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学霸现场刷题 ...

  •   没了病痛纠缠,宁非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再睁眼已经是天光大亮。
      
      谢老一早就坐在房间守着他,见他醒来,连忙凑到近前,一脸关切地问道:“非啊,身体可有不适?”
      
      宁非摇头。
      
      谢老长舒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时候不早了,宗祠那边已经开始考核,你也该准备一下。”
      
      “去晚了,万一有人已经被择中,那咱们可是赔大了。”
      
      谢老说得忧心忡忡,宁非却完全没走心。
      
      只是他并不是墨宗弟子,被择主几乎没有可能,怕是要让老头失望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宁非用一碗清澈见底的米汤灌了个水饱,这才跟着谢老去往宗祠。
      
      考核是分批进行的,每组10个人,进入宗祠后大门会被关闭,被淘汰的弟子必须马上离开,不得在宗祠中逗留。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来了,不大的广场上挤满了人,宁非和谢老到达的时候,第十二批报名者刚刚全员出局,人人都是一脸沮丧的表情。
      
      鱼老和木老守在宗祠门前,两人都是一身黑布麻衣,表情十分凝重。
      
      几分钟前,木老队中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被淘汰出来,据说连第二关都没通过,让他颜面大失。
      
      此刻见二人过来,木老这一腔邪火可算找到了发泄的地方,他眉头紧皱,语气冰冷的说道:
      
      “睡到日上三竿,以为自己是高门贵姓的少爷吗?”
      
      “不勤不钻不修技法,哪里像个墨宗弟子!”
      这点嘲讽对宁非就不算个事。
      
      他笑了笑,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改掉睡懒觉的恶习。
      
      但谢老听不得别人说宁非不好,老头眼睛一瞪,马上喷了回去。
      
      “应选都是分批进场,早到晚到各凭心情,怎么就不像墨宗弟子了!?”
      
      “咳咳。”
      
      鱼老轻咳一声。
      
      “都别吵,时候不早了,还是赶快进去罢。”
      
      “先说好,要是矩子令择不出,那就只比手艺,到时候可不能有人再出幺蛾子!”
      
      这话明显拉偏架,听得谢老脸色很不好。
      
      不过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他细细叮嘱了宁非几句,然后推了推他,示意他跟着队伍走。
      一并接受测试的还有九个人,绝大部分都在三十上下,所以宁非和另外一个少年就变得格外显眼。
      
      最后进场的都是精英,那少年看上去比宁非还要稚嫩一些,皮肤略黑,眼睛圆圆,很是讨喜。
      
      他叫鱼炘,今年刚刚十六岁,是鱼老家的长孙,也是被认为最有可能获得矩子令的七代弟子。
      
      他站在宁非前面,回头朝他露出一个友好微笑,清澈的眼眸中透着好奇。
      
      宁非对这种单纯的小动物最无法抵抗,忍不住也回了一个笑容,他本就生的精致,风仪教育又十分过关,这一笑如同春花盛开,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彦炘立刻蹭过来,像是被召唤的小奶狗。
      
      “小非哥你好啦?那以后咱们又能去掏兔子窝了!”
      
      他还想再说,撞上自家爷爷的眼刀,鱼忻吐了吐舌头,乖乖排队进入祠堂。
      
      墨宗的宗祠十分简朴,仅在正对大门的墙上挂了一张羊皮画像,风格抽象,勉强能看出是个手持竹简的男人。
      
      画像的下方钉了五块木牌,上面刻了字,应该是历代矩子的名讳。
      
      正中的高台上摆着一只沉香木盒,盒盖已经被打开,借着墙壁上的火把宁非勉强分辨得出,里面放着一块玉牌。
      
      高台下方放着十个蒲团,蒲团前有毛笔和竹简,应该是为了此次考核特地准备的。
      
      大门缓缓合拢,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众人坐定,有的检查竹简,有的紧张念叨,还有人干脆闭上了眼睛,静待考核开始。
      
      “啪嗒——”
      
      一道光忽然投射到侧墙,照亮了这方昏暗的空间。
      
      众人都是一惊,纷纷朝着光源的方向看过去。
      “这……是矩子令在闪光!”
      
      “神奇!真是神奇!”
      
      只见那块放在盒中的玉牌,此刻正如有生命般,有规律的闪烁着蓝光!
      
      一下,一下,光柱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忽然熄灭,与此同时,侧墙上的光幕上忽然开始有文字浮现:
      
      ——第一题:
      
      如图。
      
      杆秤处于平衡状态,若同时将两端货物向中心移动相同的距离,是否还能保持平衡?如不能,哪一端会下坠?
      
      投影仪?
      
      宁非这回是真惊讶了。
      
      从他醒来到现在,他一直以为自己身在一个古代背景的世界。可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玉牌模样的东西竟然有投影功能,而且投的还是物理考题?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惊讶的时候,余下九人已经进入答题状态。
      鱼忻的反应最快,他时而思考,时而在地上勾勾画画,然后第一个在竹简上写出了答案。
      他完成的时候,宁非还在研究那个“投影仪”。
      宁非站在高台边,伸手想去摸一下那个玉牌,却被身后的鱼忻用力拉住了衣袖。
      
      “小非哥不要过去!”
      
      鱼忻焦急地说道:
      
      “除了矩子,谁都不能碰矩子令,会被惩罚!”
      
      “小非哥快答题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宁非怔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重新坐回到蒲团上。
      
      身为一个学霸,刷题完全没有压力。他拿起笔,略微适应了一下笔毛,便不假思索地在竹简上写下了答案。
      
      杠杆原理,初中物理,简单。
      
      等所有人完成后,蓝光在竹简上一一扫过,然后变换为绿光。
      
      这就是回答正确的意思了。
      
      很快,墙上的投影浮现出新的考题。
      
      这次是机械知识,比起之前难度稍高,两名被光柱映照成红色的弟子黯然退场。
      
      接下来是数学、工程力学和金属工艺的简单题目,第五场测试过后,宗祠里只剩了宁非一人。
      
      彦炘是在第五轮被淘汰的。离开之前,他看向宁非的目光中满是崇拜。
      
      “小非哥你太厉害了!那个冶铁的方子我都没听过,你竟然懂那么多!出去可一定给我讲讲啊!”
      
      小少年也不觉得沮丧,笑嘻嘻地朝着宁非摆摆手,步履轻快地出了宗祠。
      
      大门合拢后,测试继续。
      
      十轮结束,宁非完美解决了所有的考题,也摸清了矩子令的测试喜好。
      
      都是是理科和工科的范围,难度随着轮次逐步提升,但不会超出目前的时代太远。
      
      矩子令似乎对结果很满意,淡蓝色直接将宁非笼罩在其中,无数道数据流在他周身中滚动,这是人类视觉无法捕捉的速度,宁非干脆闭上了眼睛。
      
      直到耳边忽然响起提示音。
      
      ——叮咚。
      
      检测对象评估结果:
      
      ——理解能力A,分析能力A,逻辑思维A,创新思维A,知识和储备综合时代检定A……
      ——自然科学综合等级评定A,宿主资质优异。
      
      下一刻,盘旋在他视野中的数据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行朴素中透着谄媚的黑体字:
      
      “亲,你想搞科研吗?╰(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