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她看看这屋子,到处都是林如流的气息,再看看自己,处处都是林如流的痕迹。
      
      她以为自己坚守得住的,可是,她还是输了。
      
      一旦你爱上了谁,而那个人不爱你,那你必输无疑。
      
      孟钰看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最终,起身打算开始收拾行李。
      
      她得走,在离婚之前,搬离这里,毕竟这是林如流的家。
      
      这房子是三室一厅,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住,其中一间就改成了衣帽间。
      
      孟钰拉开衣柜,就瞧见了自己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衣服,实在是太多了,林如流很喜欢给她衣服,虽然每次拿回来,都会解释一番说,是他一个开服装公司的表姐送的,他不好意思拒绝。
      
      那些衣服,有的孟钰都来不及穿,她想了想,这些还是不要带走了,毕竟她没有花过钱。
      
      在衣帽间收拾了会儿,孟钰才发现,因为林如流时不时带些衣服鞋子回来,她这几年几乎没有自己购置过什么东西,这里头的衣服鞋子包包首饰,甚至内衣内裤都是林如流带回来的。
      
      简言之,根本不属于她的个人财产。
      
      孟钰挠挠头,起身回卧室。
      
      要不,等搬出去之后,再全部买新的好了。
      
      孟钰才走到主卧门口,就听到大门响了,她去开门,就瞧见了婆婆崔丽那张带笑的脸。
      
      “哎呀,鱼鱼,你在家呢?如流跟我说你这几天身体不好,让我来照顾照顾你,你快去躺着,想吃什么妈给你煮!”
      
      孟钰张张嘴:“他……告诉您了?”
      
      崔丽提着大包小包,把东西放下:“他没说啥,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做了个阑尾手术,现在需要躺着,多吃点营养的,我在家闲着也没事,就来照顾你几天。如流这臭小子,说他这几天要出差不回来!回头我非好好教训他一番!”
      
      她说了半天的话,孟钰心里酸酸的。
      
      其实,孟钰很喜欢林如流的家庭。
      
      林父林母感情很好,也非常疼爱孩子,崔丽每次来,都会做好多好吃的,对孟钰好的很。
      
      她把孟钰摁在沙发上,找了张毯子给她盖着:“你好好歇着啊,我看你桌上就摆了个剩的鸡汤,没咋好好吃饭吧?如流这个人,现在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呢,自己老婆自己都不知道疼!你等着,妈给你做饭吃去!”
      
      厨房里很快传出来香味儿,孟钰捧着杯热水,静静地看着厨房门口。
      
      崔丽做了一道鲫鱼豆腐汤,外加虾仁时蔬,番茄鸡蛋,都是孟钰爱吃的菜。
      
      孟钰吃的时候很愧疚,她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崔丽这样的疼爱。
      
      “妈,其实我跟如流打算……”
      
      话没说完,孟钰的电话响了,她看了看,竟然是林如流打来的。
      
      他那边声音依旧有些憔悴,低沉:“孟钰,我让我妈现先照顾你几天,等你身体恢复好了,再说其他的。还有,我妈这个人你知道的,她心脏不好,有些事情希望你不要让她知道。”
      
      孟钰嗯了下,心想自己差点忘记了,林如流有过心脏病,崔丽心脏也不好,这些是遗传的。
      
      挂了电话,孟钰还是发了条微信给林如流。
      
      “可是我想搬出去。”
      
      林如流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这条消息,看了很久,最终没有回复。
      
      孟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崔丽说自己要离婚并且打算搬出去的事情,崔丽忙前忙后,把她照顾的跟婴儿似的,虽然这样对孟钰的身体的确好,但她觉得,自己不该这样瞒着崔丽。
      
      一个都要离婚了的儿媳妇,不值得被这样照顾的。
      
      想了想,她决定先打探下崔丽的身体状况。
      
      如果崔丽最近几年身体还不错的话,那么自己可以委婉地把这件事说一下的。
      
      “妈,您这几年心脏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崔丽正在擦桌子,听到这话,以为是孟钰关心自己,非常高兴地说:“我心脏挺好呀,我跟你说,这就是锻炼的好处,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锻炼,所以现在身体特别好,我都好几年没感冒过了。等你身体恢复好了,让如流陪你一起锻炼!”
      
      孟钰迟疑了下:“妈,他不是不能做高强度运动吗?我听说,心脏病手术术后都是要好好保养的,就连跑步都不能过于激烈。”
      
      崔丽顿了下,仿佛听错了似的:“你说啥?心脏病手术?”
      
      孟钰点头,她从未在崔丽面前提起过林如流的心脏病手术,因为林如流说当年手术他妈妈都快哭死过去了,这是个阴影,不能提。
      
      崔丽一脸迷惑:“你说谁心脏病手术啊?”
      
      孟钰觉得不太对劲,她重复了下:“三年前,林如流心脏病手术。”
      
      崔丽睁大眼睛:“我咋不知道他心脏病手术?!”
      
      孟钰的心,突突突地跳:“那,您知道您自己的心脏病吗?”
      
      崔丽皱眉,抹布一摔:“咋回事!是不是如流这臭小子又在背后编排啥了!”
      
      她擦擦手,拿出来手机要给林如流打电话,孟钰却觉得心里完全不是滋味,七上八下。
      
      难道,林如流从未做过心脏病手术?
      
      那么,程西言的心脏也就没有捐赠给林如流过?
      
      她这几年,只是白白地替林如流凑合了一场婚姻,没有赎到任何的罪,还这般狼狈不堪地,爱上了一个心里有其他人的男人。
      
      孟钰端着杯子的手,微微发抖。
      
      趁着崔丽打电话,她回了卧室,颤抖着给徐艺开始打电话。
      
      徐艺刚下了一堂课,手上都是水彩,一边洗手,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喂,孟钰,你现在怎么样?”
      
      孟钰觉得口干舌燥,问:“徐艺,你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告诉我,程西言的心脏移植到了林如流的身上吗?”
      
      那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徐艺拧起眉头:“我记得呀,当时就是我在医院挂了程清远的号,那阵子我总是头疼嘛,跑了好几次医院,恰好听到他在打电话,说一位叫程西言的伤者,临死之前把心脏捐赠给了林如流。程清远是医生,他的话应该也靠谱的吧?”
      
      孟钰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可是,林如流的妈妈都不知道林如流做过心脏病手术。”
      
      她想起来这几年,林如流根本就没有任何做过手术的样子。
      
      虽然说,孟钰总是把他当做术后的虚弱人士对待,林如流偶尔也会说自己当初做手术命悬一线多么多么可怜,可孟钰一问到细节,他就总是逃避。
      
      孟钰不知道林如流有没有在外面运动过,但她可是知道的,每逢夜里他在床上耕耘的时候可都是非常卖力的,浑身大汗,持续一个小时,依旧是力道十足。
      
      这是做过心脏病手术的人吗?
      
      孟钰把手机仍在一边,用手抹了一把脸。
      
      她现在只觉得自己滑稽而又可笑。
      
      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心脏移植手术,是她弄错了,是她被林如流骗了。
      
      或者用另外一种说法来看,那就是林如流迫于父母的压力急需找个人结婚,就找到了她。
      
      孟钰在想为什么会是自己?
      
      也许,是林如流冲着她对程西言的愧疚才会对她下手,否则换了另外一个女的,谁会心甘情愿地跟林如流结婚,动不动听他提起他的心上人呢
      
      太可笑了!孟钰站起来走了一圈。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笑话,被人骗,也就罢了,她还喜欢上了那个人。
      
      这样的自己,让孟钰羞于面对。
      
      外面,崔丽在电话里质问:“如流你到底在搞啥?你怎么跟鱼鱼说你妈我有心脏病呢?还有你做什么心脏病手术,啥时候?我咋不知道!”
      
      林如流在那边一言不发,眸子缩紧,他知道自己这谎言迟早有一日会被揭穿的。
      
      结婚的时候他就想过,那时候他想,如果被揭穿了,他就破罐子破摔,告诉孟钰,他就是用了下作的手法才娶到了她,他就是喜欢她,想跟她在一起。
      
      可是现在,林如流才发现自己无法开口。
      
      他不敢去想象孟钰会如何看待自己,也许,她会觉得他很无耻,很可笑吧!
      
      电话那边崔丽还在喋喋不休,林如流站起来:“妈,您在家看着她,我马上就回去。”
      
      林如流挂了电话就直接出了公司,他根本还没睡多久,现在心跳得简直像要爆炸,想到孟钰,就觉得脑子都在疼。
      
      司机开得飞快,林如流握紧拳头放在腿上。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孟钰,是在程西言组的饭局上,略带羞涩的女孩,打扮素简,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程西言去搂她,她微微躲了过去。
      
      包厢里好几个打扮漂亮时尚活泼的女孩,可林如流不知道为什么,目光就是被孟钰给吸引住了。
      
      后来,孟钰提前走了,程西言也有些生气,没有送她。
      
      林如流也说自己有事,小跑着跟了出去,他慢慢地开着车,跟在孟钰的自行车后面,看着她下车去超市,买了一兜子菜,笑容满面地跟路边卖花的阿姨说话,最后挑选了一支百合,似乎还哼着歌儿上楼了。
      
      那身影纤瘦,灵动,宛如开在闹市里的新鲜山茶,不染一丝尘埃。
      
      孟钰从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他,甚至不认识他,可从那天起,他认识了孟钰。
      
      他相信了一见钟情,他有了心上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