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不要葱蒜 ...

  •   06

      程不遇的VLOG起步没多长时间。

      这家视频网站以前找过顾如琢入驻引流,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搜了搜,第一遍打人名,没搜出来,他退回去输入“程不遇不要葱姜蒜”全称,才跳入个人页面。

      程不遇是去年六月刚开始的更新,到现在不过半年,粉丝刚过五万。

      他更新的视频都是正儿八经的科普向视频,目前出了五期,刚结束一个名叫“星传表演系艺考文化课复习指南”的系列,视频中,眉眼漂亮张扬的青年坐在桌前,笑眼明亮,面前摆着成堆的专业书和笔记本。

      背景灯光暖黄,宿舍简陋狭小,但布置得非常温馨。

      画面中,笔记本摊开,上面写得密密麻麻,格外厚实。

      评论区@考不上星传不改名:“我要是有UP主这个做笔记的劲头,我可能已经拯救世界了吧。”

      @葱姜蒜:“说实话,视频做得真好,干货太足了,但我仍然需要开0.5倍速反复往前拖进度条……光看UP主的脸去了。”

      底下跟了好几个楼中楼:“我也是,疯狂+1,全程盯脸,甚至还截了好多张图……美色误我!!”

      “提个意见,UP主表情有点冷,我觉得可以多笑一笑,不然多浪费啊。”

      半年前的视频了,程不遇还是一脸学生气,乌黑碎发,居家白T,看起来很稚嫩,拍摄设备也不太专业。

      如今的直播里,程不遇的样子没有太大的改变,但眉眼长得更开了,也学会了上镜时做好自然的表情。

      现在时间还早,程不遇昨晚在夜店呆到半夜,很显然没睡多长时间。

      暴雨后的早晨,草木苍翠,程不遇举着手机微笑:“最近有点忙,更新要晚几天了,先用直播替代一下。”

      “大家早。”这个点看直播的人不多,弹幕缓慢地刷着,热度只有一千出头。

      “小美人早!!”吴羽光在旁边发出嘶吼,并且快速地刷了几条。

      画面中,程不遇显然看到了这一条忘我的表白,他的唇角勾了勾。

      吴羽光再次发出嘶吼:“他笑了!!他看我的评论后笑了!!!”

      一群人无语地看着他:“收敛点行不行?你哈喇子快流出来了,有点出息。”

      “怎么了?”吴羽光理直气壮,“你们是都端着,不敢承认吧,昨晚上我可是瞧见你们个个眼神都黏在他身上——对了,除了顾哥。顾哥怎么回事啊?”

      吴羽光死活不信自己的审美能在顾如琢这里折戟。

      顾如琢笑起来:“你别管我。我只知道你爸妈要是发现你已经沦落到追小主播了,腿都能给你打断。”

      其他人笑成一片。

      吴羽光一直被家里摁着相亲,找女朋友标准就是要出身好、有礼貌、教养好,偏偏他只爱妖艳贱货,不久前追网红闹得满城风雨,被家里收拾了一顿,从此低调不少。

      “但是你们别说,直播就是有一种神秘的魅力。”吴羽光认认真真地说,“我们想见真人,那多简单?但那没意思,有意思的就是那么多人一起关注的主播里,他只给了你一人回应,那种感觉,上头,知道吗?”

      “我看你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吧!平常什么明星真人见不到,非要去看滤镜换头硅胶脸。”其他人纷纷吐槽,“出息!”

      众人在休息室呆了一会儿之后,纷纷站起来说要回家补觉。他们也是顾及着顾如琢在这里,媒体时刻有围堵的可能,不添麻烦。

      人都走空了,休息室里安静下来。

      他手机屏幕还亮着,挂着程不遇的直播间。

      程不遇正在回答弹幕问题,青年温软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UP主,你学艺术家里人不反对吗?还是表演系,演员路好难走的啊。”

      程不遇声音顿了顿,还是那样标致的笑意,“我家里没有其他人,但是有一个爷爷,他很反对。”

      “哇!爷爷,以前没听你提起过呢。”

      程不遇还是笑:“没怎么联系了。”

      *

      网红,传媒大学表演系……每一个关键词,都是传统艺术世家眼里的雷区,所谓“虚招子”。

      程方雪教他们时,基本功和文化课是分开的,而且哪一样都不准落下。

      师兄弟六人,没有一人直接去读戏剧或者表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你们要是还需要学表演,那我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教了”。

      原来在戏班子里,程不遇虽然性子冷,但倒是听话。他几乎没有玩的时间,除了做功课就是做功课。

      程方雪管得严,压力之下必出叛逆,顾如琢和一帮师兄弟都在私下里偷偷摸摸地玩,见缝插针地出去找乐子。程不遇是唯一的例外。

      当然,他们讨厌他,也不会邀请他加入。

      《惊梦》排演过后,因为程老爷子的身体情况,上台一直延期。程不遇原本是被定好了,要作为程方雪关门小弟子在这个舞台上推出,也是一拖再拖。

      等待的日子里,程不遇就关起门来写作业。几大本的数学物理题,还要学写戏词,看一大堆繁复冗杂的格律。

      顾如琢每次回家,程不遇都一个人呆在他的小房间里。

      有一天,他们照常开车出去玩,顾如琢喝了酒,神志不清醒,回家时又有个男生追着他告了白。

      “虽然追你的人很多,但他们说你没谈过恋爱。”那男生早熟,很放得开,媚眼如丝地问他,“顾哥,你想不想跟我试试?牵手,接吻,上床……比什么都有意思,我都会,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

      夏夜闷热而寂静,他笑起来:“有意思,但免了。”

      他回到房间洗漱换衣,因为要醒酒,于是走去了小阳台上吹风。他与程不遇的房间只隔了一层楼,一模一样的房型,抬头低头就能见到的距离。

      程不遇正站在阳台边背书,顾如琢还记得那天他背的是《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他低头去看他。他的这个小暗恋者穿着很薄的长袖睡衣,头发还没干,乌黑微润,领子是圆的小狐狸睡衣领。

      他想起那男生的话,忽而出声:“喂。”

      程不遇循着声音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和他共处一个屋檐下,一个星期可能都说不上一两句话。

      顾如琢知道自己有点兴奋,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许是夏夜的风。他翻过阳台围栏,跳去了二楼阳台。

      程不遇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落地,像是有些不知所措。

      “你喜欢我?”顾如琢逼近他,压低声音问,声音散漫又嘲讽。程不遇仰起脸看他,漂亮的眼底带着一些茫然。

      顾如琢换了一个问法:“你谈过恋爱吗?想玩玩么?”

      “牵手,接吻,上床,有人说很有意思。”顾如琢冷静地说,“你喜欢我,我可以跟你试试。”

      程不遇不知道想了一些什么,他微微歪过头看他,手里的书放下来,半晌后说:“……好。”

      他们那并不算恋情,只是少年人的一次心血来潮、危险的尝试。

      后来他们二人被媒体拍到时,他已经和他试过了牵手与接吻。

      十五六岁的日子,如同还在昨日。

      直播间的弹幕还在刷着。

      “怎么没人?感觉主播的热度都好低啊。”

      隔了好一会儿,陆续有几个人附和,“对对,而且我总是收不到你的开播提醒,是没给平台交保护费吗?你是不是可以买点水军广告什么的?”

      “我知道。”另一个人发弹幕说,信誓旦旦,“这题我会!这叫防爆,有人不想让他红。搜也搜不到,开播都没提醒,哪怕没签约的主播都不至于这样吧?”

      “就是就是。”

      程不遇又笑:“你们不要乱说啊,我一共才五万粉,有什么好防的?我出来了,大家想看点什么?”

      “想看你吃东西!快到中午了,是午饭时间啦。”

      这个话题很快被揭过了,其他人纷纷提议,“感觉你瘦了哇,是不是生病了?”

      用户@你真好看:“对对,吃点东西吧,我最近减肥,只能看你吃了。你减肥吗?有没有什么减肥妙招?”

      用户@不考上星梧不改名:“小哥哥小哥哥,星梧艺考有体重要求吗?”

      “我?”程不遇拿着自拍杆,调整了一下收音设备,推门外出,往夜市走去,“是要控制体重,艺考没有明确的体重要求,但是形体还是要美观的。”

      “我没有生病,可能前段时间做舞蹈课调研,跳多了,看起来瘦了一点。”

      其实不是瘦了,是他没休息好,又因为撞伤,带着一些病容,人有些苍白。

      他的直播间粉丝渐渐越来越多,热度渐渐稳固在两三千人左右。

      顾如琢从没见过程不遇这一面——他直播的时候,话居然是有点多的,懒散又随意,像一只刚出窝的小狐狸,非常放松。

      他和他一起住的那两年所说的话加起来,可能都没有这一次直播说话多。

      在KTV里那么乖,多半也是装的。

      顾如琢换了个姿势,觉得有点意思,也有点好笑,他点了根烟继续看。

      程不遇采纳了吃东西的提议,很快找了一家店坐下。

      “主播吃的什么?”

      小店背景中,青年正在掰筷子,随口说,“很普通的麻辣烫,不要葱蒜。”

      “不要葱蒜,没有灵魂!”

      “那我下次试试。”程不遇像个躲避考试检查的小孩,懒懒地说,“下次一定。”

      “主播你好穷啊,上个月见你吃泡面,这次是麻辣烫。”

      “我就是有钱了,我也要吃泡面和麻辣烫。”

      背景中,人流喧扰,廉价的塑料桌椅上像是覆盖着一层油腻,但他一个人坐在这里,就像是在发光一样。

      弹幕还在不徐不疾地刷着,忽而有一条白花花的弹幕的闯入他视线。

      一个ID叫【@全网唯一如琢如遇粉】的人发出了一条弹幕:“主播小哥哥,问你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顾如琢回国了呀?而且他前几天去你的学校了,还是一回国就去了哦。”

      弹幕空了一会儿,紧跟着突然涌入零星的几个疑问。

      “什么意思?主播小哥哥跟顾如琢还有关系?”

      【@全网唯一如琢如遇粉】:“还有人不知道吗?给评论区科普一下:小哥哥跟顾如琢一个高中的哦,当年顾如琢初恋传闻就是因为媒体拍到他们俩同居。但后面说那是普通同学聚会,都辟谣了。之后顾如琢就出国了,前几天才回来呢。”

      “卧槽,还有这种事???我感觉我第一天上网?”

      “卧槽,我是新粉,我才知道……去搜了一圈,还真是!”

      “素人和明星绯闻,双方都澄清了,又过了两年,大家当然都不记得啦。”

      “小哥哥,没有打扰你的意思,我是顾如琢粉,但我真的磕不动他和别人的CP,校园恋情最美好了,我只想问问,你和他还有希望吗?”

      顾如琢注视着屏幕,整个人静了下来,手里的烟缓慢燃烧。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顾(理智):我们就是玩玩,就试试,不会认真,不算恋爱,我没有前男友
    小顾:竖起耳朵,紧张关注回答
    小程:我真的没有前男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