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第一章
      
      这是裴斯穿过来的第三天。
      
      她在水波中摇动着尾巴。六名侍女抬着她盖在头上、由海藻茎脉制成的披纱。在侍女们簇拥之下,裴斯神情肃穆,行云流水地游动到人群的最前方。
      
      人鱼的葬礼并不像人类的那么复杂。
      
      因为海底的条件实在是有限。
      
      和人类生活的世界相比,海底是没有光的。生活在海底深处的人鱼们可以算上夜视动物,在夜中摸索一切,生活、自然、生命的意义。但他们和人类一样,同样渴望光明。尤其是在他们这种稀缺阳光的情况下。不是没有人鱼种群试图移居阳光充沛的浅海海域,但下场都是无一例外的灭族。
      
      人类比黑暗更加可怕。
      
      也不是所有人鱼都享受不到阳光这种稀缺资源。至少裴斯不是。她所处的环境明亮又清澈,海水里还有植物的芬芳,正午的时候,可以躺在她巨大的贝壳床上,看着阳光倾泻,透过水波,一道道黑色的影子荡漾在地上。
      
      这是生活在亚特兰蒂斯的人鱼才能拥有顶级待遇。所以每年都有超过数额几十倍的人鱼提交移居申请,理想投放地都无一例外是亚特兰蒂斯。而亚特兰蒂斯最温暖的、阳光最充足的海域,只提供个子嗣艰难、人丁稀少的王族和他们的仆人居住。
      
      人鱼的生活用具大多很简陋,甚至可以说粗犷。就饭食来说,用碗吃饭的已经算是贵族,普通平民抓到猎物后直接用手撕开吃,撕不开就直接啃。
      
      人鱼的牙口真是好到不行,就连咬石头都能一秒嘎嘣脆。裴斯有些游神。
      
      所以,被继承人裴斯奉上金色项链,算得上是对死者的最大荣耀。
      
      死去的帅气老国王躺在墓礁里。
      
      这一片大到可以与一座城媲美的巨型礁石,是人鱼们的墓地。死后的人鱼都要被埋葬在这里,礁石上的无数浅坑就是人鱼们天然的墓穴。
      
      数以万计的人鱼们直立在水中,有序的围绕着老国王的遗体。最内围的是王族,靠老国王最近的,是裴斯。人鱼们一动不动,只有轻盈的尾巴随着水的律动而摇摆。
      
      寂静的可怕。
      
      裴斯甚至想起了以前自己看的末日片。丧尸围城的前夕也是这样拥挤又无声。
      
      站在裴斯右后方的人鱼庄严坚定地游上前来。
      
      他有着银色的卷发,冷漠的英俊面孔此刻透露出几分悲天悯人的意味。他的皮肤白皙,身材健美,披着白袍让他的腹肌若隐若现,白袍边缘的金色流苏时不时在海水的驱使下抚摸他的尾巴、小腹、脸颊。
      
      这是一个披着神圣外衣却有着诱人魅力的极美之物。
      
      裴斯捧着耀眼的金链:“阿加德,开始吧。”
      
      阿加德点头,把目光从裴斯身上移开。
      
      “无尽海域的征服者、天地交汇之处的支撑者、水与血的诗人、人鱼的慈祥父亲、掌管着万物灵魂的主、一切起源的海之神!请允许我们以您的名义,安送我们的王,至尊格里芬家族的杜波依斯二世。”
      
      大祭司阿加德闭上眼,开始吟唱人鱼特有的安魂曲。
      
      歌声低沉沙哑,但悠长。似乎有平静一切的力量,就连裴斯都不知不觉沉浸在这歌声里,感受着灵魂被洗涤的奇妙。
      
      人鱼在现实里比起童话失真太多,但是嗓音再怎么美化也不足真实中的千分一。裴斯甚至想不出来用什么形容阿加德的歌声,用上什么词都是玷污。
      
      阿加德再次睁开眼,已经变成了白瞳。他没有了丝毫情绪波动,好似拥有了人们所说的视万物同一的神性。
      
      古老的念词从他嘴中发出,无人可以模仿掌握这种古怪又浓郁的发音。
      
      在他吐出最后一个词时,裴斯把项链轻轻系在国王的脖子上。
      
      她用冰冷的嘴唇吻了吻国王的额头。
      
      国王额间的金色烙印渐渐消失,与此同时,那消失的部分缓缓地浮现在裴斯的额上。裴斯直冒冷汗,这烙印的形成痛苦万分,如同人用刀一笔一划刻上去的。
      
      虽然裴斯平时不正经又懒散,沉得住气算得上很她为数不多的优点。至少面上是看不出来她正在经历非一般的痛苦。
      
      在亚特兰蒂斯人鱼的眼里,即将成为下一任海王的佩斯·格里芬神情冰冷肃穆,带着王族的高傲和冷漠,立在海之神化身的大祭司前接受着洗礼。她的头发像是初晴的阳光,发色浅而金,是这深海里的无上珍宝。佩斯灰蓝色的双眼含着不可侵犯的威严,丰润的嘴唇像是一抹会流动的鲜血。面容美得叫人惊叹已经不足以用来描绘她,她简直就是神造物,彰显着海之神对深海人鱼的无限宠溺与仁慈。
      
      像佩斯·格里芬这样金发碧眼、肌肤雪白的人鱼出身就代表着尊贵。不仅仅是因为美丽。浅色的生物在海洋里是难以存活的,他们无法掩藏自身。能活下来的浅色生物必定有着过人的能力。而格里芬王室,就是强大的例子。出身在格里芬家族的人鱼都异常强大,强大到能够保护他们的美丽身躯。所以他们成为了深海的霸主,统治了亚特兰蒂斯近千年。
      
      老国王额间烙印的最后一点消失,裴斯身上的烙印也终于完整。裴斯的周身忽然散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连她轻轻晃动的鱼尾都凝聚着稀有可贵的光。
      
      她跪坐在阿加德脚前,向阿加德伸出手。
      
      阿加德握住了裴斯的手,在她的手心上落下一吻。
      
      一瞬间,海水以他们为中心巨震,许多人鱼被冲了出去,而中心的两人纹丝不动。海水的巨动持续了半个小时,在这期间,裴斯感到一股力量从包围她的海水中暴烈地冲入她的身体。
      
      碾压式的痛苦终于让她吼叫出声!
      
      待海水渐渐平息时,裴斯已经站了起来,身上散发出让人畏惧的强大气息。
      
      老国王的身体霎时间化为了黑色的泡沫,在海水中四散。
      
      阿加德的眼睛也恢复了原来模样。
      
      所有的人鱼都虔诚地把左手放在右肩上,弯下脊背。
      
      “恭迎我们的——”
      
      “新王!!!”
      
      人鱼们齐齐的叫声震荡了整片海域。
      
      裴斯这个时候终于有了真实感。
      
      她是佩斯·格里芬,是深海人鱼们的女王。
      
      一个未成年的海王。
      
      大祭司阿加德看着裴斯,淡漠的眼中忽然闪过几丝不耐烦与厌恶。
      
      ……
      
      葬礼加上封礼结束,裴斯回到了王宫。只不过她的住处要换一换。之前的储君殿已经不适合国王居住。于是她搬入了历代国王所住的海王殿。
      
      成为了真正的海王。
      
      裴斯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实际上,她穿越到了一本看过的言情小说里。
      
      很不巧,她的运气还是一样的坏。
      
      裴斯不是女主,相反,她是本书中的反派。
      
      放到现实里,估计每个人都想用社会主义价值观杀她三百次。
      
      该死的人鱼女王,也就是海王,佩斯·格里芬。
      
      裴斯躺在床上,佯装闭目休息。她脑海里仔细回想着原主的经历。她前几天消化了一点,还没有完全看完。
      
      佩斯·格里芬是无人不知的储君,也是人尽皆知的暴徒。她有着和自身美丽所媲美的强大实力,尊贵的身份让她更加无所顾忌。暴力是她最喜欢动用的手段,施暴是她解闷的饭后甜点。
      
      没有人不畏惧这位暴怒残忍又喜怒无常的公主殿下。
      
      再说这位的敌人,简直是过江之鲫。她就没有得罪不了的人!裴斯最怕麻烦,现在是绝对无法脱身了。
      
      就近的来讲,这位殿下因为迷恋大祭司的外貌,曾把人家绑好了丢在殿里折磨小半个月。直到祭典开始,人们看大祭司不见了才发现大事不妙。国王看自己的女儿半点不担心,就顺口一问。这位姐姐倒是很坦然,直接就说人在她那,她玩腻了,国王要人的话她就丢回去。
      
      国王气个半死,又舍不得对佩斯发火——他深知这货色是被自己宠成这样的。他只能封锁了消息,万分抱歉地给大祭司赔礼下罪。
      
      国王对佩斯·格里芬真的没话说,像极了裴斯世界推送小说最常用的那句话——给我宠!往死里宠!
      
      他对佩斯的态度真是和其他子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佩斯,他还有三个子女。有两个因为惹恼了佩斯,直接放逐到了无光之境。
      
      剩下的这一个,对于裴斯来说也是麻烦。
      
      这位幸存者叫做安德森·格里芬,是佩斯的异母弟弟。佩斯留下他的主要原因让人忍不住再咒骂原主。
      
      她居然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个出气筒。
      
      小安德森是个天真可爱的男孩。因为生母的血脉不纯,安德森在七岁以前从未踏出过年自己生活的小宫殿。第一次出现在宫宴上,他就被恶魔瞄上了。
      
      佩斯光明正大地欺负安德森,安德森居然不哭。
      
      这位美强中二的女王预备役一下就兴奋起来了。
      
      她就要看他哭!
      
      从此对安德森的折磨就没消停过。活生生把一个阳光灿烂的王子给整的抑郁黑化了。
      
      顺带一提,裴斯这个便宜弟弟未来会推翻她的暴政上位,把她囚禁在宫殿里折磨,就像她小时候对他一样。
      
      想起剧情的裴斯:……
      
      草。
      
      接下来的裴斯更头疼。这一秒翻出来的记忆告诉她在她穿过来的前一天,佩斯还把安德森关在了宫殿里的惩戒室里。
      
      难怪裴斯在今天葬礼上没看到这个便宜弟弟兼女主备胎!
      
      不过裴斯的脑回路不像是一般穿越者。比起讨好未来会以暴制暴的安德森,裴斯更倾向于趁着这家伙还是个弱鸡尽早解决掉。
      
      “啊。”裴斯摸了摸发疼的脑袋,面无表情。
      
      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 作者有话要说: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