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天照大神的神使,是应当以威风凛凛的大公鸡的姿态降临的。
      
      原本该是如此。
      
      不过按照这位神使大人的说法,为了贴近时代变化,他们也正在尝试着改变形象,目前的趋向就是变成更加容易被接受的可爱模样,这段时间有外派工作的神使基本都是如此。
      
      当然,虽然神使降临时用的是幼崽外形,但是它的心智并没有任何问题。
      
      进入屋内,隔着一张矮桌,在弥漫的茶香之中,小团子化的神使大人用那口稚嫩的声线,将事情表述得非常清楚。
      
      毫无疑问,它的到来便是试炼开始的钟声。
      
      可惜做加持祈祷的时间是不够了,不过石切丸还是能够由时间用灵力留下给神社诸君的口信,御祭神那边对她的试炼自然是明了的,主要是神官们那里,她作为石切剑箭神社的御神刀,总不好什么都不留下,不声不响地消失。
      
      随后石切丸按照神社的示意伸出了手,指尖与对方那毛茸茸的短翅相触。
      天照大神的符文再一次于指尖和翅尖相触的位置浮现,随即骤然扩大成了耀眼的金光,将一刀一鸡崽包裹在了其中。
      
      一种仿佛身体从水流中穿过的奇妙感觉之后,石切丸再睁开眼睛。
      
      她还是在自己一直以来住着的那间神域内的房间里,不过此时她明显感觉到在熟悉之外,她尚未看到的部分,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里……”
      
      “看看屋外吧,”神使带着笑意道。
      
      石切丸便过去推开了障子门,率先入眼地就是一片晴朗无云的天空。
      
      阳光很好。
      
      挑眼望去,远处朱红色的鸟居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
      
      这里仍然是一处神社,但显然已经不是石切丸十分熟悉的石切剑箭神社了。
      
      “不出去看看吗?”身后的神使温和地说道。
      
      石切丸闻言恍然大悟,连忙拾起一旁的木屐,将穿着雪白足袋的双脚套入木屐中后,便步下了屋前的地板,抬腿走入了这一处陌生的神社。
      
      就在石切丸住着的屋子前,已经有了一处很大的不同。
      
      步道旁多了一颗郁郁葱葱的古树,皲裂沧桑的巨大树干支撑着其上更为壮阔的郁郁葱葱的树冠。石切丸走上前,抬手摸了摸树干上的注连绳,随后抬头望去。浓密的树冠遮拦了灼热的阳光,只让些许温柔的光斑落在了那张柔软白皙的脸上。
      
      “这里……”她不自觉地喃喃道。
      
      “你已经看到了,这里是一处神社,”神使答道,“准确来说是一处位于时空缝隙中的一处空置神社。”
      “近段时间,高天原和时之政府有了合作,在试炼当中我们也使用了一些合作方的能力。现在这座位于时空夹缝的神社汇聚已经了来自不同‘世界’的时间流。”
      
      它轻轻扇动了一下翅膀。
      
      脚下的地面忽然变得透明,如此可以清楚地看到,有无数闪烁着亮光的时间碎片组成的支流从他们脚下流过,仿佛汇聚成了一片宽阔的奔腾不歇的星河。
      
      石切丸轻轻地眨了下眼睛,很难不为这样罕见的景色震动。
      
      “——就是这样,像一条河一样,对吧?而神社便是在河上行驶的船只,”神使让大地恢复了原样,继续道,“如此,我们所在的这处空间,这座神社,就可以停留在河上我们所要的那个位置。”
      “走出鸟居,便是异世。”
      
      它和石切丸在鸟居前停下了脚步。
      
      看起来与现世其他神社没什么不同的鸟居,很难想象这竟然就能成为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门。
      
      “时之政府吗……”石切丸不由感慨道。
      
      对于这个存在她并不是一无所知,事实上就在神使出现前一些日子,时政的代表便先恭恭敬敬地找上了门,提出了定下约定,协助他们维护历史的请求。
      
      她自然是愿意出一份力的,只是现在骤然又从神使这里听到了“时之政府”,着实有些惊讶他们竟然连高天原都有所合作。
      
      不过地点是神社,多少让她感到有些幸运。
      
      对于御神刀而言,即便不是她在的石切剑箭神社,神社这样的场所本身也是她十分熟悉的存在。
      
      然而若是以此为极点进行她的试炼,总让人感到有些摸不清情况。
      
      神使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仰头看了看鸟居后,便直接道:“话说再多也不如尝试一次清晰,在您到达这处空间时,船只的锚就已经落下。”
      
      一个非常具有未来科技感的半透明光屏在神使眼前铺开,它挥动着翅膀开始操作。
      
      “我看看……啊,找到了。这个世界出现的第一件需要我们介入的事情。”
      
      石切丸惊奇地凑过去,“这是……?”
      
      “啊,这是时政提供的科技,还是挺好用的,”它放大了半透明屏幕上的一张地图,“首先,去这个位置救下一个人吧。”
      
      话语间一个小小的光团在石切丸眼前浮现,成了她的“导航”。
      
      于是石切丸换上了便装,穿着草绿色枝叶纹的和服往外跨过了鸟居。
      
      身上并未有什么感觉,仅仅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步罢了,然而木屐踩上了鸟居之后的石板时,空气的味道便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而身后的神社也悄然出现在了此世,模糊了规则,好像毫无
      
      大太刀付丧神相较于其他刀种而言,在侦查力上确实有不足,但是石切丸有自平安时代起千年成长起来的灵力,以及作为神刀的历练,使得她的感知能力其实很是不错。
      
      与大都市相比,这里的空气更加的清新,蕴含的灵力更加的纯净,而且带着丝丝凉意。而身后的神社也悄然出现在了此世,模糊了规则,好像从前就存在了一般地伫立在那里。
      
      这边石切丸已经才在石阶走了下去,按照神使的导航,找到了那条波光粼粼的清澈河流。
      
      生命的光点正在河中沉浮闪烁,他在下坠,又在求救。
      
      石切丸先是为神使导航的精准度感叹了一下,随后意识到时间紧迫,连忙脱下木屐,紧接着就跳下了河。
      
      到底存在了这么多年,游泳这份技能她还是掌握了的。
      
      眯着双眼,感知着那份气息往下游去,搜寻着的双手终于触碰到了在水中飘荡着的衣袖。
      找到了。
      ——她就从河中救出了那样一名奇特的孩子。
      
      ……
      
      照顾人类的孩子她还是第一次做,虽然已经提前使用了自己治愈的能力,但是不知为何用在那孩子身上时就有种久违的艰涩感。再加上到底那孩子才刚刚差点溺水,如果因为她的疏漏而最终还是生病,就不好了。
      
      况且,那孩子离开前的神情,着实令人在意。
      
      在他这样的年纪,心思隐藏到了那种地步,已经相当了不起了。不过仍然敌不过石切丸实打实用年月积累下来的经验。
      
      神刀需要聆听参拜者的心愿,在这一方面的感受上石切丸还是有信心的。
      
      总觉得那孩子……做出了什么相当重大的决定。
      
      “或许我还是追上去,留那孩子在神社里多住些日子吧?”石切丸忧心道。
      
      “目前来说这样就可以了,石切丸殿,”身躯如一只毛团的神使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虽说这个小世界是我们这艘‘船’停靠的第一个港口,但也我们无需事无巨细的什么事都去插手——这个小世界的世界意识也不会同意的。”
      
      其中的平衡,作为神使的它会秉承着职责去维持。
      
      “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那位的生命力超乎寻常。”
      
      石切丸轻叹一声,“您都这么说了,我也确定了那孩子对这个世界来说一定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确实如此,”神使承认道,“我们还是尽量不要刻意去干涉那孩子的成长为好。况且……”
      
      “啊,那孩子确实……”
      石切丸望了望那孩子远去的方向,树荫倒映在她眼中,显出了沉沉的光。
      “如果一下子靠太近,会被逃走的吧?”
      
      ……
      
      虽然心里明白了。
      但是回到了神社,她到底是仍然觉得心情有些沉重,便去住处的冰箱那里——她住着的几间屋子看着传统,但很多流行的现世工具她也都是配备的——找出了之前备好的冰激凌大福。
      
      圆滚滚胖嘟嘟的大福,充满弹性的皮下就是冰冰凉凉甜甜蜜蜜的冰激凌馅,带着毫不腻人的奶味。
      
      一口口吃掉了大福后,石切丸放下勺子,脸上露出了轻快的神情,心里不知不觉中就好了许多。
      
      “咳咳。”
      
      耳边响起了神使的咳嗽声,石切丸抿掉嘴角的冰激凌后回头看去,便撞见了那正四处乱飘的视线。
      
      石切丸笑了笑,十分体贴地又拿出了一份大福,放在了桌上,并往神使那边推了推。
      
      神使不好意思地踌躇了片刻,但终于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召唤,朝着甜甜的冰激凌大福低下了头。
      
      “说起来……”石切丸坐在桌边,手中把玩着自己的那柄桧扇,用扇子地一头轻轻点着下巴,思索道,“现在回想起来,那孩子说的名字总感觉有些耳熟。”
      
      神使啄大福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神情奇妙地抬头道:“觉得耳熟吗?”
      
      “嗯,”石切丸十分笃定地点点头,“太宰治……这个名字真得相当耳熟啊。”
      
      但是突然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因为存在太久,记忆的东西太多,石切丸有时候便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感觉自己应该是知道这个名字的,然而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等等,我好像……”
      一些画面在她脑海中闪过,使得一身巫女服的神刀突然间猛地站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07 21:44:19~2020-08-21 13:53: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间辞、sada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间辞 50瓶;风袖折 20瓶;华藤四郎 18瓶;夙泠、神户枫、云绕、栗子 10瓶;海星、寒栖 6瓶;易贤鸭 2瓶;爱喝奶茶的小八、亓洛山、王王、鲍鱼不吃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