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穷得叮当响 ...

  •   宁非愣了。
      
      墨宗矩子?
      
      他倒是听说过墨家,诸子百家之一,曾经同儒家、道家共同构成了中国古代三大哲学体系。
      
      墨家是具有超严密组织的学派,弟子皆以矩子的意志为命令,但墨宗……那是什么?
      
      正想着说是认错了,耳边忽然再度传来马蹄声。
      
      很快,一队人马飞驰到近前,当先一个衣着简朴的老者,飞身下马后向黑衣男人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少阀主出手相助,他日若有求,墨宗必倾囊相助!”
      
      听他这样说,黑衣男人摇了摇头,在马上微微侧身,不肯受他的礼。
      
      “君持云浮令牌上门,我封氏必会出手相助。”
      
      他又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少年。
      
      “此地胡骑已灭,矩子同谢老可随兵士入雍西关,也可自行离开。
      
      “胡骑扣边,恺还有军务在身,先行告辞了。”
      
      说着,黑衣男人调转马头,带着几名亲卫飞驰而去。
      
      目送对方走远,老者马上扑到宁非近前,一脸哭相地说道。
      
      “非啊,你可吓死我老头子啦!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死了也没脸去见宗门列祖啊!”
      
      “不是,老伯,你认错人了……”
      
      宁非尴尬地说道,“那个我不是……”
      
      还没等他说完,就见老头干瘦的身体晃了晃,一脸惊喜地叫道:
      
      “矩子,你能说话了?!”
      
      这什么话!
      
      宁非差点给气笑了。
      
      这么大还不会说话,他这个身体是个傻子吗?
      
      还没等他回答,就见老头先是哭了几声,然后忽然仰天大笑,一边笑还一边使劲捶胸脯。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宁非默默退后三步,感觉这老头像极了精神疾病患者。
      
      老年人最忌讳大喜大悲,他也不敢再刺激他,只好等人平静下来,才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老伯,你认错了,我叫宁非,不是什么矩子啊。”
      
      “错不了!”
      
      老头咧开嘴,露出稀疏的一口黄牙。
      
      “你叫宁非,你爹叫宁三川,家中排行老二,你娘薛氏是我远房侄女闺名秀儿,你左胳膊上有块红色胎记,后腰上一个疤,那是小时候在井边磕的。我老头子虽然耳聋眼花,可自己带大的孩子总不会认错。如今你天窍已开,等回到墨宗坞堡就可开启承继仪式啦!”
      
      他说得笃定,宁非便看了看手臂,心中暗叹一声。
      
      得,这是撞上原身的亲戚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墨宗是个什么鬼,可人家的身体也不是白占的,总得尽些义务。
      
      何况,这人竟然和自己同名,也算有缘了!
      
      他倒不担心自己被算计。刚才那个救了他的黑衣男人说得清楚,是这个姓谢的老头持信物救的他,他们又有远亲,于他不利的可能性不大。
      
      想到这里,宁非索性应了身份。他们谢绝了兵丁的护送,驾着一架木板车踏上归程。
      
      颠簸一路,宁非也大致了解了一些墨宗的情况。
      
      二百年前诸国混战,蛮族伺机南下,民不聊生。
      
      有大德圣人岳万峰横空出世,辅佐业朝□□统一天下后翩然辞官,在其归隐的云浮山上创办了云浮学宫,广邀天下学派进驻,著书立说,一时间天下治学之风大盛。
      
      墨宗由岳万峰亲手创立,是唯一一个不吝接收寒门庶民的学派。墨宗主攻化物和匠技,彼时匠人地位卑贱,入门弟子对岳万峰感激涕零,只恨不能奋勇拼命,由此确立了矩子至高无上的地位。
      岳万峰亲手改良的农具和耕种方法,经墨宗弟子广传天下,为刚刚建立的大业朝奠定了稳固之基。
      
      业朝□□感念岳万峰的功德,特封云浮学宫为天下治学圣地,并御赐墨宗一枚云浮令牌,只要不是造反,墨宗可凭令牌提一个要求,朝廷必须满足。
      
      这个封赏,直接将学宫推上了顶峰。
      
      彼时刚刚结束乱世,新生的业朝百废待兴,官吏大多出身学宫,一来二去,学宫成了世家招揽人才,子弟游学进业的必经之路,地位超然。
      
      然而墨宗混的却不那么好了。
      
      墨宗弟子出身卑微又不善言辞,虽然有圣人门徒的光环加持,始终也没有被朝中主流接受。
      
      大德圣人故去后,墨宗沦为学宫几大学派争夺权力的工具,再加上搞科研需要大笔经费支撑,几代矩子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渐渐没有了生存空间。
      
      最终,五代矩子带领墨门出走云浮山,从此颠沛流离。
      
      “哪里是自愿的!分明那些酸腐看我们不起,百般讥讽,克扣用度,宗门不得已才离开!”
      
      说起这段旧事,谢老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百年,但被义理派反客为主撵出老家,这简直就是墨宗洗不脱的耻辱!
      
      “那怎么跑到草原了?”
      
      宁非好奇地问道。
      
      听谢老的意思,云浮山应该地处中原腹地。然而这一路越走越荒凉,一望无际的荒草地怎么看都是塞外风光。
      
      “这个……”
      
      谢老的表情有些尴尬。
      
      “大德圣人故去后,几代矩子虽然尽心竭力,但到底比不得大德圣人的天纵之才。宗门本就钱帛艰难,窃居学宫的义理宗又暗中接连打压排挤,我们得不得迁往塞外。”
      
      宁非想起之前被烧毁的村庄。
      
      “你们不怕胡人么?”
      
      “胡人知道墨宗坞堡的厉害,轻易不敢靠近的。”
      
      谢老咧了咧嘴,一脸骄傲:“况且宗门附近都是荒地,背靠的牛背山都是石头,胡骑占了也不能放牧,没用哩。”
      
      “五矩子选址的时候,就是看中这里苦寒干冷,人迹罕至,可以保我墨宗不受打扰。”
      
      摔!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啊!
      
      宁非觉得头大。
      
      大好的祖宅白送给对家,选了一处鸟不拉屎的荒地驻扎,五代目的脑回路略清奇啊!
      
      他不想再聊墨宗的黑历史,转而把话题转移到原身身上。
      
      “那我说话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不会吗?”
      
      “哈哈,这便是天意了。”
      
      谢老一脸慈祥。
      
      “等办完了承继大典,我和你细讲。”
      
      正说着,木驾车拐进了一处坞堡。
      
      坞堡背靠石山,四面都是用石头混着泥土砌的高墙,大约有三米半左右,材质不算顶好,但却十分整齐。
      
      土城的四角都修建着瞭望台,有背着弓箭的汉子在上面警惕的张望。城墙周围挖着壕沟,沟底装有尖利的马刺,进出都要靠放下的吊桥。
      
      这些都是为了防备擅长骑射的胡人。
      
      城内的防卫比城外还要严密。
      
      折叠式的厚木檐可以阻挡箭雨,收起来又不会阻挡阳光。城墙上的射击孔后都安装有强弩,射程范围覆盖坞堡外的壕沟,一人宽的平台四通八达,上修箭垛,可以快速实现战斗增员。
      
      敢在三面平坦的荒野建城,墨宗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宁非刚想赞叹两句,忽然发现身旁的谢老开始宽衣解带。
      
      只见老头小心翼翼将粗布麻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补丁叠补丁的短袄。
      
      宁非:?
      
      见他一脸迷惑,谢老再度露出一口黄牙:“就这一件好衣服,出门才能着身,得小心着些。”
      
      说着,他走到主楼门前,伸手撞了三下铜钟。
      
      没过一会儿,城中的土房中陆续有人走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分性别年龄,全员穷得叮叮当当,穷得面黄肌瘦,穷得衣衫褴褛,不说是墨宗子弟,还以为是街边逃难的乞丐。
      
      有几个还是被人扶着过来的,眼看着都要活不起了。
      
      呵呵,看来胡人之所以不来,除了墨家超级强悍的武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墨家根本没有打劫价值!
      
      谁会去抢个连饭都没得吃的穷地方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一直喜欢技术流,所以文荒就自己产粮一波。
    男主宁非理工小能手,偏重基建发展,还请多支持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