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拜见 ...

  •   不过第二处要拜访的却不是韩贤妃所住的永宁宫,而是陈淑妃所住的长乐宫。本朝宫殿建造是仿汉代故事,因此长乐、未央等宫名也有用处。据宋敏求说,陈淑妃年轻时候也是靠宠遇爬上来的,如今年老了,还是很美,更喜欢引荐美人以保证自己在帝王心目中的地位,是个脾气很好,又很风趣的人。
      
      果不其然,温愿等人到了之后,长乐宫里真是三步一燕语,五步一香风,处处都是美人儿,且人人脸上欢声笑语,看得出来陈淑妃是个会照顾人的宫主。
      
      待几人都向陈淑妃报了名姓,又见礼奉茶,陈淑妃方笑道:“向淑女日后就要住在我宫里了,你到时候在前院儿东配殿跟着程淑女一块儿住,可不许吵嘴啊。”
      
      向淑女诚惶诚恐道:“敢不从命。”
      
      她们从正殿出来的时候,温愿往东边看了一眼,发现东配殿只有三间,其中一间还是厅堂。
      
      五个人都出来了,温愿低声道:“敏求姐姐,下一位是韩贤妃了么?”
      
      宋敏求也是在宫里待过许久的人了,提到韩贤妃时居然额角一抽:“你们去了,”她踌躇半晌,终于无奈道,“她们说什么,你听着就行了,贤妃娘娘是最宽仁待下的,绝不肯为难你们。若有不知怎么办的事,就喊我。”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四人却都听明白了:韩贤妃本人脾气不错,但是她宫里住着几个刺头。
      
      容贵人脸色还是淡淡的,她有身份放在这里,谁敢惹她先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向淑女与文选侍却都露出害怕的神色来,文选侍犹豫道:“我听我姐姐说,金贵嫔与柳修媛……”
      
      她话未说完,宋敏求骤然变色,冷冷斥道:“慎言!你的嬷嬷是怎么教你的?你才进宫多久,就敢议论贵嫔与修媛了!”
      
      文选侍讪讪地闭嘴了,好在宋敏求也明白,以她的身份,自选秀以来受自己姐姐的关照比较多,宫正司那几个嬷嬷教的课程,她大约还真没仔细听过。
      
      宋敏求的脸色不因她闭嘴了而缓和,今日的事就是拿到萧婕妤面前,她也得真心实意地谢她替自己管教妹妹。从来宫里祸从口出的事还少么?萧婕妤能升得这么快,她本人的谨慎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不好,这金身就要破在妹妹身上了。
      
      总算是在大路上,人来人往的,宋敏求还是给文选侍留了点体面,横了她一眼,又赞赏地看了神色不变的容贵人与温愿一眼,低声道:“走罢。”
      
      温愿若有所思,韩贤妃是能让皇帝不顾她外藩女子的身份愿意让她执掌后宫的人,这得是何等的得宠?这样得宠,怎么可能会在她宫里放几个刺头?这样想来,韩贤妃宫里的那几个,想必就是她自己愿意同住的了。而最能打动一个远嫁女子的是什么呢?必定是同乡。
      
      果不其然,到了永宁宫,虽然装饰华丽,可是宫内显然不如陈淑妃那里妃嫔和乐,没有争端,更不如郑贵妃那里有规矩。一个穿着高丽衣裳的女子过来,官话说得一股子怪味儿:“宋姬,这是……”
      
      宋敏求脸上的笑容只调整了细微的弧度,却像是戴上了一层面具:“新进宫的四位嫔妃,”她望一望温愿几个,又转过头去对那女子道,“要烦申勤侍进去通报了。”
      
      那个申勤侍的笑意顿时半点也不剩了,防贼似的把温愿几人引了进庭中,连屋子都没让进,只撂下一句:“在这儿等着。”就进了正殿。
      
      她的态度实在是太无礼了,不要说容贵人与温愿,就是最懦弱的向淑女的脸都绷了起来。韩贤妃是宠冠六宫,旁的嫔妃都要敬着,但那也是敬着贤妃娘娘,你一个小小的勤侍,就敢这么对人,未免欺人太甚。
      
      文选侍出身低微,最看不得旁人对自己不敬,不由轻声骂道:“狗仗人势!”
      
      温愿心里一咯噔,心说坏了,你骂申勤侍就骂了,咱们占理,带上韩贤妃做什么?何况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你这么嚣张不是找削呢么?
      
      果不其然,宋敏求转身“啪”就是一个耳光!
      
      文选侍被她打得跌跌撞撞几步退后,不可置信道:“你……”
      
      宋敏求脸色铁青:“我才来的路上就说过你,你又犯!”你自己有个宠妃姐姐做靠山,剩下三个呢?永宁宫里处处都是眼睛,你得罪了人,剩下三个才进宫的都要连坐,这人做事怎么不过脑子的!“她礼数不周,那是因她是高丽才送来的宫女,你是选侍,何必与她计较?”往深里说,才送来的看门宫女,连官话都说不好,就能借着贤妃的势封了勤侍,你这个选侍比她高很多么?你和你姐姐加一块儿不够贤妃略撒个娇的!
      
      她打这一耳光,倒有一半是为了闹大些,永宁宫这里不好怪罪。
      
      如她所料,文选侍还没捂着脸哭出来,屋里就出来了个明显年纪大些的女子,也是高丽服饰,官话说得却好多了,手里拎着申勤侍:“敏求姐姐,”笑得很和气,“阿申不会说话,礼数也不周全,叫你见笑了。”
      
      这位显然就是比较重要的人物了,宋敏求的脸色也亲切了些:“哪儿的话呢,我们这个也没有教好,你别笑话我们才是,”转头与两边介绍道,“这位,是崔御女,这是容贵人、温才人、向淑女与文选侍。”
      
      崔御女领着她们进去了,屋里暖香令人昏昏欲睡,榻上坐着个淡妆的女子,换了一身常礼服,看得温愿眉心一跳,这人人都有的肥大衣裳穿在她身上竟如魏晋宽袍大袖也似,自带一段风流。连这种呆板的衣服都穿得出浑身醉人的风韵来,真不愧是宠冠后宫的贤妃了。
      
      宋敏求“哎”了一声,道:“那天官家过来与贵妃娘娘说新妃嫔进宫的事,还说您病着,不许叫您起来换大衣裳了呢。您忙碌这一遭,若再病得重些,那我们可就造了孽了。”贤妃的常礼服,比温愿今日穿的全套礼服还重些,穿起来是比较麻烦的。
      
      韩贤妃柔声道:“陛下以礼治天下,我岂敢失礼,使陛下面上无光?”她的声音中气不足,却带着一股温柔的沙哑,每一咬字都像是风摇动初春柳叶的“沙沙”声。
      
      话说到了这里,也该拜见了。崔御女从始至终就没坐下来过,此时引着温愿几人拜了贤妃,又替贤妃给了赏,前后连一刻钟都不到,她就从怀里掏出来个小怀表,看了看,道:“到了娘娘服药的时候了。”
      
      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崔御女只怕是韩贤妃的侍女出身,可是就这么个宫女,如今也封到了御女,在新宫妃里地位只比两个官家女低些,手里还有块怀表。这可是舶来的怀表,温愿听父亲说过,就连太子宫里也只得两块罢了,可是崔御女拿着它就如一个不值钱的玩具一般。
      
      文选侍显然也是有些眼色的,脸色慢慢发白了,韩贤妃却不大介意她的无礼,笑道:“没事,别怕,是阿申的错,也怨我这段日子没盯着她们,底下人难免失了轻重。”
      
      宋敏求忙道:“您病得这个样儿,教您起身已经是我们的罪过了,这几个孩子再劳动您,官家又该寻她们的不是了。娘娘只管服药,您保重玉体,明儿好了,婕妤那里带着这孩子还来给您赔罪。”
      
      宫里婕妤也有几个,不带姓氏直接说的,只能是最得宠爱的萧婕妤。可是一个堂堂的婕妤,亲妹妹得罪了贤妃的侍女,也要殷勤赔罪。
      
      韩贤妃的神色有点无奈:“没事,官家那里,我来说就是。”叫崔御女把她们送去外头见金贵嫔与柳修媛,不要叫人欺负了这群年轻孩子。
      
      宋敏求巴不得有道护身符,她也懒得应付那两个呢,因此虚辞了两句,也就笑道:“娘娘生受了。”
      
      她们出去了,前院的东西配殿分别悬着“贞顺斋”与“明德堂”的匾额,先往左边去,贞顺斋里金贵嫔好大的气派:“娘娘说,她身子不大爽快,请几位小主过几日再来罢。”
      
      过几日,是过几日?她不说定日子,这几人就算是没见到她,往后隔三差五就要过来求见,若是没见到,金贵嫔更有说头了,这就算是“懒惰无礼”呀。
      
      宋敏求显然也是见惯了她们的做派了,笑一笑,对那个鼻子眼儿冲着天的宫女道:“昨儿官家说今日要与我们贵妃娘娘说点宫务的,既贵嫔不大好,晚上我禀了贵妃娘娘,请官家赐好御医来给贵嫔看诊就是。宫里拢共这么一个贵嫔,御医就敢怠慢,连平安脉都没请,害得贵嫔不舒服,真是该死了。”
      
      宫里人最不敢得罪的就是御医,毕竟是掌握着自己性命的人,那宫女一下子就慌了:“我们——我们的御医不曾——”
      
      宋敏求掸了掸衣角:“快别急了,瞧你,连官话都说不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啊。”转身走了。
      
      贞顺斋没能在宋敏求这里讨到好,明德堂立刻就识时务了起来,柳修媛命人把她们都接了进来,又笑:“大热的天,快擦擦汗。”
      
      她是个纤细如春柳的女子,妆扮是中原式样,穿一身淡柳叶色的苏样大袖衫,愈发显得整个人如扶风弱柳,虽不如韩贤妃一举一动都是风情,但是也算美人了。
      
      宋敏求与她周旋了周旋略说了几句话,又请她照拂新进的宫妃们,得到了一串热情的敷衍。
      
      待出来了,连涵养最好的容贵人都略扶了扶香腮:“真是……”笑得脸都要烂了。
      
      宋敏求叹道:“这也算宫里独一份了,旁的人,总没有做得这么过的,”大家都没有这么硬的靠山,“我带你们去其余几个宫里拜一拜也就结了,她们都还好说话。”
      
      文选侍好容易挨到出了永宁宫门,眼泪成串地落了下来:“我……”
      
      宋敏求看了她一眼:“你算运气好的了,你知道宫里嫔位以上的一共有几个?”她笑了一声,“妃,有贵妃、淑妃、贤妃与孔妃,嫔,有金贵嫔、修仪、修媛、充仪与傅嫔,一共九个人罢了。”
      
      温愿算了算,眉梢微微皱起来:“宫中可有十二宫呢,贵嫔与修媛就宁愿蜗居在三间的小配殿里,也不愿自己独居一宫?”
      
      宋敏求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可不算蜗居,你们呀,等等就明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皇后
    超品 皇贵妃
    正一品 贵妃
    从一品 淑妃 德妃 贤妃
    正二品 妃
    从二品 贵嫔
    正三品 昭仪 昭容 昭媛
    修仪 修容 修媛
    充仪 充容 充媛
    从三品 嫔
    正四品 贵姬
    从四品 婕妤
    正五品 姬
    从五品 贵人
    正六品 美人
    才人
    良人
    从六品 中才人
    正七品 御女
    从七品 淑女
    正八品 采女
    从八品 选侍
    正九品 婉侍
    从九品 勤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