会出现的纯洁之人。因为人生百态,百鬼丸行走在外界总会有机会见到白色火焰,除了养父寿海,没有第二个白色火焰会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百鬼丸在静默片刻,压下心中的念头,选择如原著的“人偶”一般雷厉风行去做自己的事情。
      
      找不到邪物,那就驱赶走那些恶人吧!
      
      “欸?”
      
      同样站在危险边缘,发表了一些意见,却没有得到对方回应的生命火焰的主人感到不满,鸢色的眸子里莫名地浮现了一丝光彩。
      
      他看见对方义无反顾的踏入了黑手党包围的地方。
      
      是正义吗?
      
      在这个秩序濒临崩溃的城市里,竟然会诞生出反抗黑手党的“英雄”?
      
      原以为黑暗更有趣、光明已经无药可救的太宰治仰起头去听上方的枪声,较为年幼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合的深思和困惑。
      
      他无法理解对方的行为。
      
      港口黑手党在此地的势力很大,对方救了也没有用。
      
      躲在楼下便利店里的老板同样见到了百鬼丸闯进去的行为,愤怒而无奈的双眼里出现了一些喜色,随后担忧起来,而老板的小孙子喊道:“那个大哥哥去救人了!”
      
      “别说话。”老板连忙捂住自己孙子的嘴,不敢得罪港口黑手党。
      
      太宰治侧过头,去看便利店里双目噙着泪水的小孩子与软弱悲哀的大人。
      
      真没有用,还不如那个戴面具的少年。
      
      在楼上的战斗声激烈起来后,太宰治学着那个小孩子咬着嘴唇说出的话。
      
      他第一次小声的、新奇地重复道:“加油?”
      
      光明会战胜黑暗吗?
      
      事实上,百鬼丸对于没有异能力的普通人堪称克星,第六感的提醒,使得他只要不碰到速度和爆发力超过预计的对手,便处于秋风未动蝉先觉的武道境界。原著里百鬼丸在刚开始会一点点变弱,不是他的战斗力不行,而是他无法适应重新回到身体里的器官,在外界的影响下处于脆弱崩溃的状态。
      
      如今的百鬼丸没有碰到这种麻烦,十四岁的他拥有野兽般的战斗本能。
      
      打不中人的子弹,就是废品。
      
      百鬼丸连子弹与手/枪都看不见,轻而易举避开危险,狠狠击晕黑手党的人。他真实的面容藏在表情平静的人脸面具后,犹如一个无心无情的人。
      
      无需多久,百鬼丸就打晕了所有攻击他和试图逃跑的人。
      
      在倒在地上护着孩子的父母眼中,这名闯进来就动手的黑发少年简直强大得惊人,身手干净利落,打人如杀人一般不拖泥带水,解决掉了这些黑手党就没有说什么,直接从楼上的窗户跳下去,借助一个突出点顺利跳下五楼。
      
      随后,黑发少年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迅如雷霆,心眼注视的世界里,附近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半个小时后,解救了两户家庭的百鬼丸充当了一回无名英雄,既没有伸手讨要报酬,也没有留下来名字的走了。他比单纯的古代人更知道自救的重要性,自己能解决一时的危机,解决不了别人一辈子的麻烦。
      
      人,要为自己努力。
      
      傍晚,夜幕再一次降临。
      
      港口黑手党那边的愤怒不提,百鬼丸走在河堤边,草鞋踩着湿润的泥土上,身体毫发无伤,与对付魔神带来的狼狈不一样。
      
      太宰治就跟在他后面,煞有其事地分享这件事的情报。
      
      “我去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发现你救的两户人家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孩子在结伴去玩的时候,胆大包天的在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私人轿车上涂鸦,要是没有你出手帮忙,想必他们会和第三户较远的家庭那样全部死光。”
      
      “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救的全是熊孩子,他们的家长未必会一直感谢你,没准会抖落你的信息,导致港口黑手党认为你是在挑衅横滨的龙头组织。”
      
      “这意味着今天之后,你会上港口黑手党的必杀名单,想要不被港口黑手党当狗一样地追在后面撕咬,你要么加入一个大势力,要么就加入港口黑手党,以你的战斗能力,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没准会原谅你。”
      
      “不过,更大的可能性是——”
      
      太宰治露出偏向阴暗的神色,声音雀跃地说道,“你救的人依旧会死。”
      
      白费力气,赔上自己,这个人知道后会怎么做呢?
      
      前面的百鬼丸还在不停的走路,没有一丝停顿,心跳也如常。理由很简单:你指望一个瞎子和聋子去听一个人在背后说话?
      
      太宰治垮下脸。
      
      一点反应都没有!失望!
      
      比百鬼丸要矮上一些的太宰治气鼓鼓地去看百鬼丸的耳朵,忽然眼神一凝,此时正值春寒之际的四月末,昼夜温度差很大,对方的皮肤基本被绷带掩藏,在黑发下的双耳仍然雪白,与脸色一致,同样没有一丝活人的血色,仔细去看,还能发现双耳缺乏应有的柔软度。
      
      太宰治直接跨过两人保持的距离,近距离去看对方神奇的耳朵。
      
      百鬼丸停下脚步,心里冒出一个问号。他不理解这个生命火焰为什么离自己这么近,之前不是一直不肯靠近吗?
      
      太宰治用手捏住百鬼丸的耳朵,一不小心就摘了下来。
      
      太宰治与百鬼丸面对面,失去一只耳朵的百鬼丸疑似“深深”地注视着他。
      
      太宰治:“……”
      
      气氛尴尬了。
      
      太宰治厚脸皮地为对方戴回去:“太松了,我帮你按紧一点。”
      
      他的手指趁机滑过了百鬼丸的脸颊,冰冷的面具不附带人类的体温,耳朵下方的皮肤倒是有活人的感觉,与面具的契合度非常高。
      
      在双耳齐全后,百鬼丸伸手压了压自己的耳朵,没有大惊小怪,继续去寻找一条干净的水源。太宰治心不在焉,踢了一脚砂石,在思考要不要趁着港口黑手党会来寻找对方的机会,顺势混入港口黑手党的内部。
      
      目前港口黑手党肯定极为危险,他的异能力足以保命,而这个人……说得不好听,连耳朵都没有的人,要是识相一点,加入港口黑手党应该能活下来。
      
      “……你在这里要做什么?”
      
      太宰治发现走了这么久的人,把自己带到了一个灯光都没有的偏僻地方。
      
      他难得对自己的判断产生动摇。
      
      对方想干什么?
      
      今天发生了接二连三意外的事情,太宰治对横滨的兴趣更大了,别的地方完全没有这里有意思啊。他仗着对方听不见,故意说道:“你要暴露真面目,对我下杀手了?也对,我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你的踪迹了,你可以连夜逃出横滨。”
      
      百鬼丸完全不知道旁边这个人在嘀咕不停,蹲下身,捧起河水就要去喝。太宰治的脸色嫌弃:“这么脏的水都喝吗?你也是信得过日本的河流……”
      
      “……”太宰治一下子中停了声音。
      
      很简单。
      
      百鬼丸面具下的嘴连皮肤都没有。
      
      狰狞的血管与血肉覆盖在骨骼之上,牙齿洁白,喝水的方式也是仰头去饮用,而不是低头去吮/吸,对方张开的嘴里连舌头也不存在。
      
      这与百鬼丸显露在人前的精致容颜的差距太大了!
      
      太宰治把颤了一下呼吸克制住。非但没有远离,还弯腰去注视着他。然而百鬼丸没有给他多余的观察机会,面具覆盖好下颚,又变回了俊秀的模样。
      
      百鬼丸在安静的等着对方离开。
      
      任何一个首次看见他真容的正常人,都会被这样接近非人的脸吓到。
      
      只有寿海。
      
      未来也许会加上一个多罗罗。
      
      鹤见川的上流,河岸边没有人会去留意的地方,一个黑发少年蹲在地上,另一个比他还要年少一些的衬衣少年弯下腰,想了想,说出残忍的真心话。
      
      “你的真容好丑啊。”
      
      但是。
      
      初次见面就贸然跟着陌生人的太宰治帮他用水擦干净面具,将他拉了起身。
      
      “我肚子饿了,快点请我吃东西。”
      
      世人都是丑陋的,剥开脸皮,谁又会比谁好看一些呢。
      
      百鬼丸感知到手被人拉住,心中涌出热流。他蓦然非常想要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可是在黑暗一片的世界里就剩下这个洁白无垢的灵魂火焰在散发着光芒,把湖泊也要照亮开来。
      
      你是谁?
      
      你是我要找的多罗罗吗?
      
      他不清楚,但是他清楚自己要是有嘴唇,一定可以笑起来吧。
      
      【你好,我是百鬼丸。】
      
      一个被世界恶意对待,在将来会努力善待世界的人。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2月2日。
    圈圈的生日,也即将是圈圈签约晋江的第八年。
    谢谢大家的追文,本文算是圈圈给自己的生日贺文啦,圈圈在老家,老家被封路,物资匮乏,点不到外卖,快递也来不及,只能想办法让自己开心一点了。
    新坑求营养液的浇灌,会茁壮成长的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