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进宫 ...

  •   温愿入宫的那一日,母亲哭得眼泪横流:“我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温大人已经是正四品的詹事府少詹事,虽官位不算很高,却因詹事府是太子的辅臣班底而很有前途。温氏族中更有许多子弟都有成就,秀才、举人比比皆是,十年前圣上钦点的一甲第三名更是温愿的亲哥哥,要不是那时候温公子有了妻房,皇帝真能把公主许配给他。
      
      这样不缺名不缺利的一家子,根本用不着把女儿送进宫里去挣命。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这么折在了深宫里,做父母的很欣慰么?
      
      温夫人的眼泪流得寂然无声,是怕外间宫里送出来的嬷嬷听见了:“阿谨……”温愿的小字,是一个“谨”字。愿,谨也,这是典型文人家庭对子女最大的期盼。
      
      温愿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却不敢让它流出来,回头宫里的嬷嬷看见了是要问的:“娘,别哭,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皇帝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按温大人的说法,圣上戎马一生,如今还是很英武,但是四十岁的男子与十四岁的女人,那是任谁来看也不相配的。
      
      温夫人擦干了眼泪,低声道:“旁的话,在家里说得也够多了,只有一样你得牢记:进宫去,服侍好陛下,陛下就是你的天!”
      
      如今的皇帝,是本朝开国皇帝的第三子,当初也是随着父亲南征北战平定天下的人物。只是不巧,大皇兄暴毙,二皇兄早卒,皇位就落到了这个不嫡不长的皇子的头上。
      
      嫁给这么个心狠手辣的人,一个不好是要招惹来杀身之祸的。先头元后吴皇后还在的那几年还好,如今吴皇后早早地去了,宫里没了能劝着皇帝的人,几个妃嫔哪里敢管皇帝的事?是以年轻时候十分英明的陛下如今行事也渐渐暴戾起来,连吴皇后给他生的长子——就是温大人辅佐的太子——都时常受父亲呵斥。
      
      温愿竭力露出一个笑容来:“是,母亲。”抽噎被她含在喉咙口里。
      
      外间的老嬷嬷们恰转了进来,其中一个长脸的笑了一声:“才人怎地还叫恭人为母亲呢?您如今是天子家人了,该有咱们天家的气派啦。”温愿被封为了正六品才人。
      
      温夫人生怕女儿被她们进宫之后磋磨,忙道:“是我糊涂了,不干才人的事。”她身边的侍女也忙递上厚厚的荷包。
      
      长脸嬷嬷掂了掂荷包的重量,摸出里面不是金银,而是数颗硕大滚圆的珍珠,心说这家人上道,脸上终于露出了些笑容:“瞧您说的,女儿出门子,哪个当娘的不流泪呢?人之常情罢了。”
      
      这些嬷嬷是宫正司的女史们,直属皇后管辖。自吴皇后去了之后,宫里管事的就变成了郑贵妃,可是连她也名分不正,轻易动不得这些“内臣”们。是以女史们根本不怕温家,外臣哪里管得到内宫呢?管得到,那就成了窥探宫闱了,要杀头的。
      
      外头一个小内侍过来传话,说是吉时已到,该把人送进去了,温夫人纵然千般难过也只好松开了女儿的手:“你……”话未说完,温愿已经被嬷嬷们强行簇拥着远去了。
      
      ·
      
      这些嬷嬷们进宫之后就不再跟在温愿身边了,她只有按份例分拨的一个领事宫女,两个粗使宫女与两个内监而已。许是长脸嬷嬷拿人手短,临走之前终于露了点口风,虽然可能没什么用:“这一回与您一块儿选进去的,还有内阁首辅、中极殿大学士的孙女容贵人,民人子向淑女,和萧婕妤的妹妹文选侍。”这都是温愿进宫之后自己也能打听到的事。
      
      萧婕妤,温愿是听嬷嬷们说过的,这是陛下这几年的新宠,美貌泼辣会说话,很受宠爱。哪怕她只是宫女出身,连孩子也没生,皇帝还是冷落了宫里许多有德行有才华的妃嫔,把她提做了从四品婕妤。
      
      不过她得宠好几年了,别的不受宠的妃嫔也生了好多孩子,独她生不出来,不免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能生——自然,这一句是温愿自己猜的。
      
      温愿道:“却不知萧婕妤的妹妹,如何姓了文?”
      
      嬷嬷们对视一眼,都不惮于把这种八卦到处传一传:“萧婕妤的母亲,在她父亲去世之后改嫁了,如今嫁的那家就姓文。继父养育继女,视同己出,是以文选侍当初未入宫时与萧婕妤姊妹情深得很呢。”
      
      人人脸上都带着隐秘的笑容,这可是宠妃,宫正司的人却把这种阴私事传得到处都是,丝毫不顾忌萧婕妤的颜面。正常来说,等萧婕妤自己把此事说破之后,她们才能四处传扬这种姐姐引妹妹来同享宠爱的事。温愿心里更提起来了些,看来宫正司的内臣们,地位比她想象的还要高一些。
      
      马车四周的帐幔是深绿色的生绢,画着小花,这是正六品能用的规制,因才人没有仪仗,一行人行动很快,不一时就到了宫门。
      
      温愿身子纹丝不动,只有头轻轻地一偏,悄悄地从帘子缝隙间溜了一眼,她排在第二个,则想必前头那个就是容贵人了。贵人的帐子是淡绯红的,画的花也比才人的大。嬷嬷看见她动作,重重地咳了一声,温愿只得把头摆正了。
      
      马车从神武门进宫,之后过顺贞门、承光门,取道千秋亭侧,好一会儿才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这是吴皇后生前住的坤宁宫,如今空着,妃嫔们每日都要在郑贵妃的带领下朝见皇后的喜容。
      
      新进的妃嫔们自然也不例外,依次下了车,从角门进去,温愿终于得以见到了几位“同僚”。容贵人的神色很严肃,一举一动都极优雅有法度,看得出来是内阁首辅的孙女;向淑女一看就是因美貌而被选上来的,真个是肤如凝脂,指如春葱;文选侍也美,却比不过向淑女,浑身一股看得出来的小家子气。
      
      吴皇后谥号是“仁献”两个字,仁献皇后灵前,自然是没有她们叽叽咕咕说话的份的。温愿只来得及向容贵人等人笑一笑,就进了宫殿。待低眉垂首,按礼拜了,听了女官代仁献皇后训的话,这才随着其余几人一起出来。
      
      出来时外头车子已经撤了,今日她们要拜访十二宫的宫妃们,这些人都是她们的“前辈”,乘车而去未免显得无礼,因此须得步行。一个宫正司的女史引路,往左走不太久,就是郑贵妃住的万安宫了。
      
      郑贵妃穿着整整齐齐一身常礼服等着新来的四个嫔妃,她是个长相温柔和蔼的妇人,年纪约有四十多岁了,保养得很好。见了宫正司的人,笑道:“可算来了。”
      
      按礼,该是皇后遣身边的女史领着新宫妃四处拜见,但是皇后故去,做这件事的自然就变成了贵妃。女史也笑了:“今儿天热,娘娘少怪。”
      
      温愿等人俱不敢插嘴。
      
      待温愿四人按礼拜了,郑贵妃嘱咐道:“今年陛下没有兴致,是以只选了你们四个,你们也要用心服侍才是。”
      
      国朝选秀,自来是从东京与西京两处选择淑女,为其少扰民之故也。可是两京淑女何止千万,怎地偏偏选了首辅的孙女与少詹事的女儿?必定不是随意选的。只是郑贵妃说的都是说了多少年的套话,温愿等人自然也按例应了,容贵人身份最高,代替四人道:“是。”
      
      郑贵妃显然没有什么闲心给新来的小嫔妃们下马威,她抚了抚头上歪戴的凤冠,唤一声“敏求”,她身边侍立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便出列笑道:“我比你们早入宫十来年,也勉强算个姐姐,你们才入宫,想必未必清楚宫内的规矩,今日我便引着你们四处去拜会一回。你们都是极聪明的,有这么一遭,往后自然就什么都懂了。”
      
      郑贵妃的父亲,是随着本朝高皇帝与今上都四处征伐过的,因军功被封为太原侯。她的侄子里有一个与温愿的兄长有旧交,因此她也给温愿面子,亲自叫人给她们一人上了一份微凉的梅汁,格外对温愿道:“你们进宫来,就是大人了,从前那些凉凉的东西可不敢再用了。譬如如今虽然是初夏,可是梅汁放在井水里拔过也就是了,份例里虽然有冰,却不要滥用。”
      
      温愿的胆子大了些,笑道:“谢娘娘教诲,”秀首微转,鬓边花冠上的珠结动也不动,也谢了那位“敏求”,“我们年轻不知事,今日都要烦敏求姐姐教我们啦。”
      
      敏求身上也穿着常礼服,显见得地位是比今日这几个穿大礼服的小妃嫔都高的。温愿暗忖,此人想必不是女官,而是宫妃。果然,敏求笑道:“纵一时年轻,过个一阵子也就好了。我姓宋,前年蒙天恩升了姬位,如今就跟着贵妃娘娘住在万安宫,你们若不嫌弃,改日来找我玩才好,我这人最爱热闹。”
      
      姬位属正五品,宋敏求能跟着郑贵妃住,本人位份又不低,已经算是很好的了。看她说话,在郑贵妃面前显然也很有脸面,几人因都称是,又笑言改日必定过来。
      
      她们今日要把十二宫都拜访一遍,能耽误的时间不多,喝了一盏梅汁,郑贵妃就叫人送她们出来了,又叮嘱道:“贤妃这几日身上不好,你们到了永宁宫,不要多扰她。”
      
      贤妃韩氏,温愿入宫前是听说过的,此人乃是高丽贡女,十分得宠,吴皇后去后陛下甚至有意将主掌六宫的权柄交给她,只是她自己推辞了。如今听说她不好,温愿的心不由得提起来了些:这一处,万万要小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