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祁千涯这天到家时,才八点多不到九点。
      
      他看时间还早,就把回来路上的买的牛肉处理了,放进烤箱里烤着,这样明天就可以把肉干给到颜微。
      
      趁着烤肉的这段时间,他又找了部经典的电影出来看,电影看完,才收拾了东西去洗漱。
      
      他租的是已经有些老旧的一房一厅,浴室自然也不大,且只有淋浴。
      
      但对于在外奔波了一整天的人来说,能够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便是享受。
      
      祁千涯洗完了随手从架子上扯了条毛巾,目光随着动作从洗手盆前的镜子上扫过时,擦头发的动作不由一顿。这大夏天的,就算他刚才洗澡的时间长了些,镜子上也不应该出现这么重的雾气。
      
      祁千涯不近视,但还是倾身向镜子靠近了些,缓缓伸出食指,在镜子上抹了下。
      
      随着他的手指划过,覆在镜面上的细密水珠迅速汇聚成滴,如眼泪般迅速滑落。
      
      祁千涯被泪滴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出去,就看到刚才被他手指抹过的那一处,又迅速凝结上了一层水珠,速度之快,绝非是这种气温能够做到的。
      
      七月的天里,祁千涯莫名觉得身上有些冷。
      
      他转身就要离开浴室,走了一步,又想起洗澡前把玉坠解下来,放在镜子下方的台面上了,便又转身去拿。
      
      然而他才伸出手,一团浓雾就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地从玉坠里飘了出来。
      
      浓雾散去后,玉坠的上方多了个巴掌大小的小人——飘着的。
      
      祁千涯看到这一幕,用力在胳膊上掐了一把——很疼,证明这不是幻觉。
      
      他就这样跟飘着的小人对视了至少两分钟,渐渐的,他觉得这小人似乎有些眼熟,吞了下口水问:“你……”
      
      “你……”就在祁千涯开口的时候,小人也开口说话。
      
      祁千涯抢先道:“你先说。”
      
      小人却不说话了,缓缓往玉坠所在的地方落,身影也开始变得透明。
      
      这明显是想藏进玉坠里去。
      
      祁千涯脱口便道:“你是不是秦寒哥哥?”
      
      小人往下落的动作僵住,身影也停止了变化。
      
      这是猜对了?祁千涯看着面无表情的小人,内心说是惊天骇浪也不为过。
      
      秦寒是他儿时的邻居,据说爸爸很早就去世了,跟妈妈两个人住在他们家楼上。
      
      单亲妈妈,要工作,还要带孩子,哪里忙得过来。两家关系好,祁千涯的奶奶就经常在秦妈妈没空的时候,帮着接送秦寒上学放学,让秦寒来自己家里吃饭跟玩,反正她要带祁千涯,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
      
      直到祁千涯八岁,秦寒九岁的那年,秦妈妈因为工作调动,带着秦寒离开了那个小镇。
      
      年幼的祁千涯难以接受离别,常常嚷着要奶奶带他去找哥哥玩,刚开始奶奶还满口答应,说暑假了就去。
      
      后来的某一天,所有的大人都不答应他的请求了,甚至奶奶都不许他说要找秦寒玩的话了。
      
      很久之后,祁千涯才知道,秦寒跟他妈妈去往另一个城市的途中遇到连环车祸,秦妈妈当场去世,秦寒离奇失踪。
      
      祁千涯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会是这种方式。
      
      “你真的是秦寒哥哥?”祁千涯还是难以相信,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模样。
      
      飘着的小人迟疑了一瞬,问:“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你锁骨上的那颗痣,是我们小时候打闹,被我不小心用笔戳出来的,”祁千涯说,“还有今年儿童节时,我问我妈妈要小时候的照片发微博,他给了你同我的合照,你跟小时候没有很大的变化。”
      
      话说完,祁千涯猛地一怔,秦寒如今虽然只有巴掌大一个,还是飘着的,但确实不是小时候的模样了,更像是成年后,因为某种原因再变小了。
      
      他偷偷掀起眼皮,试探着问:“你现在……是人吗?”
      
      秦寒点了下头。
      
      祁千涯松了口气,是人就好,他又问:“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意外。”
      
      是什么意外能让人变成这样?生病?诅咒?玄学?祁千涯绞尽脑汁,从医学角度想到封建迷信,一个答案逐渐在脑海中成型,难道是变成了植物人?
      
      这猜测,在看到秦寒身上穿着的对襟条纹衫时,就成了肯定。
      
      祁千涯很少去医院,但他上一次去体检的那家医院要换的衣服,跟秦寒身上这件有七分像。
      
      而且很多封建迷信都说,会变成植物人,是因为魂魄离开了身体。
      
      “你不要在外面乱飘,要早点回到身体里去。”祁千涯道。
      
      秦寒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接话。
      
      唉,还是这么不爱说话,祁千涯无声叹了口气,不过他小时候就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些,又问:“那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
      
      秦寒垂眸,看着脚下面的玉坠。
      
      祁千涯明白了,又有些开心,“原来你的也留着啊。”
      
      这是他们两家当年一起去旅游时,在一个道观里买的一对,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祁奶奶觉得玉坠能够保护人,就让祁千涯一直贴身戴着。
      
      想到奶奶,祁千涯忍不住道:“要是我爸妈跟奶奶看到你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开心。”说完他默默在心里补充,当然,不是看到现在这个模样。
      
      “你奶奶跟爸爸妈妈他们……还记得我?”秦寒说了从玉坠里飘出来后,最长的一个句子。
      
      “当然记得,”祁千涯道,“当年知道你们遇上车祸,我奶奶偷偷哭了好多回。”他没说奶奶跟妈妈现在偶尔也会感慨,如果秦寒现在还在的话,肯定也是个英俊的大小伙了。
      
      祁千涯想着想着,目光便停在秦寒脸上不动了,虽然缩小了很多倍,但秦寒这张脸长得真的很绝,放圈里估计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吸粉无数,靠脸吃饭。
      
      秦寒心中也难得的起了波澜,他以为这个世界再没有故人记得他了,没想到一时冲动过来看看,知道被人记得不说,还被告知,曾有人那般挂念过他。
      
      但他从前就不善表达,如今更甚,面对祁千涯定定的目光,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不穿衣服吗?”
      
      “啊?”祁千涯低头,才看到自己刚才洗了澡,就随意围了条浴巾。
      
      他尴尬地就往门外跑,去拿衣服,走了两步,又返回来,叮嘱道:“我还有事要问你,你先别离开!”
      
      几分钟后,祁千涯穿整齐了,坐在茶几旁边的地毯上,跟飘在沙发上的秦寒面面相觑。
      
      片刻后,祁千涯问出了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我以后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
      
      “握着那枚玉坠,叫我的名字,”秦寒怕出现误叫,又补充了一个条件,“叫三次。”
      
      连叫三次,祁千涯心想,果然是叫魂吗?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祁千涯之前放进烤箱里的牛肉到时间了,烤箱发出提示音。
      
      秦寒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祁千涯道:“那是我给同事做的肉干,你要不要尝尝?”他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但话出口就想起,不是说魂魄可以吸食食物精气的吗?便飞快跑过去,把装肉的盘子都端了过来。
      
      秦寒问:“你……同事?”
      
      “当红小花颜微,说不定你以前还在电视上见过她。”祁千涯说着用镊子夹了一块小小的肉干,递到秦寒面前,“你吸一口试试?”
      
      灵气从肉干里飘出来,飘到秦寒的鼻尖,他没忍住照做了。
      
      这天晚上两人聊到很晚,虽然几乎都是祁千涯在说,秦寒只偶尔应上一两句,但直到祁千涯撑不住困意睡着,秦寒才离开。
      
      第二天天没亮,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的钟岑又被召唤上顶楼。
      
      他心中虽有千般疑惑,但都比不上看到秦寒好端端,没有任何异常地坐在办公桌后面让人惊讶,“老大,你今天不是应该在闭关吗?”
      
      如今世界灵气稀薄,修为越高,某方面受此影响就越严重。表现在秦寒身上,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必须闭关两日,不然接下来半个月都会灵力尽失,这是他们几个亲近下属都知道的事。
      
      按照规律,昨晚便是秦寒这次闭关的最后期限。
      
      “等会就去,”秦寒手指轻叩了一下桌面,“昨天那个艺人,继续让柯念带着。还有他的资料,你查……算了,这个不用了。”
      
      钟岑缓缓睁大了眼,“老大,他……?”
      
      秦寒抬首:“你很好奇吗?”
      
      “我什么都不好奇,”钟岑疯狂摇头,迅速朝门口走去,“我这就去干活。”
      
      秦寒听着钟岑的脚步声离远了,才低头,懊恼地看着手里的玉坠。他昨晚怎么会那么冲动,明知道马上就到闭关的最后时间了,还借着玉坠的感应跑过去,结果跑到一半,体内的灵力突然消失,差点没弄成闹鬼现场。
      
      不过……
      
      秦寒抿了下唇,若是熟悉他的钟岑还在,就能发现他嘴角的弧度比平时要向上一点。
      
      ***
      
      祁千涯第二天起床,在屋里找了一圈,果然没看到秦寒的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看到了秦寒魂魄的缘故,他睡着后做了个梦,梦里的内容是小时候真实发生过的。
      
      那一年他六岁,有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大人都有事去忙了,家里只有他跟秦寒两个人。
      
      那一天刚好是他学校领奖状的时间,祁千涯就让秦寒陪他去。
      
      从他们家到祁千涯的学校,有一段路在翻修,前一天晚上又刚好下了大雨,路面泥泞不堪。
      
      小小的祁千涯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撑在地上摔疼了,奖状也沾了泥,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秦寒以为他手摔伤了,直接就用自己的衣袖去帮他擦污泥,最后他手上干净了,秦寒的白衬衫上,都是从他身上擦下来的泥印子。
      
      那是他们那条街最爱干净的小孩——秦寒,身最脏的一次。
      
      祁千涯想着想着,没忍住在沙发上滚了圈,才去刷牙。
      
      牙刷到一半,柯念打来电话,说张导约他们还有颜微吃午饭。
      
      祁千涯这边还等着昨天试镜的结果呢,自然是欣然赴约。
      
      吃饭的地点就定在寰极附近,祁千涯三人过去的时候,张导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
      
      “你们来了,快坐!”张导招呼道,又注视着他们坐下。
      
      祁千涯敏锐地察觉到,张导的目光才落在他身上,便迅速移开,而且眼神里还透着几分可惜和遗憾。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5 08:56:03~2020-09-26 08:56: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看书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