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生命的起源有多种理论。
      
      其中一种较多被接受的理论说,生命来自于海洋。
      
      换句话说,也就是生命来自于水。
      
      那么将这份生命终结于水之中,也算是将生命归还于它的最初了吧?
      
      黑发的孩子漂浮在河水之中,并在不断地下沉。而面对着这样的困境,这个黑发的孩子却十分的安静,没有半点来自本能的求生欲的挣扎,不知是否是他在“求生欲”上有所欠缺。
      
      那孩子就这么任由自己不断下沉,一双空空荡荡的鸢色眼睛直直望着上方水面的位置。
      
      这条河的水质很好,河水清透,在水中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光线进入后扭曲的画面。而沉浸在水中,感受着轻缓的水流,轻飘飘地坠落,也让人感到愉快。
      
      如果在最后感受到的是这样不怎么肮脏的状况,也算不错。
      
      黑发孩子闭上了鸢色的双眼,在华丽和服的包裹下继续往更深处坠去,宛如水中的妖怪。
      
      “噗通。”
      
      似乎有什么入水了。
      
      被打扰到了迎接安眠的黑发孩子不悦地睁开了眼睛。
      
      骤然又被水流冲刷的视野还很模糊,他只隐约看到一个黑影从水面那里往他这边游了过来。
      
      ……糟糕。
      
      果然,一双力气很充足的臂膀拦住了他,下一秒便不由分说地带着他分离向上游去。
      
      黑发孩子感到无奈。
      
      明明自己的游泳动作都很生疏吧?为什么这样还要来打扰他的入水计划?
      
      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只能这样被捞了出去。
      
      来自这氧化世界的肮脏氧气重新灌入了本来已经涌入了宁和的河水的肺部,除此之外,对此时黑发孩子来说格外明显的还有那只握着他的手腕的手。
      
      未免……太过温暖了。
      
      同样是泡过了水,黑发孩子已经浑身冰冷,而那个捞他上来的人掌心还是温热的。
      
      那股暖气好像顺着那手掌流向了他的全身,很快黑发孩子便猛烈咳嗽了起来,积攒的河水全部被他咳了出来,其中还混着一些细碎的水草。
      
      黑发孩子猛地起身,直挺挺地坐在了河边的草地上。
      
      同时手上突然爆发可力气甩开了那位爱心泛滥的人的手,全然不像一个刚刚才差点溺水的人。
      
      这一定又是他那可悲的强健生命力发挥了作用。
      
      黑发少年那双空荡荡的鸢色双眸中总算有了些还算是鲜活的情绪,却是冷冰冰的厌烦。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耳边传来了声音。
      
      还没走吗?黑发孩子想道,这样的热心还真是麻烦,为什么这些人总喜欢不顾他人意愿,自顾自地行动呢?
      
      就像那些傻乎乎摇着尾巴,根本赶不走的狗狗一样。
      
      黑发孩子慢吞吞地转向身旁,看轻了那个捞他出水,并一直等在旁边的“好心人”。
      
      那是一位如声音那般年轻漂亮的女性,穿着一身草绿色的和服,上面印着素净的枝叶纹,只是现在那身衣服和她整个人也如黑发孩子般都浸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除了从河水中带来的潮湿腥气,还一种非常干净的奇特木香,竟然丝毫没有添上杂质,被破坏。
      
      黑发孩子本是要习惯性地露出自己惯常用于伪装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莫名的,嘴角弯到一半就僵住了,忽然就难以在嘴角再花费力气,成了一个割裂的丑陋表情。
      
      “我送你回家吧?”年轻女性道。
      
      “……”黑发孩子。
      
      认真地注视了沉默着的黑发孩子一会儿,那位模样年轻的小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
      
      干燥柔软的毛巾温柔罩下,将孩子包裹了起来,不再询问的女子带着他离开了河畔。
      
      雪白毛巾铸造的阴影下,他可以看见年轻女子袖口舒展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摇动”。
      
      他就这样跟着她到了一座神社。
      
      古朴的建筑隐藏在层层叠叠的树冠间,朱红色的鸟居肃穆地伫立在神社入口处,分开了人间和神域。
      
      这里甚至没有多少现代科技的痕迹。
      
      他们到神社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下来,着那身草绿色和服的小姐便点了一盏灯笼,拎着这盏蒙了一层薄纱的灯笼,在昏黄火光的照亮下走过了石板铺成的参道,熟悉地转过了走廊。
      
      黑发孩子想道,原来她竟然住在神社里。
      
      转而又觉得,似乎这样才对。
      
      棕色的长发铺散在她身后,随着她缓步走动而微微的晃动着,而摇曳的灯火则将女子高挑的身影映成了墙上一道纤长易折的影子。
      
      这样一步都不会出错的贵族模样本是黑发孩子在家中见了太多的厌烦景象。
      
      可这位小姐的姿态却又与那些惺惺作态的大人不一样,并不令人生厌。
      
      即便再聪慧,现在的黑发孩子也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少年,还不能很好的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完全掩藏起来,让人无法捉摸、分辨。
      
      他很擅长展现出那种让愚蠢的大人心软、关怀的稚嫩可爱,但是这一次他露出过一个丑陋的表情,之后便没有戴上那个好用的伪装,仍然被这位草绿色的小姐接了回来。
      
      这样真得没问题吗?
      
      如果他是坏人可就糟糕了,小孩子可并不代表着绝对地安全。
      
      黑发孩子这样问了,但草绿色小姐只是回头笑了笑,说着即便是坏人也没有关系,真遇到了再解决就好了。
      
      ——还真神奇啊,这位小姐的生活方式。
      
      整间神社都安安静静的,各处的痕迹很少,可见只有她一个人住在这里。一个看起来挺柔弱的女孩子这样单独住在郊区山上的神社里,防备心还这样不足,实在是很奇妙。
      
      神社拜殿后的住处也是传统的和室。
      
      沐浴之后,黑发孩子被安排着住在了隔着一扇障子门的,大概四张半叠席大小的房间里。
      
      被褥都是草绿色小姐从壁橱里新找出来的,还带着淡雅的熏香味道,莫名让人联想到了平安京的风雅之情。
      
      “我就在旁边,如果有什么状况的话记得喊我,”草绿色小姐在睡前温声嘱咐道。
      
      扶着障子门而露出的那一截手腕在灯下泛着莹莹玉光。
      
      黑发孩子应是应了,但之后就不声不响地躺进了被窝,双手交叠在胸前,宛如一具迎来了永久安静的死尸。
      
      说来也奇怪,就算他的生命力极为顽强,但现在也才十一二岁,那样极限泡水后竟然身体没有半点不良反应,甚至感到有种健康的力量。
      
      而且他向来极为浅眠,就算神社周围安静适合修养——他自己家何尝不是一直寂静——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可这个晚上在淡淡的熏香的包裹中,他竟然真的有了几小时的实际睡眠。
      
      那盏造型复古的壁灯在一抹月光中的轮廓渐渐模糊。
      
      等到黑发孩子再睁开眼睛,壁灯已经沐浴在了清爽的阳光下。一夜过去。
      
      黑发孩子起身站在窗边看着,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仿佛被刺痛般背到了身后,远离了那缕落在了指尖的阳光。
      
      “睡得好吗?”
      那位好心过头的小姐端着早餐来了,敲开门后对着他露出了笑容。
      
      黑发孩子视线飘忽了一下,接着垂下来头。
      
      早餐啊……
      
      其实他是毫无食欲的,对那份没有一点蟹肉的早餐没有丁点兴趣,然而那位小姐吃着自己那份早餐时的神情实在是太香了,连带着黑发孩子都将自己那份吃了大半。
      
      今天那位小姐没有穿昨日那身草绿色和服,而是换了一身红白巫女服,倒是与周围的环境相称。
      
      黑发孩子吃了计划之外的早餐后,便准备组织语言告别了。
      
      然而那位一脸单纯地小姐竟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在一声轻叹后温声道:“如果不知道去哪里,你可以留下来。”
      
      黑发孩子还是第一次这样干脆地被看穿了。
      
      不过短暂至眨眼一瞬的惊讶后,他便道:“您在说什么啊大姐姐,我要回家了。”
      
      ——假的,完完全全是假的。
      
      即便没有迎来安眠,他也不会在回到那个贫乏无趣,毫无意义的房子了。
      
      对方短暂地沉默了一下。
      
      “……一路顺风,”她最终道。
      
      黑发男孩笑了笑。
      
      太糟糕了,他竟然在这个才认识的陌生女子身上感受到了童话故事里那样家庭的温暖感。
      
      这样他完全不需要的东西,实在是太糟糕了。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送别时,那位小姐不禁叹道。
      
      黑发孩子一双鸢色的眸子闪动了一下。
      
      似乎有什么决定在他心中落下。
      
      “太宰……”
      他缓缓道,一字一句带着种奇异的生涩。
      “我是,太宰,太宰治。”
      
      ……
      
      年轻的一身巫女服的女孩子站在路上,目送这那边那位背影堪称纤弱的黑发孩子渐渐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这样就可以了吗……神使大人?”她转过身去。
      
      “目前来说这样就可以了,”一只黄色的小鸡崽忽然就出现在了她身后路边的石块上,稳稳站在顶端,“您弥补了这次历史意外,让本不应该在此时丧生的太宰治得以按照世界线发展继续他的生命。”
      
      “是个很好的试炼开头,石切丸殿。”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cp无疑问应该是青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