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裴斯把整整一碗的鱼肉都给喂掉了。
      
      安德森一开始宁死不从,不过等吞咽了两口之后,饥饿的本能开始占据他的大脑。裴斯没费什么力气就让安德森吃了个精光。
      
      她把安德森领回海王殿。
      
      安德森面色阴沉地跟在她的身后,不置一词。
      
      到了殿内,她坐下来,问安德森:“你想住哪里?”
      
      整个王宫都是裴斯的,而王族只有两人。安德森想要住哪个宫殿她都可以指派。对未来可用的人才,裴斯不介意适当给个甜头。
      
      安德森很想说他要海王殿,看看佩斯会不会脸色大变。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有母亲要照顾,惹恼了佩斯,母亲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于是他开口:“塞港殿。”
      
      裴斯看他只要了这么一个小宫殿,有些诧异,但也点点头同意。
      
      “那以后就归你了。”
      
      裴斯懒洋洋道,随后又点了五个女仆给安德森用。
      
      安排完事宜,她看见安德森还直愣愣地站在她面前不动。
      
      “你不走?”裴斯打了一个哈欠,到了午睡时间。
      
      安德森盯着她,像是在探究什么。
      
      裴斯被他看烦了,很没礼貌:“滚出去。”
      
      安德森的面色这才恢复正常,甩着尾巴游了出去。
      
      裴斯:什么毛病!
      
      ……
      
      阿加德正在冥想未来。他拥有了一定窥伺未来的能力,这是作为祭司的天赐。。
      
      很少有人知道海底也有星空。
      
      这些星星倒映在海底,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被人发现。而星辰运行的轨迹更是难以捉摸。
      
      阿加德从小便和这群晨星为友,感受着自然的奥秘。
      
      此刻,他又一次沉浸在海中虚幻的星空里。
      
      他仿佛来到了一道无尽的走廊,两侧有数不尽的门。他像往常一样推开第一道门,里面是三只白鲨扑面而来,混着墨蓝色的水渍。有只鲨鱼的嘴里还咬着一条暗红色的人鱼尾巴。
      
      阿加德面无表情关上门。
      
      拉开第二扇,一只小人鱼躲在洞穴里,周围漆黑一片。飘荡的金发直白地告诉阿加德她是格里芬家族的人鱼。而阿加德也认得她,她是老国王的小女儿,被佩斯·格里芬放逐的百丽儿·格里芬。
      
      她似乎刚觉到有人在看她,抬起头慌忙地在水中搜寻着。
      
      “是海之神吗?”百丽儿清澈的大眼流出泪,一颗珍珠滚落到地上。
      
      她双手合十拢在胸前,哭泣着:“请您救救我吧!我没有能力活下去了!我好怕!这周围的一切都让我害怕!”
      
      他们的目光似乎相对,但阿加德知道这是未来的幻象,她不可能看见自己。即使阿加德不明白为什么百丽儿会感知到他在注视着她。
      
      阿加德迟疑了一下,还是关上了门。
      
      他看向第三扇门,没有报什么期望。
      
      阿加德现在的能力只能拉开三道门,而这第三道门里从来都是漆黑又空洞,什么都看不见。他依照惯例拉开,引入眼帘的果然是死寂的黑。
      
      但一瞬间,深处出现了一点金色的光芒。
      
      就是这一点金色摄取了阿加德的所有目光。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炫目的光彩,阿加德有一瞬间的痴迷。它像是不透过海水直面的星光,或者是大陆上散落在指尖的太阳。美的目眩神迷,惊心动魄。
      
      这一点流光似乎感受到了活物,星星点点汇聚成了炽热的一团,向着阿加德的方向汇集而来。
      
      阿加德屏住呼吸,为神造的美而失神。
      
      最后这团光中有什么在挣扎着。
      
      它破茧而出了。
      
      闪着耀眼光芒的长发甩动,阿加德的眼里倒映着她绝美又冷漠的面庞。
      
      ——佩斯·格里芬!
      
      “阿加德大人!”
      
      阿加德呼吸一滞,瞬间回到了现实中。
      
      他看着面前的蓝发小女仆,一瞬间没能把自己从刚刚的震惊中脱身而出。他向来不变的冷漠面出现了一丝裂痕。
      
      阿加德:“什么事?”
      
      丽丽立即匍匐在地上:“海王、海王陛下希望您能够下午去找她。”
      
      她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却看到大祭司雕塑一般的侧脸上,眼里含着一片风暴。这可怜的人鱼被吓坏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好。”阿加德想到方才看到的画面,心里有些乱。
      
      丽丽连忙游了出去。
      
      佩斯·格里芬又想做什么?
      
      阿加德抬手,屋子里的各型各色的贝壳和沙土瞬间回到原来的位置。
      
      就算看到方才的画面,阿加德心里对裴斯还是没有半点动容。
      
      被当做畜生一样囚禁了半个月,这在阿加德心里不算什么。说实话,他不在乎恶意怎样对他。佩斯·格里芬终归会死。
      
      但他恨佩斯。
      
      从小时候见到这只宛如金子铸成的小人鱼时起,他就拥有了从未体会的感情。恨像流浆一样注入他的身体,填充着他空白的世界。
      
      每一滴水、每一片草花都在告诉他——恨她吧,你应该恨她,你注定恨她。
      
      没有理由的恨变成了最纯粹的恨。
      
      想到下午要去见裴斯,他冷着脸甩了甩洁白的祭司长袍。
      
      ……
      
      睡醒后的裴斯坐在王座上等待着阿加德的到来。
      
      人鱼族大祭司阿加德对裴斯来说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小说里的阿加德是女主备胎之一,充满了神性光辉和禁欲气质的大祭司曾让广大女读者欲罢不能。
      
      人鱼一族的祭司并不是天生,所有人鱼在生产时都会前往深海断崖,这是如大象寻冢和鲑鱼回流产卵一样的本能。人鱼是卵生动物,寿命在三百年左右。女人鱼在深海断崖生产后,会在附近游荡徘徊,直到小人鱼破壳而出。
      
      刚出生的小人鱼极度饥饿,啃食蛋壳疯狂地汲取养分。但这远远不够,所以如果周围有同一时间出生的小人鱼,自相残杀在本能的控制下在所难免。只要女人鱼在侧,就会用提前准备好的食物避免这种情况。
      
      但是在上一任祭司死去的那一天与此后十天,所有人鱼被禁止踏入深海断崖。这时破壳而出的小人鱼必须进行被称为“天选”的残酷争斗。
      
      十天后,留下的小人鱼们会被带到王宫由王后抚养。直到他们成年,选出最优秀的那一个成为祭司,剩下的将会为海之神祭献。
      
      这是人鱼一族亘古不变的残酷法则。
      
      阿加德是近千年最强大的祭司。上一任祭司在将死之时预言。他说他看到了,下一任的祭司是神最宠爱的孩子。这会是人鱼王国的大幸事。
      
      阿加德确实如他说的一样特别。
      
      人鱼生育艰难,但是祭司死亡前期,会是一个生育的小高峰。
      
      同时出现在深海断崖的人鱼卵不会少于十五个。阿加德这一届更多,有三十二个人鱼卵出现在深海断崖。
      
      祭司死后的十天过去,王后在国王的陪同下来到深海断崖,看见了一只浑身是血的小人鱼。
      
      只有一只小人鱼。
      
      暗蓝色的血液也盖不住他灿灿的银发。
      
      小阿加德懵懂地看着国王夫妇。王后有些害怕,国王笑着把阿加德抱了起来。
      
      这一幕在书中的描写堪称经典。
      
      从天选就可以看出阿加德可以称作凶残的强大。美丽、强大又无情的生物是人们追捧的永恒话题。但裴斯看小说时其实觉得作者塑造的这个人物性格不太合理。
      
      阿加德的设定是海神的化身,对海中万物都抱有仁慈。但他的本性是淡漠的,因为淡漠、所以仁慈。人鱼与鱼虾在他的眼里没什么不同。直白来说,他就没有什么共情能力。爱与恨对他来说都是永远无法触及的强烈情感。
      
      他的世界只有两种认知,他--管理者,与万物。没有什么是特殊的。
      
      这样一来,当女主突破这道禁锢成为他心里唯一的色彩时,故事才足够扣人心弦。
      
      可是,这是矛盾的!!!
      
      裴斯明确知道阿加德憎恨人鱼女王,也就是现在她的身份。她最后的结局可是被阿加德诅咒,灵魂永远被困在海里炼狱,一次又一次的被撕裂、复原、撕裂。
      
      也就是说,整个世界有两个人打破了阿加德心里的概念。一个是女主、一个是佩斯·格里芬。这两人都很鲜明的存在于阿加德认知的第三方。
      
      如果说女主是因为爱情成为阿加德心里的特殊,那么佩斯·格里芬又是因为什么?神性足够抹灭佩斯的位置。她欺负阿加德,是亵渎了神在人间的化身,所以被惩罚,这一点无可指摘。但这并不足以让佩斯在阿加德心里留下痕迹。她在阿加德面前只是一只丑恶又普通的蝼蚁,太轻了,根本没有资格被一位神放进心里。
      
      她不配。
      
      裴斯觉得这简直太不合理。
      
      憎恨佩斯是一种设定?还是有什么隐情呢?一定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
      
      对于现在的裴斯来说,这不再是一本小说了,这是真实的世界。它的存在再也无法单薄起来,每一处都有理有据。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是活的。
      
      正当裴斯认真思索的时候,阿加德到了。
      
      他俯身:“陛下。”
      
      阿加德抬起头,目光停留裴斯的脸上。
      
      这张脸一瞬间与星空里的女人重合,不过现在还有些稚嫩,带着少女的憨纯。
      
      憨纯?
      
      阿加德直接捏碎了这种想法。
      
      “封礼之后,我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裴斯举起右手放在眼前,一种力量的波动隐隐环绕在手边。
      
      她觉得似乎只要轻轻一挥手,就可以炸裂半个宫殿。
      
      阿加德的眉眼根本看不出来他正恨着面前的小女王:“封礼上您被海之神赐予了力量。”
      
      “不,不是力量这一方面。”
      
      裴斯把手掌往上拖,海水在她的掌心旋转,最后变成了一朵轻轻摇曳的玫瑰。
      
      她笑了一下:“你看,我觉得我与大海之间的联系变的密切了。我还能听见它的声音。”
      
      “我觉得我可以操控大海。”裴斯蔚蓝的眼中浮现出海波,“我甚至觉得,我就是海。”
      
      这是闻所未闻的情况。
      
      阿加德敛了敛白色的睫毛:“恭喜您,海之神对您的眷顾非同凡响。”
      
      裴斯没忍住,噗得一下笑出来:“那真是太好了。”
      
      海之神化身的阿加德,恨着她的阿加德,居然对她如此眷顾。
      
      在阿加德再次开口前,裴斯撑着下巴,神色认真:“我拥有了自己使命。”
      
      “我获得的力量让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阿加德:“这些事您不必在我面前开口。”
      
      “你是大祭司,”海水拖着裴斯起身,把她送到了阿加德面前,“是人鱼族的大祭司。”
      
      “这些事你必须知道。关于我的使命,”裴斯的眼神执着而坚定,“我要建立新的世界。”
      
      “我要这里的一切都不一样。”
      
      “我要人鱼尽享阳光。”
      
      “我要我的族人不受人类的威胁。”
      
      “我要,给我的子民最强盛富有的王国!”
      
      她像是一枝被烈火熊熊燃烧的玫瑰。
      
      而这不是阿加德眼里的她。
      
      这位大祭司带着洞察一切的悠远目光,无情的开口:“陛下,您听着像个仁慈开明的君主。”
      
      “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像您这样的人物登上王座,必将成为遗臭千年的暴君。”

  • 作者有话要说: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